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六章力挽狂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力挽狂瀾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好強大的氣勢1恐怖的波動席捲而出,附近的人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在戰慄,意識逐漸模糊,一時難以看清前方的事物,心中感到莫名的恐懼,皆是發出了驚呼聲。

也就在眾人為之驚呼時,一聲巨響驟然響起。

砰!

滅神之矛洞穿了虛空,直接向著那齊鳴的狼牙棒迎擊而去,原本那似可橫掃四方的巨棒在這滅神之矛下竟然猛然崩碎,幾乎不堪一擊,就如同玄兵遇到那朽木,不用吹灰之力。

巨響傳出,齊鳴雙眸獃滯,緊緊的盯著前方,他想要驚呼,卻無法開口。

因為那滅神之矛所擁有的震懾力太強了,讓他的靈魂在戰慄。

咻!

滅神之矛光影閃爍,將齊鳴靈魂擊潰,那強大的波動肆虐開來將其身子也擊碎。

如今蕭雲滅神訣踏入了第一重圓滿境,催動起這滅神之矛,儼然比對付邱雨辰時還強悍了幾分,就在此時,他整個人也是感到心神一陣虛脫,身子差點癱軟了下來。

好在此時的蕭雲靈魂力比上次有所增強,才並沒有大礙。

呼!

心神一動,滅神之矛歸入了識海,旋即沒入了吞天塔內。

這一刻光芒消散,蕭雲屹立在峽谷當中顯得尤為顯目。

靜!

整個峽谷出奇的安靜,原本還殺聲震天,戾氣瀰漫,可在這剎那間,眾人身上的那股殺氣完全被一股透心的寒意給取代,所有人的愣愣的望著那個少年,不寒而慄。

一個真元境的強者,竟然這麼不明不白的殞落了,讓人難以接受。

仔細看去,那個少年也才不過十六歲而已,他怎麼有此實力?

眾人雙眸獃滯,皆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瞅向那個少年時一臉敬畏。

「這個少年太強了,他還是人嗎?簡直是神人啊1鐵家和齊家的修者喃喃道。

剛才幾乎沒有人看清蕭雲是如何出手,因為那股強大的靈魂波動使得眾人心神恍惚。

也就是這樣,使得少年變得更神秘了起來。

「二弟1在不遠處,齊鍾目眥欲裂,猛地發出一聲怒吼,手持著鐵叉就要殺了過來。

「哈哈,齊鍾,今天你們兄弟都將飲恨在此,來啊,我鐵氏男兒,殺,將齊家的人一舉殲滅1鐵二爺滿臉振奮,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陌生的少年竟然會如此厲害。

在一聲大笑后,鐵二爺手持著大刀向著齊鍾砍去。

刀芒驚天,如一到長虹可以貫穿天地,氣勢兇猛。

剛才兩人出手,讓鐵二爺一時顯得有心無力,可如今齊鳴殞落,局勢得以扭轉,他戰意凜然,對付那境界比自己低下少許的齊鍾簡直是遊刃有餘,大刀所向單是那種氣勢就讓人忌憚。

「哼,你休想阻止我1齊鍾冷哼一聲,手掌一反,又擲出了一個鐵球。

砰!

鐵球擲出被那狂暴的元氣給碾碎,立即有著一股濃郁的毒氣瀰漫開來。

鐵二爺眉頭緊皺,身形一震將那毒霧震潰,反手一刀,依舊是斬向了那齊鍾。

「找死1齊鍾眸光一沉,手持鐵叉,當即迎擊而來。

鏘!

一聲脆響傳出,鐵叉與那大刀一交擊,碰撞出耀眼的火花,鐵二爺身形微微一退,大喘了兩口氣,那眉頭緊緊一鎖,似吸入了一口毒氣,不過很快就強行將之壓制了下去。

咚咚!

那齊鐘身形卻是連退兩丈,口中也溢出了一口鮮血。

「老鬼,如今你已中毒,我看你還如何與我斗。」齊鍾眸光掠動,瞅向那鐵二爺,一臉陰森,「這毒一旦入體,只要你敢運轉真元它就會侵入你體內全身讓你失去戰力。」

鐵二爺運轉了一下元氣,果然感覺到有著一股劇毒要隨著這些元氣沒入全身,如此情況讓他眉頭緊鎖,整個臉都陰沉了起來,如此一來他可算是失去了戰鬥力啊!

「什麼,二爺中毒了?」鐵家的人聞言都是驚慌失措。

若是二爺中毒,誰能抵擋這齊鍾?

此人可是有著真元後期的修為啊!

最後,眾人眸光一轉都將視線落在了場中一個少年身上。

「他能力挽狂瀾嗎?」眾人口中喃喃道。

剛才蕭雲殺了齊鳴,讓人驚訝,可是如今這齊鍾可是真元後期的修為兩人實力相差之大可是不可相提並論,想要殺他,只怕沒有那麼容易,畢竟那蕭雲也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罷了。

可是現在除了這少年,鐵家的人實在想不出誰能助他們脫困了。

「殺了我二弟,你就拿命來吧。」似乎感覺到了眾人眸中的期許,齊鍾一臉猙獰,當即就是手持著鐵叉向著蕭雲走去,那沉穩的步伐,如鐵鎚敲擊在人的心臟,讓人感到畏懼。

咚咚!

