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一十八章七公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七公主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不難想象,一旦那神禽復甦,將有著何等驚天動地的威勢。

「這皇族來歷不凡。」吞天雀通過靈識也發現了皇宮的一切。

「恩。」蕭雲微微點頭,不僅是這布局,就連皇族所動用的那些武學也可以看出端倪。

無論是天鳳手,還是神鳳印都不是地階武學可比。

「我發現了一片葯園。」突然,吞天雀眸子一亮道。

咿呀!

雪白小獸伊伊也是發出歡快的叫聲,眸子滴溜溜轉動向著下方的皇宮不斷掃視而去。

蕭雲將靈魂力擴散開來也發現了皇宮的不凡。

這皇宮氣勢巍峨蘊含著風水格局,可凝聚氣運,在那裡面元氣濃郁似乎佔據著一處元脈,當中那股熟悉的元氣波動讓人心曠神怡,不難想象在皇宮中修鍊肯定會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風皇帶著蕭雲直接降落到了一個宮院當中。

「拜見陛下。」風皇到來,皇宮內的人紛紛施禮,一臉敬畏。

「你們都下去吧。」風皇擺手,迸退了眾人。

蕭雲跟隨在風皇身側,靈魂力感應下去,心中也是頗為震撼。

在這皇宮的侍衛幾乎都是先天境修者,當中不乏真元境強者,如此底蘊不愧為皇宮。

要知道,在紫雲郡城,一個大家族有兩個真元境強者已經算是頗為強大了啊!

「這就是小女的宮苑。」風皇龍行虎步,帶著蕭雲走向院內的一間深閨。

蕭雲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只是跟隨在後。

「小女久病未愈,所以只有請蕭公子親自一探了。」風皇顯得很客氣帶著蕭雲走向公主的閨房,在裡面一群侍女靜候一邊,唯唯諾諾,對這位皇帝顯得頗為恭敬。

隨著一聲通報后,一位身穿宮裝,容貌清麗的女子款款走來。

這女子眉目如畫,鳳眼生輝,隱約有著幾分不凡的英氣,偏偏她又生得天生麗質,容貌絕世,胸前飽滿,雙峰在步伐的移動時微微顫抖,那緊緊的宮裝根本無法將之束縛。

那對飽滿呼之欲出,可她那小柳腰卻又只有盈盈一握,如那水蛇柔軟無比。

這公主前凸后翹,身材曼妙,方一出現,就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

此女赫然就是風月國的七公主,風羽瑤!

「父皇,您找女兒有何事?」風羽瑤向風皇施禮后,朱唇輕啟,開口道。

少女聲音輕柔,如那空谷幽蘭,悅耳動聽,

在這語氣當中給人一種柔弱的感覺,與其那鳳目生威的感覺頗為不符。

不過也是如此,才讓人望之心生憐惜。

「瑤兒,父皇給你介紹一個少年才浚」風皇眸露慈祥與那威嚴的模樣有些相左,他露出一抹笑容,指著旁邊的少年道,「這是蕭雲蕭公子,呵呵,蕭公子,這是小女,風羽瑤。」

「蕭公子?」風羽瑤黛眉一彎,美眸眨動,瞅向了身邊的陌生少年,一臉狐疑。

瞧這少年也才十六七歲,怎麼父皇會對他如此客氣?

要知道堂堂風皇身為一國之君,何須如此?

「見過公主。」蕭雲一臉淡然,向著公主施禮。

「恩。」羽瑤公主螓首輕點,只是微微示意,顯得不冷不淡。

「呵呵,羽瑤這蕭公子可是不凡,他不僅天賦異稟,在煉丹治病一道上也頗有造詣。」見七公主一臉淡漠,風皇卻是笑道,「此次朕請蕭公子來此正是希望他可以解決你的惡疾。」

「替我解決惡疾?」聞言,羽瑤公主眉頭一彎,美眸眨動,露出滿臉質疑,說道,「父皇,你可是知道女兒這惡疾非同小可,就連莫叔叔都沒有辦法,一直束手無策,他能行嗎?」

羽瑤公主態度冷淡,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蕭雲。

她可不相信面前這個與自己年紀相彷的少年會有這能耐。

「呵呵,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風皇一笑,道,「要知道,蕭公子可是替婉婷那丫頭將太陰妖毒給徹底拔除了,這毒也是讓袁家頭疼了好幾年,既然蕭公子能有此能耐,豈是等閑之輩?」

「婉婷妹妹的太陰妖毒被拔除了?」聽得此言,這羽瑤公主終於是為之變色有些詫異的瞅向了一直陪伴在側的袁霖,很顯然,這七公主對袁家的人也是頗為熟悉。

「恩。」袁霖微微一笑,將蕭雲替袁婉婷穩住毒勢,以及最後如何煉丹拔毒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得這些事情,那羽瑤公主的眸子開始有著異光綻放,瞅向旁邊那少年時也不在那麼淡漠了。

「什麼,換了藥材竟然也可以煉成天陽解毒丹?」羽瑤公主嬌軀一震,那美眸中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她美眸眨動,帶著幾分怪異的神色向著身邊的少年瞅去。

