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五十章獨闢蹊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獨闢蹊徑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取出解毒丹后蕭雲立即找到了顏詩妃。

「什麼,你煉製出了解毒丹?」聽得此言,顏詩妃美眸眨動,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當初少年雖然說過,可她也並沒有放在心上,只當是少年的承諾根本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迎來了這一天。

「恩。」蕭雲道,「這些天我日夜煉丹,終於是有所小成,你將這丹藥服下看看能否拔出你那體內的惡毒,若是可以,以後你就再也不用飽受那劇毒發作之苦了。」

「好。」顏詩妃壓抑住心中的激動,接過那解毒丹,盤膝在榻之上就將丹藥服下。

丹藥入口,一陣清香入體,滲入了全身的毛孔,細胞當中。

「好清香的藥力。」顏詩妃心中一震,感覺那股清香可是滲入體內在進行清毒。

不過片刻,丹藥徹底化為一股葯流,滲入她的經脈,血液當中。

「這果然是解毒丹。」顏詩妃心中欣喜,開始運作體內的元氣引動葯流進入那中毒的之處,哪裡的毒素已經滲入骨頭,很難拔出,不過在她的引導下那些葯流竟然開始滲入了骨骼。

隨後,藥液和毒素開始戰鬥,不斷交鋒。

一陣劇痛傳來,讓得顏詩妃的嬌軀都是一顫。

「怎麼了?」旁邊的蕭雲見后,滿臉焦急,深怕這美人兒有什麼事。

「沒事,我感覺體內的頑毒在逐漸被清除。」顏詩妃話語飄渺,悅耳動聽。

很顯然,她現在的狀況很好。

蕭雲這才舒了一口氣。

待得時間流逝,顏詩妃感覺體內的劇毒不斷被排出,她后心都被一些毒液給浸濕,一陣惡臭瀰漫開來,那氣息讓人心神恍惚,吸上一口都有著頭暈目眩的感覺。

可見這毒液是何等的恐怖。

感受著這股氣息蕭雲心頭微痛,不難想象,這兩年來顏詩妃在忍受著何等痛苦。

終於,在半個時辰后,少女睜開了眸子,露出清澈的光芒。

「終於是不用在忍受這劇毒的折磨了啊1顏詩妃深深吸了口氣,眸子儘是唏噓。

「那就好。」蕭雲點頭,自己也算少了一塊心玻

「謝謝你。」顏詩妃起身,盈盈一笑,便是親了那少年一口。

「這個,詩妃姐姐是不是得多獎勵一下我呢。」蕭雲呵呵一笑道。

「你還要什麼獎勵呢。」顏詩妃似笑非笑的將那少年盯著。

「比如就地正法,那啥的啊1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

「你想的美。」顏詩妃美眸眨動,媚態誘人,她睫毛掀動,白了那少年一眼道。

「哎呀,好臭,我得去洗乾淨那些毒液。」說完,她帶著滿臉燦爛的笑容轉身離去。

見得少女那眉頭舒展的模樣,蕭雲也是頗為歡喜。

這兩年來他可是很少看到詩妃姐姐露出這麼清爽,舒心的笑容了啊!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蕭雲開始全力煉製丹藥。

在當他將所有藥材煉完后,就開始煉凝玄丹了。

凝玄丹,這是可以助真元境強者突破的丹藥,沒一味藥材都很珍貴,蕭雲也只有三份,所以煉製時,絕對不能出太多的差錯,不然將失去這個機會,難以成丹。

開始煉製,蕭雲小心翼翼,卻終究還是失敗了。

隨後他繼續煉製,在融丹時因為藥力太狂暴,他根本無法控制,就此失敗告終。

「只有最後一份藥材了。」蕭雲眉頭緊鎖。

「煉製這種丹藥,你的靈魂力必須得堪比元丹境修者一擊才行,不然很難控制那些狂暴的藥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融丹時,丹藥在那藥力之下,相互衝擊導致丹爆。」吞天雀道,「這丹藥太難煉製了,不是你現在可以連成,等以後在煉製吧。」

「不行,我必須煉成此丹。」蕭雲一臉固執道,「馬上就要進行氏族會比了,我若獲得第一,就將前往帝都,去參加天元宗的考核,到時候不能長久呆在家裡所以我得替爺爺煉成一顆凝玄丹,讓他老人家踏入元丹,這也是我最後能為他做的事情了。」

自從知道父親的消息后,蕭雲就知道自己終究要遠走他鄉,可他放心不下族中的爺爺。

只有爺爺踏入了元丹境,可坐鎮一方他才能安心的外出闖蕩。

也是這樣,蕭雲最近才會瘋狂的煉丹,幾乎都沒有怎麼休息過。

「那你自己看著辦吧。」吞天雀語氣淡然,對蕭雲便不看好。

凝玄丹這種丹藥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煉製成功的。

何況蕭雲才煉丹不久了?

