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九十九章滅神訣第二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滅神訣第二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吞天雀見蕭雲也來掠奪那火蟒殘留的靈魂力一臉緊張,連忙也是瘋狂的汲齲

可是當它感覺到那吞天塔的強勢后,眉頭不由緊緊一皺。

「小雲子,你可別都搶了啊1吞天雀大叫,它為了煉化火蟒可是耗費了不少精元啊!

只是此刻蕭雲卻是緊眯著眸子,正處於一種玄妙的狀態。

在識海中蕭雲感覺自己的靈魂在不斷增強,一種要突破的感覺油然而生。

蕭雲早就到達了滅神第一重圓滿,久久未能突破,如今在火蟒那純粹的靈魂力衝擊下,他的滅神訣簡直就是水到渠成,只是片刻,他感覺心神一顫,靈魂變得無比清明了起來。

一種要洞悉天地,掌控一切的感覺由心而生。

「滅神訣第二重。」蕭雲眸子猛的睜開,整個人的氣質驟變。

如今的他雙眸給人一種深邃如星海的感覺,看上一眼都要讓人深陷當中。

他的靈魂力有人質的提升,比起當中不知強了多少倍。

蕭雲深深吸了口氣,喃喃道,「滅神訣第二重果然玄妙,讓我不久靈魂力增強心神也如得到了洗滌,整個人心神清明,平時許多的迷惑桎梏都在這一刻迎刃而解。」

蕭雲感覺此刻控制吞天塔起來也是更加得心應手了。

在心神牽引下,吞天塔壁上光芒閃爍,符文綻放使得那演化出來的巨塔氣勢更強了。

呼!

吞天塔散發出一股吞天滅地的氣息,將吞天雀的那氣旋都牽引得扭曲了起來。

「我去。」見蕭雲那吞天塔來掠奪自己已經控制的火蟒殘識吞天雀都快哭了它忍不住呵道,「小雲子,你有點功德心好不好,這次對付這火蟒天爺可是花了極大氣力,你怎能如此?」

見吞天雀一副委屈的模樣,蕭雲嘿嘿一笑,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只是這靈魂力對他也有很大的好處,一旦滅神訣繼續突破下去,他的底蘊將越來越渾厚,或許還有著機會衝擊吞天塔第二層上的那些禁制,在那裡應該還有著什麼殺手才是啊!

「小雲子,你速速住手,這火蟒殘留的靈識對我很很重要,一旦我實力得到恢復,到時候莫說真元境修者,就算是元丹境修者又有何懼?若是這些靈魂力被你我分刮,效果有限。」吞天雀語氣顯得頗為焦急,甚至還有著幾分懇求的語氣流露而出。

蕭雲眸子一眯,突然道,「好,既然這些靈魂力對你有用,我讓給你。」

說完,他撤下了吞天塔,不在汲取這片陣法空間內殘留的火蟒靈識。

見蕭雲這麼爽快的退出,吞天雀心中也是一暖道,「好,以後天爺恢復了實力,不會忘記你的,我們可是要一起縱橫天下,莫說這風月國,就連天都域都不在話下。」

說完,它催動大陣,將所有遊離的靈魂力給迅速凝聚起來。

這火蟒很強,遠不是元丹境修者可比,縱使身死,可那殘留的靈魂力依舊驚人。

由於此地一陣被陣法困住,所有火蟒爆炸后那些靈識並沒有徹底歸入虛空。

吞天雀吞噬了大量的靈魂力,實力不斷提升,那妖靈之軀也變得越發凝實了起來。

隱約間,吞天雀的氣勢也是有了很大的改變。

在之前它也只是堪比真元初期的修者罷了,可如今,竟然在攀升,達到了真元中期,而後還在不斷的增加,一直飆升到真元後期那個境界,如此速度讓蕭雲也是暗暗驚訝。

最後,當攀升到一個極限時吞天雀不在吞噬那些靈魂力,而是將之給凝聚了起來。

在那符文的包裹下,一個拳頭大小的火色小蛇便是浮現在空。

「你這是?」見到吞天雀這模樣,蕭雲微微一愣,不明白它意欲何為。

「這是火蟒妖靈的精華所在。」吞天雀道,「他雖然殞落,可靈識沒有完全散去,如今我將之彙集,這東西也就算了一個魂靈精魄可以作為煉製魂天丹的一味藥材。」

「魂天丹。」蕭雲眸子微眯道,「若是如此,那麼就只剩下紫蘭精髓一味藥材了。」

「恩。」吞天雀道,「只要你煉製成了魂天丹,我就可以憑此一舉恢復到元境的實力。」

「哦。」聞言,蕭雲眼睛一亮,在見識道了邱玄風的實力后,他深知自己太弱小了,若是吞天雀恢復到了元丹境的實力,自己以後在面對元丹境修者時也不用那麼無力了。

這對於他來說可謂算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也是為此,我才會不惜留下對付火蟒。」吞天雀說道,只是它沒有料到邱玄風會那麼窩囊,堂堂的元丹境修者竟然不敢誓死一戰,選擇了逃跑,不然他們兩敗俱傷,也就不用費那麼大的力氣了。

想起剛才一戰蕭雲也是不甚唏噓,若不是雪白小獸出手,只怕他和吞天雀都將危矣。

咿呀!

