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八十七章法器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法器到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那倒在地上的馮毒師以及另外幾位哀嚎慘叫的長者,齊家的修者都愣在原地,一臉驚懼,不知該如何是好,如今連這些強者都沒有了一戰之力,他們還能幹么?

「哈哈,齊家,這就是你們的下常」在旁邊驅毒的鐵二爺等人霍然起身都邁步上前,「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離開,齊家將在北嵐城除名,我鐵氏男兒給我殺。」

鐵家的人一個個都顯得心情振奮,本來都開絕望了,沒有想到被那少年扭轉了局勢,徹底滅掉了齊家的主戰力,如此一來,還有什麼可畏懼的,憑藉鐵家現在的實力也足以橫掃對付了。

那鐵鎮嵐也顧不得將毒徹底逼出了,率領著剩下的一些修者就殺向了齊家的修者。

見得鐵家的人出手,蕭雲也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這次動用滅神之矛耗竭了他不少的靈魂力,能省下一分力氣又何必浪費了。

「也不知這傢伙身上還沒有好東西?」蕭雲眸子微眯,瞅了一眼那馮毒師的屍體后,開始在他身上感應起來,很快,他就發現了那種熟悉的波動,頓時讓得他一喜。

「果然還有。」蕭雲很快就從馮毒師身上搜出了一個菱形的物體。

這東西大概有著拳頭大小,重新錐形狀,被一個個鐵瓣覆蓋契合如一個不規則的菱形暗器,又好像是一個花蕾,仔細看去,在那些鐵瓣上刻有玄奧的符文篆刻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這就是法器嗎?」蕭雲將此物拿在手裡,心中也是有著好奇,瞧上面那些符文顯然是控制這東西的關鍵所在,也是如此,此物才會威力如此強大連真元境修者都不能抵擋。

「法器是超越玄兵的存在。」吞天雀說道,「也有一些法器刻有符篆,加上材料不凡,擁有著特殊血脈,使之擁有種種能力,成為了靈器,那些東西若是手持一件絕對會使人戰力倍增,可以越級而戰。」

「哦。」蕭雲眉頭一彎,對那些靈器充滿了期許,在他吞天塔內的滅神之矛很強,可惜很難全力催動,不能持久作戰,若是擁有靈器正好可以彌補當中的缺陷。

「這些法器在一些大宗派當中都會有。」吞天雀道,「所以你在拜入天元宗后就有機會獲得了。」

「也不知他身上還沒有什麼寶物不?」蕭雲點了點頭,隨後在那馮毒師身上繼續搜尋。

經過一翻搜尋他很快就失望了。

這種暗器在馮毒師身上也僅僅有著一枚了,至於其它東西也是極少,倒是有著一本毒經,以及少數解毒的葯散,此人顯然也是一個煉藥師,不過卻僅僅只可以煉製葯散。

「這次多了這個暗器也算多了一個殺手。」蕭雲甩了甩頭,將那暗器以及毒經給收下,旋即手掌一動,紫炎閃爍,就將那馮毒師給焚為了虛無,此刻鐵家人與齊家修者的戰鬥也落幕了。

沒有真元境修者,在鐵二爺等人的出手下,齊家的修者幾乎是一敗塗地。

在鐵家府邸前,血流成河,讓得這個夜色都顯得有些妖艷。

晚風拂來,帶著一片腥氣,使得一些府邸中的修者皆是不寒而慄。

一場慘烈的大戰就此落幕,眾人都滿心感慨,如今的鐵家真是不可觸犯啊!

尤其是那個少年讓人忌憚,簡直就如同是天神下凡,讓人不由生起一種不可冒犯的感覺。

再也沒有人敢要打著坐收漁翁之利趁機出手的主意了。

鐵家人對蕭雲感激不已,充滿了敬畏。

今天可以說是這個少年力挽狂瀾,擊潰了齊家主力啊!

