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零六章出手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出手救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四叔。」見得那驀然走來的男子,屋內的人都是一怔。

「老四,當真是如此?」袁三爺眉頭緊皺,問道。

屋子內的其它人都將視線彙集在了這男子身上。

這男子名為袁天炬,才年過四十,正當壯年,是袁家一個出色的煉丹師,袁婉婷的毒也是他出手壓制,可惜他雖然知道正確的方子卻也因為尋不到元陽果,也只有徒自嘆息。

「恩。」袁四爺走了過來,點了點頭道。

「你有沒有研製出其它丹藥?」袁三爺眉頭緊鎖,眸子帶著幾分期許盯著袁四爺。

「我試了以許多蘊含純陽之氣,火元之氣的靈藥代替那元陽果煉製一顆解毒丹,可惜在融丹時藥材產生了抗拒,根本無法丹成,想要徹底將這丫頭的毒解除很困難啊1袁天炬嘆息一聲,瞅向那一臉憔悴的侄女時,心中也是感到一陣無力。

「那該怎麼辦?」眾人皆是眉頭緊鎖,若是如此,難道眼睜睜看著這後輩離去?

袁天炬也是眉頭緊鎖,嘆息道,「想救婷兒,難啊1

袁家早就派人聯繫過天元宗老祖,可是那元陽果很稀罕,一直沒有尋到。

再者,這老祖一心追求煉丹的更高境界,向來很少理會族中的事情,想讓他專門為此費心費力可沒有這麼簡單,當一個人到達一個高度后往往對於很多事情都會看得比較淡。

「對了,蕭公子,剛才你說讓你試試,你可有把握?」突然,那眉頭緊鎖的袁三爺眼睛一亮,瞅向身邊的少年,那雙眸子中充滿了希冀的光芒,現在也只有靠這少年了。

「我先試試。」蕭雲聳了聳肩,說道,「至於能否徹底解除袁小姐的劇毒我還得看看那太陰妖毒的特性才能判斷,現在也只有先替她穩住毒勢,保住性命,別的我不敢保證。」

「大言不慚。」旁邊幾個青年眸光冷喝道,「就憑藉你也可以保住婉婷妹妹的性命?」

「袁蒙,給我住嘴。」袁三爺眸光一冷,呵斥道。

「三叔1那青年袁蒙眉頭緊鎖道,「難道你相信他?」

「如今你們婉婷妹沒命在旦夕,你們卻還在這裡胡攪蠻纏,簡直是混賬,都給我出去。」袁大爺霍然起身,回過頭冷冷盯著那幾個青年道,「這個月你們的月錢都不要領了。」

「可是。」幾個青年心中有氣,眸光斜瞥都恨恨的將蕭雲盯著。

旁邊另外幾位長者雖然對蕭雲有所質疑,不過卻也沒有開口,畢竟他們也是知道,既然已經沒有辦法救治那婉婷了,那倒不如死馬當活馬醫,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出去。」一個長者開口,向著自己的後輩說道。

最後幾個少年只得咬著牙,恨恨的離開。

袁笑眉頭微挑,將這一切都收在眼中,不過卻並沒有多說,只是默默的站在旁邊。

「蕭公子,不知你有什麼辦法緩解小女的毒勢?」袁三爺帶著滿臉期許問道。

旁邊眾人也是滿臉好奇,眾人實在難以想象,這個少年有什麼能耐壓制住毒勢。

要知道,這太陰妖毒極為霸道,就連真元境修者也無法壓制,必須元丹境才行啊!

「我自有辦法。」蕭雲眉頭一彎,瞅向眾人道,「不過此刻諸位能否先行退避?」

「退避?」眾人一陣遲疑,心中暗忖,「犯得著這樣嗎?」

不過那袁天炬及袁大爺對這少年卻更多了幾分好奇。

「好,我們先退下。」袁三爺眸光一凝,向著身邊的人示意,隨後說道。

見袁三爺都開口了,眾人也沒有什麼好說了。

「婷兒,這蕭公子是你袁旭伯伯請來的神醫,專門是為你治病而來,你儘力配合他。」袁三爺瞅了自己女兒一眼,輕聲道,「放心,我們不會丟下你不管,無論如何父親都會想辦法救你。」

「恩。」袁婉婷眸光略顯迷糊,輕輕的眨了眨睫毛,道。

「我們退下吧。」袁三爺深吸了口氣,霍然起身道,「蕭公子一切就拜託你了。」

「三爺請放心。」蕭雲拱了拱手道。

隨後,眾人都退出了這屋子,在外等候。

屋子中就剩下蕭雲,他走到床沿邊,瞅了一眼那滿臉憔悴的女子心中也是略感心痛。

一個花季少女,卻被著病痛折磨,讓人心生憐惜。

「我需要替你將劇毒從那掌心竅穴導出,所以冒犯之處還請見諒。」蕭雲向著那女子說道。

袁婉婷點了點頭,意識已經很模糊了,似乎很快就要昏迷下去,連說話都沒有力氣了。

見此,蕭雲也不遲疑,他抓住那袁婉婷的手。

少女的手掌被抓住,並沒有那中柔軟,反而有些乾癟,好像一個老人的手。

這讓人更加心痛。

這是體內生機被侵蝕后留下的後遺症。

甩了甩頭,蕭雲開始運轉武魂,掌心碧光閃爍,開始替那袁婉婷拔除體內的劇毒。

憑藉著武魂感知,蕭雲對那太陰妖毒也是漸漸有了了解。

這是一種極為頑強的妖毒,若不能對症下藥,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一般的解毒丹很難徹底拔除這袁婉婷體內的劇毒。