雪白小獸臉露害羞之色,靈動的眸子微微眯起,似乎被盯得不好意思了。

「也不知這裡還有什麼秘密?」蕭雲輕撫了一下雪白小獸喃喃道。

雪白小獸眸光一凝,突然嗖的一聲向前掠去。

只是一個呼吸雪白小獸就掠向了前方的祭壇。

「它要幹什麼?」蕭雲一愣。

「這傢伙不簡單啊1吞天雀喃喃自語,一臉好奇,「難得它真和那火蟒有關係?」

聯想火蟒的話,它想到了很多。

嗡!

而這時,那雪白小獸來到了祭壇下,它雙眸露出迷離,緊緊的盯著那祭壇上的巨鼎。

隨後,它小爪牽引,那巨鼎竟然光紋閃爍,化為一尊小鼎飄然落下。

「莫非真是它控制了火蟒?」蕭雲眸露驚訝,問道。

這雪白小獸太不凡了,竟然可以輕易控制那巨鼎,在上面可是有著禁制啊!

「這小傢伙情況詭異。」吞天雀道,「我懷疑它是進行了一次涅槃,忘記了一切,化身為了現在這個模樣,所以它自己也很迷糊,不然那火蟒豈會有著出手的機會。」

「涅槃。」蕭雲一愣,對此很不解。

「涅槃分很多種。」吞天雀說道,「有強者涅槃,實力飆升發生質的蛻變,如那傳說中的鳳凰一族,一旦涅槃重生將成為天地將的至強者,可也有人是因為重傷損及了根基,實力再也難以進步,選擇涅槃,然後重新開始,這樣涅槃也就會使得記憶等等都被封存,忘記。」

「雪白小獸或許就是屬於後者。」吞天雀說道。

蕭雲點了點頭,覺得吞天雀說得有道理。

火蟒的言語及遭遇足以說明這一切。

咿呀!

這時,雪白小獸跑了個來,在它的小手中拿著一個寶鼎。

這寶鼎很小,只有三個手指大小,好像一個飲酒用的酒樽,可是上面卻散發出一股極為晦澀的氣息波動,那種波動浩瀚如海,給人一種神聖的氣息,讓人心神嚮往。

「這是至寶啊1吞天雀盯著那小鼎,眸子都發光了。

蕭雲也是仔細的打量著那小鼎。

仔細看去,那小鼎上面刻有各種圖文,符篆,最為讓人心神震撼的是一個獸形圖文。

那是一種異獸,形如麒麟,可是背生雙翼,首如真龍,生有獨角。

在它身上遍布著五彩的鱗片,一根五彩尾巴,綻放出一片彩光,耀眼奪目。

最為讓人驚訝的是這異獸腳下,還有著一片五彩祥雲拖著,一眼看去簡直就如一頭神獸出行,給人一種高貴不可侵犯的感覺,那種強大的氣息,直接將蕭雲的靈魂都震了一震。

嗡!

蕭雲腦海一顫,心神都似要崩潰,驚駭下他連忙將那靈魂感知力撤回。

「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雲獸?」吞天雀眸露凝重,喃喃自語,「瞧這模樣,似乎還是雲獸中的王者,此鼎刻此圖文,很不簡單。」喃喃一句后,它不由瞅向了雪白小獸一臉疑惑。

咿呀!

雪白小獸向吞天雀揮了揮小爪,咿呀喝道。

瞧那模樣,似乎在說這東西是它的。

而後小獸緊緊的抱著那小鼎,一副防賊的模樣。

這雪白小獸憨態可掬的模樣讓得蕭雲忍俊不禁,嘴角不由浮現了一抹笑容。

蕭雲掃視了一眼四方道,「我們在調息一翻就離去如何。」

「這裡雖有火脈,可惜那火之精元已經被大陣吸收了,久呆下去也沒有必要了。」吞天雀點了點頭,雖然它需要火元之氣補給真元,可是普通的火元根本沒有什麼用。

也只有那些火之精華才能讓他得到好處。

隨後,蕭雲和吞天雀在旁邊開始調息療傷。

蕭雲在療傷的同時也在吸收火之元氣。

如今他的武魂對於這些元氣還是很需要的,多補給一些總是好事。

至於,雪白小獸在旁邊則是不時拿出那小鼎,拂開鼎蓋,將之放到嘴邊咕嚕咕嚕喝了起來,在裡面似乎有著什麼液體,讓小傢伙喝的不亦樂乎,雙眸不時緊眯起來。

「這裡面有火之精元。」吞天雀在調息一翻后,驀地發現了鼎中的東西。

這是那寶鼎不知彙集了多久的火之精華。

幾乎這裡所有火脈的精華都在裡面。

「咿呀1雪白小獸一臉警惕,連忙將小鼎捧在懷中,提防著吞天獸。

「小氣的傢伙。」吞天雀一陣無語,這小傢伙怎麼一直防賊一樣防著自己呢?

我有那麼壞嗎?

蕭雲也是微微驚訝,不過見雪白小獸如此,也沒有動那寶肌

這小傢伙幾次出手,也頗為仗義,若自己在去打它的主意也太不夠義氣了。

不以心相交,又怎麼能得到別人的真心了。

「我們走吧。」蕭雲笑了笑,道。

嗖!

雪白小獸聞言,身形一閃,就掠到了蕭雲身邊。

咿呀!

它將寶鼎遞來,小手不斷比劃,那意思似乎在說可以讓蕭雲嘗嘗鼎中的火之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