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零五章太陰妖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太陰妖毒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那好,那好。」見蕭雲並沒有說沒有把握,袁三爺臉露興奮,心中激動不已。

既然如此,顯然是這少年真的有著幾分底蘊啊!

馬車一路疾馳,很快就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府邸前。

「回府後得先你與我族中一些長者會面,畢竟你殺的邱雨辰身份不凡,想要族中人為你應付邱家首先就得讓眾人信服,不然那壓力太大,也不是我一人可以頂下來。」回到府中后,袁三爺向著蕭雲說道,「希望你可以理解此事,畢竟一個氏族,都會將利益放在第一。」

「我明白。」蕭雲攤了攤手掌,對此並不以為意。

「那好。」見蕭雲並沒有反感,袁三爺眉頭舒展,也是鬆了一口氣。

入府後,袁三爺先宴請了蕭雲,席間還有袁氏一些重要的成員,席間眾人都只是略微寒暄,並沒有提及沉重的話題,直到酒足飯飽,眾人一起相聚在客廳才聊起了此事。

「呵呵,聽說蕭公子會煉丹,可有此事?」在客廳首位,是一個年過六旬的長者,此老名為袁霖,是袁家大爺,算起來是袁家現在的掌權者,他氣息雄厚有著元丹境修為。

袁三爺則坐在右首位。

至於蕭雲,坐在左首位,如此待遇極為罕見,讓得廳中的兩個青年都感到嫉妒。

這些青年是袁家的嫡系子弟,也十七八歲的模樣,可現在卻站立在各自的長者身邊。

「不錯。」蕭雲起身,向著那袁大爺,拱手道,「我有幸學了幾年煉丹,如今略有小成。」

因為袁大師曾說過,讓他低調一些,不要太露鋒芒,所以蕭雲也就將煉丹的時間多說了幾年。

「哦。」聽得此言,客廳中的長者都是微微動容。

「煉丹幾年就略有小成?」旁邊幾位青年小聲嘀咕,瞅向蕭雲時眸露不善。

一般人煉丹,十年才能有所小成,這少年竟敢說自己有所小成?當他們是傻瓜嗎?

這些人都是袁氏的嫡系子弟,聽說了紫雲郡城的事情,自然是知道蕭雲的身份。

他們可是知道,在整個紫雲郡城也就只有袁旭一個煉丹師啊!

就那袁旭也可以交成一個有所成就的煉丹師?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為他們可是知道袁旭也不過是一個只會煉製一品丹藥的煉丹師。

莫說那些高級的丹藥,就算是一般丹藥都無法丹成二品,可這少年竟敢說有所成就?

很多人都將蕭雲當成了一個浮空的少年,企圖以此傍上袁氏,邁入天元宗。

袁呈卻是淡淡一笑,對於此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袁旭不久寫信給了袁大爺提及蕭雲天賦不凡,瞪大,而且還特地寫了一封私信給袁呈,在信中袁旭將說出了許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對於袁旭,袁呈還是比較相信的,不過此刻也不宜發表看法,畢竟一切得靠事實說話。

袁大爺並沒有旁人那些驚異的表情,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呵呵,我孫如今正好在淬體圓滿境,若是蕭公子有空可否為他煉製一顆先天丹?有此丹藥想必他也可以一舉踏入先天境。」

在袁大爺身側,有著一個少年,看起來才十四五歲,長得很清秀,他眉頭上揚淡淡的看著蕭雲,眸中充滿了挑釁和質疑的味道,似乎在說,「你也能煉成先天丹?」

在客廳中另外一些少年也是投來質疑的眸光。

「好。」對於外人的質疑,蕭雲並沒有放在心中,他眸光一凝,道。

「呵呵,如此甚好。」袁大爺一笑道,「現在也早了,你就先在我袁府住下吧。」

「不好了,三爺,小姐的毒開始發作了。」就在此時,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眾人眉頭一動,偏頭看去,卻見得在外面,一個老媽子咋咋呼呼的闖進了客廳。

