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二章醫者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醫者之心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個長者赫然就是那位真元境強者了。

見得此人走出,附近的人一個個都打起了精神,似乎對此人頗為敬畏不敢表現出一絲懈怠的模樣。

「二爺,這小子想要我們帶他離開幻霧森林。」那位先天圓滿境的男子說道。

「哦?」那長者眸光一凝,瞅向蕭雲,雙眸好像燈籠一般明亮,要將這少年看透。

被這老人盯著,蕭雲感覺自己如被毒蛇給盯上了。

「你可以留在這裡,不過我們遇到了強敵,不知什麼時候會再遇到危險,到時候可護不了你,你若真要跟我們在一起可得好好考慮一番。」這長者打量了一番蕭雲,隨後道。

「呵呵,那多謝老丈了。」蕭雲眉頭舒展,向著那老人抱拳道。

「鐵鋒,帶這位小哥去歇息。」老人眸光一凝,向著旁邊的一個青年說道。

「是1當即,一個青年邁步而出,走向了蕭雲。

「這位朋友,請。」鐵鋒眸光明亮,露出一臉清朗的笑容,向著蕭雲道。

蕭雲拱了拱手,順著這位青年向著一處空地走去。

隨後,此人給蕭雲搭建了一個簡易的帳篷。

「蕭兄,你就先在這裡休息吧。」經過一番交流,那青年也就知道了蕭雲的名字。

對於這個敢獨自闖這北嵐山脈的少年他也是頗為佩服。

「麻煩鐵兄了。」蕭雲向著這青年笑道。

從剛才的交談,蕭雲得知了這個隊伍是北嵐城的一個名為鐵家的氏族的修者。

這些人來此遇到了敵人伏擊,死傷了不少的人,現在打算在此休息緩一口氣。

除了這些,鐵鋒也沒有多說,顯然是對蕭雲這個陌生人也是有著幾分防備。

事實上蕭雲憑藉著靈魂力已經知道了不少,只是因為鐵家的人太過敏感了他也不好開口,不然引起了對方的猜疑只會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也沒有多問。

夜幕降臨,眾人在峽谷當中生起了一堆堆篝火,耀眼的火光衝天,顯得特別顯目。

這是為了防止夜間有幻獸偷襲。

這些幻獸懼火,只要升起大火很容易讓它們怯步。

半夜時分,鐵家的人都在調息,企圖恢復耗竭的元氣。

就在月落西沉,太陽剛要升起時,一道驚呼聲驀地傳出。

「二爺,二爺,三小姐昏迷不醒了。」

一個少女的驚呼聲驟然響徹峽谷,驚醒了各個營帳裡面的人。

「什麼,蓉兒昏迷不醒了?」那鐵二爺眸光一沉,步履如山,連忙向著那個帳篷走去,「我昨天才強行替她壓制住了毒素,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複發了,這齊家用的毒可真是不一般啊1

進入帳篷,一個臉頰烏黑的少女就出現在了眼前。

此刻這少女躺在帳篷內的一個榻上,幾乎已經難以看清出她的真實容顏了。

「二爺,你能救醒三小姐嗎?」旁邊那個少女滿臉焦急的問道。

「現在蓉兒的毒已經蔓延全身,就算是老夫也難以壓制了,後果很難不容樂觀啊1鐵二爺連連搖頭,旋即嘆息道,「哎,若是如此回去,我該怎麼和大哥交代?」

「那怎麼辦?」那少女滿臉擔憂,「容姐姐人那麼好,怎麼能有事了?」

「什麼?三小姐昏迷不醒了?」

「可惡的齊家,回到北嵐城后一定要找他們算賬。」聽得這個消息后外面的那些鐵家修者一個個都是激動不已,這次他們遇襲已經殞落了十幾個兄弟,沒有想到連這被眾人視為女神的三小姐也要淪落到香消玉殞的下場,讓眾人感到憤怒無比。

「你家小姐中毒了?」就在眾人滿臉憤怒的時候,蕭雲走了過來,問道。

「恩。」鐵鋒眉頭緊鎖道,「我們前天中了埋伏,三小姐深受其害,哎,沒有解毒丹,她現在只怕是熬不下去了,可惜,想要走出這北嵐山脈還需要幾天時間啊1

「中毒了嗎?」蕭雲眸著眼睛道,「或許可以讓我試試。」

其實他早就憑藉靈魂力知道了此事,不過這畢竟太過駭人聽聞,一旦泄露了出去恐怕會引起鐵家的警惕,所以蕭雲也就沒有表露出自己早就知道此事的意思。

「你?」鐵鋒眉頭一皺,帶著幾分疑惑瞅向蕭雲。

「三小姐中的毒連一般的解毒散都無法拔除惡毒,除非有著解毒丹才行,你能有什麼辦法?」旁邊一些鐵氏子弟淡淡的撇了一眼蕭雲,滿臉質疑,幾乎沒有人相信他。

「我是一個醫師,正好懂得一些解毒之法。」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我想就算不能替她根治惡毒,也是可以略微緩解毒勢,好熬到那北嵐城,如此你們也可以另尋它法了。」

