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四章強勢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強勢出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若是將天炎牌交出來,否則鐵家的人全部得死。」齊鍾一臉陰沉背負著雙手道。

「要戰便戰。」鐵二爺長刀一動,氣勢如山,不肯退卻。

已經結下了死仇,豈能退步?

要是讓天炎牌落在了齊家人手中他們鐵家將遭到更大的威脅。

「動手1見鐵二爺如此固執,齊鍾眸光一沉,當即揮手道,「一個也不要留。」

「是1齊家的人一個個皆眸光陰森,手掌一動,那弓弩立即發射而出。

這些都是妖獸筋骨煉製的弓弩,威力極強,如今由先天境的修者拉動連峭壁都可以射出一個大洞,一般的修者很難抵擋,也只有真元境的高手才可以幸免於難。

咻咻!

一支支利箭穿透了虛空向著前方的營帳射去,破空之聲響徹開來,刺人耳膜。

望著那密密麻麻的的箭矢鐵家的修者一臉驚恐,連忙揮舞著冰刃,全力抵擋。

殺!

鐵二爺眸光一沉,手持著大刀當空舞動,強勁的真元席捲而出,如同一條刀河當空攪動,漫天的箭矢被捲入當中,全部化為了齏粉,真元境的氣勢讓人驚駭。

銀河卷天!

鐵二爺輪舞著大刀猛的向前殺去,那刀芒如同一條長河怒卷而去,頓時將幾位齊家的修者掀飛,在這股狂暴的力量下,那些人一個個口吐鮮血,幾乎不堪一擊。

「殺1齊鍾兄弟眸光一沉,一起出手殺向了鐵二爺。

這兩兄弟,分別持著一個鐵叉,還有一個持著狼牙棒,在上面都淬上了劇毒。

這冰刃都是玄兵,鋒利無比,切石如木,僅僅是比那些靈級的法器要差一些了。

兩人都是真元境高手,一個是真元境後期,一個是初期。

鐵二爺也是真元境後期,卻要圓滿了。

不過,在兩人的出手下,他立即就沒有了空暇對付其它人。

砰!

真元境出手,刀芒驚天,如長虹貫日,又如風捲殘雲,所過之處巨石化為齏粉,那狂暴的波動勢不可擋,讓得那些先天境修者連忙避開,不敢觸其鋒芒,這種波動一旦波及,足以重傷。

鐵家和齊家的人都退避開來。

可是齊家的人卻在向著那營帳接近,箭矢射去,馬上就有幾個人重傷。

啊!

慘叫聲不斷響起,有人中箭后感到四肢無力,被劇毒所侵襲,導致行動不便,接著又被箭矢射中,才是片刻罷了,就有兩個人飲恨在箭矢之下,鐵家的修者心中感到恐懼。

之前他們就是因此死了十幾人,當中還有著一個真元境強者為了斷後導致斃命。

「快,我們結成一圈,背靠著背,一起抵擋箭矢。」鐵家一個長者大喝道。

馬上,眾人立即圍成一圈,一起揮舞著冰刃抵擋箭矢,這才使得局勢略緩了下來。

可饒是如此,依舊有人受傷。

啊!

馬上就有人中箭,手臂黑血流出,一片烏青。

啊!

又有人中箭,咽喉都被洞穿了。

鐵家的人都是先天境,實力也不弱,可面對那源源不斷,角募矢也無法全部抵擋下來,各種武學,強大也是容易被那強力的箭矢給擊潰,畢竟對方也是先天境修者啊!

另外一邊齊鍾手掌一動擲出了一個鐵球,驀地被那鐵二爺給擊中。

砰!

一聲悶響傳出,黑氣朦朧,一股毒氣立即向著四周瀰漫開來。

「這是毒霧1鐵二爺眸光一沉,連忙屏住呼吸。

「哈哈,這是取自烏奎蟒的毒囊煉製成的劇毒。」齊鍾咧嘴一笑道,「我看你能堅持多久,這毒一旦侵入體內,就連真元境修者也無法逼出,嘿嘿,這次你們鐵家必敗。」

「你們齊家怎麼會精通這煉毒之術?」鐵二爺真元鼓盪,將自己完全護住,以抵擋那些毒霧,同時他滿臉凝重的盯著那齊氏兄弟,瞧他們那模樣,似乎有著解藥啊!

「你到地獄去問吧。」齊氏兄弟猙獰一笑,一起合擊,殺向了鐵二爺。

鐵二爺在防備劇毒侵入身體時還要應付兩名真元境修者的攻擊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起來。

片刻后,鐵二爺被一股強力襲中,差點沒有被那鐵叉掃中。

咚咚!

他身形連退,氣血翻滾,嘴角間竟然溢出了一絲血跡。

鐵家人一片慘敗,齊家的人在將箭矢射完后殺向了眾人。

慘叫聲不斷響起,在營帳內鐵三小姐滿臉擔憂。

「公子,我的毒要好了嗎?」

「可不可以先停下來,我要去救我的族人。」鐵三小姐一臉焦急,從外面的慘叫聲聽來,不難想象,此刻的族人在遇到什麼危機,這讓她坐立難安,恨不得上去浴血奮戰。

「馬上就好了。」蕭雲也是一臉凝重,在加快拔毒的速度。

咻!

