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八十章鐵家的希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鐵家的希望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大廳中鐵家的所有長者都帶著幾分質疑的眸光瞅向那下首端坐的少年。

只是那少年卻是顯得風輕雲淡,臉上的情緒沒有一絲波動,並沒有因為眾人的質疑感到不忿,那種淡然,讓人感覺有著幾分高深莫測的味道,一時間眾人都帶著幾分遲疑,瞅向了鐵二爺。

這少年自然是蕭雲了。

「不錯。」鐵二爺一臉正色道,「此次我們在幻霧森林也遇到了齊鍾齊鳴兩兄弟的襲擊,我身中劇毒,無力一戰,你們可知在我等差點要全軍覆沒的時候是誰力挽狂瀾?」

「是誰?」聞言,眾人都是一驚,眸光不由再次瞅向了那個眸子微眯,一臉淡然的少年。

「難道是他?」

念頭才一生起,眾人就是搖了搖頭,難以相信,一個這麼年輕的少年會有這種實力。

「正是蕭公子連續斬殺了齊鍾,齊鳴兄弟,我們才得以扭轉局勢,回到北嵐城。」鐵二爺眉頭一挑,眸光掃視四方,說道,從老人那語氣聽來還有著幾分傲然之色。

瞧這模樣,就如在介紹自己的戰績一樣。

這麼一個天才少年,任誰都會為之感到驕傲。

「他斬殺了齊鍾齊鳴兩兄弟?」聞言,鐵家幾位長者不由霍然起身,被這消息給震了一震,那瞅向蕭雲的眸光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很難想象,這個少年能斬真元境強者。

「不僅如此,蓉兒途中也中了齊家的毒,正是這蕭公子出手替他拔出了劇毒。」鐵二爺繼續說道。

「是真的?」鐵大爺瞅向身邊的少女,問道。

「嗯。」鐵蓉兒臉頰上浮現出一抹羞澀,點了點頭道,「女兒的命正是蕭雲公子所救,若不是他仗義出手其他的族人也將難逃厄難,女兒也是不能在與您相見了。」

「真的?」聞言,鐵大爺眼睛一亮,旁邊的那幾位長者老眼中都有著光芒在閃爍。

若這少年真能解毒,可真是如同在黑夜中看到了一道曙光啊!

「還請蕭公子來看看我大哥他們中的劇毒可能解?」鐵二爺點了點頭,隨後向著蕭雲道。

見鐵二爺語氣那麼客氣,鐵家的人心中也對這少年多了幾分信任。

不然,憑藉鐵二爺的身份豈會對一個少年那麼客氣?

蕭雲這才聳了聳肩膀,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向了前方的幾位長者。

在這裡除了了鐵二爺一共有九位長者,當中四位達到了真元境,剩下幾位則是先天圓滿境,在真元境的修者當中,只有一位沒有中毒,其它人都多多少少沾染了劇毒。

最嚴重的就是鐵大爺了,若不是他修為較高將那些劇毒強行壓制了下來只怕早就要毒發了,饒是如此,他的情況也是很不樂觀,想必不用多久,就無法壓制劇毒了。

蕭雲只是淡淡的觀看了一眼重人的情況,就心中就有了底。

只要真元境修者能壓制的毒,對他來說就可以拔除。

「怎麼樣?」旁邊的鐵二爺有些焦急的問道。

「毒勢可以緩住,不過想要徹底清除卻沒有那麼簡單。」蕭雲說道。

「哦?」鐵二爺眉頭一皺道,「還請蕭公子能替我大哥等人拔齣劇毒。」

「蕭公子,只要你能替我父親解毒,就算是讓蓉兒為奴為婢侍奉你一輩子我也願意。」旁邊的鐵蓉兒帶著滿臉懇求,瞅向蕭雲,如今見到老父惡毒纏身,讓她心如刀割。

「是啊,不論你有什麼要求,我鐵家都會滿足你。」旁邊幾位長者也是開口道。

「鐵大爺中毒太深,我若救了他短時間內就無法救其他人。」蕭雲眉頭一彎說道。

「無妨,只要救了家主就好。」旁邊幾位長者紛紛點頭道。

「那好。」蕭雲也沒有異議。

「你真能替我拔齣劇毒?」鐵大爺卻是一臉正色道。

「嗯。」蕭雲道,「拔除劇毒不難,只是得耗費我的精元,所以得慢慢來。」

「那您可先替我兒去拔毒。」鐵大爺突然說道。

「替你兒子?」蕭雲眉頭挑動,瞅向四方,並沒有看到旁人。

「我兒子已經昏迷不醒了,只怕很難撐過今天。」鐵大爺一臉憂傷道,「我已經活了幾十歲,也沒有什麼好眷念的了,只要不白髮人送黑髮人一切足以,所以您先救他吧。」

「炎弟?」旁邊的鐵蓉兒心頭一顫,也是露出滿臉愁容,她早就聽說了弟弟已經中毒,只是剛回來,還沒有來得及去看望,如今聽得父親說來,一時也是擔憂不已。

她父親是真元境強者尚且可以壓制劇毒,可她弟弟丹田被廢,又如何能熬過去了?

