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八十二章一切足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一切足以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鐵蓉兒冰肌玉骨,肌膚如那凝脂,吹彈可破,她此刻身披著薄薄的輕紗邁動著那修長的**款款而來,仔細看去在薄紗下那白皙的修長**,筆直挺立,曼妙動人。

少女美眸眨動,眼波流轉,在接近裡面的內屋時那嬌容上不由有著幾分羞澀浮現,腳步停下,露出幾分猶豫,不過她只是略微頓步,很快便是抿了抿嘴唇似下了極大的決心繼續前進。

「她這是要幹什麼?」憑藉這靈魂力,蕭雲將鐵蓉兒的情緒波動都盡數收入眼中。

少女這莫名的舉動讓他感到詫異。

鐵蓉兒走了近來,她衣裳單薄,披著薄紗,蓮步移動時輕紗隨風拂動,露出那美得讓人窒息的修長**,一步步接近盤膝在榻上的蕭雲,美眸中眼波流轉如春風吹過,撩人心神。

蕭雲此刻靈魂意識都快要迷糊了,在瞧得那美麗動讓的鐵蓉兒后體內的那股邪火越發強盛了,到了現在他已經知道自己剛才吸入的是什麼了。

那應該是一種邪毒。

鐵蓉兒蓮步移動,走到了蕭雲身邊,身上有著一種淡淡的清香瀰漫出來,讓人心神都似要沉浸在當中,如春天到來,想起種種美好的事物要將一切煩擾拋諸於腦後。

鐵蓉兒座在了榻邊緣,美眸眨動,妖嬈動人,她輕吐了一口氣,玉手伸出撩動著少年額前一縷髮絲,那種優雅簡單的動作,讓人痴迷,不知不覺就可鉤人心魂。

「你這是幹麼?」蕭雲眉頭一皺,竭力控制著體內的邪火,以武魂化解。

「蕭公子,你難受嗎?」鐵蓉兒嘴角露笑,傾國傾城,讓得那明月都為之黯然失色,她伸出玉指觸及少年的臉頰,隨後從他的脖頸處不斷的滑落,那種觸感讓人靈魂都是一顫。

簡單的觸碰,卻讓得蕭雲邪火越發旺盛了起來,也是他靈魂力極為強大,不然早就失去了心神沉淪了下來,可饒是如此,也難以經得起這種感觸,畢竟面前的美人太動人了。

「這毒是你下的?」蕭雲眸露疑惑問道。

「這又有什麼關係了?」鐵蓉兒淡淡一笑,她霍然起身,玉手捋動著那肩上烏黑的長發,隨後薄紗褪去,露出一個完美的嬌軀,修長的**白皙無比,勻稱的身材,展現在了蕭雲的眼前。

蕭雲竭力催動武魂化解那劇毒,在嘆息一口氣后,旋即起身將那輕紗披在鐵蓉兒的身上。

這讓鐵蓉兒微微一愣,靈動的眸子中露出幾分詫異。

很難想象,蕭雲竟然還能保持鎮定。

「其實你大不必如此。」望著面前的美人,蕭雲深吸了口氣道,「我既然答應了救你族人,自然會出手。」

「我不僅想讓你救我族人,我還想你幫我們解決齊家。」鐵蓉兒先是一怔,旋即雙眸一凝道,「我要他們為此付出代價,我的族人絕不能白白的死去,我的弟弟也不能白白的被廢了修為。」

「若是因此你也沒有必要以身相許。」蕭雲說道,「我與你二叔已經達成了協議。」

見到這少女如此,蕭雲感到有些莫名的傷感。

他知道這鐵蓉兒此刻的心情。

家族遭變,她是想憑自己此舉徹底抓住最後的一絲希望。

這隻為了給族人一個未來。

這種做法雖然無私,卻又讓人感到可悲。

「我知道。」鐵蓉兒嫣然一笑,雙眸凝視著那少年,嫵媚動人。

「你知道?」蕭雲一愣,既然如此,他實在不明白這鐵蓉兒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若是這當中帶著我一分私心,你會看不起我嗎?」鐵蓉兒略帶幾分自嘲笑道。

這讓蕭雲更加不解。

除了讓他替鐵家出手,還能有什麼私心?