沒有他鐵家亡矣。

蕭雲卻是淡淡一笑,這一戰他也是冒了極大的危險。

他的滅神之矛很強,可是卻只可以全力使用一次,一旦靈魂力驟降,很難對付其它真元境修者,這次蕭雲之所以如此順利和他的武魂晉級也是有著很大的關係。

在武魂晉級后他可以很好的控制那些碧光,以此將毒液灑出才能傷了齊家的幾位強者。

一戰後,鐵二爺等人立即回府,開始療傷。

這一次鐵家損失太重了,先天境的修者死了幾十個,族中都快只是剩下一些淬體境的修者了,就連他們這些真元境強者也是傷勢慘重,都留下了難以恢復的傷痕。

鐵鎮嵐等人在感謝了一翻蕭雲立即調息。

此刻鐵家元氣大傷,若不儘快恢復實力很容易被別人趁火打劫。

蕭雲也開始調息,要恢復靈魂力。

沒有足夠的靈魂力面對真元境修者他也會顯得很無力。

好在一夜無事,在蕭雲的震懾下,北嵐城各大氏族的修者都不敢貿然來犯。

經過一晚上調息,蕭雲的靈魂力終於是得以恢復。

「你要離開了嗎?」鐵蓉兒走來,她身材高挑,前後飽滿,頗為動人,那雙美眸此刻卻有著雲霧繚繞,一臉憂傷,此刻鐵家的危機得以解決,她知道這少年也該離開了。

「我會在停留兩天。」蕭雲說道,「到時候我會給你們留些丹藥,以恢復元氣。」

「恩。」鐵蓉兒點了點頭,沒有多說,只是默默陪伴在這少年的身邊。

經過昨天那一戰,她知道自己和這少年相差太大了,很難去追隨後者的步伐。

強行跟在一起,只會成為對方的累贅罷了。

隨後蕭雲得到了一個消息,雲海商盟的一位在北嵐城的管事親自將藥材送來,想要見蕭雲一面,顯然也是聽到了昨天的消息,打算要看一看這個神一般的少年。

蕭雲得到這消息后立即拒絕,卻是讓人送信,說不久後會送些丹藥去雲海商盟。

如今他表現的太耀眼了,沒有必要在招惹那雲海商盟的人。

因為蕭雲不想暴露身份,畢竟他和邱家的恩怨還沒有解決,在沒有足夠的實力前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存在,不然一旦有人要對他不利會很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無奈下那位雲海商盟的人只得離去。

隨後蕭雲開始煉丹。

兩天後蕭雲將一瓶瓶丹藥交給了鐵蓉兒。

「有了這些丹藥,你鐵家的實力必將倍增,以後在這北嵐城也將有著立足之地了。」蕭雲說道。

「你要離開了嗎?」鐵蓉兒接過藥瓶,語中儘是不舍。

蕭雲攤了攤手掌,道,「我在這裡停留已經夠久了,也該離開了。」

如今鐵家的一切事宜都安排妥當了,經過丹藥的調養幾位強者也恢復元氣至少有一戰之力了。

「那你可以明天在走嗎?」鐵蓉兒美眸眨動,道,「我想在多陪你一天。」

「可以。」蕭雲深吸了口氣,也是有著幾分不舍,只是他註定將要遠行,不僅是為了那肩膀上的責任,也是為了更好的保護身邊的人,若是不成為一個強者豈能立足?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實力才是王道。

只有自己有著足夠的實力,自己的親人朋友才可以免受別人欺負。

翌日,在做好了一切準備后,蕭雲與鐵蓉兒告別。

「我會一直在北嵐城等你。」鐵蓉兒望著那離去的背影,喃喃道。

離開北嵐城蕭雲一路遠行,決定去那天炎府一探。

從他得到的資料所知,這是一個強者留下的遺府,對於他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就連吞天雀也是興奮不已。

聽其名就可以知道那個強者是擁有著火屬性武魂的人物,他的遺府肯定有著火脈存在,一旦得到了火之精元它也就可以恢復一些元氣了,對蕭雲來說也是如此。

如今他的紫炎武魂太過孱弱了,想要晉級就得增加火元力才行。

這是一處茂密的山脈,古木蒼天,樹冠遮天,山巒當中不時有著妖獸發出咆哮。

然而若是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這個一望無際的山脈當中有著一片光禿的山巒。

這些山巒當中僅有少數的植物生長,岩石焦黑,如同被灼燒過,一股熱浪也是不時從遠處席捲而來,使得這片山巒的氣溫格外的炙熱,裡面生長的植物草藥也帶著火之元氣。

在一處峭壁上,一個少年正攀岩而上,宛若狐猴一般將一株火光綻放的靈芝給摘下。

「這裡倒是一個好地方。」少年從峭壁上一躍而下,他瞅了一眼手中那宛若寶石一般的靈芝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才剛進入這片地域不久就有此收貨運氣算是不錯了。

「呵呵,小雲子給我,給我,這火靈芝起碼有著兩百年的年份了,快給我服用。」一道聲音,驀地傳入少年的耳中,聽這語氣赫然就是那被蕭雲鎮壓在吞天塔內的吞天雀了。

而這少年自然就是蕭雲。

離開北嵐城后他一路前行,就來到了天炎遺府所在的這片山脈。

「給你?」蕭雲眸子微眯,露出一絲遲疑。

這火靈芝蘊含著火之精元,也可以助蕭雲的火之武魂有所提升。

「小子,你不會是想獨吞吧?」見蕭雲遲疑,吞天雀連翻白眼道,「天爺可是為了耗費了大量的精氣,你這次說什麼也得補償我,不然以後休想我在幫你應敵了。」

「你急什麼,我又沒有說不給你?」蕭雲一陣無語。

「咦,那小子手中的是一株火靈芝。」

「這可是難得的靈藥只有在極熱之地吸收火元精華才可以孕育而出。」就在蕭雲準備要將這火靈芝給吞天雀服用的時候,一道尖銳的聲音驀然響起,待得他轉身看去,卻發現在身後的碎石林中正有著幾個青年向此一步步走來,那雙眸中都有著火熱之色浮現。

蕭雲眉頭微微一皺,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煩。

不過他並沒有過多的擔憂,對方一共四人,都是先天境修者,對於他來說這種修者還遠遠不夠看,若想要搶他的東西簡直就是虎口奪食,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