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五十七章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敗了?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蕭雲手掌牽引,旁邊元氣如龍蛇怒卷而出與那方浩的寒冥玄手印撞擊在了一起。

在這一刻,全場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蕭雲應該會被冰封起來吧?」眾人腦海中都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雖然相隔很遠,可方浩那一掌所蘊含的氣勢及那恐怖的寒氣就連那些先天圓滿境的修者都感到忌憚,根本不敢與這少年硬接,只有避其鋒芒,可蕭雲卻是硬接了下來。

在眾人認為,這種舉動瘋狂的近乎找死了。

「呵呵,你這是找死1方浩見此,也是猙獰一笑。

自己這一掌玄妙無比,那寒氣通過法訣演化,如幽冥寒氣,一旦觸及將如那附骨之疽幾乎不可驅除,就連先天圓滿境的修者都會飲恨在此掌之下,若是他踏入了先天圓滿,足以憑此硬撼那些普通的真元境修者了,可如今的蕭雲竟然敢憑藉先天中期接下此擊。

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蕭雲必死無疑。

這一次,蕭雲只是動用了普通的玄階武技,龍蛇雙行中的一式怒海狂龍。

雙方才一交擊,一股強大的勁力就將這一式擊潰,武技的優劣瞬間就顯露了出來。

緊隨著,一股狂暴的寒氣如同那颶風一般向著蕭雲肆虐而來,似要將他淹沒。

在這一瞬間,這個比賽台就好像是一個面臨寒冬冰雪颶風肆虐的惡劣之地。

遠遠看去,蕭雲整個人都被那寒冥玄手印所釋放出來的寒氣給包裹。

這才是剛開始,那巨手印可是還沒有擊在蕭雲的身上啊!

一旦擊在了他身上,那該如何?

「好濃郁的寒氣,希望可以讓我武魂的枝條在壯大一分。」面對那狂暴的寒氣蕭雲卻是一臉火熱,吞天訣全力運轉了起來,身前驀地出現了一個氣旋,只是因為寒氣席捲而來,外人根本難以發現。

「吞天訣,給我吞1蕭雲意念一動,那吞天訣猛然運轉,如一個幽深的隧道將那些寒氣全部吸入了丹田內,與此同時那武魂的枝條扎入了丹田,將那些寒氣全部吸收。

只是瞬息,蕭雲就可以感覺到當初那寒氣衍生出來的枝條又壯大了一些。

在吞天訣的吞噬下,方浩那寒冥玄手印的氣勢驟降。

砰!

不過饒是如此,那法印依舊是狠狠的拍了下來。

法印落下,如神來之手將蕭雲給震飛了出去。

遠遠看去,只見得那少年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最後落在了兩丈之外。

「呵呵,我就說了,蕭雲面對方浩公子根本不堪一擊。」林小蠻見此,眉頭一挑露出一臉得意,向著旁邊的顏詩嫣說道,兩人似乎已經為此較上了勁,在相互擠兌。

顏詩嫣冷哼一聲,也不理會林小蠻,只是滿臉擔憂的將決賽台上的少年盯著。

「蕭雲哥哥受傷了嗎?」小丫頭瓊鼻皺起,一臉擔憂。

「哈哈,蕭雲中了方浩公子如此一擊,想必五臟六腑都被冰封了起來吧?」

「那寒冥玄手印應該是地階武技了,豈是蕭雲能承受得了?」方家的少年皆是滿臉歡喜,「就這點能耐也敢和方浩公子爭鋒?一個廢物也敢自稱為天才簡直是笑話?」

見得蕭雲被擊飛,譏諷聲響徹全場,方家的人更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只要蕭雲被廢,就算他天賦再強又能怎麼樣?

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一切都是枉然。

「也不知蕭雲少爺受傷了沒有?」蕭家的人滿臉擔憂,腦海一片空白,顯得六神無主,若是這少年身受重傷,真被那方浩給廢了,他們蕭家以後將靠誰來支撐啊?

一時間,眾人心情各異,都將視線彙集在那決賽台上。

然而,也就在此時,那個摔落在地的少年突然站了起來。

「他竟然站了起來?」一道驚呼聲驀地響起。

旋即,全場的人都是露出滿臉詫異之色。

中了那方浩的寒冥玄手印不是應該全身被冰封才是嗎?

怎麼這少年似乎沒有大礙,只是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

「你竟然沒有事?」方浩一臉驚訝,有些不可置信的將那面前的少年盯著,從對方的氣息來看,似乎並沒有受多大的傷,這怎麼可能了?他明明挨了我的寒冥玄手印啊!

這可是地階武技,威力無窮,那寒氣一旦侵入了體內,將可以迅速的將對方的元氣給冰封,然後凍其五臟六腑,乃至四肢,按照正常情況來說,蕭雲現在應該是躺在地上,成為了一根冰棍才是啊!

可如今這少年卻活生生的站了起來。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人震撼。

「難道是我剛才這一擊有問題?」方浩感覺自己的思緒有些凌亂了,「不應該啊,我剛才明明出了全力,而且那寒冥玄手印也是擊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給轟飛了啊1

方浩帶著滿臉的錯愕,驚訝,雙眸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少年。

「你這冰之武魂不行啊1蕭雲舔了舔嘴角的血跡,搖了搖頭,嘴角掀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一步步向前走去,他眉頭一挑帶著幾位玩味將那正滿臉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方浩盯著。

「你居然沒有事?」方浩一臉詫異,看蕭雲這模樣哪裡像似有事情啊!

