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七十九章北嵐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北嵐城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急什麼?」蕭雲連翻白眼,鄙視了一番吞天雀后道,「現在我連齊家的勢力如何都不知道就趟這渾水,不是找死嗎?機緣固然重要,可若是沒有性命享用又有什麼用?」

「呃。」吞天雀聞言,這才閉上了嘴。

「難道蕭雲小哥不相信老夫嗎?」見蕭雲沉吟不語,鐵二爺眉頭緊鎖道。

「那到不是。」蕭雲笑道。

「那是為何?」鐵二爺道,「這絕對是一個大機緣,我鐵氏的一個嫡系子弟鐵炎因為天生可以親近火之元氣,我們才會想辦法替他找到這個天炎牌,為的就是讓他得到天炎府的傳承,好在天元宗的考核當中脫穎而出,可惜,如今他丹田被廢,這天炎牌對我們也沒有太大的用處了。」

「若是能以此換得蕭雲公子出手,解我鐵家之危,老夫又豈會不捨得?」

老人語氣誠懇,話語中充滿了無奈,本來這對鐵家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緣不想懷璧其罪,卻因此引來了大禍了,眼看現在就要遭到滅門慘禍,而今之際也只有捨棄這天炎牌了。

「這天炎遺府對我來說的確有著不小的誘惑力,可是你與齊家爭鋒,牽扯太大,齊家能將你鐵家逼到這個份上想來底蘊不會差。」蕭雲攤了攤手掌,直接說道,「我貿然插手,只怕到時候會引火燒身,相比這當中的風險,天炎遺府也就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唉。」鐵二爺嘆息一聲,隨後道,「蕭公子有所不知,這齊家與我鐵家實力也是相差無幾,此次我鐵家之所以會潰敗一切都是因為他們請來了毒師所致,不然絕不會如此。」

「蕭公子,老夫見你不凡,既然可以替蓉兒解除劇毒,是否有對付那毒師的辦法了?」鐵二爺眸中充滿了期許,可以看出,這老人儼然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蕭雲身上。

見得老人態度如此誠懇,而且明知族人勢微,卻依舊不忍拋棄,要殺回去報仇。

這態度,讓蕭雲心中微微一動。

由此可以看出鐵二爺也算是一個鐵錚錚的漢子。

對於這種人物蕭雲還是有著幾分好感的。

「這樣吧。」蕭雲略微沉吟,說道,「我先和你們入城去看看你們族人的情況,若是我可以應付此事或許可以商量,畢竟,你我能相遇也算是一場緣分,能施以援手我也是很樂意。」

「好,那謝謝蕭公子了。」聞言,鐵二爺一臉振奮道,「此次恩情我鐵家必將銘記於心,不管結果如何,這天炎牌老夫都會贈與你,與其讓他落在齊家的手裡還不如讓他得歸明主。」

「此事以後在說。」蕭雲擺了擺手手道。

在事情還沒有確定前他還不想貿然答應此事。

畢竟,到時候自己若是沒有能力扭轉局勢,引起了鐵家的人憤怒可就麻煩了。

人在絕望時,一些瘋狂的舉動可是足以讓山河變色啊!

「好好。」鐵二爺卻似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露出滿臉笑容。

隨後,兩人回到了車隊處。

「隨我回城。」鐵二爺眸光一凝,振臂高呼道。

「是1眾人皆是高聲應承,瞧二爺這模樣顯然是說服了那蕭公子。

有蕭公子出手,他們也是鬆了一口氣。

尤其是鐵蓉兒那一直緊蹙的眉頭也是微微舒展了開來。

「多謝蕭公子了。」見蕭雲走來,鐵蓉兒眼波流轉,帶著滿臉感激笑道。

「此事能否改變局勢,我也沒有把握。」蕭雲說道,「不過,蓉兒姑娘放心我會儘力的。」

「恩。」鐵蓉兒美眸眨動,瞅向身邊少年時,不知為何心中有著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似乎只要這少年在,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蕭雲進入車廂,也向那鐵蓉兒詢問了一些關於北嵐城的事情,他可不想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殞落在了這裡,多知道一些信息,自己也好加以判斷實在不行,也可以不入城。

鐵蓉兒聽后將北嵐城的勢力詳細的講解了起來。

在北嵐城鐵家和齊家是最強的兩個勢力,都有著五六名真元境的強者。

除了城主府外,另外一些勢力也僅僅是只有一兩名真元境強者坐鎮罷了。

聽到北嵐城最強的修者也就是真元境圓滿后蕭雲這才是暗暗鬆了口氣。

「若是我能助鐵家恢復元氣,一切局勢皆可掌控。」他暗暗點頭,心中也就少了幾分擔憂,決定去北嵐城試試,若是能得到那天炎遺府的到傳承,他也將多幾分底牌。

只要有了實力,想要被天元宗的長者看上,成為那核心弟子也不是沒有可能了。

成為了核心弟子何須畏懼那邱家?

