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二十五章伊伊沉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伊伊沉睡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25章伊伊沉睡

「恩。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蕭雲點了點頭。

「現在你只需好生修鍊,提升自己的實力便是了。」風皇道,「在這個世界不管你多麼驚才絕艷,背後的勢力何等強大,也唯有自身夠硬才是王道,只有自己足夠強,方可傲視天下。」

風皇這略顯關切的話語讓蕭雲不由感到一陣錯愕,不過他依舊是點了點頭。

「若你還有什麼需要,可去找七兒。」風皇隨後說道。

「嗯。」蕭雲點頭,在和風皇寒暄兩句后就此告辭,回到了那天凰嶺。

「你這小傢伙,怎麼被人困住了?」回到天凰嶺,蕭雲將小傢伙放下來問道。

咿呀!

雪白小獸眨了眨眸子,那臉頰上的絨『毛』浮現一抹紅『色』,它小爪子不斷比劃著。首發不死武尊125

看這雪白小獸的比劃,蕭雲總算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小傢伙去皇宮一處『葯』園偷『葯』,結果被發現了,九皇子趁機將一味靈『葯』將它引入了那陣法內,說到這裡時,伊伊眸子立起又蹦又跳,不斷抓耳饒腮顯得很是憤怒。

「沒事,都過去了。」蕭雲輕撫著小傢伙的腦袋,安慰道。

咿呀!

雪白小獸眯著眸子,『露』出滿臉憨笑,它不斷的用頭去蹭蕭雲顯得頗為可愛。

似乎它對蕭雲剛才會來救自己感到很是高興。

不知不覺這一人一獸的關係變得更融洽了。

咿呀!

雪白小獸突然抓起它那小鼎,從裡面竟然掏出了幾味靈『葯』,遞給蕭雲讓他服用。

這是幾株珍貴的靈『葯』,氣息很古老,似乎蘊含著一絲神鳳的氣息,讓人只是聞上一口氣息都感到『毛』孔舒展,全身都無比的舒服,不難想象,這絕對是一種稀罕的靈『葯』,應該是皇室特地培育而成。

因為那股氣息獨有,和一般的靈『葯』不同。

「這裡面蘊含著神鳳的氣息?」蕭雲將那『葯』材拿來,喃喃道。

蕭雲從那紫炎王的古籍中也知道許多的密事。

有些『葯』材是以古老的神血滋養而成,珍貴無比。

這幾株『葯』材應該是皇室一些長者留下的靈『液』滋養而成。首發不死武尊125

「你服下吧。」蕭雲接過『葯』材,隨後搖了搖頭,如今他才先天圓滿境,就算實力提升,也頂多是踏入真元境而已,可伊伊不同,這小傢伙已經足以橫掃真元境修者了,若再進一步,就可以恢復到元丹境。

到了那時候,有吞天雀和伊伊兩尊元丹境強者在自己身邊,這才是真正的底蘊。

如此,蕭雲在面對元丹境修者時也不用如此無力了。

此次若非風皇及時趕來,他還真不知自己會如何。

咿呀!

小傢伙見蕭雲不用這『葯』材,眨了眨眼,就將那小鼎給他,示意讓他喝一下裡面的火『液』。

這蕭雲到沒有拒絕,因為這鼎內的火元之『液』太多了,似乎用之不竭。

見蕭雲在喝那火元『液』,雪白小獸則是眯起眸子,小嘴一張就將幾顆靈『葯』咯吱咯吱吃了。

那『葯』材入口,小傢伙的皮『毛』更加光滑了,似有著神曦流轉,顯得頗為不凡。

「這裡有顆丹『葯』,你服下。」蕭雲將一顆火元丹遞給雪白小獸。

這小獸似乎偏火屬『性』,服用這些丹『葯』對它應該會有很大的好處。

小傢伙也不客氣,拿來就服下了。

隨後,蕭雲詢問小傢伙還有沒有『葯』材,因為他覺得那些『葯』材不煉製丹『葯』太浪費了。

只要煉製成丹,才可以最好的發揮出那『葯』材的效果。

咿呀!

伊伊眯著眸子,憨厚一笑,又從那小鼎內拿出了一堆『葯』材。

「你是將皇室的『葯』園掃光了嗎?」蕭雲愕然,那裡足有二十幾株『葯』材讓人詫異。

怎麼皇室就沒有在第一時間抓住它了?

其實蕭雲不知道,風皇早就知道了此事,卻並沒有生氣,反而讓人任由這小傢伙胡作非為。

見此,雪白小獸一臉害羞,眯子眯起似乎也知道這事情不光彩。

「這樣,我多喝點火元『液』,爭取再衍生出一顆靈珠,到時候一起為你煉製一顆丹『葯』。」蕭雲略微沉『吟』,隨後對小傢伙說道,伊伊連連點頭,聽到那靈珠眼睛都亮了,直接將那小鼎給仍了,撲到蕭雲壞里,不斷的用那頭去磨蹭著這少年顯得頗為親密。

這讓蕭雲感覺好笑之時,心中也是感到溫馨不已。

蕭雲服用了不少的火源『液』,那兩片能葉上開始有這霧氣繚繞,不過卻並沒有凝聚出靈珠,因為七天的周期還差兩天,隨後,他繼續進入了那個聚元台之內修鍊。

幾天過後,那裡面又凝聚了不少的元氣,蕭雲不斷汲取,武魂都通通將之吸收。

可就是這樣,依舊沒有要踏入真元境的意思,他的武魂需要的元氣太大了讓人無奈。

好在武魂有各種異能,蕭雲到也沒有因此感到不悅。

兩天過後,蕭雲在喝了一些火源『液』,終於是凝聚出了兩顆火靈『露』珠。

有了這『露』珠蕭雲開始煉丹,要助雪白小獸提升實力。

火元丹的丹方有很多,都是由各種蘊含火元之氣的『葯』材一起煉製,只是越稀罕的『葯』材煉成的丹『葯』效果越好,此次蕭雲將雪白小獸從皇室『葯』園內的『葯』材都加入了裡面,在通過火靈『露』珠的輔助,一顆蘊含著生命氣息的火元丹就被蕭雲給煉製而成了。

咿呀!

