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九章九清宮凌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九清宮凌兮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見到這少年那一臉苦澀的模樣,白衣少女那雙看似冰冷的眸子深處也是泛起了一陣漣漪,依稀可以看到那眸中有著那麼一絲情緒波動掀起,那波動中有著幾分嘆息,更多的卻是遺憾。

只是這抹波動一閃即逝,轉瞬就化為了滿眼的淡漠,讓人看不清她的喜怒哀樂。

「你為什麼不獨自離開,還要助我恢復實力?」白衣女子眸子霧氣朦朧,黛眉彎如月,話語很淡,帶著幾分質問的意思,那種高傲的態度簡直如一個仙子在俯視著凡人。

少女的態度使得這個洞窟的氣氛也是多了幾分寒意。

在少女的眸中依稀有著一絲期許被掩飾,似乎這是她的心結,所以在臨走時想問個清楚。

只是少女高傲,才故作傲態。

「你若不恢復足夠的實力以後難免不會在受到他人欺辱,而你是我的女人豈能讓別人凌辱,這個理由可夠?」蕭雲並沒有看出少女那被掩飾的期許,反而被後者那高傲的態度給激發了壓抑的情緒,他眸光一凝,帶著幾分狂野將那女子盯著道。

你是我的女人,豈能讓別人凌辱!

少年的話語鏗鏘有力,幾乎是帶著幾分怒吼吐出,恨不得要將自己壓抑的心情完全釋放。

本來蕭雲就知道即將與這少女離別,可對方用這樣的高傲的態度來質問自己,一時讓他壓抑的心情到達了頂點,他知道若是自己不將之發泄出來或許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放肆1少年話語字字如雷,衝擊著白衣少女的心神,她嬌軀不由得微微一顫,眸中掀起了層層漣漪,只是瞬息,她臉色驟變,眸光一寒,玉手抬起便向著那少年一掌拍去。

少女掌風凌厲,如一股氣浪化為了一個域場將蕭雲緊緊籠罩,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而下,簡直就好像是天穹傾覆而下,那種力量讓得蕭雲靈魂都不由得戰慄了起來。

砰!

蕭雲直接被一掌印上,整個人倒飛而出,狠狠的撞擊在洞壁上。

噗!

嘴角一口鮮血吐出,蕭雲喘息了幾口氣,眸光狂野依舊,而後抬起頭緩緩的站立了起來,凝視著那女子,「怎麼,你幹麼不一掌將我殺了,這樣一來什麼事情都可以當成一陣雲煙了。」

白衣女子沉默不語,見得那向來溫文爾雅的少年,變得狂野放蕩了起來,那顆心不由得一緊,莫名的想起了在那黃昏少年仗劍斬敵,血染夕陽,那是多麼的瘋狂啊!

這一次,少年又是為了自己而癲狂。

想起了昔日的種種,白衣女子的心不由莫名的傷感了起來。

可惜……

「怎麼,莫非你也對我動心了?」蕭雲舔了舔嘴角的血跡,雙眸凝視著那一臉冷艷宛若九天神女一般高高在上的絕世嬌人,略帶著幾分少年的張狂,肆無忌憚的笑道。

「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動心?」白衣女子眸光一冷,宛若刀子一般盯著那少年質問道。

「哈哈,資格?」蕭雲仰天一笑道,「你說的資格就是實力吧?」

白衣女子衣袖拂動,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聲。

少女一臉冷艷,那內心深處卻有著不由輕嘆了一聲。

若你天賦異稟與我站在同一個高度或許還有可能,可現在的差距……

想到這裡她只得獨自嘆息。

如今的少年只有先天境,與她相比可謂有著雲泥之別,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此次的交集只是一次錯誤的邂逅罷了,或許隨著時間的淡化將如雲煙消散。

再次被這白衣女子輕蔑,蕭雲只得苦澀一笑,道,「我蕭雲六歲覺醒了武魂八歲就踏入了淬體境,也是一方天才,若非種種原因不能修鍊又豈會是現在這境界?」

「而今我只是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從淬體六重踏入了先天境,可殺先天後期修者,給我足夠的時間,他日必可成為龍中之龍,凌架九天,到了那時候,我要你做我的女人1少年凝視著面前那美若天仙的絕世嬌人,話語鏗鏘有力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話似他對少女那高傲態度的反擊,也如對自己的立下的誓言。

他要讓這女子知道,他蕭雲絕不會永遠站在修者的底層。

他要凌架九天,成為一方至尊!

到了那時候,可有資格?

見得這少年立下了錚錚誓言,白衣女子的嬌軀微微一顫。

少年這近乎狂傲的話語並沒有讓她反感,心中反而有著那麼幾分期許欣喜。

可是,兩人的差距畢竟難以逾越啊!

一想起兩人的差距,白衣女子那心中的漣漪很快便是平息了下去,因為她所在的那個勢力可不簡單啊!

