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四十三章天忌絕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天忌絕淵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43章天忌絕淵

「你這是找死。」見蕭雲出手,邱於浩眸光當即一沉,骨笛吹起音波『盪』漾開來,那些妖獸氣勢洶洶,馬上就展開了猛烈的攻擊,如今他也只有先強勢拿下這少年了。

砰!

足足有著十一頭真元境的妖獸一起出手,有大力魔猿,有著疾風虎,還有紫睛金獸,都是強大的妖獸,如今一起出手,當是那股氣勢就讓得這片虛空為之一顫,如有著天穹壓下。

蕭雲全力出手,靈魂波動釋放出去,竟然不能影響到那些妖獸。

靈魂力雖強,可是遇到絕對的力量也會被震潰,不能繼續前進。

如今這十幾頭妖獸出手,豈是等閑?

滅神之矛光芒閃爍,洞穿了一頭妖獸,可是旁邊還有妖獸殺來,強大的勁風將蕭雲淹沒,一個巨掌拍來將火焰狂獅印擊潰,然後擊向了蕭雲,強大的氣勢壓迫得他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吞天塔!首發不死武尊143

蕭雲眸光一沉,牽引吞天塔,在他的丹田處立即浮出了一個氣旋,演化出一尊巨塔。

巨塔氣勢浩瀚,向著那前方的妖獸鎮壓而下,與此同時,巨塔下方光紋閃爍浮現了一個巨大的氣旋,似通往了九幽,一股強大的牽引力瀰漫開來,攝人心魄,似乎有著吞噬萬物的氣勢。

當這巨塔演化出來的剎那,那來自十來頭真元境的壓迫才得以緩解了一些。

「這巨塔也是靈器?」見得這驀然出現的巨塔,邱於浩眼瞳驟然一縮,感到驚訝不已,「這小子身上的寶物真多,每一件都比我的強,不行,一定得將他拿下才是。」

邱於浩眸『露』火熱,笛聲響起,那十頭妖獸一起發出攻擊轟向了那吞天塔。

與此同時,有著數十頭先天圓滿境的妖獸向著蕭雲本人襲殺而去。

轟!

十來頭真元境的妖獸一起出手,攻擊狂暴無比,將虛空都轟得顫抖了起來,那被吞天訣演化出來的巨塔猛的一顫,竟然潰散了開來,如此強大的攻擊,顯然不是蕭雲可以抵擋。

噗!

演化出來的巨塔潰散,蕭雲整個人身形都是一顫,心神都受到了牽引,眸光略顯暗淡。

咚咚!

他連退兩丈,停在了一片巨石堆旁。

呼!

這時幾頭妖獸襲來,雖是先天境,卻也是不容小覷,蕭雲連忙出手,演化出一個法印,火光一閃,一頭巨獅撲出將那些先天境的妖獸擊潰,火流席捲開來燒得眾獸哀嚎。

蕭雲才喘了口氣,不想幾頭真元境妖獸已經向他『逼』來。首發不死武尊143

這時邱於浩一臉猙獰,也邁步而出,走到了蕭雲身前。

「呵呵,如今你前有妖獸,后臨絕淵,已經是無路可走,還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邱於浩嘴角一扯,眯著眼睛,道,「只要你將種種秘術,以及靈兵交出來,我可留你一命。」

「我蕭雲天生傲骨,從不屈服於敵人,你想以生命威脅我,簡直就是痴心妄想。」蕭雲『舔』了『舔』嘴角的血跡,一字一句的說道,「今天你的確贏了,將我『逼』入了絕地,可我蕭雲不會輸一世,只要我不死,以後必將找你報仇,今天的血,必讓你十倍還之。」

「笑話,你以為你還有活路嗎?」邱於浩眉頭挑動,冷喝道,「在你身後那是天忌絕淵,傳說裡面是上古強者大戰留下的一片絕地,裡面有天忌之水,連天都忌憚此水,不敢招惹,可想而知這水何等惡毒?相信你也聞到了,這山巔中瀰漫的霧氣有毒,就是從下方瀰漫而來。」

「束手就擒吧。」邱於浩道,「如此,我可以留你一命,至少你能在這天元獵場活下去。」

「天忌絕淵?」蕭雲眸子一眯,隨後『露』出一抹堅決,道,「不管如何,我絕不會屈服,邱於浩,只要我蕭雲不死,我會找你報仇的,不僅是你,你整個邱家都將為此付出代價。」

少年話語鏗鏘有力,雙眸中恨意滔天,最後那句話還沒有說出,他就猛的身子一傾斜,向著後方的絕淵倒飛而下,竟然是寧死也不向那邱於浩屈服,如此一幕讓得遠處一些山巔的少年瞠目結舌。

蕭雲身子如風箏,墜落那毒氣繚繞的絕淵當中,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

「該死的,這傢伙骨頭竟然這麼硬1蕭雲的舉動太突然了,邱於浩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等他發現這個事實后已經來不及了,他盯著前方整個人一怔一怔,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一切都沒有了,靈兵也沒有了,秘術也沒有了,這一次白白耗費了我大量的真元。」邱於浩雙眸略顯獃滯愣愣的盯著前方,喃喃自語,這一次他以骨笛強行驅動大量妖獸,耗費了他大量的真元,傷及了根基,將會為以後的修鍊道路留下後遺症。