見得這顆丹『葯』,雪白小獸的眸子光芒綻放,緊緊眯起『露』出滿臉火熱。

小傢伙不停的向蕭雲眨眼,想要這顆丹『葯』。

不過,它現在也很懂禮貌,雖然自己很想要卻知道要徵求這少年的意思。

「咯。」蕭雲將丹『葯』遞給小獸。

拿著丹『葯』,小傢伙眸子眯成月牙,『露』出滿臉甜甜的笑容。

隨後雪白小獸當即就將那丹『葯』給服下了。

這顆丹『葯』頗具神效,才被服下雪白小獸全身就關澤四溢,如有神輝綻放。

稍許后它閉起了眸子,不在是一副享受的模樣,到有點像似老僧入定陷入了一個玄妙的境界,在它的身上依稀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那波動讓人恍然。

「它要突破了?」蕭雲一臉錯愕,愣愣盯著雪白小獸。

這顆丹『葯』的效果儼然超出了蕭雲的預料。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來,雪白小獸沒有一點動靜,晦澀的波動逐漸內斂,身上卻有著一片赤光綻放,逐漸的化為一個光圈將它給籠罩住,似乎在進行著某種玄妙的變化。

在第二天後,雪白小獸依舊在沉睡,它身上那片赤光開始有著一些符文閃爍。

「看來這小傢伙在進行著一次蛻變。」蕭雲沉『吟』稍許,直接將這小傢伙給納入了吞天塔內,任由它在裡面蛻變,這樣自己不僅不用擔心它,還可以時刻關注著伊伊的動靜。

「我也該好好提升自己了。」蕭雲掃視四方,隨後心神一動,視線落在了天凰嶺的一處山腰,那裡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羽瑤公主曾說那裡有著風氏皇族老祖留下的傳承。

蕭雲向前走去,來到了一處山腰。

這是一處巨大的空地,在中心處有著一座石碑屹立當中。

這石碑高有百丈,直入雲霄,被雲霧繚繞,散發出一股浩瀚的氣息波動。

蕭雲遠遠的就停下了腳步,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迫,讓他難以承受,似乎只要在進一步,自己體內的血脈都要爆裂開來,如此恐怖的氣勢,使得他心中一震不由抬頭望去。

這石碑古樸,上面刻有四個大字,那浩瀚的氣息波動正是從這幾個字中散發而出。

鳳舞九天!

蕭雲仔細打量一翻,念出了這幾個字。

「這就是風氏皇族那老祖留下的石碑?」蕭雲略帶著幾分疑『惑』將那石碑給盯著。

曾經羽瑤公主說過此地為禁地,非常人可來。

隱約間蕭雲記得,羽瑤公主說過在這裡或許可以得到什麼機緣造化。

「難道說的就是這石碑?」蕭雲微微一愣,試著繼續向前走去。

嗡!

就在蕭雲走近丈許,遠處那石碑光芒閃爍,一股強大的排斥力向他壓迫而下使之寸步難行。

「竟然有禁制?」蕭雲眉頭微微一皺,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石碑對自己的排斥。

或許這是因為他不是皇族之人。

蕭雲試著以靈魂力向前感應而去,依舊遇到了排斥,被震了回來。

在那石碑上似綻放出了一片無形的波紋,阻止別人觀看。

這石碑越是神秘,蕭雲對它就越心動了。

「我就不信,我不能靠近你?」蕭雲眸光一凝,強忍住那股壓迫向前走去。

咚咚!

每一步踏出,蕭雲都感覺步履沉重,大地都顫抖了起來。

那前方的壓迫太強了,讓他的血『液』都在沸騰翻滾。

嗡!

突然吞天塔一顫,產生了一陣悸動。

「是那幾桿陣旗。」蕭雲感應而去,驀地發現了吞天塔內有四桿陣旗在嗡鳴顫抖。

隱約間前方的那股壓迫在慢慢的消散。

這赫然是當初他從九皇子手下奪得的四桿陣旗,風皇並沒有向他索要。

如今陣旗顫抖與石碑共鳴,抵消了那種壓迫。

蕭雲一步步向前走去,終於不在受到石碑的排斥。

「這石碑如此神秘,我倒它到底有什麼秘密。」蕭雲走到石碑下抬頭望去喃喃道。

在石碑附近有著幾個蒲團,似供人盤座而用。

蕭雲也不客氣,直接盤座在蒲團上,開始去感悟這石碑當中的奧義。

既然這裡被列為禁地,想必有它的過人之處。

用眼去看,蕭雲可以感覺到那石碑的浩瀚,讓人高不可攀。

在仔細一觀,那四個大字,如龍飛鳳舞,竟然蘊含著一股恐怖的氣勢。

「那些字是活的?」蕭雲心中震撼,他感覺道那幾個大字在扭轉舞動。

隨後,一些四個大字光芒燦燦,如有神鳳要展翅高飛,舞動九天。

可用眼去觀,蕭雲也只有這些感受,難以在有進步。

這些只能帶來震撼,增加眼界,卻談不上什麼機緣造化。

「看來用眼去觀,難以參悟當中的奧義。」蕭雲喃喃一句,當即就閉上了眸子,凝神靜氣,以心神觀看,向著那巨大的石碑感應而去,希望可以參悟當中的一絲奧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