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九十八章禁忌之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禁忌之術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那個氣旋又被演化出來,開始汲取那火蟒身上的靈魂精元。

這火蟒是靈魂體,還是元嬰境的存在,一旦將之煉化,吞天雀必然獲益匪淺。

只是想煉化這火蟒談何容易?

吼!

火蟒雖然被困住,卻依舊在掙扎,不斷咆哮,巨尾甩動將那符文光幕擊得扭曲了起來。

雖然那陣法在不斷的吞噬著火蟒的靈魂力,可想要一下將它氣勢銳減也沒有那麼容易。

「快動用你吞天塔替我鎮壓它。」吞天雀連忙向蕭雲說道。

「吞天塔?」蕭雲眉頭緊皺,他可是還無法催動吞天塔啊!

「拼了。」見得那火蟒不斷衝擊,使得那符文光幕都裂開了,蕭雲也只得感應吞天塔,希望可以憑此鎮壓那火蟒,不然被這妖蟒破封而出,他肯定也是難逃一死。

吞天滅神訣運起,蕭雲試著感應吞天塔。

嗡!

吞天塔悸動,泛起了一陣光紋,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了開來,似乎感到了火蟒的氣息。

一個氣旋浮現出來,如來自九幽的通道,可吞噬萬物。

這個氣旋當初在對付吞天雀時也曾經出現。

氣旋浮現后,光紋閃爍,似蘊含著無窮奧義,讓人心悸的氣息波動不斷瀰漫開來。

這是蕭雲最大的底牌,很少動用,如今面對火蟒他不得不催動。

平時在外人面前不到絕地,是絕不能催動。

因為一旦催動這吞天塔必將暴露出他很多的秘密,會被世人所妒忌。

懷璧其罪的道理蕭雲心中深知。

砰!

就在這氣旋演化出來的時候,那火蟒撕裂了光幕,脫困而出。

「這是什麼?」然而,火蟒才遁出,就看到了那氣旋,當中那股吞天滅地的氣息讓它心悸,靈魂都一陣顫慄,好像那氣旋專門是為了吞噬他這種靈魂體的存在構建。

事實上也是如此。

因為吞天滅神訣需要靈魂體來提升實力。

「給我鎮壓1蕭雲眸光一動,以靈魂力控制吞天塔,頓時塔上符文閃爍,一尊巨塔驀地從那氣旋當中演化而出,化為一尊巨塔懸浮在空,這巨塔光紋閃爍散發出一股浩瀚磅的氣息。

塔身無光閃爍,如懸浮在星河當中的神物,擁有著一股吞噬天地的氣息。

那氣息,讓得火蟒心中都是一陣悸動。

「這是神器嗎?」火蟒心中一驚。

嗡!

也就在這時,吞天塔一顫,底部光紋閃爍,化為一個氣旋,向著火蟒鎮壓而下。

「不1火蟒雙眸冷厲,發出怒吼,「想要吞本王,沒有那麼簡單。」

火蟒全身火光綻放,散發出恐怖的氣息波動。

「以我靈魂為火,燃燒吧。」火蟒眸光猙獰,突然開口吟唱,如同在祈禱神靈,一股恐怖的波動當即便是從它的身上席捲而出,緊隨著,只見它身形一晃竟然有著一條火蟒被分離而出。

「不好這火蟒在展現禁忌之術。」吞天雀驚呼道。

「禁忌之術?」蕭雲也是感覺到了一股讓人忌憚的波動,就連吞天塔演化出來的巨塔都泛起了一陣漣漪,似乎受到了影響,可以想象那火蟒肯定是在進行著最後的反撲。

燃燒吧,世界!

火蟒眸光一凝,那分離出來的火蟒突然化為熊熊烈火,猛地爆炸了開來。

砰!

一聲巨響傳出,火光綻放,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席捲開來將那氣旋直接震得潰散了開來,炙熱的火炎似可焚燒一切,連人的靈魂都感到忌憚,點點火光如同符文一般向著吞天塔席捲而去。

瞧這模樣,儼然是要將吞天塔焚滅。

咚!

那巨塔一顫,竟然被擊得潰散了開來,蕭雲整個人如遭捶擊,口中不由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巨塔雖然只是符文演化而出,卻蘊含著蕭雲的靈魂力如今被火蟒給傷。

咚咚!

蕭雲的身形連連後退,臉色略顯蒼白。

實力,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實力不夠,不能完全催動吞天塔才會被這火蟒所傷。

可是修鍊是循序漸進的事,又豈能一蹴而就。

蕭雲嘆息一聲后,眸光一凝繼續瞅向前方虛空。

那裡火蟒騰飛在空,氣勢也是減弱了不少。

嗤!

火蟒怒吼一聲,蛇身盤旋就向著蕭雲怒卷而來。

「哼,就憑你這毛頭小伙也想困我?」火蟒冷哼,張口了血盆巨口撲向蕭雲。

「給我封1這時吞天雀出手,牽引陣法一片光幕垂落下來,將那火蟒困祝

「你也是妖靈,相煎何太急?」火蟒怒視著吞天雀道。

「我不殺你,你又豈會放過我?」吞天雀冷笑一聲,隨後喝道,「給我吞1

呼!

陣法一動,一個巨大的氣旋浮現,開始吞噬著火蟒身上的靈魂力。

「好,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拼了。」火蟒怒吼,盯著吞天雀道,「就算我耗竭一些靈魂力,只要將你給煉化也可以恢復幾分實力,這樣一樣可以重生,或許還可以獲得你的種種傳承神通。」

它也看出了吞天雀血脈的不凡。

燃燒吧,我的靈魂!