「醫師?」鐵鋒眸露訝異,不由失聲驚呼道,「你真是醫師?」

「你會是醫師?」旁邊有些鐵氏族人皆是露出滿臉狐疑,一個才十六七歲的少年會是一個醫師,這怎麼可能?幾乎所有的人都露出滿臉狐疑之色,根本不相信蕭雲。

「我是不是醫師,待會就知道了?」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

「好,我且姑且相信你一次。」鐵鋒點頭,帶著蕭雲進入了那個帳篷。

「二爺,這蕭公子說可以緩解蓉小姐的毒勢。」鐵鋒進入帳篷后高聲道。

鐵二爺眸光一轉,如銅鈴一般盯著蕭雲道,「你可以緩解蓉兒的毒勢?」

那語氣當中也是充滿了質疑的味道。

「如今蓉兒小姐的毒勢已經不可扭轉,你們既然已經沒有辦法了,何不讓試試?」蕭雲在淡淡的瞥了一眼那榻上臉頰鐵青的少女后,旋即攤了攤手掌,說道。

「那你想要什麼報酬?」鐵二爺問道。

「報酬?」蕭雲微微一愣,隨後笑道,「我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這就當作是那麼帶我走出這幻霧森林的代價,如此你我人情兩清,也就沒有什麼好相欠的了。」

「好。」聽蕭雲如此說來,那鐵二眸光一凝道,「既然這樣就讓你試試。」

此時的他對這少年也多了幾分莫名的好感。

「真讓他試嗎?」旁邊的綠衣少女卻是滿臉懷疑。

「無妨。」鐵二爺擺了擺手道。

「你家小姐是怎麼中毒的?」蕭雲走到那榻旁邊,掃視了一翻后回頭問道。

「我家小姐是被毒箭所傷。」旁邊的綠衣女子道。

「毒箭?」蕭雲眉頭一皺道,「箭頭可入骨了?」

「箭頭不僅入骨,還洞穿了前胸。」那綠衣女子道。

「哦。」蕭雲眉頭微微一皺。

鐵二爺問道,「不知小哥有什麼辦法替蓉兒穩住毒勢?」

「我自有辦法。」蕭雲眉頭一挑,說道,「你們先去外面等候吧。」

「我們去外面?」那綠衣女子一愣,「為什麼?」

「你們在這裡我多有不便。」蕭雲說道。

這女子被箭矢洞穿了身子,拔毒有些尷尬,怎麼能讓人呆在一邊呢。

「好,我們且先退下。」鐵二爺略微沉吟道。

「可是1那綠衣女子依舊不肯離去,似乎不放心蕭雲一個人在此。

「我們都在外面相信這蕭小哥也知道分寸。」鐵二爺意味深長的瞅了一眼蕭雲手掌一拂,示意著旁邊的幾位族人退下,那個綠衣女子抿著小嘴,最後只得退下。

帳篷的門帘垂落下來,蕭雲這才走到榻旁邊。

「算你走運,若不是遇到了我將必死無疑。」蕭雲瞅了一眼那臉色幾乎烏青的女子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此女中毒很深,不過好在是新毒,並沒有經過日積月累使得毒素深入骨髓。

只要如此,就還有救。

如今的蕭雲武魂之強大可是遠非兩年前可比了啊!

蕭雲掀開那蓋在那鐵三小姐的被褥,倒是被後者那火爆的身材給震了一震。

一對高聳突出如同兩座山嶽,可惜在左邊有著一處傷口,幾乎已經到達了心臟旁邊。

「這地方到有些棘手啊1蕭雲眉頭微微一皺。

要拔毒就得讓武魂觸及對根在,可現在這情況可是尷尬啊!

當初顏詩妃還好,中毒的地方在後背,可現在此人卻是在前面。

「救人要緊,何必管那麼多?」蕭雲略微沉吟,本著一顆醫者之心很快就拋開了心中的雜念,打算毅然出手,若是在作遲疑等這女子毒發攻心,那個時候就是有武魂輔助也無力回天了。

下一刻,蕭雲將那女子的傷口處的衣服解開,露出了一片香肩。

不過,此刻的香肩到有些不忍直視,一片烏黑,讓人根本就沒有看下熱ぁ

蕭雲本著救死扶傷的態度,繼續探查傷口。

很快,蕭雲終於是看到了傷口。

這傷口已經腐爛,旁邊就是心臟了。

見此蕭雲不得不為這女子暗自慶幸,若是這一箭射在那心臟上後果不堪設想。

女子因為中毒,一直昏迷不醒,蕭雲努力將她推靠著那榻,兩人面對面的盤坐一起。

待得紫光閃爍,一根碧光燦燦的枝條就出現在了蕭雲的掌心。

這枝條如圖案烙印,待得蕭雲的手掌伸出,貼在那女子的傷口處時,一片碧光也是綻放開來,有著一縷生命精氣沒入了那傷口當中。

若仔細看去,那腐爛的傷口竟然有著生機浮現,一些腐肉脫下,新肌開始在蠕動滋生。

而那武魂也開始吸收那些毒素。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操之過急,不然蕭雲也會抵抗不了那種劇毒的侵蝕。

在略微嘗試,感應了劇毒的強弱后,蕭雲這才開始控制武魂大量汲取那些毒素。

因為現在的武魂應付這種毒素已經遊刃有餘。

在武魂的不斷拔毒下,那個女子的臉色終於是開始有所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