以她的身份,這種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話,每個人都可以說出來,可真做到的又有幾人?」白衣女子話語淡漠如來自天外,不沾一絲人間煙火,她那清澈的眸子凝視著面前的少年,卻又看不出一絲情緒波動。

「我一定會做到的。」蕭雲眸光一凝,心中血液在沸騰,那屬於男兒的血性在噴發。

「好,我給你一個機會。」白衣女子眸光一凝道,「我在天都域九清宮,你若真有這志氣,到時候可以去找我,只是真到了那一天,你就會發現今天所說的話是多麼的可笑,因為這片天地,如你這樣的天才多如繁星,你只是當中那微不可言的一顆罷了。」

「九清宮?我會去找你的。」蕭雲斬釘截鐵的說道。

「等到了那天在說吧。」白衣女子神態淡漠,驀地就此轉身,要離開此地。

「你叫什麼名字?」蕭雲開口。

到了現在他依舊還沒有問過這女子的名字。

「九清宮,凌兮1白衣女子冰肌玉骨,蓮步邁出,一步一個蓮花,如烙印在了虛空,她衣袂飄飄,宛若仙子一般就此踏空而去,只留下一道幽幽的聲音在這片山林間回蕩,久久不絕。

「凌兮1蕭雲站在洞口遙望著那漸漸消散在視線當中的女子,雙眸中露出堅定的光芒,「總有一天,我會向你證明,我蕭雲說到的話一定會做到,而到了那個時候,你必將是我的女人。」

山林中,少年遙望虛空,就這樣立下了人生中一個最為重要的誓言。

也在這少年喃喃自語時,遠處虛空的女子,也是不由得微微頓住了腳步回頭望去。

她的眸光回望而去,依稀可以看到那洞口有著一個少年站立。

「蕭雲?」白衣女子眸光迷離略帶著幾分唏噓,喃喃道,「若是你不能來到天都域證明自己,此次就當是一場錯誤的邂逅吧。」說完,她便是徹底消失在了這片天際。

在少女的心中顯然對蕭雲也有著那麼幾分期許,可惜他們的差距太大了,想要在一起談何容易?

當白衣女子徹底消失在虛空后,蕭雲也是將那份心緒逐漸的收回。

「也不知家中現在怎麼樣了?」蕭雲略微沉吟,也準備離開紫雲山脈,如今的他已經踏入了先天境,還融合了紫炎武魂,就連滅神訣也是有所提升,此行也算圓滿了。

在收拾了心情后,蕭雲離開了這片山林。

「這是一對紫狐,正好可以捉去送給靈兒妹妹和詩嫣妹妹。」在經過一處峽谷時蕭雲發現了一對可愛紫色的幼狐,正孤苦伶仃的四處張望,它們的父母已然氣絕在旁邊。

見這紫狐可愛,蕭雲也就將之順便帶走。

在踏入先天境后蕭雲奔掠的速度也變得快了起來。

原本半個月的路程,如今他五天就可以輕鬆完成。

在五天後,蕭雲終於是來到了紫雲郡城,而今距離他離開蕭家也足足有兩個月了。

「終於到家了。」當邁入蕭家后,蕭雲倍覺親切。

外出兩個月,他也算曆經了生死,心中感觸頗多,對於族中的親人越發挂念了起來。

「也不知妹妹怎麼樣了?」在略微感慨一翻后,蕭雲立即就想起了妹妹靈兒。

雖說他當初留下了不少火屬性的靈藥,如今兩個月過卻也不知能否壓制住妹妹的寒氣。

最近靈兒體內的寒氣可是越來越恐怖了啊!

「蕭雲少爺你回來了?」

「雲少爺,最近兩個月你去哪裡了?」當蕭雲穿梭在各大院子時,一些問候聲不斷傳來,當然,伴隨著問候聲,也有著一些冷哼聲傳出,這些人對蕭雲便不友善。

「哼,這小子竟然消失兩個月,難道是因為當初方浩出言威脅了嗎?」

「他多半就是去避風頭了。」

「虧得老爺子還這麼護著他。」一些議論聲在各個院子的角落中傳出。

當然,這些人不敢大聲開口,都是竊竊私語,可蕭雲的靈魂力何等強大隻是略微感知,就將這些聲音一一收入了耳中,不過,此刻的少年已今非昔比,只是淡淡一笑便就此離去。

如今踏入了先天境,蕭云何必在乎這些冷嘲熱諷?

不久后他將憑藉自己的拳頭贏來應有的尊嚴!

吱吱!

在蕭雲的肩膀上,兩隻可愛的紫狐眸光閃爍,顯得一副怯生的模樣。

這紫狐皮毛完全呈紫色,散發出璀璨的關澤,宛若一隻靈狐。

「想必妹妹會喜歡這小東西吧?」蕭雲瞅了一眼肩膀上的小傢伙,嘴角不由露出一抹溫馨的笑容,靈兒從小孤僻,沒有幾個朋友,有了這可愛的靈狐陪伴想必也能解悶。

眨眼間,蕭雲就來到了那片練武常

此時在練武場中,正有著一群少年在那裡訓練著體能。

「咦,那不是我們的蕭大天才嗎?」蕭雲的出現立即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哼,消失了兩個月,也敢回來?」在那人群當中,蕭成眉頭微挑,眸中露出幾分不悅,旋即一步步的向著那少年走去,在他的身後,還跟隨著一群少年慢慢走來。

「蕭成?」見那蕭成不懷好意的向著自己走來,蕭雲眉頭微微一皺。

不過,蕭雲對這些人挑釁並沒有過多在意,依舊是向著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