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零四章強勢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強勢到底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只是聽得這袁呈這口中的話語,蕭雲的神色卻是一冷。

「誤會?」蕭雲眉頭一彎,帶著幾分譏笑,淡淡的說道,「若真是誤會,邱家人怎麼能毫無阻礙的進入這雲海商盟殺我?難道你們和邱家早就通成了一氣不成?」

「還是你袁家早已經習慣了讓別人來雲海商盟殺人?」蕭雲的話語很冷。

「這?」袁呈眉頭一皺,他剛來此地,對事情還並不了解。

「這是怎麼回事?」略微沉吟,袁呈掃視了一眼四方,隨後盯著那些袁家人冷哼道。

隨著冷哼聲落下,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瀰漫開來,場中那些修者皆是噤若寒蟬。

「袁佐,你說。」袁呈眸光一凝,視線落在了一個真元境修者身上。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剛才並沒有參與對付蕭雲。

「回三爺,適才袁墨管事的確通知了我們不要管邱家的人。」袁佐走上來說道。

「什麼。」袁呈眸光一冷,瞅向那氣息孱弱,嘴角有血的袁墨,厲聲道,「袁墨,可有此事?」

「回三爺,因為邱家來勢洶洶,所以我也不好插手。」袁墨艱難的站了起來一臉委屈說道,「據說這蕭雲殺了他們邱家的人,所以我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袁呈眸光一冷道。

「恩。」袁墨點頭道。

「那邱家人是如何知道蕭雲在此的?」袁呈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袁墨說道,「這邱家對蕭雲恨之入骨,想必在他入城時就已經注意到了吧。」

袁呈眸露沉吟,說道,「蕭賢侄,我看此事或許真是個誤會,不如就此罷休吧?」

「誤會?」蕭雲嘴角浮現出一絲冷意,道,「想用一句誤會就撇清關係未免太簡單了吧,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嗎?身為雲海商盟的管事,若是沒有和邱家勾結,豈會這麼沒有魄力?」

「莫非在你雲海商可以隨意殺人?」

一個大的商會,若是連自己的貴賓都不能護持,還如何立威?

誰敢來這裡消費?

最起碼,身為這裡的管事也該出面,而不是躲在一邊。

「那你想怎麼辦?」袁呈眉頭微微一皺道。

「廢他修為。」蕭雲眸光一沉,道。

「三爺,我想你不會聽信他的片面之詞吧。」袁墨一臉陰沉,說道。

「我想三爺應該不會處置袁管事吧。」

「那是,畢竟都是族人。」另外一些袁氏族人也是微微低聲議論。

就這麼廢一個真元後期的修者,對於一個氏族來說太草率了。

「此事能否在商量商量?」袁呈露出一臉為難,若是一個普通的修者廢了就廢了,可一個真元後期境的修者茲事體大,要動也必須得有足夠的罪名才行不然難以服眾。

「既然袁三爺認為在下的性命不足為道,我看此事也沒有什麼好商量的了,今天我給袁旭袁老一個面子,留他一條狗命,不過我想那件事情,也就沒有必要談了,我就不信沒有了你袁家,我蕭雲會無立足之地。」蕭雲語氣略冷,隨後抱拳道,「告辭了。」

說完,他轉身就要離去。

既然袁家如此,也沒有什麼必要結交了。

就算沒有這件事情,邱家也必然會來找他的麻煩。

可以想象,真到了那個時候面對邱家的巨大壓力,袁家一樣會置之不理。

既然如此,又何必低聲下氣去求人了?

一切都得靠自己。

「蕭公子,請慢。」袁呈眸光一頓,連忙開口。

「怎麼?」蕭雲回頭,瞅向那袁三爺。

「你真如袁旭兄說的那般?」袁呈問道,話語很晦澀,旁邊的人根本聽不懂,可蕭雲自是明白他指的是什麼。

「我相信袁老才會來此,若是你不相信他,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蕭雲說道。

「好,此事我答應你。」袁呈雙眸一凝緊緊的盯著那少年,稍許后他眸光一沉道。

蕭雲一臉淡然,並沒有過多的情緒波動只是將那袁呈給盯著。

「袁墨,你身為雲海商盟的管事,不管你有沒有和邱家勾結,可是你的行為已經嚴重損害了我雲海商盟,乃至整個袁家的聲譽,今天若不對你做出處罰,只怕將無人信服我雲海商盟。」袁呈眸光冰冷,向著那前方的袁墨厲聲道。

「三爺,你不能如此。」袁墨一陣心驚,連忙道。

呼!

袁呈身形一動,如同大鵬展翅,驀地掠向了那袁墨,旋即手掌一動化為一個巨手,向著那袁墨狠狠的拍去,一股強大的氣勢瀰漫開來,讓得附近的空氣都是為之凝固。

「不1那強大的氣勢壓迫而下,袁墨感覺心驚肉跳,不由失聲驚呼。

砰!

