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二十六章一絲意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一絲意境?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26章一絲意境?

蕭雲以心神去觀看那石碑,所看到的場景立即一變。

這石碑上幾個大字流轉,泛起了一陣漣漪,如演化出了一方世界,將蕭雲的心神都納入在當中,一股古老的氣息波動頓時撲面而來,緊隨著眼前光影閃爍出現了一個長者。

這是一片廣場,當中屹立著一面石碑,一個身穿彩『色』龍袍的長者此刻靜立在石碑旁邊。

「這不就是那石碑嗎?」蕭雲心神一動,這石碑所在的地方與他站立的幾乎一致。

「那男子是誰?」這讓蕭雲感到詫異不已。

這石碑上還沒有字,那男子背負著雙手,緊緊的盯著前方的石碑,久久未動。

風捲雲舒,日月更替,不知過了多久,這男子驀地眸子一凝,身若神鳳,展翅而飛,題字於石碑當中,每一個字落下虛空都泛起一陣漣漪,有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烙印當中。

待得四個字落下,那石碑光芒閃爍,驀地有著一聲長鳴發出,一隻神鳳從那碑中,展翅而飛,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將天空都渲染成為了彩『色』,那種絢麗的光芒散發出神聖的氣息。首發不死武尊126

這是一隻神輝綻放的彩鳳,尾翼泛起五彩光芒,雙翼展開視可撕裂長空。

那般氣勢,讓人戰慄。

稍許后,彩鳳消散,化為一道神光,內蘊於石碑之內。

在石碑前,那個長者依舊背負著雙手,似乎根本不曾動過。

「他沒有動,這是怎麼回事?」蕭雲心中驚訝不已,「難道這字不是他題上去的嗎?」

蕭雲帶著滿臉震撼,仔細看去,卻見得那位長者一臉淡然,身子步伐紋絲未動,他雙手背負緊緊的盯著那石碑,哪裡像是動過的樣子,幾乎是連表情都沒有變啊!

只是在那石碑上卻多了四個字。

鳳舞九天!

「是我眼花了嗎?」蕭雲心中詫異,實在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甩了甩頭,蕭雲穩住心神,繼續以心神感應。

「鳳舞九天,翱翔天際,可惜,可惜一切晚矣啊1那男子連連嘆息,隨後就此離去。

「他可惜什麼?」蕭雲一臉詫異。

隨後他將心神似著向那幾個大字感應而去。

嗡!

蕭雲的心神才接觸那幾個大字,心神一顫,被一股強大的波動給震得潰散了開來。首發不死武尊126

「這是什麼波動?」蕭雲眸光一凝,驚呼道,「為什麼我感應到了那個男子的氣息?」

帶著幾分驚訝,蕭雲慢慢的平息心情,開始回想了起來。

「難道這是一種意境?」驀地,蕭雲眼睛一亮,想起了那男子題字的那一幕。

自己明明看到了此人題字,可後來卻又感覺那男子從來就沒有動過。

這種奇怪的感覺逐漸有了答案。

傳說武道大成的強者,窺得無上奧義,可以憑藉一絲意念,斬敵於千里之外。

這意念不是靈魂力那麼簡單。

這是武之意境,玄之又玄,難以解說,可演化神通。

很顯然,風氏皇族這老祖就是憑藉意境在此留下了幾個字。

這字中不僅包含了他的武道意境,也有著他的幾分期許及遺憾。

「可惜?他是可惜自己未能在宗族內一雪前恥嗎?」蕭雲喃喃道。

傳言風氏皇族的老祖天賦異稟,可惜被宗族驅除,如今雖然武道有成,正如那鳳舞九天,可惜?是可惜已經到了暮年嗎?蕭雲依稀記得羽瑤公主曾經說過當初老祖被驅除,想要返回宗族必須在壯年時達到一個高度,才可以擁有在入宗族的希望。

在理清了頭緒后,蕭雲逐漸有所感悟。

既然這老祖可以憑藉意念題字,還將自己的武道意境深深烙印在這石碑當中千百年不散,自己是不是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啟發,就算不能達到這高度,或許也可借鑒一翻了?

想到這裡,蕭雲心中有所明悟。

意境這東西不能一時領悟,可是如今至少給蕭雲打開了一扇窗戶。

假以時日,只要慢慢感悟或許也可以尋到屬於自己的武道真意。

明白了當中的道理后,蕭雲心中沒有了疑慮,如同撥開了雲霧,得見了一絲光明。

隨後他用心感悟,細細體會當中的那絲意境,希望可以從中撲捉,明悟到一絲奧義。

蕭雲這一盤坐就是兩天。

「以心為意,意與身合。」驀地蕭雲眉頭挑動,雙眸猛的睜開,似乎有所明悟。

「我若以這種狀態修鍊火焰狂獅印,威力肯定會更大。」蕭雲帶著幾分喜悅喃喃道。

之前蕭雲就有著一絲明悟,知道火焰狂獅訣不該死煉,應該帶著幾分意境。

可那個時候蕭雲對於意境等物還不夠清晰,似被蒙上了一重『迷』霧,心中還有顧忌。

現在他徹底明悟了,知道該如何做。

這一切都源自於這塊石碑。

當然,石碑當中那股真正的武道意境太強了,很難撲捉,蕭雲還一時無法參透。

這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可一蹴而就。

這必須自己本身有這個積累,快達到一個頂時,遇到機緣,經過一翻參悟才可以得到醍醐灌頂的效果,此刻蕭雲一翻參悟就有了這個效果,他霍然起身,決定試一試自己剛才的所悟。

意!

