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八十四章慘烈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慘烈之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看齊家這架勢,是要一舉殲滅鐵家啊1

「這齊家到底和鐵家有什麼仇,竟然要如此大動干戈。」

「據說鐵家得到了一個寶物,引得齊家動心。」

「齊家請來了毒師,上次已經殺得鐵家元氣大傷,此次再度出手,只怕鐵家是要亡了。」附近一些府邸中的人議論紛紛,上次的大戰他們也是有所了解,鐵家幾乎是慘敗。

所以這次沒有人看好鐵家。

「齊幕老鬼,修得放肆,今天教你有來無回。」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如同那悶雷驟然響起,音波滾滾,直入九霄,將四方的議論聲都給壓制了下去。

「是鐵家主出來了。」

「傳聞他不是中毒了嗎?怎麼還中氣十足,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當這聲音響徹開來后,附近府邸的各族修者都眸露疑惑,一個個循聲望去,卻見得在鐵家的大院當中,一個長者正率領著一隊人馬向著府外走去,瞧那氣勢,哪有身中劇毒的模樣啊!

最為驚訝的莫過於齊家的修者了。

「鐵鎮嵐?他不是中毒了嗎?」齊家兩位真元境的強者面面相覷,露出滿臉詫異。

「這傢伙氣色溫和,中氣十足,似乎沒有大礙啊1一邊,鐵老爺子眸光一沉頗為驚訝的將前方盯著,在那裡,鐵鎮嵐帶領著鐵二爺等一干鐵家族人正魚貫而出。

此時的鐵大爺等人都氣色紅潤,哪有中毒的跡象?

在這一刻,齊家的人都懵了。

當初一戰,鐵家明明有許多人中毒了,也是如此,為了怕鐵鎮嵐等人魚死網破,齊家的人才就此撤退,為的就是保存實力,不然就是滅了鐵家,自己的實力驟降,也將被別的氏族所滅。

如今隔了幾天,按理說鐵鎮嵐等人都應該氣息孱弱,路都走不了才是啊!

「他們的毒似乎得到了緩解?」馮毒師眸子微眯,緊緊的盯著前方,露出滿臉驚訝。

「馮師,這是怎麼回事啊?」齊幕眼角一陣抽搐,隨後瞅向旁邊的馮師道。

「這怎麼可能?」馮毒師也是滿臉不解。

「哈哈,齊幕老鬼,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跑。」鐵鎮嵐帶領著眾人,立身於鐵府前,他眸光如炬,掃視著前方,心情顯得頗為暢快,「你們沒有想到吧,鐵某可是還活得好好的了。」

「你們怎麼能解去我的毒?」馮毒師一臉陰鷙道。

「解去你的毒有什麼稀奇的?」鐵鎮嵐眉頭挑動道。

「齊幕,你殺我族人,今天納命來吧。」鐵二爺手持大刀,冷哼道。

隨後,他大手一揮,率領著一隊修者就向著齊家的人包抄而去。

望著那些向著自己包抄而來的人,齊家的人一個個眸光陰沉,感到有些錯愕。

本來他們是來殲滅鐵家,怎麼此刻反而顛倒了過來?

齊幕等人也是滿臉凝重。

如今齊家加上這馮毒師也才四名真元境修者,可鐵家卻有著五人,想要將之殲滅不費些手腳只怕沒有那麼容易,最讓人擔憂的就是那真元境強者的玩命攻伐。

「殺1鐵鎮嵐一聲大喝,道,「齊家的人一個也別放過。」

鐵家本來就比齊家要多兩名真元境修者,如今還剩下五個真元境強者,氣勢可謂不弱,當即在五名真元境強者的帶領下,一隊隊人馬就向著齊家那些修者給包抄了過去。

「哼,冥頑不靈。」馮毒師眸光陰鷙,冷哼道,「就你們也想與本座抗衡,給我殺1

得到了示意,齊老爺子也是立即揮手,「放箭,將他們全部射殺。」

「是1齊家的人早就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得到了命令后那張好的弓弩一起發射,向著那些包抄而來的鐵家修者射去,一根根箭矢寒光燦燦,都被啐了劇毒普通人沾及必死。

嗖嗖!

一根根箭矢如同那午夜的流星劃過天際向著鐵家的修者射去,那破空聲獵獵作響讓人聽起來頭皮都感到一陣發麻,不過,好在有真元境修者開道,在幾位強者出手下,那些箭矢幾乎無法近身。

砰!

真元境出手,周身元氣席捲,如長河貫穿虛空,又如天幕橫擋在前,將那些箭矢紛紛絞碎,真元境之強大幾乎不是一般的修者可比,鐵二爺手持著大刀猛的殺了過去。

「哼,我看你們能堅持多久。」齊家幾位真元境強者出手,當即就擲出了一個個鐵球,在那元氣的席捲下爆炸了開來,那濃郁的毒霧當即滿意開來,遍布虛空。

「有毒1鐵家的人臉色頓變,都屏住呼吸,不敢大意。

殺!

齊老爺子等人出手,他們身上都攜帶著這種鐵球,那些劇毒很強,甚至可以侵蝕那些元氣餘波,一旦蔓延開來,能無聲無息的使人中毒,上次也是如此讓鐵家損失慘重。

再次一戰,鐵家的人都不敢掉以輕心。

特別是那馮毒師,他自己手持各種劇毒,有毒散,也有被鐵球機關裝著的鐵球。

只要這些劇毒散發出去,就算真元境的修者也很難憑藉強大的元氣將它全部驅散。

若不是因為鐵家現在多了一名真元境修者,只怕不用片刻,他們就會敗北。

啊!