幾道箭矢射穿了營帳,向著榻上兩人射來。

「小心1一根箭矢直取蕭雲的後腦,讓得對面的鐵三小姐大驚失色。

蕭雲卻是一臉淡然,他左手一拂,一股元氣席捲而出,帶著一股紫色的火炎立即將那激射而來的箭矢給焚為了虛無,緊隨著他,手掌一動,紫炎消散,一切顯得風輕雲淡。

「這是什麼手段?」如此一幕,讓鐵三小姐一愣一愣的,那美麗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瞅向面前少年時,充滿了怪異的表情,這也太厲害了吧,只是那麼一動紫光閃爍,就焚掉了如此凌厲的一箭。

「他是先天境的修者嗎?」鐵三小姐滿臉疑惑,「剛才那炙熱的氣息是火炎嗎?」

隱約間,她覺得這個少年變得深不可測了起來。

每次箭矢射來,這少年似乎早就有所預料,應付起來顯得風輕雲淡,讓人詫異。

咻咻!

又是幾道箭矢射來。

蕭雲眸光一沉,露出幾分厭惡之色,他霍然起身,雙手一動,一掌向前拍去。

砰!

紫光閃爍,幾根箭矢當即被震退。

「我好了嗎?」鐵三小姐先是一愣,旋即問道。

「恩。」蕭雲道,「你的劇毒已經被完全清除。」

說話時,蕭雲靈魂力釋放出去,待得發現了外面的情況時,眉頭微微一皺。

這時那鐵三小姐已經穿好了衣服,靴子竟要走出營帳。

「你要去幹什麼?」蕭雲一把將這少女拉祝

「我要去救我的族人。」鐵三小姐身材修長,亭亭玉立,她美眸眨動,當中帶著幾分焦急,幾分絕然,向著那個拉著她的少年說道,隨後腳步邁動竟想走出去。

「你去救他們?」蕭雲並沒有鬆開少女的手道,「你現在出去就是送死。」

「就算死,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的族人一個個在我面前倒下。」鐵三小姐一臉絕然一字一句的說道,那美眸中霧氣朦朧,有著幾分淚水在滾動,外面那些族人的慘叫聲讓她感覺心都在泣血。

「你先呆在這裡,我替你出手。」見得這少女對族人如此情深意重,蕭雲心中也是有所觸動,當下他眸光一凝說道,此次既然呆在鐵家的營帳內,他想置身事外顯然也沒有那麼容易。

「你?」鐵三小姐微微一怔,沒有想到這個陌生少年竟然願意主動出手。

「恩。」蕭雲點頭道,「你且先呆在這裡就好。」

「可是齊家來勢洶洶,你出去能改變局勢嗎?」鐵三小姐一臉擔憂,她身為鐵氏族人出去,自是要與族人同生共死,可蕭雲這麼一個陌生人,顯然就沒有這個必要了。

在這種情況,這少年沒有對自己不利已經很難得了。

所以,她不由為蕭雲擔心,不想他插手此事。

「你放心,對付這些人我還是可以的。」蕭雲眉頭微挑,嘴角掀起一抹淡笑,顯得一臉淡然,可在他那雙眸子當中卻透發著幾分自信,讓得旁邊的鐵三小姐心中少去了幾分擔憂。

「你真行嗎?」鐵三小姐問道。

「恩。」蕭雲也不多說,他手掌一動,將那營帳拂開,徑直邁步而出。

咻!

這時有著兩根箭矢射來,氣勢洶洶。

可是對此,蕭雲幾乎是看都沒有看,手掌一動,如同留下一道道殘影就將之擊飛。

憑藉著強悍的靈魂感知力,這些箭矢的軌跡,速度都在蕭雲的掌控當中。

在別人眼中極快無比的箭矢在蕭雲眼中卻慢如蝸牛。

他輕易就可以將那些箭矢擊偏。

擊潰幾根箭矢后,蕭雲邁步而出,出現在了外面的戰場當中。

這時外面的鐵家人已經呈現潰敗之勢了,齊家的修者步步緊逼,分為兩個陣勢殺了個去,一隊人與鐵家人近身大戰,另外一隊人則是在遠處以弓弩射擊,如此配合,幾乎無懈可擊。

啊!

慘叫聲響起一個青年被箭矢射中。

鐵鋒!

蕭雲眸光一轉,就發現了是那個青年。

隨後他也不在遲疑,身形一動,如龍游花叢穿梭在那箭矢當中,頃刻就出現在了鐵家的那群修者當中。

「蕭雲,你怎麼來了?」見得蕭雲出現,眾人一驚,「三小姐了?」

更多的人關心的是三小姐的安危。

「三小姐沒事。」蕭雲瞅了一眼那受傷的鐵鋒,旋即道,「你們照顧他。」

隨後,他一步邁出,眸光一凝,就加入了戰鬥當中。

「這小子要出手?」鐵鋒與一些受傷的青年都是一愣。

可下一刻,眾人眼睛徹底亮了起來,「他竟然如此厲害?」

卻見得那少年加入戰場,他接近一個齊氏族人,對付原本還凶神惡煞,可轉眼間就一臉獃滯,隨後只見得蕭雲手掌一動,就將那人一掌擊斃,那詭異的一幕讓得眾人都是一愣一愣。

「哪來的小子。」兩個齊家的人大怒,殺向了蕭雲。

死!

蕭雲也不多說直接出手,他身在鐵家一方,齊家豈會留手?

如今的局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當那個死字吐出,一股磅的靈魂力便是如同那決堤之水從少年的識海中席捲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