這武學一道,注重的是一個意字,只有意到,才能具備神韻。

也只有如此才能將一套武學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

這是蕭雲的一絲明悟。

嗡!

他雙手一動,體內火炎湧出,他雙眸眯起,似緊閉了起來,可那法印凝聚時卻顯得井井有條,而且還帶了幾分莫名的韻味,似乎這個法印多了一絲靈動與神韻。

蕭雲在冥想狂獅。

法印一成,火光閃爍,似有神威內蘊。

狂獅印!

蕭雲眸子猛地睜開,雙手一動,那法印就猛的推了出去。

吼!

一聲巨吼傳出,震人耳膜,依稀可以看到那法印當中似乎真的有著一尊狂獅撲出。

這狂獅神韻十足,頗具靈氣,宛若一尊有生命的獅子,那種氣勢讓人感到心悸。

法印推出,虛空都被震得泛起了一陣漣漪,一股強大的餘波肆虐開來,絲毫不比真元境修者的一擊差,如此氣勢,儼然是將這法印的威力提升到了極限,算是大成了。

「這法印的威力果然提升了。」蕭雲心中一喜,不僅是因為修成了這套法印,更加高興的是自己『摸』到了武學一道的要旨,以後修鍊其它武學也不會在有所『迷』『惑』了。

這就等於給自己找到了一條明路,不用當心會『迷』『惑』了。

蕭雲不斷演練狂獅印,那種感覺越來越強,完全被他融入了心海。

隨後,他繼續在石碑下感悟。

如今他只是感悟到了一絲皮『毛』,裡面還有許多奧義等待蕭雲去探索。

一眨眼,一天過去,蕭雲心神『迷』茫,未能有所獲。

最後蕭雲起身,並沒有繼續感悟下去。

「這是別人的意境,只可借鑒,參悟,不可沉淪下去,不然將會走入魔道。」

蕭雲喃喃自語。

作為一個修者必須有自己的道,不可太過依賴他人,所以蕭雲並沒有繼續參悟下去。

若一味強求自己要領悟,撲捉當中的奧義,只會讓自己陷入魔障。

如此一來,也就失去了修鍊一道的本意了。

前人永遠只能起到明燈的作用,一旦太過依賴前人,如何成為真正的強者?

那樣的人永遠也不能超越前人。

「等以後有機會在來一觀。」蕭雲瞅了一眼那石碑,隨後轉身離去。

在蕭雲離開后,不裕有著兩位長者微微點頭。

「這少年不僅自身底蘊不凡,天賦也是驚人,只要給予他足夠的時間應該可以成為一尊強者。」莫少鍾微微點頭,早在兩天前他就在關注著這個少年,只是沒有顯『露』出來罷了。

「的確不凡。」風皇微眯著雙眸,也是贊道,「才第一次感悟,就有一絲明悟,已經很難得了,若是在多感悟幾次,或許他會明悟自己的意境,那個時候方才算是踏上了武道之境。」

風皇沒有找蕭雲要回那陣旗就是想給他一個機會。

如今蕭雲的表現讓這兩個強者也是頗為滿意。

要知道,這石碑已不知經歷了多少風雨,有多少天才來參悟過,可是能在第一次就有所明悟的人卻是屈指可數,這樣的人物無不在武道一途上大放異彩,成為了強者。

兩人如雲霧,在蕭雲離開后就此隱去,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在離開后,蕭雲回到了天凰嶺所居住的別苑。

回到別苑,蕭雲繼續潛修,又去那聚元陣台內修鍊,使得武魂的氣息更強大了。

在識海內,那碧樹武魂枝條粗壯,碧光綻放時霧氣氤氳,如神曦在流轉。

那片新吐出的嫩葉也長大了一小圈,不用多久就應該可以凝聚生命精氣化為靈珠了。

到了現在蕭雲感覺自己的武魂也好像到了一個瓶頸,很難在突破。

可是他有著一種莫名的感覺,只要自己的武魂在進一步必然會發生驚人的變化。

這種變化足以驚世,或許在應付那噬源天毒時他也將得心應手了。

將那聚元陣內的元氣吸收得差不多后,蕭雲就又前去找了七公主拔毒。

這次武魂明顯就又提升了不少,拔毒后七公主感覺自己整個人神清氣爽,就連體內一些經脈也得到了修復,重新煥發出了生機,在那丹天內開始有著元氣積蓄起來。

在以前,她丹田內的元氣都被腐蝕,化為了虛無。

不僅如此,就連丹田都差點被毀去。

也是七公主身份不凡,有風皇幫忙壓制劇毒,若是一般人早就殞落了。

「可惜我的實力還不夠,不然必可替公主徹底拔出這些劇毒。」在將那劇毒化解后,蕭雲略帶著幾分遺憾,說道,風皇大義,曾幾次出手相助,讓蕭雲頗為感激。

雖然雙方有著利益關係,可風皇的魄力,讓人折服。

要知道,當初就連蕭雲都沒有把握替七公主解毒,可風皇就不惜廢了九皇子的丹田。

這種魄力有誰可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