「一定有辦法的。」蕭雲苦思冥想,依舊不肯放棄。

「藥性相衝,難到就沒有辦法中和藥性嗎?」蕭雲喃喃自語,「肯定有。」

略微沉吟,他繼續觀閱紫炎丹道。

「天靈草,可以中合藥性,增加丹成的極率。」終於,在一篇註解上蕭雲看到了那麼一頁,可惜他根本沒有天靈草,這種靈草極為稀罕,也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尋到。

「中合,中合。」蕭雲喃喃自語,突然眼睛一亮,「這些藥性是天地元氣濃縮而成,可我的武魂可以煉化任何天地元氣,不僅是火,還是寒氣,還是毒氣,都可以汲取,有著那麼一絲海納百川的味道,既然如此,那些露珠不知有沒有中合的作用?」

想到這裡,蕭雲感覺此法可以試試。

「好,反正也是難以成丹,不如拼一次。」念頭落下,蕭雲開始煉丹。

前面的藥材提煉,他很順利的完成,終於到達要融丹的步驟了。

望著那些蘊含著極為狂暴能量波動的葯泥,蕭雲心神一動,在識海伸出一根碧枝延伸而出,上面當即就有著一滴翠綠的露珠滑落而下,旋即被他的紫火包裹融入那些葯泥之內。

當這碧珠落下,它竟然有著碧光綻放,要汲取吸收那些葯泥當中的藥效果。

「這武魂凝聚出的露珠果然霸道。」蕭雲心中暗忖。

在那露珠的汲取下,那些葯泥中的藥性逐漸減弱,都被納為己有。

「也不知這樣煉成的丹藥效果會不會改變?」蕭雲暗忖。

「小子,你加入的是什麼東西?」吞天雀滿臉納悶,自己從來沒有見過有人這麼煉丹,煉製丹藥是順便可以添加東西嗎?搞不好就會激發裡面的藥力使得能量爆炸。

所以,在煉丹時,無數煉丹師都是按照傳承下來的丹方循規蹈矩的煉丹。

可這少年,竟然敢隨便加東西?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就在吞天雀嘆息的時候,它驀地眸露精光。

「這是怎麼回事?」

卻見得鼎內,葯泥在融合,化為了一顆丹形,讓人詫異的是,並沒有散發出那股應有的狂暴力量,就好像是一顆普通丹藥,「是因為添加了那露珠,煉製失敗了嗎?」

吞天雀狐疑不已。

不過,蕭雲卻是心中一喜。

因為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丹藥那平靜的外表下,隱藏著多麼狂暴一股能量。

不大一會,一顆碧綠色的丹藥就此煉成。

「也不知這顆丹藥效果如何。」蕭雲拿著那顆丹藥,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

這顆是他獨創的傑作啊!

在這丹藥上依稀可以感覺到那露珠殘留的一絲生命精氣。

「希望可以助爺爺踏入元丹境吧。」蕭雲滿意而笑。

「小子,你不會是想把這丹藥給你爺爺吧?」吞天雀道。

「怎麼了?」蕭雲道,「好不容易煉成的丹藥自然得給我爺爺了。」

「凝玄丹可不是這個顏色,你如今妄自改變丹方,煉成的丹藥指不定有著什麼副作用,小心讓你爺爺服用后不僅不能突破,還會落下一個走火入魔,就此成為廢人。」吞天雀道,「這種列子,可是不乏其數啊1

蕭雲聳了聳肩並沒有理會吞天雀。

對於自己武魂那露珠的效果他可是早有感觸。

當初那凌兮損了根基,就是因為服用了那露珠才恢復元氣的,若非如此,只怕給她無數元石也難以恢復根基,可以想象,這武魂凝聚成的露珠是何等的不凡,堪比靈丹妙藥。

蕭雲拿著丹藥,興緻勃勃的走了出去。

「雲兒1在蕭雲走出去時,一道渾厚的聲音驀地響起。

「二伯。」蕭雲循聲望去,卻見得二伯正龍行虎步向著自己邁來。

此刻的蕭雲,氣息渾厚,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你突破了?」蕭雲眸露驚詫問道。

「嗯。」蕭海點頭,笑道,「哈哈,你的丹藥果然不凡,二伯服下后,立即就感到了突破的契機,如今終於是一舉踏入了真元境,從今以後,誰敢動你,二伯就將他拍成肉泥,再也不用受那窩囊氣了,呵呵,當然,以後你的成就肯定比二伯高。」

「二伯能突破就好。」蕭雲滿心歡喜,沒有想到自己練成的丹藥效果這麼好。

「你這是要去哪裡?」蕭海一臉笑容,問道。

「我煉成了凝玄丹,正要去找爺爺了。」蕭雲說道。

「什麼!你竟然煉成了凝玄丹,你,你莫非是煉丹宗師轉世不成?」蕭海滿臉震驚,他可是清晰的知道自己只是湊了三份藥材給這少年,就算是煉丹大師也沒有把握成丹啊!

「我的確煉成了。」蕭雲說道。

「好,好,走二伯和你一起去找你爺爺,他老人家近來一直在閉關,要是知道了此事,肯定會很高興的,只要他邁入了元丹境,我蕭家在這紫雲郡城誰人敢欺?」蕭海高興不已。

兩人一起走向了老爺子閉關之處。

「什麼,雲兒學會了煉丹?」老爺子出關,在聽得此事後,也是一愣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將那少年盯著,自己才多久沒有見這小子,他怎麼就成為了煉丹師了?

「是的,父親。」蕭海道,「孩兒就是服用了雲兒煉製的純元丹一舉踏入了真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