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八章噩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噩耗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經過兩天的趕路,鐵家的人逐漸走出了幻霧森林深處,來到了外圍。

這期間也算平靜,雖然遇到了一些妖獸襲擊,卻並沒有齊家的人繼續在前伏擊。

這讓鐵家的人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可是這種平靜卻讓人感覺有些壓抑,宛若暴風雨前的平靜。

履鐵蓉兒眉宇間也是偶爾露出幾分愁容,顯得鬱鬱寡歡。

「怎麼了?」蕭雲眉頭一彎,瞅向了旁邊的少女問道,如今他靈魂力已經恢復心情逐漸放鬆了起來,所以也就沒有了之前顧忌,開始試著詢問鐵家的一些事情。

從那齊家出手時的威脅言語來看,雙方間似乎在爭奪什麼。

對此蕭雲感到頗為好奇。

「這次齊家來勢洶洶,還動用了劇毒,我怕他們不會善罷甘休啊1鐵蓉兒眉頭緊蹙,說道,劇毒一直被視為邪道,一般氏族想要沾染也沒有這個能力,因為很容易引毒上身。

可此次齊家竟然莫名有了各種劇毒,還配有解藥,這讓人感到詫異。

「毒?」蕭雲淡淡一笑,對此卻並不以為意,對於他來說一般的毒基本可以無視。

「蕭雲公子,您怎麼能替我拔出體內的劇毒了?」鐵蓉兒睫毛微微顫動,偏著頭瞅向旁邊的少年,隨後頷首微低,臉頰上浮現出了一抹緋紅,似乎那天的情形依舊讓她難以忘記。

「一種特殊的手段罷了。」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

「哦。」鐵蓉兒呢喃一句,突然抬頭道,「那您會在我們北嵐城駐足嗎?」

「北嵐城?」蕭雲眉頭一彎,他此行是要去帝都,對那北嵐城並沒有停留的意思。

「蕭公子不順路嗎?」鐵蓉兒帶著幾分愁容問道。

「我會路過北嵐城,不過應該不會停留太久。」蕭雲說道,他自然是知道這鐵蓉兒在想什麼。

此次鐵家和齊家大戰,想必只是開始。

鐵蓉兒此次詢問,應該是想讓他出手相助。

這次若不是蕭雲力挽狂瀾,鐵家的人豈能扭轉局勢殲滅齊家修者?

「不會停太久嗎?」鐵蓉兒美眸眨動,欲言又止,最終是抿住了嘴唇將心中的話咽了下去,那嬌美的容顏上浮現出幾分苦澀,「畢竟我們只是萍水相逢,怎能要求他出手相助了?」

鐵蓉兒不開口,蕭雲也沒有多問。

如今的他全部心思都放在天元宗的考核上,不想橫生枝節。

吁!

突然,前方駿馬嘶鳴整個車隊停了下來。

「前方有人。」鐵家的人如驚弓之鳥,露出一臉警惕,很自覺的列成了隊形一副準備要應敵的模樣,在前方駿馬上的鐵二爺也是眸光一凝緊緊的盯著遠處神色顯得頗為凝重。

在那裡有著一個衣衫襤褸的男子騎著一匹駿馬賓士而來。

「那是鐵山。」突然,鐵家族人當中有人驚呼,認出了那駿馬上的男子。

「鐵山?」聞言,所以人都眯起了眼睛,凝視著前方,旋即眾人的神色變得更凝重了。

前方一個男子從駿馬上奔掠而下,整個人重心不穩,差點栽倒在地。

瞧得這鐵山如此焦急的模樣,眾人心都繃緊了起來。

「二爺1鐵山跑到鐵二爺面前,跪伏在地,問候道,那雙眸子當中有著血絲浮現。

「鐵山,有話起來說。」鐵二爺一臉肅然,瞅向那鐵山時儼然發現了後者身上有著傷痕,瞧這模樣顯然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然他豈會匆匆忙忙的從北嵐城來此?

「二爺,齊家偷襲我鐵家,如今眾多族人都身中劇毒,生命垂危,就連鐵炎少爺也身中劇毒,如今我鐵家危矣,齊家還揚言若是我們不交出天炎牌後果自負。」鐵山滿臉愁容,說得聲淚俱下,語氣中充滿了無助,附近的氣氛立即為之凝固。

「鐵家被襲?」鐵家的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整個人靈魂都似被掏空了。

鐵二爺也是如遭雷擊,整個人愣了好一會。

「什麼,族人都中毒了?」鐵二爺眸光一沉,聲音如雷,問道。

「恩。」鐵山道,「若不是家主等人拚命抵擋,只怕早就被齊家攻破了。」

「可是一旦等族人毒發,就再也堅持不下去了啊1

鐵家的人聞言都心沉谷底。

「什麼,炎弟也中毒了?」在一個車廂內鐵蓉兒拂開車幔,探了出來,問道。

鐵山點了點頭,說道,「不久如此,鐵炎少爺的丹田都被震碎了,只怕以後再也不能修鍊了。」

「丹田也毀了?」聞言,鐵蓉兒如遭雷擊嬌軀為之一顫。

若是鐵炎不能修鍊,以後鐵家又能指望誰來光耀門楣啊!