「在你第一次為我族人出手的時候,我就對你感激不已,芳心暗許,只是我知道你天賦異稟,絕非池中之魚,終究是要騰飛九天,而我註定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所以也只有將這顆心暗自埋藏,如今正好,我能把自己交給你也算是滿足了自己的心愿。」鐵蓉兒捋著髮絲帶著幾分自嘲笑道,「當然,若是你能因此對我鐵家照拂一二那是最好的結果了。」

少女眸光閃躲,可是從她那略帶自嘲的語氣當中,卻可以聽出當中的一絲情義。

這讓蕭雲不由深深吸了口氣。

「我的確不會在風月國久留。」蕭雲嘆息道,「我這次是要拜入天元宗,不僅如此,天元宗也不是我最終的目的,以後你我要再見,只怕遙遙無期,你這樣只會傷你自己。」

「我知道。」鐵蓉兒說道,「這又有什麼關係?若是你以後還記得我蓉兒自然是歡喜不已,就算你忘記了我,我也會在這裡獨自守候著這短暫的回憶,你將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最後一個。」

聽得少女這略帶苦澀的話語,蕭雲也是不知該如何說了。

這次外出,蕭雲的目標很明確,他要提升實力,成為天元宗的核心弟子。

如此,來自邱家的危險就可以迎刃而解。

在拜入天元宗后他將要去尋他的父親。

不管是那身陷天都域的父親,還是那未知的母親,都時刻牽著蕭雲的心。

而且,蕭靈兒也在那裡,他必須不斷變強。

「你放心,這次我會替你解決鐵家的危機。」最後,蕭雲深吸了口氣道,「若以後有機會,或許希望我們還能相逢吧。」對於以後的事情,他也不能預料,所以並沒有貿然做出承諾。

有時候給予了他人太多的希望,最後若只是鏡花水月一場空,只會讓人更加傷神。

「有你這句話,一切足以。」鐵蓉兒吐氣如蘭,媚眼眨動,盯著面前的少年低語道。

蕭雲眸露憐惜,也不知對這鐵蓉兒說什麼是好。

雖說這女子說對自己有情,卻也是無奈之舉,多半還是希望他能在這時幫助鐵家渡過難關,如此大義,讓人敬服,所以蕭雲對鐵蓉兒並沒有一絲看輕或者鄙夷。

為了生活,為了親情,族人有時候許多人往往會身不由己。

這就是弱者的悲哀。

所以一切都得自身變強,只有自己強了才是王道。

蕭雲心中那顆強者之心莫名間有強烈了幾分。

鐵蓉兒玉手一揚,拿出了一件事物。

這是一塊赤紅的鐵牌,不過巴掌大小,可拿在手中卻感覺沉重無比,在上面,有著一股灼熱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

「這就是天炎牌。」鐵蓉兒將此物遞給蕭雲道,「幾個月前我族中一位長者無意中得到了天炎遺府的一些情況,從而也找到了散落在四方的天炎牌的一些線索。」

蕭雲接過那天炎牌,將靈魂力方一感應而去,就發現了當中的不凡。

此物不過巴掌大小,上面刻有一些繁複的紋路,顯得玄妙不已,他憑藉著靈魂力感知,依稀可以發現裡面內有乾坤,很顯然,這天炎遺府真的不簡單,若是進入裡面將是一個機緣。

「如今我鐵家已經用不上這東西了,反而會遭來禍事,給你正好。」鐵蓉兒笑道。

「這東西的確不凡。」蕭雲點了點頭,從上面的氣息來看,天炎遺府應該是一位強者所留,一旦獲得裡面的傳承,對於他的紫炎武魂來說,是一個機會,可以得到晉級。

「這裡還有一份地圖,描述著天炎遺府的所在之地。」鐵蓉兒又取出了一份地圖道,「按照上面的描述,應該在過不久,就將是進入那天炎遺府的最佳機會了。」

蕭雲接過地圖,心情甚好。

只要有了實力,他行走在外也有了依仗。

「謝謝你了。」蕭雲說道。

鐵蓉兒盈盈一笑,並沒有多說只是帶著幾分傷感盯著那少年。

她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時光不會太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