「你們意下如何?」蕭雲道,「現在你們鐵家局勢不容樂觀,多一個真元境修者將多一分保障,若是今天救你兒子,我也得明天在出手救你,不然如此劇毒我也很難吃消。」

「救我兒子。」鐵大爺幾乎是想都沒有想,就開口道。

若是在以前他肯定會以大局為重,可經過一次變故,自己也是半隻腳步入鬼門關的人,對於一切他早已經看淡,什麼大局都不如自己的子女能活下來強,哪怕是自己先死。

旁邊幾位老人沉默,沒有多言。

當中有人在此次變故中失去了至親,也是能體會到這種心情。

「就算明天也不遲,齊家也才幾個真元境強者,如今我們也不是沒有抵擋之力。」鐵二爺說道,在見識到了蕭雲的實力后,他也多了幾分底氣,只要這少年在,就無須太過擔憂。

「好。」蕭雲說道,「帶我去看看你兒子的情況先。」

在鐵家的人帶領下蕭雲很快就來到了一間院子里。

鐵炎年紀很輕,也才十六歲與蕭雲幾乎差不多大,他在北嵐城此次會比中獲奪冠,獲得了前往帝都參加天元宗考核的資格,只是為了他能在眾多參加考核的天才當中脫穎而出,才會去尋找那天炎牌。

可如今這少年不僅沒有獲得那機緣,還身中劇毒,成為了廢人。

當蕭雲見到鐵炎時,他眉頭不由緊緊一皺,後者此刻已經被劇毒侵入了血脈毒深入骨,在晚來半個小時都將要毒發攻心,就此氣絕了,鐵家其他人見到鐵炎的模樣也是一臉凝重。

本來被他們寄予了厚望的天才,卻淪落至此讓人唏噓。

「蕭公子,我弟弟還有救嗎?」鐵蓉兒眉頭緊鎖,玉容憔悴,在瞅了一眼那氣息孱弱的少年後,便是滿臉期許的將旁邊的蕭雲盯著,可以看出鐵炎她頗為關心。

「只要你能救我兒子,無論什麼要求鐵某都可答應你。」鐵大爺也是滿臉傷感眸中寒淚,幾乎是帶著懇求的語氣向著旁邊的少年說道,這可是唯有解救他兒子的希望了啊!

「他的毒已經深入骨髓,我也只能替他緩解情況,想要救他,得另尋他法才行。」蕭雲說道。

「什麼辦法?」鐵大爺一臉凝重問道。

「求求你了,救救我弟弟吧。」鐵蓉兒拉著蕭雲的手臂,語中帶泣。

「我列出一些藥材,你們看看能否收集。」蕭雲說道。

「好,好。」鐵家的人露出滿臉期許。

隨後,蕭雲列出了一些藥材。

「你們儘快籌齊這些藥材,到時候我自可徹底替鐵炎拔除惡毒。」蕭雲將一個藥單遞給了鐵二爺,這是解毒丹的藥材,另外還有幾份他自己需要的藥材,如此也就少有人可知道藥方了。

「二爺,最近可解毒的藥材都被齊家壟斷了,我們很難湊齊啊1旁邊一個長者瞅了一些這些藥材而後說道,早在被偷襲的那天起鐵家就開始去籌集一些可以解毒的藥材,可惜數量很少,大部分都被齊家給收集一空,使得他們才會措手不及。

「籌集不到藥材?」蕭雲眉頭微皺道,「如此一來想徹底驅除那些劇毒可就麻煩了,你們鐵家中毒的人很多,想要救治他們也必須得有這些藥材才行,我不可能留在這裡替你們一個個拔毒。」

「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鐵家的人一臉愁容,如今城內的藥材已經被齊家先下手收集了,想要獲得藥材很難,除非從外面籌集,可是想一時半會兒籌集到又談何容易?

「你們這裡可有一些經營藥材丹藥的商會?」蕭雲略微沉吟,突然眉頭輕挑問道。

「有。」鐵二爺道,「我們北嵐城有個雲海商盟,不過想要讓他們幫忙籌集藥材也頗為困難,不僅需要大量的錢財,還得需要分量,不然他們只怕不會太過在意。」

「我們鐵家雖然底蘊不凡,卻也很難驅使他們。」鐵二爺一臉苦澀,對於這個商盟,他們也是頗為無奈,人家勢力遍及整個風月國,一般的家族只有巴結雲海山盟的份,想讓他們出力太難了。

「雲海商盟嗎?」蕭雲眸子微眯道,「這就好辦了,我這裡有個腰牌,你拿去找他們即可,再者,我這裡有些丹藥,你們可以將之販賣給雲海商盟,如此想必他們不會推搪了。」

話語落下,蕭雲就將袁大師贈與他的紫金腰牌取出,隨後又掏出了一瓶凝氣丹。

「這是雲海商盟發放的貴賓腰牌?」接過那腰牌,鐵二爺眼睛一亮。

旁邊的幾位長者也是投來火熱的眸光。

這種腰牌可是只有風雲國那些真正的大家族才能擁有啊!

隨後,鐵二爺又接過了那瓶丹藥,他才打開瓶塞,旁邊幾位長者立即變色。

「好濃郁的丹香。」

「這是真正的凝氣丹啊1幾人一臉驚訝,瞅向旁邊那少年時眸中不由多了幾分敬畏。

這少年出手就是一瓶丹藥,還有雲海商盟的紫金腰牌,他莫非是哪個大氏族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