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四十四章你可願意嫁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你可願意嫁他?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而此時在顏氏府邸內,城主夫婦正在那顏詩妃的深閨院落當中。

「妃兒,你現在劇毒已經開始發作,若在不將那解毒丹服下將要性命不保了啊1顏夫人滿臉憂愁,向著那屋子裡面喊道,「聽娘親的話,你趕緊出來吧,性命要緊啊1

可惜,裡面少女緊鎖屋門,根本不肯與之相見,讓人擔憂。

「我死也不會服用他的丹藥。」在屋子內,傳來了少女冰冷的聲音。

從那聲音中聽來,少女此刻中氣有些不足,想來正是強提著一口氣表示自己的決心。

「妃兒,那雨辰公子有什麼不好?」顏夫人眉頭微皺苦口婆心的勸說道,「且不說他的身份如何,他不惜萬里來為你送丹解毒,這份情誼也是難能可貴,在說了,這雨辰公子儀錶堂堂,乃是少年英傑與你也算是男才女貌,你何必拒絕這門婚事了?」

「不惜萬里來送丹?」屋裡傳來少女那略顯冰冷的聲音,「若他真的這麼好為什麼一開口就要我與他成親?哼,說白了,他只是看上了我的人,這顆丹藥只是一個交易罷了。」

「妃兒,你這就錯了,雨辰公子並沒有要你非得嫁給他,當初他只是這麼略微一提罷了。」旁邊的顏城主一臉無奈,說道,「你要是不嫁給他也可以,你總得先服用了丹藥才是啊1

「我死也不服用他的丹藥。」顏詩妃語氣冰冷,顯得頗為倔強,「你們別當我是小孩,若我真服用了那顆解毒丹,那邱雨辰在提及此事,你們也不好拒絕,我也只能從了他。」

「他攜恩圖報,我豈能嫁他?」顏詩妃越說心情越是激動,「我寧肯毒發而亡也不願意受人要挾,就算要嫁人也要嫁給自己喜歡的人,或真心喜歡我的人,而不是現在,完全成為了一場交易,與其如此苟活,我還不如現在毒發而亡來得乾脆。」

少女的話雖然略顯偏激,可句句發自肺腑,那般絕然讓得院子裡面的人都是不由感到心疼,瞧這模樣,想要改變她的主意還真沒有這麼容易,這件事情只怕很難善了。

「唉,你這孩子。」顏絨連連搖頭,沒有想到女兒脾氣竟然會這麼倔強。

「老爺,現在該怎麼辦啊?」旁邊的顏夫人滿臉焦急,當初他們也只是略微提了一下此事,沒有想到女兒會那麼的反感,幾乎是見了那邱雨辰一面后就再也不願意與之相見。

至於解毒丹,更是連碰都沒有碰。

顏城主也想強行讓自己女兒服下丹藥,可是她緊鎖著屋門,還揚言要是敢逼她就自絕於此,這讓兩位長輩也不敢貿然動手,深怕自己的女兒會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

「姐姐,我把蕭雲哥哥請來了。」就在二老眉頭緊鎖之時,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驟然響起。

「蕭雲?」顏氏夫婦眸光一轉便向著那院子的門口瞅去。

在哪裡一個少年與少女正向此奔來。

蕭雲和顏詩嫣顯得頗為著急,幾乎是一臉奔掠而來,氣喘不停。

在見得這少年後,顏城主眉頭微微舒展,有這少年在,自己女兒的性命也可以暫時保住了,算是解去了燃眉之急,至於丹藥的事情他還可以慢慢勸說,總是有機會的。

旁邊的顏夫人卻是眉頭緊鎖,那眸子當中有著幾分厭惡浮現。

「若沒有他,妃兒也不會有恃無恐的拒絕那雨辰公子的丹藥。」

想到這裡,顏夫人的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

「爹,娘,姐姐現在怎麼樣了?」顏詩嫣來到院子內,見得雙親后,連忙問道。

「你姐姐獨自鎖在屋子內,你快去勸勸他吧。」顏城主嘆息道。

「嗯。」顏詩嫣長長的睫毛微微挑動,道。

「顏城主,顏夫人好。」蕭雲走了上來,向著兩位長輩施禮。

「詩妃就麻煩你了。」顏城主神色略顯憔悴,淡淡的瞅了一眼蕭雲后說道。

「城主放心,我一定會穩住詩妃姐姐體內的毒。」蕭雲說道。

「單是穩住毒勢有什麼用?」旁邊的顏夫人卻是一臉冰冷道,「難道我們的詩妃以後天天要你來拔毒?她已經長大了,你們這樣來往豈不影響了她以後的生活?」

「夫人這是什麼意思?」聽得顏夫人這略顯尖酸的話語,蕭雲的臉色也是不由得陰沉了起來,任誰都可以聽出對方這話裡有話,顯然是對蕭雲有著很大的意見。

「沒什麼意思。」顏夫人一臉淡漠,說道,「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勸說妃兒服下那顆解毒丹,以後也就不用勞煩你常常跑來為她拔毒了,這是對你們都好,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呵呵,瞧顏夫人這意思是我蕭雲身份卑微,如此出入詩妃姐姐的深閨會影響她的聲譽嗎?」蕭雲嘴路冷笑,想當初在顏詩妃中毒連紫雲郡城的煉丹師袁旭束手無策的時候,可是他出手挽回了這少女的性命,依稀記得,那時候的顏家人對自己可是客氣異常。

