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一十四章破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破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妖靈竟然可以吞噬陣法之勢,還越戰越勇,完全不是一個妖靈應該有的能力。」吞天雀的強大超出了九皇子的預料。

「這樣才好,說明這妖靈非凡。」突然,九皇子眸光一凝,不由握緊了拳頭喃喃道,「這妖靈我一定要得到,若將此物煉化或許我也可以得到當中的一絲神通。」

九皇子眸光一凝,體內血脈之力運轉,演化為真元,從口中吐出,開始結櫻

嗡!

只是瞬息,一個法印結成,被注入陣法內,那陣旗立即光芒閃爍,一股古老的氣息波動瀰漫而出。

這陣旗蘊含著玄妙的符文,裡面被封印著風族先祖留下的血脈真靈。

據說這血脈真靈和神禽鳳凰有關,雖然沒有真正的神禽之勢也不可小覷。

如今風褚全力出手,那裡面的血脈真靈不斷被激發而出。

呼!

幾桿陣旗光芒閃爍,如有神禽出世,待得璀璨的光芒一閃,一隻形如鳳凰一般的神禽被演化而出,那長長的尾羽採光綻放,盪起一重重光暈,充滿了神聖的氣息。

這一次神禽的氣勢變得更強,很顯然九皇子動了全力,要不惜一切代價鎮壓蕭雲。

那吞天雀讓九皇子徹底動心了。

「這傢伙真狠。」蕭雲一臉冷峻,從那演化出的神禽氣息來看,他知道九皇子真的要下狠手了,這讓得蕭雲那雙眸中有著一絲殺意浮現,若是不讓這九皇子浮現代價,豈能罷休?

「給我殺1九皇子控制陣法,喝道。

唳!

神禽展翼,那巨爪光芒燦燦,有著瑞彩繚繞,真的如那鳳凰的巨爪,要撕裂虛空。

「找死。」吞天雀眸光一凝,全身火光綻放化為一個氣旋向著那巨禽席捲而去。

茲茲!

火光瀰漫,開始焚燒那神禽,與此同時吞天雀也在吞噬著對方所蘊含的那股精氣。

可惜這次九皇子真的是下了狠手,激發出了幾成血脈真靈,所演化出了的神禽威力強大,那般氣勢宛若有神禽降臨,若不是有著陣法束縛,只怕那種波動瀰漫開來,都將要驚世。

這絕對是要堪比元丹境的氣勢了。

那形如鳳凰一般的神禽雙翼一震,彩光綻放,橫掃四方,鐵翼似可撕裂一切,將吞天雀演化出來的氣旋給擊潰,化成了原形,吞天雀的身子如同被洪流席捲,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後飛去。

此刻,吞天雀竟然不能與之一戰。

「該死。」吞天雀眸光一凝,不由暗罵了一句,它雖然可以吞噬一切,卻也有一個限度,在絕對的力量之下,它也是無能為力,將被那強大的力量摧毀種種神通。

「呵呵,看你還有什麼手段。」外面的九皇子見得吞天雀被震飛,連那吞噬神通都無法凝聚,頓時心中一喜,他咧嘴一笑,以心神法訣控制陣法內演化出來的靈禽。

給我鎮壓!

隨著一聲冷哼,那神禽展翅而下,巨翼伸展開來,遮天蔽日,似要將蕭雲淹沒。

蕭雲只覺眼前一片絢麗的光芒傾覆而下,要將他和吞天雀一起淹沒,那種強大的氣息讓人心臟一緊,這陣法威力太強了,蕭雲感到由心的無力,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差了。

在這攻擊下,他就算動用各種底牌也是無濟於事。

「我一定要變強,擁有絕對的實力才行。」蕭雲緊緊的握緊了拳頭,指甲都嵌入了那掌心的皮膚裡面口中喃喃自語,那顆變強之心越發強烈了起來,實力不夠將處處受制。

在緊握拳頭時,蕭雲向著吞天雀傳音,「要不要我催動吞天塔一起助你?」

這吞天塔是蕭雲最大秘密,曾經以此配合對付了那火蟒妖靈。

只是那個時候四處無人,蕭雲可以肆無忌憚的出手,可現在不同,他一旦暴露出了吞天塔必將引來一場巨大的風波,這絕對是比什麼煉丹秘術還要驚世的至寶。

吞天塔不到生死存亡之際蕭雲絕不會輕易動用。

「不用,天爺就不信鬥不過這毛頭小伙?」吞天雀似也知道當中的輕重,當下眸光一冷,身形光影閃爍化為了一個個符文,開始凝聚,最後它的身子消散完全成為了一個吞噬氣旋。

這個氣旋非同一般,完全是符文構建而成,似蘊含著天地奧義。

這是吞天雀以這一脈的秘術催動而成。

這種秘術將耗費大量精元,不到萬不得已它也是不會輕易動用。

那氣旋凝聚成形,能有百丈大小,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如溝通了九幽可吞噬一切,偏偏這氣旋還散發出一股炙熱無比的氣息波動,將虛空都焚的扭曲了起來。

燦燦火光綻放開來,好像一輪烈日在閃爍。

在這股炙熱的氣息波動下,那神禽的身子也是微微一顫,泛起了一片彩色的漣漪。

這神禽不是真物,只是一道靈氣演化而出,有著秀。

也就在這時,吞天雀怒吼一聲,就向著那神禽吞去。

呼!