「什麼,婷兒毒發了?」袁三爺霍的起身,不由失聲驚呼。

客廳中的其他人也是為之動容,不由瞅向了那個老媽子。

「恩。」那老媽子一臉焦急道,「現在小姐渾身難受,被惡毒纏身,三爺快去看看吧。」

「她沒有服用解毒丹嗎?」袁三爺問道。

「那解毒丹剛好用完了。」那老媽子一臉焦急,催促道,「三爺,你快去看看吧。」

「恩。」袁三爺眸光一凝,隨後瞅了一眼旁邊的蕭雲道,「不然蕭公子隨我去看看吧?」

「好的。」蕭雲眸光一動,也想去看看那袁小姐的情況。

「我們也去看看吧。」袁大爺眉頭微皺,道。

「那最好了。」袁三爺微微點頭,他兄長有著元丹境修為在危機情況也可出手幫忙鎮壓毒勢,多一個人在身邊總是好的,「笑兒,你快去你天炬叔那拿幾顆解毒丹過來。」

「是,三叔。」在旁邊,一個青年應承一句,立即匆匆離去。

「走。」袁三爺立即帶領著眾人,一起前往他所居住的院子。

袁三爺回到院子內,在裡面幾個侍女正慌慌張張,迎了過來。

「小姐怎麼樣了?」袁三爺問道。

「小姐神智迷糊,已經快昏迷了。」一個侍女有些緊張的說道。

「什麼,已經快要昏迷了。」袁三爺一臉凝重道,」她的毒發作到現在多久了?」

「才不到二十幾分鐘。」那侍女說道。

「才不到二十幾分鐘?」袁三爺眉頭緊緊皺起。

「看來婷兒的毒已經要全面爆發了。」旁邊,袁大爺眸光一凝道,「我們快進去吧。」

「恩。」袁三爺也不敢遲疑,連忙向著那袁小姐的閨房走去。

旁邊的幾位袁氏族人也是跟隨而去,對於那個少女的事情他們這些做長輩的也是頗為同情。

進入屋子,可以看到,在一張紅木雲床上有著一個臉色憔悴的少女正躺在上面。

這女子輪廓還算精緻,可是肌膚卻缺少了光澤,顯得有些蒼老,少了少女應有的清麗,加上那暗淡無光的雙眸,讓她更顯老態,讓人很難想象出這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

蕭雲進入這屋子,瞧得這個少女時眉頭也是不由緊緊一皺。

「看來那毒已經在蠶食她的生機,在這樣下去真的將命不久矣。」蕭雲暗自嘆息,心中也是明白了為何那袁三爺會那麼擔心,一接觸自己就詢問治療劇毒的事情。

「婷兒,婷兒我是父親,你可得守住心神啊1袁三爺一步走到那床邊拉著那女兒的手道。

「爹?」袁婉婷雙眸迷糊,氣若遊絲,她努力的眨了眨眼,眸光上揚瞅向旁邊的老人,那雙眸中儘是不舍,更多的卻是無力,「女兒,只怕要不行了,以後也不能侍奉您老了。」

少女話語輕柔,悅耳動聽,讓人聞之心醉,與那憔悴蒼老的模樣簡直是一個鮮明的對比。

「看來潛伏在婷兒體內的毒要爆發了啊1袁大爺上前一步,瞅了一眼那侄女臉色也是顯得頗為凝重,「我看就算解毒丹暫時穩住了她的毒素,等那劇毒下次爆發,也將無力回天了。」

「哎。」袁三爺瞧得女兒那不舍的眸光,心痛不已。

自己女兒才不過十八歲,本應該是花季一般的年紀,可卻一直在與病魔抗爭從來沒有享受過同齡人的應有的樂趣,人生還有許多美好的事物該等著她一一去經歷體會。

可是,這些對於她來說都將是浮雲,可望不可即。

「你放心,爹一定會想辦法救治你的。」袁三爺眸光一凝,道。

「女兒已經拖累爹爹多年了,現在走了也好。」那袁婉婷嘴角卻是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喃喃道,她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再也清楚不過了,這毒以前每三年才發一次,可自從她十四歲后,發作的頻率越來越頻繁了,就算族人為她配置了各種藥材也是無用。

如今劇毒發作,她已經感到了自己體內的生機在被不斷侵蝕,如此下去命不久矣。

「別說那麼多了,讓大伯先替你將劇毒壓制下來吧。」袁大爺上前說道。

聞言,袁三爺連忙退到一邊,如今也只有元丹境的大哥才可以將這些毒給壓制下來了。

「還是讓我來吧。」就在此時,一直站在旁邊的蕭雲開口道。

「你?」聽得此言,眾人都是一愣,帶著幾分錯愕與質疑瞅向了蕭雲。

「你能行?」不僅是幾位少年,就連袁家的一些長者也是眸露質疑。

這毒連整個袁家都束手無策,這個少年有什麼用?

難道憑藉他那先天境修為也可以壓制這毒?

「你就少在這裡攪合了。」當中一個青年眸光一冷,露出幾分厭惡,喝道。

在這些人看來,蕭雲就是想趁此討好他們袁家。

「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場合。」就連當中有兩位長者也是投來不耐煩的眸光。

「你有辦法?」袁大爺先是一愣,隨後帶著幾分好奇的眸光瞅向蕭雲問道。

「袁小姐體內的劇毒如今已經開始全面爆發了,就算將劇毒強行壓制下來也是無濟於事,再者,這太陰妖毒既然不是一般的解毒丹可以化解,就算拿來丹藥只怕也是如此。」蕭雲眉頭輕挑撇了一眼那面容憔悴,臉色發青的女子后淡淡的說道。

憑藉著強大的靈魂力,蕭雲可以將這少女體內那毒素的微小波動都感應出來。

「你別在這裡危言聳聽了。」一個面若冠玉,頗為英俊的青年冷哼道,「你只是在旁邊看了一眼就知道我婉婷妹妹的情況了?哼,你真以為你是蓋世神醫可眼觀天下惡疾啊1

就連袁大爺也是頗為好奇。

這少年只是微微看了一眼,連把脈都沒有,怎麼就能知道婉婷現在的情況?

莫非是信口開河?

可瞧蕭雲這認真的模樣顯然不是。

「他說地的確是真的。」這時,一個男子走近來說道,「婉婷的毒的確已經不是解毒丹可以壓制的了,也是如此,我才沒有繼續留解毒丹在她身邊,而是在潛心研究其它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