再者,那毒幾乎是源自血脈,想要徹底清除那更是難如登天。

這袁婉婷能活到現在已經算是一個奇了。

這太陰妖毒很難纏,一般人一旦沾染很難清除,也是蕭雲的武魂晉級了,不然在面對這些劇毒時他也不敢大意,如今那碧樹武魂光暈閃爍,綻放出一片光芒,如大道紋路玄妙無比,將那些劇毒很輕易的就化為一空,然後如吸收元氣一般化為己用。

「若沒有元陽果該如何徹底救治她?」蕭雲一邊拔毒,一邊在想著如何幫這少女徹底根治惡毒,在拔毒的同時,他赫然發現了這女子體內的劇毒在不斷滋生如此循環不息,將是大患。

那趨勢,已經和當初蕭靈兒體內寒氣爆發有著幾分相似,只是還沒有那麼恐怖罷了。

不難預料,在下次毒發時只怕就是這女子徹底殞命的時候。

到了那一刻,就算蕭雲的武魂在玄妙也很難替她保命了。

這種拔毒一直持續了一晚,蕭雲心神疲倦,不過心中也有了對策。

直到翌日,太陽升起,袁婉婷體內的太陰妖毒這才不在滋生,蕭雲也就將那些毒給拔除一空,在短時間內這女子算是保住了性命,可是下次結果如果卻難說了。

因為那時蕭雲豈會那麼巧合在袁家了?

「我的毒,被清除了?」陽光折射進來,袁婉婷那長長的睫毛輕輕顫了顫睜開了眸子道。

昨天拔毒,她太疲倦了,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只算是將你身上的爆發出來的毒清除了,可是你體內血脈當中的劇毒卻依舊在。」蕭雲說道,這女子毒入血脈及骨髓,很難清除,就算換血也不行,因為這是遺傳下來的毒。

「哼,我也知道會是這結果。」那袁婉婷莞爾一笑,聲音很清脆,悅耳動聽,若不看她那憔悴人容顏肯定會讓人認為這是一個絕世嬌人才擁有的甜美聲音,蕭雲在旁邊聽來心中更是一顫。

他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妹妹一樣,這少女雖然在笑,想必心中也是感到頗為無助吧。

「你好好休息吧。」蕭雲道,「我會想辦法替你徹底拔除這些惡毒的。」

這袁婉婷的眼神和蕭靈兒太像了,讓蕭雲心中一根弦被觸動,暗自下定決心要替此女徹底根治這劇毒,在他心中,竟似有著一種要將這女子當成他妹妹的感覺。

「這次謝謝你了。」袁婉婷眸露笑意,沒有多說,只是帶著真摯的感謝。

「不用客氣。」蕭雲隨後推開了門。

在外面,袁三爺等人正在焦急等候。

昨夜他一直在此,並沒有離開,那幾個青年離開了,不過清晨卻又來了。

當然,這些人並不是來看袁婉婷是否好了,因為他們知道這堂妹多半是沒救了,這次早早的趕來是為了看蕭雲的笑話,一個比自己還小一兩歲的傢伙竟然也敢充當神醫?

當我們是傻瓜嗎?

這讓眾人感到很不滿。

「蕭公子,婷兒怎麼樣了?」見蕭雲出來,袁三爺連忙迎了上去問道。

「毒勢已經緩解了,不過想要徹底根治那太陰妖毒太難了。」蕭雲嘆息口氣道。

「緩解了就好,就好。」袁三爺鬆了口氣道。

「已經緩解了?」旁邊的袁天炬眉頭一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我看他肯定是用了解毒丹。」另外幾個青年也是一臉詫異,隨後冷冷的說道。

「解毒丹?」蕭雲眉頭一彎,瞥了一眼那幾個青年,並沒有多說什麼。

「我先去看看。」袁天炬眸光一動,連忙向著屋內走去。

若真是解毒丹,他肯定可以知道。

隨後,袁三爺也進入了那屋子。

蕭雲跟隨而去,並沒有太多的情緒波動。

這些人會奇怪也是正常。

畢竟,世上如他這樣可以憑藉武魂拔毒的人只怕也是很少有了吧。

在進入了袁婉婷室后,袁天炬眼睛就是一亮。

此刻的袁婉婷氣息已經恢復,眸光也不在暗淡無光了。

最讓人驚訝的是在這屋子裡幾乎沒有一絲惡臭,讓他感到錯愕不已。

若是以解毒丹拔毒,肯定會排齣劇毒,整個屋子都會是一片惡臭。

可這屋子裡空氣清新哪有排出了惡毒的跡象啊!

「難道這少年真有什麼特殊的辦法?」袁天炬心中一震,他可是煉丹師,對於太陰妖毒的恐怖再也清楚不過了,若是這少年可以憑藉自己的能力拔除那些劇毒這說明什麼?

就算沒有徹底根治也足以驚世了啊!

就這樣,袁天炬帶著滿臉震撼,雙眸緊緊的將那少年盯著。

「老四,怎麼了?」見袁天炬這表情,袁三爺眉頭一皺,感到有些奇怪。

「哼,肯定是這小子用了解毒丹。」旁邊幾個少年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