齊鍾一步步走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壓迫而下,四方的空氣都為之凝固了起來。

一股殺意隨之瀰漫開來。

此時蕭雲正在調息,以恢復靈魂力,感受著突然傳來的恐怖氣勢他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真元後期太強了,單是那氣勢就讓他感到呼吸一窒。

「這是個勁敵啊1蕭雲一臉凝重,連忙試著以靈魂力催動那吞天塔上的滅神之矛,可惜如今他的靈魂力根本不足以催動這件靈兵,想以此禦敵顯然是沒有這麼簡單。

「別怕,不是還有天爺在嗎?」就在蕭雲滿臉擔憂時,吞天雀的聲音突然傳來。

「你?」蕭雲一愣道,「你可以對付真元後期的修者。」

「我雖然不可以對付真元境的修者卻可以幫你催動那滅神之矛。」吞天雀說道。

「哦。」蕭雲眸露精光道,「怎麼幫?」

「你我靈魂力疊加不就可以催動那滅神之矛了?」吞天雀說道。

「靈魂力疊加?」蕭雲問道,「只怕沒有那麼容易吧。」

「天爺有著一套法訣,正好可以疊加靈魂力。」吞天雀簡單的說道。

很快它就將這法訣告訴了蕭雲。

「原來如此。」蕭雲聽完后微微點頭,對這法訣也有所了解。

這法訣和心神銜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是以一種靈魂印法為橋樑,融合兩個人的靈魂力。

不過,這種法訣催動起來很危險,一旦當中有人心懷不軌,就會遭到難以想象的傷害。

這需要絕對的信任。

「怎麼,你信不過天爺?」見蕭雲有所遲疑,吞天雀眼皮一翻,問道。

「既然你敢試,我有何畏懼?」蕭雲也不遲疑立即與吞天雀一起以靈魂力年紀法櫻

這時齊鍾已然欺近。

「小子,你殺我兄弟,納命來吧。」齊鐘停在了蕭雲丈許之外,他眸光陰森全身的真元之氣席捲而出,如同颶風在呼嘯,他手持長叉,就向著前方的少年洞穿而去。

嗡!

鐵叉光芒閃爍,帶起一片風浪,那寒光閃爍的叉刃似洞穿了虛空,散發出讓人心悸的光芒。

這一擊如奔雷洞穿虛空,奇快無比。

「不好,蕭雲快躲。」遠處,鐵鋒眸光一沉,發現此刻的少年竟然雙眸緊閉處於調息的狀態,這讓他心驚不已,連出聲提醒,如此凌厲的攻擊若不及時躲避豈能避開。

「小心1鐵三小姐也是滿臉愁容,被嚇得花容失色。

「住手1遠處,鐵二爺強行壓制住了體內的毒素,大步邁步手持著大刀殺了過來。

「不自量力。」見到鐵二爺殺來,那齊鍾冷冷一笑,反手一掌,一隻元氣大手拍去,便是將那刀芒擊潰,一股強大的元氣波動席捲開來,將鐵二爺直接震退兩丈。

哇!

一口鮮血從鐵二爺口中吐出,當中有著一縷黑色。

在中毒后鐵二爺的戰力銳減,儼然沒有了一戰之力。

而此刻,齊鍾咧嘴一笑,那長叉已然刺向了前方的少年。

呼!

長叉寒光閃爍,攜帶著一股凜冽的罡氣,直取蕭雲,那種波動讓得虛空都掀起了一陣漣漪,可是那少年依舊不為所動,直讓得贓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

「他在幹什麼?」鐵氏族人心中大驚,本來還指望這少年力挽狂瀾,可如今看來,只怕此子連性命都要丟了,還如何力挽狂瀾啊!這讓很多人心中感到無比的絕望。

「難到他不知道危險嗎?」鐵三小姐玉手緊握,黛眉緊蹙,顯得擔憂不已。

也就在這時,少年的眸子猛地睜開,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便是從他的識海內席捲而出。

強大的靈魂力如同颶風席捲,前方的虛空都是為之一盪。

嗡!

那來自鐵叉上的罡氣竟然是潰散了開來。

隨後齊鍾眸光一沉,腦海嗡鳴作響,如有著一股強大的風暴在腦海肆虐讓他的靈魂都要潰散了開來,如此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他的身形微微一頓,也就是在此時,蕭雲眉心一股氣旋浮現。

滅神之矛!

短矛出現,帶起一片寒光,洞穿了虛空,直接刺入了那齊鐘的腦海內。

齊鍾腦海一顫,如被驚雷擊中靈魂就此潰散。

隨著靈魂的潰散,他身上的氣息消散,就好像泄氣的皮球,萎靡了起來。

鏘!

沒有了元氣的支持那桿鐵叉也是就此摔落在地。

蕭雲深吸了口氣,將滅神之矛引入體內。

這一刻,他是真的疲倦無比,整個人如同被抽幹了精氣,雙眸略顯暗淡。

而隨著齊鐘的殞落,整個峽谷的空氣也似乎凝固了起來。

齊家的修者面面相覷,瞅向那個倒在地上氣息已絕的男子時,皆是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一個真元後期的修者,就這麼在自己面前殞落了?這會是真的嗎?

很多人都連連搖頭,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要知道,就在前一刻那個少年還閉著眼睛,並沒有出手的跡象啊!

「他是怎麼殺了齊大爺的?」齊家的人皆是滿臉錯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