也就是在兩個月前自己與方浩發生衝突后這顏夫人態度驟變。

「不錯。」顏夫人眉頭挑動,一臉冷傲,直言道,「如今邱雨辰公子對詩妃一見鍾情,要娶她為妻,我不想你們有太多的瓜葛,所以,你還是讓詩妃做個決斷吧。」

「你想我如何讓她做決斷?」蕭雲嘴角浮現出一抹苦澀的笑容道。

「你就說你無法再為她拔毒,好斷了她的念頭,如此,她肯定會慢慢的想通答應嫁給秋公子。」顏夫人說道,「我可代替秋公子許諾,在事成後送你一顆先天丹,這樣一來你也就有機會踏入先天境了,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你自己考慮考慮?」

「先天丹么?」蕭雲掀起一絲冷笑,道,「抱歉,這先天丹我不需要,還有詩妃姐姐的事情我拿不了主意,要勸你自己去勸,我現在要去為她拔毒了,就失陪了。」

說完,蕭雲轉身離去。

「不知好歹。」顏夫人氣得牙關緊咬,心中冷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簡直是痴心妄想?」

蕭雲氣息內斂,那顏夫人不過先天境根本無法發現他的真實修為。

「哎。」至於旁邊的顏城主因為被女兒的事情搞得焦頭爛額也就沒有太多關注蕭雲。

見得蕭雲嚴詞拒絕,當下也是搖頭嘆息。

「娘,你這是幹麼了?」旁邊的顏詩嫣眸光上揚,斜瞥著自己的母親道,「人家蕭雲哥哥是來幫姐姐的,你怎麼能這麼對他了?哼,勢力小人,我看你是巴不得姐姐馬上嫁給那邱雨辰。」

「詩嫣,你怎麼說話的了?」顏夫人眸帶怒意。

「哼,不和你說了,蕭雲哥哥我們走。」顏詩嫣撇了撇嘴,拉著蕭雲就向前走去。

「你這丫頭還反了?」顏夫人滿臉怒意。

「夫人。」旁邊的顏城主搖了搖頭,示意顏夫人不要多說,先穩住女兒毒勢在說。

「姐,快開門,我帶蕭雲哥哥來了。」顏詩嫣拉著蕭雲,來到了那深閨當中。

「只許你們進來哦。」屋子裡,顏詩妃語氣略低,叮囑道。

「恩。」顏詩嫣點了點頭道,「姐姐,我知道怎麼做。」

嘎吱!

屋門打開,一個滿臉憔悴,臉色發青的少女便是出現在了眼前。

見得這少女,蕭雲感覺自己的心都猛地一陣抽痛。

「進來吧。」顏詩妃雙眸暗淡無光,話語顯得有氣無力,不過當她瞧得門外那少年露出的那抹傷痛后,她的心不知為何感到一種莫名的溫暖,心情也是變好了起來。

蕭雲也不客氣,隨著顏詩妃就進入了屋內。

「詩嫣你先出去吧。」顏詩妃向著那緊隨而來的少女道。

「哼,又讓我出去。」

顏詩嫣那水汪汪的眸子轉動,顯得憤憤不平,道,「姐,你怎麼能過河拆橋呢。」

自己才替她將蕭雲哥哥請來,怎能馬上就讓自己出去。

這算什麼事?

難道他們是要享受二人世界嗎?

想到這裡,顏詩嫣那兩腮氣得鼓鼓的。

「你這丫頭。」見得自己妹妹這幅可愛的模樣,顏詩妃也是感到有些好氣又好笑,當下笑道,「聽姐姐的話,你先在外面守著,免得讓爹娘進來了,我可是不放心他們啊1

「呃。」顏詩嫣抿著小嘴,一臉悶悶不樂,眸子轉動不時向著自己的姐姐和蕭雲瞅去,瞧這模樣,到有著小媳婦要捍衛自己的情郎,生怕被自己姐姐搶走了的模樣。

蕭雲在旁邊一臉淡然,好像根本不關他的事情一樣。

對於這丫頭這副模樣,儼然是習以為常。

顏詩嫣在見得自己姐姐那憔悴的模樣最後只有敗下陣來,退了出去。

如此,這屋子內也就剩下蕭雲和顏詩妃。

蕭雲望著那滿臉憔悴的少女,感到一陣心痛。

「你既然有解毒丹為何不服下了?」蕭雲凝視著面前的少女,低聲道。

「你想我嫁給他嗎?」顏詩妃本想多解釋兩句,可見得少年那眸露深情的模樣內心不由得一動,當即便是冒出了這麼一句,當說出這話后她只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了出來,顯得緊張不已。

「詩妃姐姐那麼的美麗動人,誰又願意你嫁做他人婦了?」蕭雲搖了搖頭苦澀一笑,旋即他雙眸微眯,凝視著面前的少女頗為認真的問道,「你可願意嫁給他?」

當此話開口后,屋子裡面的氣氛變得頗為怪異了起來,似乎有著那麼一瞬間為之凝固。

「若是我願意嫁給他,又豈會是現在這般模樣?」顏詩妃略微怔了怔,似在那少年的眸子看出了些什麼,好像心中的某個答案得以認證,不過她依舊是一臉平淡,嘴露苦笑道,「只是現在我父母巴不得我立即下嫁給那邱雨辰,就算我不願意又能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