就算如此,此刻也有不少先天境修者殞落。

因為此時齊家的真元境修者出手,鐵二爺等人已經很難照顧眾人了。

「看來鐵家這次的局勢依舊不容樂觀啊1

「等他們中毒,想必就會敗北了。」

「不過,那鐵二爺等人都在拚命出手,招招致命,明顯就是要不計代價也要拉齊家的強者陪葬,如此戰鬥,齊家的人就算贏了也會有所損傷,他們要是殞落了一兩個真元境強者,也是很不妙。」

附近各大府邸的修者都緊緊的關注著這一戰,各做做出自己的判斷。

甚至有些人摩拳擦掌,想要坐收魚翁之利,齊家如此對此鐵家當中肯定有著什麼不告人的秘密,若是將這兩家都滅了,他們這些漁翁自然就成為了最後的贏家了。

「哈哈,鐵鎮嵐,我還以為你身上的劇毒已經全解,如今看來你也只是拔出了部分劇毒罷了。」在一翻大戰,鐵鎮嵐氣力就明顯不濟,體內潛藏的劇毒開始發作了。

本來劇毒已經很稀薄了,可在氣血猛烈運轉下立即死灰復燃,開始影響他的狀態。

「哼,就算如此,我也可以要你半條命。」鐵鎮嵐一臉冷峻,手持著長戟就是向著那齊老爺子殺去,此刻對方手中的一柄長槍已經挑來,隨時都可以洞穿他的肩膀。

嚓!

寒光閃爍,那長槍瞬息就洞穿了鐵鎮嵐的左胸。

也就在此時,他眸光一沉,緊咬著疼痛,支持著身子,長戟就斬向了對方的肩頭。

噗!

幾乎相差瞬息,那齊老爺子肩膀一沉,就被一戟斬下,一條左臂竟然直接被斬掉。

若不是此老躲避及時,只怕將被斬成兩半,危險至極。

這種情況,在另外一邊也在發生。

嚓!

鐵二爺一刀掃在齊家一個強者的右腿上,可他也是被砍中,鮮血直流。

「哼,想拉老夫陪葬,豈有那麼容易,如今你已經中毒,看你還如何能支持?稍後那麼鐵家人全部要死。」齊老爺子忍住疼痛,連忙止血,他咬著牙抬望著那前方的鐵鎮嵐陰狠狠的說道。

鐵鎮嵐眸光一沉,剛才被一搶洞穿了肩膀,那傷勢還是次要,重要的是他又中毒了,體內真元開始紊亂,劇毒如同瘟疫一般在蔓延侵蝕著他體內的經脈,以及臟腑。

不用多久,他真的沒有一戰之力了。

「鐵家真的要亡了。」

「齊家損失也是不小啊1

「不過那個毒師太強了,想要坐收漁翁之利,也沒有那麼簡單啊1見此,附近一些勢力的長者蠢蠢欲動,不過在瞧得那個馮毒師后,很多人都是眉頭緊皺一臉忌憚。

一旦中毒,那可就頗為麻煩了啊!

「哼,待老夫斬了你,在滅你鐵家。」齊老爺子眸光一沉,在封住了傷口的穴道以及敷上凝血散,生肌膚散后,他一臉猙獰,手持著長槍就向著那鐵鎮嵐殺了過去。

鐵鎮嵐正在運氣壓制劇毒,如此凌厲的一擊,讓他頓時措手不及。

咻!

長槍洞穿而來,如同一條毒蛇出洞,猛地撲了過來,那強勁的元氣似要吞沒一切。

鐵鎮嵐連忙持戟橫擋而去,卻是被一股強大的勁力,震得身形一顫,如被驚濤駭浪擊中,腳步一個踉蹌連連後退,那口中一口鮮血當即就是噴吐而出,氣息也是驟降。

中毒加上受傷,鐵鎮嵐儼然不是齊老爺子的對手了。

「這次就要取你性命。」一擊得手,齊老爺子單手持著長槍,繼續殺了過來。

「不好1旁邊,一些鐵氏族人皆是眸光一沉。

「鐵鎮嵐要斃命了。」遠處觀望的修者搖了搖頭喃喃道。

「爹1就在此時,一道驚呼聲驀地響起。

卻見得在門口,蕭雲與鐵蓉兒正飛奔而來。

蕭雲居住的地方在鐵家的深院,等他趕來時戰鬥早就已經發生了。

「別擔心,一切有我。」瞧得眼前這慘烈的大戰,蕭雲心中也是不由有著莫名的傷感,從鐵二爺等人那不要命的模樣來看,就可以知道,此刻的鐵家被逼到了什麼份上。

話語還沒有落下,蕭雲身形一動,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向前掠去。

「助手1一到喝止聲也是同時響起,伴隨這聲音的還有著一股強大靈魂波動。

「哪來的毛頭小伙?」齊老爺子眉頭挑動,淡淡的瞅了一眼那閃掠而來的少年。

在瞧得蕭雲年紀輕輕后,他也不在意,手中長槍繼續向前刺去。

「滅神1蕭雲眸光一凝,一股強大的靈魂力便是從他的識海內席捲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