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一十七章風皇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風皇的請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蕭雲窮凶極惡,不僅傷了九皇子,還將我們給打傷了。」旁邊幾位長者都開口道,「陛下,你可得替我們做主啊1

聽得這些人的話語,蕭雲眉頭緊緊一皺,一臉陰沉。

不過他並沒有多說,只是盯著那袁霖以及風皇。

在這些強者面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重要的是他們來這裡是什麼意思。

若他們要護短,就算自己在有理也是無用。

所以蕭雲並沒有多說。

風皇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幾個被傷的皇族長者,隨後將視線瞅向了蕭雲。

蕭雲一臉淡然,依舊與那風皇迎視而去,顯得頗為淡定。

「你就是蕭雲?」風皇眸露訝異,對那少年那淡定的模樣感到驚訝,旋即他眸子微眯,語氣略顯柔和,帶著一絲難得的笑容,問道。

「恩。」蕭雲點了點頭。

「陛下這是怎麼了?」見風皇語氣客氣,皇族幾人都是滿臉錯愕。

「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才如此年紀,就能力敗我族中幾位真元境強者真是難得啊1風皇微微一笑,道,「你的事情朕已經聽說了,你放心,將此事的經過說來,朕絕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父皇1九皇子眉頭一皺,長聲道。

風皇的態度讓他感到詫異。

蕭雲也是有些錯愕,不明白風皇有什麼企圖。

在蕭雲狐疑的時候,那袁霖卻是向他微微點頭,那意思似在說相信風皇。

略微遲疑,蕭雲就將此次的事情說了出來。

聞言,風皇一臉陰沉。

「混賬,你怎可如此利欲熏心,竟要對蕭公子出手。」聽得此事,袁霖眸光一沉,緊盯著那袁笑,呵斥道,「他可是我袁家的恩人,你此番如此,莫非是要讓世人知道我袁家是背信棄義之輩嗎?」

「大伯,我只是想獲得那煉丹秘術罷了。」袁笑說道,「只要我獲得了這煉丹秘術一樣可以為袁家做出貢獻,到時候也就不用求他了,大伯,你幫忙將他拿下吧。」

「混賬。」袁霖眸光一冷道,「我們雲海商盟,信字為先,怎能做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

聽得袁霖這話語,蕭雲雖然有些驚訝,不過更多的是沉默。

「大伯……」袁笑一愣,不知道自己的大伯為何如此。

「陛下,你看此事該如何抉擇?」袁霖眸光一沉,隨後瞅向了身邊的風皇。

「褚兒,蕭公子剛才說的可是真的?」風皇一臉肅然,語氣略顯冷淡瞅向了九皇子。

「父皇,這蕭雲本是一個寒門子弟,卻在半年前突然一鳴驚人,肯定是得到了什麼至強者的傳承,如今他身邊還有著不凡的靈獸,若是兒臣得到了他的傳承肯定能為我皇族增添幾分底蘊。」九皇子躬身道,「如今父皇親來,這一切自然得由您來做主了。」

九皇子後面的意思顯然是說那傳承由風皇來分配。

「這麼說你真是在此埋伏蕭公子?」風皇的眸光一冷,道。

「父皇這是怎麼回事?」見得父皇這種眸光,九皇子的心咯一跳。

旁邊幾位皇族的長者也是感到不妙。

呼!

驀地,九皇子只覺眼前光影閃爍,一隻巨手似洞穿了虛空頃刻就擊向了他。

一股恐怖的氣息傾覆而下,讓九皇子內心一陣惶恐,心驚膽戰。

這赫然是風皇出手了。

「不……父皇1九皇子眼瞳驟然一縮,露出滿臉錯愕,連忙驚呼道。

不遠處的十二皇叔也是一臉詫異,不過卻並沒有妄動。

砰!

卻見得光影閃爍,一聲悶響傳出,九皇子就被擊飛,口中鮮血吐出。

咚!

九皇子落地,他的氣息在消散,幾乎在瞬息間就變成了一個凡人。

「丹田被廢了?」旁邊幾位皇族長者都是傻了眼。

這是怎麼回事?風皇竟然為了一個外人廢了九皇子。

這九皇子可是風皇的親子啊!

這讓人感到莫名其妙。

堂堂皇子,就算犯了錯也不必如此啊!

「父皇,為什麼?」九皇子落地,嘴角還有著血跡溢出,他艱難的抬頭望著虛空的風皇道。

「孽子,堂堂皇子,竟在此設下埋伏,要奪人寶物,我皇族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也不學學你的幾位皇兄,他們是何其刻苦?如你七皇兄,他才比你大一歲而已,卻已經踏入半步元丹境。」風皇一臉冷厲道,「瞧瞧你們都做的什麼事情,也敢自稱為皇室之人?」

聽得風皇話語如此嚴厲,那幾位長者都不敢開口了。

「皇兄,這未免有些太過了吧?」旁邊的十二皇叔眼皮微微一跳,沉聲道。

「老十二,你身為一個長輩就莫要攙和此事了。」風皇眸光一冷,大手拂動一股恐怖的元氣波動席捲而出,那幾位與九皇子一起的長者體內一顫,丹田盡數被廢。

「帶他們下去吧。」風皇一臉冷厲,威嚴十足道,「將風褚面壁思過,不得出宮。」

「是1十二皇叔嘆了口氣,手掌一拂,一股元氣席捲而出,帶著九皇子等人離去。

連風皇都開口了,就連十二皇叔也不敢多說。

在風月國風皇就是唯一的王者,誰敢忤逆他的意思?