這可是整個門派重點培養的對象,絕不是一個普通的長老可以隨意扼殺。

鐵家的人急速前進,在經過兩天的趕路后,一座恢宏浩大的城池也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望著眼前那宛若洪荒猛獸一般的巨城,鐵家的人神色皆是一凜。

「北嵐城,終於要到了啊1鐵氏族人一臉唏噓,本來這是他們居住的地方,可如今卻給人一種凄涼的味道,就如同一個落魄的浪子歸家,也不知自己的居所是否安在。

「齊家1鐵二爺眸中有著精光閃爍,依稀可以感覺到幾分戾氣瀰漫而出。

「到了嗎?」在馬車內,蕭雲拂開車幔瞅向了前方的城池。

巨城氣勢恢宏,如巨獸盤踞在地,城門上方北嵐城幾個大字尤為顯眼。

「恩,這就是北嵐城了。」旁邊的鐵蓉兒美眸眨動,瞅向前方的北嵐城時一臉愁容。

「我們這樣進城,齊家的人會不會出手攔截?」蕭雲問道。

「應該不會。」鐵蓉兒說道,「如今我族人已經中了齊家的劇毒,危在旦夕,他們只需等我們入城在要挾就好了,根本沒有必要在大費周章的出手,畢竟此事越多人知道,越不好。」

「如此就好。」蕭雲微微點頭,這樣一來他也就有了扭轉局勢的機會了。

隨後車隊繼續前進,駛入了北嵐城內。

當他們入城后一些守衛的議論聲也隨之傳入了蕭雲的耳朵中。

「鐵二爺入城了。」

「這次鐵家可是真慘據說遭到了齊家的偷襲,損失慘重啊1

「真不知齊家怎麼突然那麼強悍了。」

「……」

隨著這些議論聲入耳,蕭雲對北嵐城的局勢也更清楚了幾分,心中更多了幾分底氣。

如今齊家並沒有輕舉妄動,因為齊鍾和齊鳴兄弟下落不明讓他們有所忌憚。

要知道,齊家總共才五名真元境修者一下失去了兩名讓得人心浮動。

若是別的氏族知道了此事攙和進來會頗為麻煩。

鐵二爺率領著族中眾人向著鐵府走去。

不久后一座巨大的府邸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府邸朱門高牆,如王侯大院,放眼望去可以發現明顯的修葺痕。

「二爺,您怎麼來了?」當鐵二爺出現的時候,那守衛一臉驚訝連忙迎了上去。

「如今大爺他們情況如何?」鐵二爺從馬上一躍而下,走向了大門道。

「如今大爺他們情況很不妙。」那個守衛迎上來道。「齊家那麼毒師太厲害了……」

聽著族中的情況鐵二爺一臉陰沉道,「你們且放心,齊家想滅我鐵家還沒有那麼容易。」

那位門外苦澀一笑,想對付那毒師豈有那麼容易?

這時蕭雲隨著鐵蓉兒一起走下馬車。

「蕭公子,請。」鐵二爺立即瞅向那少年,做出請的手勢道。

蕭雲也不客氣,在鐵蓉兒的陪同下邁入了鐵府。

隨著眾人入府,鐵氏族人也都知道了鐵二爺回來了,眾人先是一喜,隨後是一陣嘆息,如今的局勢就算他們回來也是無濟於事,只是會徹底斷了鐵氏一族的血脈罷了。

實際上這兩天他們已經在著手安排一些少年子弟離開北嵐城,為的就是保留血脈。

鐵二爺方一回府,族中一些長者就聚集在一起,開始商議對策。

鐵氏的家主,正是鐵二爺的兄長,也是真元境圓滿的強者。

如今,鐵大爺一臉鐵青,眸光顯得黯然失神。

在旁邊,還有著三個長者,都有著真元境的修為,卻都不是中毒,就是身負重傷。

「老六了?」鐵二爺瞧著這些老兄弟,眸光一沉道。

「六兒已經死了。」鐵大爺嘆息,六兒是他們的一位兄弟,有著真元境修為。

「他是為了護住炎兒死的。」旁邊一位長者嘆息,道,「可惜,炎兒還是被廢去了丹田,也身中劇毒,如今我鐵家真的是要亡了啊,老二,你又何必要在歸來了?」

這是一個年過古稀的長者,鬍鬚雪白,如今一條手臂上正纏著繃帶也受了重傷。

「四叔,你不用擔心,我鐵家不會亡。」鐵二爺眸光凌厲,環視四方,一字一句的說道,「這次不僅我鐵家不會亡,我還要讓齊家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從北嵐城除名。」鐵二爺字語如雷,那猩紅的雙眸當中充滿憤怒。

「老二你不必如此,事到如今我們還是商議下對策吧。」鐵大爺擺了擺手說道。

旁邊幾人也是微微搖頭,並沒有將鐵二爺的話放在心上。

「不,大哥你聽我說,這次我帶來了一位絕世天才,他可以帶我們鐵家渡過這次危機。」鐵二爺說道,「有他在,我們鐵家一定可以扭轉局勢,給予那齊家沉重的打擊。」

「絕世天才?」鐵大爺眸露疑惑,隨後不由瞅向了大廳下首,在那裡有著一個陌生青年,「難道你說的是他?」這讓鐵大爺很疑惑,那少年看起來才不過十六七歲啊!

一個稚氣未消的少年能扭轉他們鐵家現在的局勢?

不僅是鐵大爺,就連其他長者也是滿臉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