遠遠看去,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火之氣旋怒卷而上,要吞沒那神禽靈身。

「這鳥果然有些門道。」九皇子眸光一冷,獰笑道,「不過想吞沒這靈身,還差了一點。」

「裂1九皇子法訣引導,那巨禽眸子光芒一閃,便是伸出了巨爪向著那火流撕裂而去。

蕭雲緊緊的盯著那虛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若是吞天雀不能抵擋這一擊情況將不妙。

刷!

火光席捲而去,那巨爪似可撕裂虛空,竟是生生撕裂出了一個口子。

那氣旋符文閃爍,立即彌補那缺口,以抵擋神禽的攻擊。

只是雖然如此,那神禽利爪撕來,那片火紋開始扭曲了起來,一副難以抵擋的模樣。

瞧這情況,不用多久吞天雀就將無法抵擋了。

「被撕裂了?」蕭雲眉頭緊皺,如此看來,吞天雀的實力還是差了那麼一絲啊!

「你區區一介妖靈,如何能擋我大陣?」九皇子嘴角一扯,獰笑道。

「這下一定可以拿下蕭雲了。」袁笑眉頭舒展,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剛才吞天雀展現出的實力也讓他一驚。

「不行,我得破了此陣才是。」蕭雲眸光一凝,掃視四方,知道自己絕不能坐以待斃,不然單靠吞天雀他們肯定將飲恨在此,這陣法太強了,吞天雀也難以堅持下去。

「可是該怎麼破陣了?」這讓蕭雲皺眉。

如今陣法被催動,四方只是茫茫一片光幕,形成了一個陣法空間,蕭雲就算將靈魂力釋放出去也很難找到那陣旗的所在,再者,那陣旗相互牽引,化為了一個禁制也不是一般人可接觸。

「陣旗在那裡。」蕭雲突然眸光一凝,發現了幾處地方氣息特別晦澀。

剛才那神禽也赫然是那些地方的光紋彙集演化而出。

這時,吞天雀在竭力對付那神禽靈身,可它的氣息也在不斷減弱。

呼!

那神禽巨翼撲下,光芒燦燦,大有著一副要將吞天雀淹沒的趨勢。

咿呀!

雪白小獸眨了眨眼,在盯著那陣旗所在的方位后,突然一躍而出揮舞小爪撕了過去。

「一隻小獸?」正沉浸在即將要將吞天雀鎮壓的喜悅中的幾位皇室長者突然眸子一凝。

此刻雪白小獸揮舞著爪撕向陣法的光幕。

「這隻小獸不凡,可以對付真元後期的修者。」袁笑表情略顯凝重,道,「它要幹什麼?」

「難得它想要破陣嗎?」旁邊幾人都是一愣。

「這陣法非元丹境修者根本不能破。」九皇子冷笑,隨後法訣一引,「給我鎮壓。」

在九皇子的法訣牽引下,那陣法內的神禽巨翼一動,綻放出一片光芒,向著吞天雀淹沒而去,此刻的吞天雀氣旋潰散,又化出了妖靈之身,雙眸顯得頗為疲倦。

幾番大戰讓它耗竭了不少真元。

「我恨啊1見得那巨翼傾覆而下,吞天雀忍不住哀嚎一聲。

若是它恢復了元丹境的修為豈會如此狼狽。

就差一步了,可現在嘆息一切都是枉然。

嗡!

在這關鍵時刻,這個陣法空間突然猛的一顫,掀起了一片漣漪。

當這漣漪掀起后,那陣法演化出來的神禽也是微微一怔,似受到了陣法的影響。

「怎麼回事?」外面的人皆是一愣。

「是那小獸。」突然,有人眸光一凝,發現了驚人的一幕。

卻見得雪白小獸,揮舞著小爪竟是生生的將陣法演化出來的光幕給撕裂出了一條裂縫。

陣法本是氣息相連,才能形成一個陣法空間,一旦有缺整個陣法都會受到影響。

咿呀!

雪白小獸眉頭扭成一團,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全身綻放出一片光紋,好像一直神獸一般籠罩著神韻,它那爪子很小,可當中光芒閃爍,似有著大道符文,可以化解一切能量波動。

在它的爪子下,那陣法的光幕開始瓦解。

陣法受到攻擊,自主的產生了禁制,向著雪白小獸淹沒而去,卻根本不能近其身。

它身上的光紋太玄奧了,如一件護身鎧甲,將那些波動盡數抵擋了下來。

而後,陣法的光幕卻是不斷的被撕裂開來。

見得這一幕,皇室的人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逆天小獸?」眾人面面相覷,怎麼也想不到這蕭雲身邊竟然有這麼恐怖的小獸,這種神通能力就算是那元丹境的修者沒有絕世功法也很難修得啊!

嗡!

就在眾人為之震驚的時候,那光幕被撕裂,整個陣法空間猛然一顫,就好像是一個水泡被人一下就給戳爆了,原本光芒燦燦的空間消散,眼前有著小徑假山浮現。

不僅如此,就連那陣法演化出來的神禽靈神也開始氣息消散,一副要潰散的模樣。

「呵呵,真是天助我也。」見此,吞天雀仰天一笑,也不遲疑連忙大口一吸就將那氣息驟降的神禽靈身給徹底吞入腹內,它剛才那消耗的精元也開始逐漸的得以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