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七章殲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殲滅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齊鍾氣絕了嗎?」不僅齊家的人一臉錯愕,鐵家的人也是感到滿臉驚訝。

這可是一個真元境後期的修者,實力極強,怎能輕易擊殺?

「死了嗎?」就連在不遠處那正在強行壓制體內劇毒的鐵二爺也是露出一臉詫異。

身為真元境修者,他可是知道齊鐘的強大啊!

「還好沒有事。」鐵三小姐卻是眉頭舒展,玉手拍了拍胸脯,那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剛才這少年眸子緊閉的時候可是把她急壞了。

「還是實力不夠啊1在抹殺了齊鍾后,蕭雲卻是暗自嘆息了一口氣,連忙運轉滅神訣凝聚靈魂力,剛才他與吞天雀靈魂力疊加,聯手催動滅神之矛使之威力大增。

可是當中也存在極大的風險,一旦那靈魂力難以支撐滅神之矛的運轉,他們的凝聚的法印就會崩潰,同時靈魂也會受到波及,此次雖然得以成功,卻讓得蕭雲心有餘悸。

這種方法對付一般人還可以,要是遇到了強者一旦遇到了抵抗,將會受到反噬。

「要是天爺實力恢復,這種人物一口就能吞個成千上萬個。」吞天雀嘆了口氣,頗為沮喪的說道,「小雲子,你可記得努力修鍊,多籌齊一些藥材,給天爺煉製顆魂天丹,這次為了幫你,可是耗竭了我大量的靈魂力,得修養好長的一段時間了。」

「你放心。」蕭雲道,「只要我拜入了天元宗,還怕籌集不到藥材嗎?」

吞天雀點了點頭,它自然是知道哪些宗派的好處。

這些宗派都掌控著天地間最好的資源,甚至自己就培育了許多的靈藥,只要得到了門中培養,想要獲得那些靈藥並不難,現在蕭雲要做的就是先得到天元宗的認可。

蕭雲開始暗自調息,不在多說。

「現在我們怎麼辦?」峽谷中,齊家的人心驚膽戰,不知所措。

如今兩位真元境的強者都陸續殞落,憑藉他們剩下的這點人馬根本不能一戰。

「快撤1當中一個長者,眸光一凝道。

聞言,剩下的十幾名齊家的修者轉身就要逃。

「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跑。」鐵家的人一臉冷厲,都殺氣騰騰。

鐵二爺眸光一凝,也強行出手。

這些人絕不能放走。

砰!

長刀橫掃,如天河在怒卷,強大的罡氣亂流也隨之肆虐開來,不等齊家那些修者遠離,就將他們捲入了當中,一個個骨骼斷裂,氣血翻滾,還有不少人被掀飛十幾丈遠。

在真元圓滿境的修者出手下,這些狼狽而逃的人幾乎不堪一擊。

殺!

緊隨著,鐵家的人殺去,趁此將眾人殲滅。

噗!

鐵二爺在幾番出手后體內的劇毒侵入血脈,一口黑血又吐了出來。

「二爺1見此,一些鐵家的人連忙走去,露出滿臉擔憂。

「二叔,您怎麼樣了?」鐵三小姐蓮步邁動也連忙奔掠了過去,一臉焦急的問道。

「沒事。」鐵二爺擺了擺手,在將嘴角的血跡擦拭掉后,他眸光掠動,瞅向了身邊的少女道,「蓉兒,你的毒拔除了?」如今的少女冰肌玉骨,肌膚白如凝脂已然沒有了那鐵青。

這讓鐵二爺心感欣慰。

「恩。」鐵蓉兒道,「多虧了那位公子出手。」

說話時鐵蓉兒美眸眨動,不由瞅向了在不遠處那個微閉眸子,正暗自調息的少年。

在少女的眸中有著幾分別樣的光芒蕩漾,一想起剛才拔毒的情形她那顆芳心就忍不住撲騰而跳,臉頰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緋紅略顯羞澀與甜蜜,不過這種變化鐵蓉兒自己卻是不知道。

「這蕭雲小友的確不凡。」鐵二爺眸子微眯,連連點頭,今天這少年著實讓他給震了一震,試問就算是他全盛時期,也是無法這麼輕易就將那齊鍾給一舉滅殺啊!

「二爺,齊家的人都殺了。」這時一個修者走來說道,「這是在他們身上搜刮到解藥。」

「去給兄弟們服下。」鐵二爺道。

「是1那人點了點頭道,「您的傷?」

「我的毒得去那齊鐘身上找解藥。」鐵二爺道。

隨後一個修者果然在齊鐘身上找到了解藥。

這些人身上都攜帶解藥,以此免除自己中毒,不過也只有一顆罷了。

當中一些人死時更是將解藥毀去,不讓鐵家人得到。

得到了解藥,鐵二爺心中暗自慶幸,不然憑藉自己如今的狀態只怕是支持不了多久了。

「大家原地休息一個時辰隨後立即轉移。」拿到解藥后,鐵二爺向著眾人高聲道。

「是1鐵家一些受傷的人紛紛開始敷藥療傷。

「這次多謝小友出手相助。」鐵二爺並沒有急著趨毒而是走到了蕭雲身邊拱手笑道。

「我與你們一路,若是不出手也難以獨善其身。」蕭雲一笑,「二爺的傷可有大礙?」

「呵呵,老夫這點傷不重要,蕭小友此次恩情我鐵家必將銘記於心,若是你有什麼需求儘管開口。」鐵二爺朗聲一笑道,如今他對蕭雲話語中儼然多了幾分重視。

甚至蕭雲可以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忌憚。

很顯然,在連續斬殺了兩名真元境修者后這鐵二爺也是心有怯怯。

要是這少年向他們出手,能抵擋嗎?