「這齊家好狠啊1鐵二爺捶胸頓足,老眼中殺氣騰騰,「他們這是要毀去鐵家的根基啊1

此次外出,他們一切都是為了那鐵炎的前途,要為他尋一個天大的機緣,可是如今鐵炎丹田被毀,再也不能修鍊,等於一切都成為了雲煙,如他們鐵家的希望被扼殺。

鐵山說道,「大爺說讓您帶著三小姐就此離開北嵐城。」

「離開北嵐城?」鐵二爺眉頭一皺,說道,「這怎麼行?我怎能看著族人就此死去?」

「大爺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鐵家還留有一絲血脈就可以報得此仇。」鐵山道,「若是天炎牌被齊家得到反而會斷送了我鐵家全部血脈,如此一來就真的是萬劫不復了。」

鐵二爺眸光閃爍,陷入了沉吟。

「二爺現在怎麼辦?」旁邊的幾位鐵家族人也是滿眼猩紅,問道。

如今的局勢讓他們進退兩難。

「怎麼辦?」鐵二爺也是感到頗為為難,齊家如此咄咄逼人,豈能退步?

可是現在的局勢對鐵家極為不利。

「齊家怎麼來的劇毒?」鐵二爺沉吟一翻后問道。

「齊家請來了一個毒師。」鐵山道,「那毒師很厲害,精通各種劇毒。」

「毒師?」鐵二爺眉頭緊緊一皺,他早就領教了那些劇毒的恐怖對此心有餘悸。

見鐵二爺眉頭緊鎖,鐵家的人都陷入了沉寂。

「二叔,現在怎麼辦?」鐵蓉兒一臉愁容道,「難道我們真的要離開北嵐城嗎?」

鐵二爺並沒有應答,反而是眸光一凝,霍的掃視四方,瞅向那三十餘名族人沉聲道,「你們可願意丟下親人,獨自離開北嵐城?」

「不願意。」族人皆是一臉肅然,擲地有聲的說道。

「好,那我們一起殺回去。」鐵二爺眸光一凝道。

「可是大爺讓你們離開啊1鐵山皺眉道,「如今您就算回去只怕也是無力回天了啊1

「我意以絕。」鐵二爺擺了擺手,隨後驀地躍下駿馬,走向鐵蓉兒所在的馬車。

「蕭雲公子,可否下車一談。」鐵二爺走到馬車旁邊道。

「鐵二爺這是幹什麼?」那鐵山一臉詫異。

「呵呵,鐵二爺不知有何事?」蕭雲從馬車探出,一躍而下道。

「還請借一步說話。」鐵二爺一臉肅然道。

「請。」蕭雲攤了攤手掌道。

隨後,鐵二爺與蕭雲來到了車隊的不遠處。

見得兩人離去,鐵家一些人恍然大悟。

「對啊,有蕭雲公子在,我們何須怕那齊家?」

「他既然可以替三小姐解毒,應該也可以相助其它的族人。」鐵家人議論紛紛瞅向不遠處那少年時眸中露出希冀的光芒,只要這少年肯出手,這次危機或許將迎刃而解。

很快族人就從剛才的陰霾心情走了出來,一個個眸中充滿了期許。

唯有那鐵山在旁邊一愣一愣的心中狐疑不已,「難道二爺是想靠那個少年扭轉我鐵家的危局?」這讓他感到一臉錯愕,那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他能有什麼能耐?

「鐵二爺請我來此有什麼事?」兩人走到一邊后,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

「想必蕭公子也知道了我鐵家如今的局勢?」鐵二爺說道。

「略知一二。」蕭雲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恕老夫冒昧,我想請您出手相助我鐵家度過這次危機。」鐵二爺直接說道。

「我?」蕭雲笑道,「鐵老也太高看我了吧。」

蕭雲與鐵家只是萍水相逢,在不知道齊家底細的情況下並沒有要主動出手的意思。

如今的他雖然可力戰真元境,卻還沒有達到橫掃四方的地步啊!

「您若助我鐵家,此情老夫定當銘記於心。」鐵二爺一臉誠懇的說道,對這個少年他寄予了莫大的期望,如今也只有此子可以幫上鐵家了,不然他根本無法扭轉局勢。

「我還另有他事,只怕耽擱不了多久。」蕭雲委婉拒絕。

「看來得下大本錢了。」鐵二爺眉頭皺了皺,略微躊躇,旋即咬了咬牙似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他一臉正色,瞅向那個少年,道,「蕭雲公子可是擁有著火之武魂?」

蕭雲眸子微眯並沒有回答,只是眸露詢問之意,他知道這鐵二爺肯定還有下文。

「實不相瞞,我等這次來北嵐山脈是為了一個古修留下的法牌。」鐵二爺說道,「那法牌是開啟一個遺府的關鍵事物,而這個遺府名為天炎,是一位擁有火之武魂的至強者所留,對於親近火炎以及擁有火之武魂的人來說,這是一個莫大的機緣。」

「這與我何干?」聞言,蕭雲似笑非笑的問道。

「若蕭雲公子願意助我鐵家度過這難關,老夫願意將此物相贈。」鐵二爺開口道,「若是蕭雲公子得到了那遺府裡面的傳承,想必你可以更進一步,如此機會也是少有啊1

「小雲子,快答應他,快答應他。」不等蕭雲開口,那吞天雀就是滿心雀躍的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