巨掌落下,狠狠的擊在袁墨的腹部,將他的丹田擊潰。

受傷后的袁墨在袁呈手下根本沒有一絲抵擋之力。

見此,蕭雲在微微點頭。

到了現在,殺不殺袁墨已經不重要,他要的只是袁家的一個態度。

袁墨被震飛落地,口吐著鮮血,全身的真元散去,整個人氣息徹底萎靡了起來。

「三爺,你1袁墨眸光迷離,盯著那袁三爺,露出滿臉不甘以及詫異。

可是下一刻,他眼皮一翻,就昏死了過去。

「袁管事真的被廢了。」

「三爺竟然會為了這少年出手,他到底是什麼人?」雲海商盟的人感到滿臉詫異。

這可是一個真元後期的修者,怎能因為外人的一句話就廢了呢?

以袁家的底蘊完全不必如此啊!

一時間,眾人對這少年的身份充滿了好奇。

「將他給我抬下去。」袁呈衣袖拂動,背負著雙手,一股威勢瀰漫開來,讓人敬畏。

「是1旁邊幾人連忙將袁墨抬下去。

「蕭賢侄,此事是我袁家的錯,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袁呈吩咐一句后,轉身瞅向身邊的少年笑道,「此時也晚了,蕭賢侄就隨我到袁府,也好讓我為你接風洗塵。」

「那麻煩袁三爺了。」蕭雲抱拳,道。

「呵呵,客氣,以後老夫還有許多事情得依仗蕭賢侄,到時候還請你莫要推諉。」袁三爺一臉笑容與剛才那肅然,果決的氣勢截然不同,讓得附近那些雲海商盟的人一愣。

「這少年是誰,怎麼能讓三爺對他如此客氣?」

「我看他肯定是來自某個超級勢力。」

眾人議論紛紛,開始猜測蕭雲的來歷。

蕭雲卻是一臉淡然,隨著袁三爺走出了雲海商盟。

雖然此事得以解決,他心中知道,這才是第一個考驗。

接下來肯定還有許多的事情,想要讓袁家為了自己與邱家對抗,不僅需要袁家的決心,還需要自己用實力來證明,只有證明了自己的價值,這袁家才會為此做出付出。

這等於是一個交易,很公平。

所以蕭雲也沒有必要去巴結這些人。

沒有利益,自己的死活這些人豈會管?

在雲海商盟外面正有著一輛奢華的馬車在等候。

「請1袁三爺帶笑,邀請蕭雲入內,兩人乘著同一輛馬車向袁府駛去。

馬車很寬,足以擺放一個桌子,供四人飲酒。

「呵呵,蕭賢侄,聽袁旭老弟說你天賦異稟,不僅可以煉製丹藥,還會醫人治病,可有這事?」在略微寒暄,袁三爺眸帶笑容,一臉慈祥,向著身邊的少年說道。

「一般的小病到是可以解決。」蕭雲淡淡一笑道。

「蕭賢侄謙虛了,聽說那顏城主的千金當年中毒,幾乎被認定非解毒丹不可救治,可在你的治療下足足熬過了兩年,如今更是憑藉一顆解毒丹徹底拔除了惡毒埃」袁三爺眸露笑容,瞅向這少年時充滿了期許,眸子一眨不眨似乎在等候著後者答覆。

「確有此事。」蕭雲攤了攤手掌一笑,道,「不知袁三爺問此有什麼事?」

此人一開口就問這些事情,反而對煉丹的事情只是略微提及,讓蕭雲有些詫異。

「呵呵,實不相瞞,小女患有惡疾,已經纏身多年,一直尋不到解決的辦法所以想請蕭賢侄若是有空幫忙去看看。」袁三爺臉露笑容,可是在那雙眸子中卻充滿了憂愁。

「哦。」蕭雲眸子一凝道,「不知令千金患有什麼惡疾?」

這讓蕭雲充滿了好奇,雲海商盟底蘊不凡肯定不乏靈丹妙藥,怎麼會有解決不了的惡疾?

「此事說來話長啊1袁三爺嘆息了一口隨後將事情向著蕭雲徐徐道來。

原來袁夫人在懷孕時中了一種名為太陰妖毒,導致生下來的女兒生來就遺常了此毒。

她女兒名為袁婉婷。

這毒起初還沒有被發現,可是在那袁婉婷長到八歲時,開始發作。

當初這袁夫人已經服用了解毒丹,控制了毒勢,可最後卻毒發而亡。

所以,袁婉婷在服用了解毒丹后也只是穩住了毒勢,並沒有徹底根除那些劇毒。

好在她只是遺傳,中毒也沒有那麼深,才活了下來。

經過袁家的人分析,這太陰妖毒必須有一種名為元陽果煉製的解毒丹才可以解除。

可是元陽果很稀罕,就連天元宗也難以籌集,讓袁三爺頗為無奈,只得看著女兒日漸憔悴,也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毒發離開人世,也是雲海商盟底蘊渾厚不然這袁婉婷豈能活到現在?

「太陰妖毒?」在得知了此事後蕭雲眉頭緊緊一皺。

「蕭賢侄,不知你可有辦法替我女兒解毒?」袁三爺雙眸充滿了希冀的光芒,自從知道了這少年曾經憑藉著自己特殊的能力救下了那顏家千金后,他就一直等候著今天的到來。

「這得先了解一翻袁小姐的具體情況才行。」蕭雲說道。

在沒有見到那袁小姐時,就算蕭雲也不敢保證自己能解毒,所以並沒有空口說大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