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三章敵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敵襲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外面的人卻是顯得有些焦急了起來。

「二爺,你說他真的能緩解三小姐的毒嗎?」那個綠衣少女抿著嘴唇不時向著營帳瞅去,那雙烏光閃爍的眸子當中充滿了焦急之色,她怎麼也不相信一個萍水相逢的少年竟有著能力。

「希望可以吧。」鐵二爺手捋著鬍鬚,深吸了口氣道。

「怎麼這麼久了還沒有動靜?」旁邊一個青年皺眉道,「他會不會對三小姐欲行不軌啊?」

「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聞言,旁邊的一些青年眼睛都紅了,露出滿臉焦急。

「胡鬧。」一個長者呵斥道,「豈能如此議論三小姐的是非?」

那些青年聽得這呵斥聲這才不知談論這個話題。

「希望他知道分寸。」鐵二爺眸子微眯,喃喃道。

此刻在那帳篷內那女子的膚色開始恢復,逐漸呈現了一片雪白。

蕭雲心神沉浸,控制武魂將那些毒素一一化解。

不久后,對面的女子那緊閉的眼睛微微抽動,旋即那長長的睫毛顫了顫,雙眸猛的睜開。

這眸子略顯迷濛,如夢初醒,帶著幾分朦朧,她方才向前瞅去便是看到了一個陌生的男子正與自己面對面的盤坐著,如今詭異的場景讓她感到滿臉詫異,「這是怎麼回事?」

鐵蓉兒心中狐疑。

待得她美眸眨動,仔細一看,突然心頭一跳,一股羞意,怒意,驀地湧上了心頭。

這個陌生的少年那手掌竟然放在自己那裡!

到底是什麼回事?

她腦海一片空白,實在不明白自己醒來后怎麼會遇到這種情況。

啊!

在一陣混亂的思緒產生時,一聲驚呼也是從這鐵蓉兒的口中傳出。

「醒來了?」正在專心控制武魂化解毒素的蕭雲立即被這驚呼聲給驚得睜開了眸子。

「你是誰1鐵蓉兒眸中怒火湧現,帶著幾分嗔怒將面前的男子死死的盯著。

呼!

同時,她玉手一揚,就向著對面的蕭雲拍去。

只是下一刻,她感覺自己手腕一頓,如被鐵鉗扭住,根本無法動彈。

「放開我1鐵蓉兒一眼嗔怒,俏臉緋紅,恨恨的瞪面前的少年,使勁的掙扎著身子,想擺脫束縛,只是在身子的移動下,蕭雲那手掌也是跟著微微移動竟然觸動了那肌膚。

「不好。」蕭雲不由眸子一動,感到不妙。

「你1聽得這驚呼聲,那鐵蓉兒更是羞憤不已。

「看來你恢復的不錯吧。」蕭雲淡淡一笑,瞅向那少女道。

「我要殺了你。」鐵蓉兒怒道,可是她身子方一移動就使得蕭雲的手掌在動。

一隻陌生的手掌觸及身子讓她整個人如遭到電流觸擊,全身都是一軟。

這讓鐵蓉兒羞憤難耐,恨不得找個地洞鑽入。

「姑娘,我想你誤會了。」蕭雲道,「我在為你拔毒了。」

「誤會了?」鐵蓉兒帶著幾分疑惑瞅向蕭雲。

「可你明明在輕薄我。」鐵蓉兒道,「你在不鬆手,我要叫人了。」

「沒有我,你能醒來嗎?」蕭雲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隨後蕭雲將手掌從那高聳的山丘上移開,來到了那旁邊的傷口。

「你自己感覺下,是不是體內的毒素在流失?」蕭雲繼續催動武魂拔毒。

「真的是這樣。」略微感應,鐵蓉兒眨了眨眼睛,隨後露出滿臉詫異之色。

「我是在為你拔毒,救你性命,所以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蕭雲說道。

「可你需要這樣嗎?」鐵蓉兒怒氣逐漸消散,可一看到自己的如雪肌膚完全暴露,就連那高聳也是若隱若現,在剛才的掙紮下已然是呼之欲出,露出了一大半了。

「這個很抱歉,因為你傷口在這裡。」蕭雲臉露無奈,道,「而我這拔毒方法又必須觸及你的傷口,所以么,也只好如此了,不然在耽擱片刻你可是很難在熬過一個時辰。」

鐵蓉兒先是有些狐疑可是看到蕭雲那觸及自己肌膚的掌心碧光閃爍,似乎真的有著什麼門道,也就相信了後者的話,只是一想到如今這麼尷尬的場景,她就不由羞澀不已。

「那您能快點么?」鐵蓉兒玉容嬌美,吐氣如蘭,耳根羞紅顯得嬌艷欲滴。

那聲音讓人酥經軟骨。

「咳咳,很快就會好了。」蕭雲輕咳了一聲道。

「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時,外面的人也聽到了動靜,走到營帳邊問道。

「沒有什麼,你家小姐的毒已經開始得到緩解了。」蕭雲說道。

「小姐,剛才是你在呼喊嗎?」外面,那綠衣女子有些焦急的問道。

聽剛才那聲音似乎不對勁啊!

那個傢伙會不會心懷不軌,要對小姐那個?