蕭雲將這老人眸子深處的擔憂盡數收在眼中,心中也是苦澀一笑。

此次他出手耗竭了靈魂力,短時間內想要催動滅神之矛幾乎是不可能了。

當然,蕭雲自然不會表現出自己的弱勢,不然這老頭要是對自己不利可就麻煩了。

「鐵二爺不必客氣,此次若能離開這幻霧森林我已是滿足。」蕭雲眸子微眯攤了攤手掌笑道,「當然,若是到時候鐵二爺能替在下籌集一兩味藥材那就再好不過了。」

「哈哈,只要蕭小友有需要,老夫豈有不竭力相助的道理。」聽得蕭雲此言鐵二爺眉宇間那絲忌憚微微消散,隨後他笑了笑道,「既然如此,老夫就先去療傷了,蓉兒,你多陪陪蕭雲公子。」

說完他就轉身離去。

「恩。」鐵蓉兒應承了一聲,留在原地與這少年相處。

「蕭雲公子您是先天境修者嗎?」鐵蓉兒身材修長,胸脯飽滿,有著絕世之容,她美眸清澈如一彎湖水,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帶著幾分好奇瞅向旁邊的少年。

「恩。」蕭雲點了點頭道。

「您擁有火之武魂嗎?」鐵蓉兒一臉好奇,低聲問道,那柔聲細語讓人心醉,若是北嵐的青年才俊知道這少女對一個少年如此友好,只怕都會為之瘋狂,要來爭風吃醋。

不過蕭雲卻是一臉淡然,笑了笑道,「算是一種手段吧。」他並沒有多說。

他和鐵家人只是萍水相逢,現在兩方的處境也很微妙,也些事情說太多了反而不好。

「蕭雲公子若是有什麼吩咐,可儘管找我。」鐵蓉兒似乎也知道蕭雲不願意多說也就不在多問。

「恩。」蕭雲點了點頭,一臉淡漠,如此表情讓得鐵氏那些青年差點抓狂。

若是放在幾個時辰前這些人肯定會忍不住要出手,可自從見識到了蕭雲連滅兩個真元境修者后,眾人也只得暗自羨慕,如此驚才絕艷的少年豈會缺少美女青睞與追捧了?

蕭雲也不理會眾人的表情,他獨自離開進入一個被箭矢射破的營帳內開始恢復靈魂力。

只要自己的實力在,一切都有保障,走到哪裡都不用懼怕。

鐵家的人也在療傷。

一個時辰后那些中毒的人終於是逐漸的緩和了過了,鐵二爺臉色也是有所恢復。

不過因為剛才受傷不輕,如今的鐵氏族人整體來說士氣不高。

在收拾了一下可以的物質后眾人立即上路不敢在有所逗留。

因為一些馬匹在戰鬥中斃命,蕭雲和鐵蓉兒乘坐著一輛馬車駛出了峽谷。

幻霧森林霧氣朦朧,還有著一些幻氣影響人心神,可在鐵家的人帶領下卻是走得頗為順暢,眾人穿梭在當中竟如入無人之境,讓得蕭雲感到頗為詫異,莫非這些幻霧對他們沒有影響?

「這幻霧森林雖然常年霧氣繚繞,卻也是有跡可循。」見得蕭雲一臉狐疑旁邊的鐵蓉兒盈盈一笑,解釋道,「你看,如今太陽逐漸西沉,陽光照射下來就可以看到一條淡淡的光線,我們只要沿著它走就好了,就算到了夕陽西沉也可以記住方位。」

「就這麼簡單?」蕭雲仔細看去,果然可以看出那雲霧當中有著淡淡的光線隱線。

這光線很難看清,若不仔細看,基本難以發現。

蕭雲以前也沒有發現此事,待得他一看,憑藉那強大的感知一切一目了然。

「呵呵,這些事情看似簡單,卻也得細心觀察才行,一般的人貿然陷入這迷霧森林后,被霧氣繚繞,心緒煩躁,只想著一心闖去,自然也就會忽視這些微不可查的細節了。」鐵蓉兒盈盈一笑,「再者,在那些幻氣的影響下人的心理已經產生了恐懼,心思也就得到了分散,想要靜心去查看細節只怕已經沒有了這個閑心了。」

「也是。」蕭雲微微點頭,當初被霧氣繚繞,他也是感到有些焦急,只想著離開此地。

「你看,那樹蔭之旁,就是幻香草,他們會散發出一股香氣,影響人的心神路過時必須屏住呼吸,不然會被影響心神,一般的人根本難以發現這種植物的厲害之處往往容易中毒。」鐵蓉兒又指著一處清翠的花叢笑道,那裡的花草清淡散發出清香,幾乎和一般草沒有區別。

「原來如此。」在鐵蓉兒的指點下,蕭雲對這幻霧森林也是有了些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