火蟒怒吼,又在燃燒靈魂力,要和吞天雀拼個你死我活。

「該死的。」吞天雀眸光凝重,心頭也是暗暗一緊,這火蟒太強了,而且還不懼生死,下手極其狠辣果決,比起那邱玄風的心性不知要強悍了多少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吞1吞天雀竭力吞噬火蟒的靈魂力,企圖削弱後者的實力。

這陣法和吞天雀相同,那些靈魂力會源源不斷的被它給煉化吸收。

砰!

只是火蟒太強了,燃燒靈魂力這種禁忌之術威力驚人,才一施展出來就將吞天雀那吞噬陣法給擊潰,在心神的牽引下,吞天雀身形一顫,連連後退,氣息也是略顯孱弱。

「哈哈,讓我來吞了你吧。」火蟒冷笑道,「火蟒吞天1

呼!

火蟒綻放,那火蟒立即膨脹,血口張口,簡直有著屋子那麼大向著吞天雀吞去。

吞天雀一臉凝重,他也可以動用禁術,可是那會傷及根本,很難復原。

就算復原了想要恢復到巔峰也是難如登天。

當年它就是動用了禁忌之術才會淪落至此啊!

蕭雲也是滿臉擔憂,如今他依舊受傷,根本無法應付那火蟒了。

咿呀!

就在吞天雀猶豫的時候,雪白小獸突然咿呀一聲,雙眸略顯迷離將那火蟒盯著。

聽得這聲音火蟒微微一愣,眸中露出一絲疑惑。

「是那魔頭?」當火蟒瞅向那雪白小獸時,它眼瞳驟然一縮,露出滿臉忌憚。

此時,雪白小獸掐起了法訣,手心竟凝聚出了一個晦澀的法櫻

就在法印凝聚成功的時候,火蟒眉心光紋閃爍,也是浮現了同樣一個法櫻

啊!

火蟒驚呼,雙瞳中儘是惶恐之色,它一臉不甘的將雪白小獸盯著,咆哮道,「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已經消失了生命氣息嗎?我這禁制明明已經消散了,怎麼會浮現?」

「你到底是誰?莫非你是那魔頭……」火蟒一臉驚訝,還充滿了疑惑將那雪白小獸盯著。

「咿呀?」雪白小獸咿呀自語,眸露迷離,似乎不懂那火蟒說的是什麼。

不過它很快就是眸光一凝,那法訣驀地催動了起來。

「不1火蟒驚呼,他感覺那眉心的禁制在崩裂。

「不,我不要死,給我焚燒。」

火蟒竭力抵擋那禁制之力。

然而,它眉心禁制光芒一閃,爆炸了開來。

砰!

隨著一聲巨響傳出,火蟒整個身子立即爆炸了開來。

「死了?」吞天雀眸子一眨,露出疑惑之色,它愣愣的盯著那雪白小獸一臉狐疑,「難道這禁制是這小傢伙下的?」想起火蟒說的那些話吞天雀隱約覺得兩者肯定有關係。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蕭雲也是帶著滿臉的詫異將身邊的雪白小獸盯著。

剛才那火蟒口中的魔頭難道是雪白小獸?

這讓人不解。

咿呀!

見蕭雲和吞天雀都如此盯著自己,雪白小獸咿呀叫喚了一聲,爪子蒙住小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那模樣讓人忍俊不禁,實在難以將可愛的小獸和魔頭聯繫起來。

「沒有人說你呢。」蕭雲聳了聳肩一笑,道,「這次你表現的很好。」不管如何,這次若不是雪白小獸出手結果真的很危險,所以關於它的來歷身份也沒有必要追究。

至少現在這小傢伙很可愛。

「咿呀,咿呀1聽到蕭雲的稱讚,雪白小獸,連忙伸出了小爪子,眼巴巴的將蕭雲盯著,那意思顯然是又要來討要獎勵了,這讓得蕭雲一陣無語,還真是一個吃貨啊!

「乖,哥哥以後在給你好不。」蕭雲說道。

咿呀!

雪白小獸也頗為通情達理,點了點頭道。

蕭雲微微鬆了口氣,不過很快他眉頭一皺,眸光緊緊的盯著前方。

在那裡吞天雀催動大陣將那火蟒潰散的靈識全部封住,然後要將之全部吞噬。

這火蟒雖然已經殞落,可是那靈魂力還沒有完全消散,若是全部吞噬也可以溫養心神。

「好啊,你這傢伙竟然獨吞。」蕭雲眉頭緊皺,見吞天雀一聲不吭的獨自享受,也不甘示弱,連忙觸動吞天滅神訣,一個氣旋演化出來,化為巨塔開始去掠奪那些靈魂力。

呼!

隨著吞天塔的吸收,一股磅的靈魂力便是向著蕭雲丹田沒入。

這些靈魂力無比純粹,比那些魂靈草等等靈藥價值還高上數百倍。

這可是一個強者凝聚一生的靈魂力,豈會簡單?

在那靈魂力的補給下,蕭雲感覺自己那消耗的靈魂力迅速得到了補給。

當初那種靈魂虛弱,以及種種損傷都開始得到恢復。

不僅如此,蕭雲還感覺到自己有著要突破的感覺。

這讓他感到很振奮。

要是滅神訣在做突破,一旦邁入了第二重,他的實力無疑將要得到質的飛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