旁邊幾人都離去,就剩下袁笑了。

雖然已經被廢了,可是袁笑的身子依舊是忍不住在打哆嗦。

「大伯。」袁笑心中惶恐,抬望著虛空的袁霖道。

「你利欲熏心,竟謀害對我袁家有恩之人,讓我袁家丟盡了顏面,從此後你就不在是我袁家之人。」袁霖語氣冰冷道,「不久后將有人宣布此事,就連你父親也不得庇護你。」

「袁家的資源,從此與你無光。」

「不1袁笑驚呼,腦海一陣空白,難以接受這事實。

不僅是袁笑,就連旁邊的蕭雲也感到莫名其妙。

風皇和袁霖的態度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按理說來,正如袁笑所言只要奪了他的煉丹秘術,袁家的好處更多。

那風皇出手廢了九皇子,那就更讓人詫異了。

「除非他們有求於我?」蕭雲腦海中靈光一閃,喃喃道。

除此之外,蕭雲再也想不到別的理由了。

「蕭公子,此事老夫也是始料未及,若有冒犯之處還請您能海涵。」袁霖訕訕一笑道。

「只要這不是袁老的意思就好了。」蕭雲淡淡的說道,如今此老已經退步,他也不好在咄咄逼人,畢竟人家是元丹境修者,現在的他只有隱忍,不然根本沒有說話的份。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實力相差太大。

元丹境修者太強了。

「呵呵,蕭公子,犬子頑劣,若有冒犯之處,還請你見諒。」風皇踏空而來瞅向蕭雲道。

風皇的態度讓蕭雲更為詫異。

「莫非是他有求於我?」蕭雲心中狐疑。

「見過陛下。」心中狐疑之際,蕭雲向著那風皇作揖施禮。

憑藉著氣息感應蕭雲竟然感到這風皇氣息深沉如海,比那袁霖不知要強了多少。

這兩人間似乎有著很大的差距。

這風皇絕對是一尊強者。

「不必多禮。」風皇落在蕭雲身邊,他眸子微眯,有意無意的瞅向了伊伊以及吞天雀。

不過風皇的眸光很快就收回,似乎怕因此讓這少年有所誤會。

瞧風皇著模樣,蕭雲越發可以確定是此人要求自己了。

「不知風皇有什麼事情用得上蕭雲?」蕭雲也不多說,直接道。

「呵呵,果然是快人快語。」風皇一笑道,「朕此番前來,的確是有事找你。」

「陛下但說無妨。」蕭雲說道。

「聽袁老說你天賦異稟,曾經不用丹藥就穩住了袁小姐的毒,可有此事?」風皇問道。

「的確有此事。」聽得此言蕭雲心中瞭然,想必又有什麼疑難雜症要找他治療了。

「呵呵,小女數年前突發惡疾,至今未能有治療的辦法,蕭公子可否能移駕皇宮?」風皇眸中含笑,眯著眼睛,說道,「你放心,不管你能否替小女的病治好,朕都不會為難於你,畢竟如你這樣的天才少年太少了,朕也很是希望看到你能展翅高飛。」

「去皇宮?」蕭雲眉頭微鎖,眸露沉吟。

雖然風皇此時說的好聽,可一旦深入皇宮,那結果誰能預料了?

只是現在不答應他,自己也沒有退路。

這風皇太強了,只是那股無形的氣息就讓人心驚肉跳,感到一種由心的無力。

「風皇為人仗義,胸藏四海,蕭公子大可去皇宮一趟,皇室可是收集著天下靈萃,說不定當中也能找到你想要的靈藥。」旁邊的袁霖淡淡一笑,向著蕭雲示意,委婉的勸說道。

「恩。」風皇點頭道,「若是蕭公子有什麼需要,也大可開口。」

「既然陛下盛情邀請,那麼小子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蕭雲作揖道。

這風皇為了親他連九皇子都廢了,可見他的決心何其大,若是自己還不識抬舉的話,只怕這風皇脾氣在好也會發怒,畢竟,憑藉此人的實力完全可以強行將他擒入皇宮啊!

「呵呵,那有勞了。」風皇會心一笑,似對這少年的態度頗為滿意。

旋即他手掌拂動,一片光芒閃爍,包裹著蕭雲就向著遠萑ァ

袁霖似是為了讓蕭雲放心,也跟隨而去。

吞天雀光芒一閃,則是沒入了蕭雲體內。

在皇城的深處,一座巨大皇宮屹立在當中,從虛空俯視而下,可以看到哪裡如同一隻神鳳屹立正遙望著虛空,似要展翅高飛,可惜那神鳳隱約間給人一種氣勢不足的感覺。

蕭雲當空望去,見得這氣勢恢宏的皇宮,心中卻是被震了一震。

這絕對是一個奇觀,各族樓台亭閣遍布,金碧輝煌,每一座殿宇都似經過了精心布局,給人一種神秘浩瀚的感覺,在那皇宮深處更是有著一股極為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

那種波動給人一種如有著神禽在此沉睡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