想到這裡這綠衣女子俏臉上寫滿了擔憂。

旁邊一些青年也是走來,剛才遠遠的他們就聽到了一聲驚呼。

「沒有什麼。」聽到族人詢問,在營帳內的鐵蓉兒呼吸略顯急促,那高聳不斷起伏,顯得頗為緊張,可越是緊張,她身子一動,蕭雲就難免會和她有些交集碰到一些柔軟地。

這讓鐵蓉兒羞澀不已,俏臉都緋紅了起來。

「小姐你醒來了?」聽得營帳內傳來的聲音,那綠衣女子滿臉欣喜問道。

「恩。」鐵蓉兒應承道。

「真好,我看看你現在如何了。」綠衣女子顯得頗為高興就要進來。

「別。」鐵蓉兒聽后連忙阻止道,「你們先在外面等候,不然會影響這位公子拔毒。」

如今這樣的情況,要是讓族人看到了她還不羞憤得無地自容了啊!

「呃。」綠衣女子這才止住腳步。

「好了,我們且在外面等候。」鐵二爺一臉欣喜,道。

鐵氏族人這才退到了一邊。

蕭雲繼續替那鐵三小姐拔毒,對方身子也不敢貿然挪動,免得尷尬。

在蕭雲的武魂之下,那些毒素根本不算什麼,很容易就得到了化解。

隨著時間流逝,那鐵三小姐的容易逐漸恢復了昔日的光澤,身上的鐵青早就已經褪去,肌膚潔白如雪,好像凝脂一般透發出一股青春的氣息,那肌膚吹彈可破,頗有手感。

蕭雲閉上了眸子,在試著動用武魂積蓄一些毒素。

在發現了武魂可以融合天地一切精氣,衍生出火屬性的枝條,寒氣屬性的枝條后,蕭雲就產生了一種融合一切精氣,使得武魂繼續衍生枝條,或許這是武魂的終極之路。

不過,現在他只敢積蓄少數的毒素,怕會影響心神。

武魂現在還沒有本命覺醒,威力有限,一切還得等。

「他怎麼閉上了眼睛?」在這種時間的流逝下,那鐵三小姐也是頗覺無聊她美眸眨動,眸光偷偷的向著面前的少年瞅去,那少年此刻緊閉著眸子,那張略顯稚氣的臉皮頗為俊朗。

少年劍眉入鬢,臉上輪廓分明,那眉宇間隱約有著幾分英氣,在這般年紀顯得頗為不凡。

不過,此刻他緊閉雙目的舉動卻是讓鐵三小姐黛眉微微一蹙。

此刻這種情況,要是別人應該是使勁的偷看自己啊!

「可他為什麼不看?」鐵三小姐一臉狐疑。

本來她還為現在這樣的處境感覺很尷尬,可現在轉念一想,心中就是來氣。

自己在北嵐城也是數一數二的美人,有著無數青年才俊,趨之若鶩,他怎麼不趁機看自己呢?

「他難到害羞了?」鐵三小姐黛眉微微一蹙,可仔細一想,這少年如今手掌都放在自己身上怎麼會害羞了?難道是我不夠漂亮,對他沒有吸引力,所以才沒懶得看我?

「沒有眼光的傢伙。」越想,鐵三小姐就是越感到不忿。

少女抿著嘴唇,頗為無奈的東張西望,竟然是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尷尬,只有滿心不忿。

咻咻!

也就是在這時,一道道破空聲驀地響起。

「不好,有敵來襲1

「是齊家的人1當那破空聲響起后,整個峽谷立即一片沸騰,驚呼聲響徹山林。

鐵家的人一個個手持著兵器,組成一個隊形嚴陣以待。

此刻,鐵二爺就站立在鐵氏族人的最前方,他手持著一柄大刀,長須舞動,氣勢凌人,一雙眸子冷冷的盯著前方,如一頭髮怒的獅子,隨時要展開兇猛的攻伐。

只是此刻的鐵二爺並沒有輕舉妄動,因為在峽谷的兩邊,一個個身穿勁裝的男子正向此不斷靠近,這些人手中持著弓弩,背著毒箭,正準備到底一定的距離后發射。

這些人赫然就是齊家的人了。

在幾天前鐵家就遇到了類似的攻擊,損失了不少的人馬。

「二爺,怎麼辦?」一個中年男子走來,滿臉擔憂的說道,「這次他們來的人馬比上次還要多了啊1

「沒有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趙來了。」鐵二爺眉頭緊鎖,本來他們清晨就要離開此地,可惜三小姐毒發,為了替她拔毒耽擱了半個時辰,導致如今陷入了這個危局。

在前方,突然有著兩個修者從遠處山坡上掠下。

「哈哈,鐵二爺,這次你們是插翅難逃了。」這兩人一前一後,分別落下。

「齊鍾,齊鳴1

鐵二爺眸光一沉道。

「將那天炎牌給交出來,不然今天你們全部都將要死無葬身之地。」齊鍾年近四旬,身材不高,可是雙眸凌厲如鷹,給人一種不可抗拒的氣勢,他一步步走來,逼視著前方道。

「哼,憑藉你們兄弟兩,想要想動我鐵氏族人,也得付出點代價先。」

鐵二爺大刀一震,一股強大的氣勢便是從他的身上迸發而出。

「哈哈,對付你,何須動用全力。」齊氏兄弟冷笑,一步步向著鐵家的營地走來。

他們大手一揮,那些散落在四方的勁裝男子也是在收攏戰線,手掌弓弩拉開準備出手。

弓弩之上都有著寒光閃爍的毒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