本來他以為可以得到蕭雲的一切,為此可謂是不惜一切代價。

不想這少年會如此頑固,讓他竹籃打水一場空。

「哎。」邱於浩搖頭嘆息,「現在也只希望幾位族叔看在我完成了任務的功勞上賞賜我一些靈丹妙『葯』吧。」也只有如此,才可以彌補他這次的損失了,嘆息一口氣后他驅散妖獸,就此離去。

在這一剎那間,邱於浩整個人都顯得有些頹廢了起來。

這麼長時間驅使妖獸使得他真元萎靡,不得不找個地方好好調息一翻了。

在旁邊一些山頭,也有人聚集,都是想看看蕭雲的結果,當瞧得這一幕後皆痛惜不已。

「可惜了,一個天之驕子竟然被邱家『逼』到了這個份上。」

「如今這蕭雲墜落了天忌絕淵,想必連屍骨都不會存留了吧,據說這可是連元丹境以上的強者都不敢貿然涉足的絕地,裡面的天忌之水,可是能腐蝕一切啊1遠處一些少年嘆息,也有人暗自慶幸,自己沒有為此得罪邱家,不然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心中嘀咕時,這些人不由瞅向了遠處一群人。

在那裡,顏家的少年聚集在一起,皆是滿臉愁容。

「沒有想到蕭兄就這麼飲恨於此了。」顏漠眉頭緊鎖。

「哎。」顏真也是連連嘆氣。

剛才被擒,隨後邱家就放了他們。

對於顏家,邱家還是不敢下狠手,不然引起了兩大家族大戰,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這邱家太狠了,為了對付蕭公子竟然賜下了那麼多寶物。」旁邊一些少年憤憤不平的喝道,一想起最後邱於浩催動的那驅獸骨笛,他們心中就是感到不寒而慄。

那麼多妖獸讓人畏懼。

「邱家?」顏漠眸光一冷道,「不就是仗著有法器嗎?等我以後拜入了天元宗一定努力修鍊,爭取成為強者,到時候一定斬殺那邱於浩為蕭兄報仇,不然我誓不為人。」

「對,我們努力修鍊,為蕭公子報仇。」旁邊一些少年皆是出聲附和。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雖然他們現在奈何不了那邱於浩,可只要努力,一定有機會。

「我們走吧。」顏真道,「現在最重要的是獲得拜入天元宗的名額。」

「恩。」眾人點頭,在瞅了一眼那天忌絕淵后,帶著一臉哀傷就此離去。

山巔間雲霧繚繞,各族的少年皆以退去,所有有人心思各異,多少為那天才少年的夭折感到惋惜,同時心中眾人也是唏噓不已,正如古人所言,天才,沒有成長起來永遠不足為道。

因為誰也不知道天才會在什麼時候夭折。

只是蕭雲真的就這麼飲恨於此了嗎?

當然沒有,蕭雲既然選擇來這處絕淵,自然是有著他的道理。

在那絕淵當中,霧氣繚繞,蘊含著劇毒,一般的人吸收一口都將會斃命。

可是蕭雲在倒飛而出,墜落在山淵后,他心神一動立即催動了識海內的武魂。

若說吞天塔是他最大的底牌,這本命武魂的神奇能力就是一直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了。

當蕭雲心神一動后,武魂光芒閃爍,當即便是綻放出了一片碧『色』的光暈懸浮在他的頭頂將他完全籠罩,那燦燦碧光綻放開來竟然將所有的毒霧都給抵擋在外。

與此同時蕭雲催動幾根枝條,想以此扎入那岩壁上。

這樣一來他也就不用墜落在山淵下了。

在做這些的時候蕭雲也在控制吞天塔綻放出一個個符文,衝擊吞天雀所演化出的那個封印,想要將這赤鳥驚醒,不過他剛才已經衝擊很多次了,這傢伙還沒有動靜。

只是隱約間蕭雲可以感覺到吞天雀的氣勢在增加,似乎它也感應到了蕭雲的驚擾。

只是因為在關鍵時刻,吞天雀沒有醒來罷了。

嗡!

兩根碧光燦燦的枝條從蕭雲的識海內沒出,蕭雲以心神溝通,試著控制它扎入石壁內。

在蕭雲感覺自己要控制這兩根枝條時,那枝條猛的一顫,發出一陣嗡鳴,竟然顯得歡快不已,識海內武魂光芒閃爍,散發出燦燦碧光,包裹著蕭雲就向著那絕淵下方飛速的墜落而下。

蕭雲就好像是一根箭矢,正向著那絕淵內一頭扎去。

「我去,你又怎麼了?」蕭雲一陣無語,據說下面可是有著天忌之水,連元丹境強者都不凡碰觸,這東西也值得這麼歡快的一頭扎去?攤上這麼一個武魂著實讓人心驚肉跳。

嗡!

武魂在顫鳴,似乎在和蕭雲說別怕。

「你能行嗎?」蕭雲一陣疑『惑』,卻是無可奈何,誰讓自己還沒有覺醒本源控制不了這武魂了,在此刻,蕭雲簡直欲哭無淚,無比的希望自己早點覺醒本源徹底融合本命武魂啊!

若是徹底融合了本命武魂,自己也就不用在擔驚受怕,也可以知道武魂的更多神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