「當然沒事。」蕭雲走到了方浩面前,眸子微眯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可還有什麼手段?」

少年話語很淡,卻充滿了一股霸氣,似乎根本沒有將方浩給放在眼裡。

這讓全場都沸騰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本來以為這少年會被冰封,卻安然無恙?

瞧蕭雲的語氣,似乎有著足夠的手段應付那方浩啊!

「你到底是怎麼抵擋下了我這一擊?」方浩眸光陰沉,他實在難以想象,蕭雲是怎麼化解了自己那寒冥玄手印的寒氣,這種情況,太過不可思議了,不應該發生才是。

「我說過,你這冰之武魂還遠遠不夠。」蕭雲嘴角掀起一絲淡淡的弧度。

經過剛才一擊,蕭雲對這方浩武魂的能力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方浩的冰之武魂的確不弱,可以對付先天圓滿境的修者了。

可想對付蕭雲卻真的太差了。

吞天訣幾乎頃刻就汲取了大量的寒氣,化為己用,在加上蕭雲融合了紫炎武魂怎麼可能會被那寒氣冰封?他意念一動,就將那些寒氣全部抵禦了起來,而後被武魂吸收。

在吞天訣的化解下,方浩這一擊也僅僅是等於先天初境了。

剛才那一擊,蕭雲也只是等於承受了普通的一擊罷了。

「你到底有什麼手段?」見蕭雲如此有恃無恐,方浩眸中浮現出幾分慌張之色。

這冰之武魂是他最大的底牌,如今憑此都無法傷得了蕭雲,這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他根本沒有一絲優勢了啊!

「看來你真是沒有什麼手段了。」蕭雲微眯著眸子,聳了聳肩,隨後那眸光驀地一冷,盯著眼前的少年道,「既然你沒有手段了,那麼現在就看看我的手段吧。」

當那略顯冰冷的話語落下后,蕭雲眸子一凝,有紫光閃爍。

緊隨著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便是從他的身上瀰漫開來。

炙熱的氣流席捲出來,籠罩整個比賽台,將那些寒氣驅散。

而後,附近的空氣溫度也突然倍增,變得開始灼熱了起來。

「好炙熱的氣流。」方浩眼角抽動,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寒氣在不斷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台下的人一臉驚訝,「怎麼有炙熱的氣流蕭雲的身上瀰漫開來?」這情況讓人詫異。

「看我的火雲掌1蕭雲眸光一凝,也不多說,直接出手。

他雙掌一動,有著一股紫色的火流從掌心席捲而出。

這火流方一出現整個虛空都似扭曲了起來,那種炙熱的氣息席捲西方讓人心悸。

「好強大的火流,難得你掌控了異火?」方浩眸露恍然,似明白了什麼,「難怪你可以抵擋我的寒氣,原來你擁有異火,可你不過先天境,怎麼能降伏異火了?」

「廢話少說,接招吧。」蕭雲眸光一閃,那雙掌之間,紫光閃爍,如一團雲彩在凝聚。

蕭雲雙手一動,炙熱的火流,凝聚成一片火雲向前傾覆而去。

這火雲掌只是玄階中級武技,並沒有多麼玄奧,可那紫色的火流所蘊含的狂暴氣息卻是讓得贓都感到一陣心驚,這火流似有著焚燒一切的氣勢,讓人畏懼。

「這少年怎能擁有這等異火?」各族的長者臉上都露出了驚容。

就連那方老爺子等等真元境修者也為之變色。

紫光閃爍,炙熱的氣流傾覆而下,似要將方浩淹沒。

「這小子體內的火流怎麼那麼猛?」方浩大驚失色,連忙竭力催動冰之武魂以抵擋那股炙熱的氣流,在他身上頓時有著磅的寒氣席捲而出,哪知那火流傾覆而下,幾乎不可抵擋。

紫炎武魂太強大了,縱使如今不復當年之威,也不是方浩那冰之武魂可以匹敵。

畢竟,這可是一代煉丹宗師所擁有的武魂啊!

倉促下,方浩凝聚法印,向著那火雲掌迎擊而去。

寒冥玄手印就如一隻巨手拍出,直擊那片紫色的火雲。

砰!

一聲巨響傳出,紫光閃爍,在寒冥玄手印的猛烈轟擊下,那片紫色的火雲竟然潰散了。

「呵呵。」一個方家少年大笑,「低級武技,如何與高級武技抗衡?」

也就是在此人放聲大笑時,在那炙熱的氣流下寒冥玄手印也是就此潰散,那些寒氣幾乎是被一股炙熱的火流瞬息覆滅,隨後紫色的火流如同洪流一般向著方浩席捲而去。

砰!

在這種火流的衝擊下,方浩整個人倒飛而出。

炙熱的火流肆虐而來,侵入了方浩體內,一口鮮血從他嘴角吐出。

「啊1方浩,猛地落地,發出一陣慘叫聲,在他身上依稀可以聞到一絲焦臭的味道。

「方浩敗了?」聽得這慘叫聲,台下的修者露出滿臉錯愕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