她實在難以想象,這個少年會有著等底蘊。

「不僅如此。」袁霖笑道,「在服用丹藥后,婉婷整個人簡直是容光煥發,又恢復了青春活力,呵呵,若是公主還有所懷疑,老朽倒是可以讓婷兒入宮來與你一伴。」

「還恢復了青春活力?」這次羽瑤公主的身子真的是不由連退了兩步。

這個消息太驚人了。

要知道,羽瑤公主與袁婉婷年紀相仿,是閨中好友,對於袁婉婷的一切她心中有數。

見得自己女兒這震驚的模樣,風皇在旁邊淡淡一笑,在得知此事後他也是被震了一震,也是如此,風皇才會急著找這少年來替自己女兒看病,因為從那袁婉婷的身上,他似看到了希望。

「我也好久沒有見婷兒姐姐了,那麻煩袁伯伯帶她入宮與我小聚一翻。」雖然心中震驚,不過羽瑤公主也沒有就此輕信此事,因為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若不看到事實,她很難相信此為真。

「如此老朽就去帶婷兒那丫頭來與公主一聚。」袁老作揖,隨後就此離去。

瞧得袁老對七公主這恭敬的模樣蕭雲微微一愣。

這可是元丹境的修者,都心高氣傲,怎麼會如此?

還有,風皇竟然為了自己來救他女兒,就廢了自己兒子,怎麼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雖然心中狐疑,不過蕭雲也沒有多言。

現在他只求能渡過此事,順利拜入天元宗。

在經過了上次的事情后,蕭雲對於實力的渴望越發強烈了起來。

他深深的知道,沒有實力的後果。

此次若不是他天賦異稟,可以救人治病,想必風皇也不會出手。

羽瑤公主雖然對蕭雲另眼相看,不過卻並沒有急著要讓他替自己看病的意思。

風皇見此也沒有多說。

這些年來,不知有多少能人異士來過,都直言無能為力。

漸漸的羽瑤公主對此已經失去了信心,對於治病解毒的事情也冷淡了起來。

甚至還有著幾分反感。

因為每次她都帶著無限的希望,最後卻是被一次次宣判了死刑,對於她的心靈來說無疑是一次次的折磨,所以風皇也知道,若是沒有幾分把握,自己女兒會對此產生抗拒。

隨後眾人略微寒暄起來,並沒有提及治病的事情。

對此蕭雲感到頗為詫異,心中也覺得這公主的病恐怖比袁婉婷還要棘手。

不然這對父女也不會是這般表情了。

在過了不久后,宮苑中光影閃爍,袁霖帶著袁婉婷走了進來。

如今的袁婉婷亭亭玉立,搖曳生姿,肌膚上都有著肌膚關澤浮現,美艷不可方物。

「你是婷兒姐姐?」見得袁婉婷,羽瑤公主完全愣在了原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記得自己上次見到這姐妹的時候她的肌膚可是不斷鬆弛,暗淡無光,怎麼現在恢復如初了?

在仔細看去,那袁婉婷的肌膚吹彈可破,充滿了彈性,哪有鬆弛的模樣啊!

「這是怎麼回事?」羽瑤公主心中震撼不已,眼角的餘光不由瞅向了旁邊的少年,「難道他真有此能耐?」

「自然就是我了。」袁婷兒見得公主那驚訝的模樣,心中也是一喜,蓮步移動走了上來道。

「怎麼樣,是不是很吃驚?」袁婉婷拉住公主的手,笑道。

「真是你。」羽瑤公主美眸眨動,當中儘是詫異之色,如今拉著那婷兒的手她可以感覺到那種柔滑和上次兩人相見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讓得她感覺自己身處在雲里霧裡。

風皇在旁邊也是暗暗感到驚訝。

雖然聽了袁霖提及此事,可他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等神效。

如今看來,這少年煉製的丹藥似乎真的有接近生死人肉白骨的效果了啊!

「你變得更漂亮了啊1在打量了一翻袁婉婷后,羽瑤公主讚歎道。

「嘻嘻。」袁婉婷嘖嘖一笑道。

「真是這蕭公子治好的你?」羽瑤公主帶著幾分狐疑,問道。

「是啊1袁婉婷顯得很高興,盈盈一笑道,「羽瑤妹妹,有蕭公子在,想必也能替你根治惡疾,這樣一來我們姐妹以後也就可以一直多多走動,不用被那惡疾給纏身了。」

「我?」羽瑤公主黛眉緊鎖,嘆了口氣說道,「你也知道,我的情況可不比你那太陰妖毒,只怕是沒有那麼容易治好。」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結果了?」

袁婉婷笑得很開心,道,「當初我還不是一樣,被劇毒纏身,一次次發作,都快絕望了,可蕭公子一出手,我就好了,還好我當初沒有自暴自棄,而是配合了治療,不然哪有今天?」

聽得此言,羽瑤公主也開始有些心動了,既然是一個希望也不凡試試。

「瑤兒,你就讓蕭公子看看吧。」這時風皇開口說道。

「那就麻煩蕭公子了。」羽瑤公子美眸眨動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瞅向旁邊的少年柔聲道。

在見到了袁婉婷后,她對這少年儼然高看了一眼。

不管如何,能將那病危的袁婉婷都救治成現在的模樣,足以說明這少年的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