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四十五章噬天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噬天珠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45章噬天珠

隨著蕭雲的心神一動,吞天塔內的符文扭轉,開始有著符文綻放,被激活了起來。

而這時那些毒『液』竟然將那氣旋腐蝕,向著吞天塔內飛『射』而去。

呼!

符文一閃,垂落而下,便是向著那些毒『液』傾覆而下。

這些毒『液』之前就已經過了武魂的化解,威力減弱了不小,如今在被這些符文阻止,立即又被吞噬了不少毒『性』,可是剛落下的符文因為被腐蝕了一片,很難長時間阻止這些毒『液』,已經有幾滴腐蝕出一個口子,飛『射』了出去。

這時塔壁上又綻放出一片符文垂落而下,加持了之前的符文,可一切都晚了。

「漏了幾滴?」蕭雲感應著塔內的情況,整個人都呆住了。

吞天塔不會被腐蝕透吧?首發不死武尊145

茲茲!

幾滴毒『液』落在塔內,驀地冒起了一片青煙,有茲茲響聲傳出,就在蕭雲將心都繃緊了的時候,他驀地發現在塔底光紋閃爍竟然浮現一個氣旋將那毒『液』給徹底吞噬為虛無了。

「沒事1見此,蕭雲那顆心徹底鬆了下來。

吞天塔的不凡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不過也就在他地心情剛放鬆的時候,那心神驀地一緊。

因為在前方有著一滴毒『液』竟然飛的比較遠,就要落在那在塔內閉關的吞天雀身上了。

此刻吞天雀被火印覆蓋,上面都是火『色』的紋路,綻放一片炙熱的氣息,當中還有著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可一想起這天忌之水的恐怖之處,蕭雲也是不由得為吞天雀捏了一把汗。

「它能抵擋住著毒『液』嗎?」蕭雲心中一顫,暗自有些後悔,自己終究還是大意了一些。

那滴毒『液』落在了包裹這吞天雀的火印之上,當即便是激發出一片火『色』的光芒。

很顯然這火印上有著特殊的禁制在會在遇到危險時護主。

可這些光芒也未能徹底抵擋那顆毒『液』,只是一個呼吸就被腐蝕,然後落在了火印上。

毒『液』與那火印發出交鋒,發出茲茲之聲。

吞天雀的真火本就不凡,還蘊含著一股吞噬之力,化解了那毒『液』的大量毒『性』。

可是最後那封印依舊是被腐蝕出了一個口子,眼見就要威脅到裡面的吞天雀了。

感應著這一幕,蕭雲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首發不死武尊145

要是吞天雀抵擋不住會不會就此死了?

吞天!

在蕭雲著急時他也是以心神驚呼,好提醒那吞天雀。

「媽呀,這是什麼劇毒?」就在蕭雲驚呼后,那被火印中猛的發出了一聲驚呼,隨後那個火印一顫,驀地一陣蠕動,徹底化為了一個火焰氣旋,開始吞噬那劇毒。

「醒來了?」聽到了吞天雀的聲音,蕭雲這才鬆了一口氣,那毒『液』經過重重化解,毒『性』已經減弱了許多,如今在有防備之下,相信吞天雀應該還是可以抵擋得了的吧?

火焰演化成的氣旋,氣勢恐怖,上面有著符文閃爍,似乎可以吞噬焚化一切。

稍許后,這氣旋的氣息內斂,緊隨著一陣漣漪泛起,一隻火鳥憑空出現。

這隻火鳥赫然就是吞天雀了。

「小子,你怎麼搞的?天爺才閉關幾天,你就整來那麼恐怖的劇毒?還好我已經得以突破神通廣大,不然非得被著劇毒給腐蝕為虛無不可。」吞天雀大大咧咧,翻了翻眼皮道。

「這個一時失誤,一時失誤。」蕭雲帶著幾分歉意,說道。

見到吞天雀安然無恙,蕭雲也感到頗為高興。

「有你這麼失誤的嗎?」吞天雀一陣無語,隨後道,「對了,我在閉關時怎麼感覺你在『騷』擾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現在不是應該要參加那天元宗的考核了嗎?」

見吞天雀問來,蕭雲心中便是有著幾分殺意浮現。

「我怎麼感覺你的氣息不對?」吞天雀一臉詫異道,「莫非真出了什麼事情?」

「恩。」蕭雲嘆息一聲,隨後將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什麼1聞言,吞天雀勃然大怒,「這邱家太囂張了,簡直是欺人太甚,你別急,現在天爺恢復了元丹境的修為,等出去后老子就將那些小兔崽子宰光,他娘的?我的人也可欺負?」

「什麼你的人?」蕭雲心中感動,可聽得後面一句后,也是不由連翻白眼。

「這個是口誤,口誤。」吞天雀訕訕一笑道,「呵呵,是我的兄弟,兄弟。」

蕭雲也沒有在意,隨後道,「你已經恢復了元丹境的實力?」

「恩。」吞天雀點頭道。

「那你可以對付元丹幾重的修者?」蕭雲問道。

「元丹一兩重的還是不在話下。」吞天雀大大咧咧的說道,「當然,若是天爺玩命的話,就算元丹三重的修者也將飲恨,你放心,以後你我攜手,難道還怕別人嗎?」

「只要有了資源,誰可與你我堪比?」

「恩。」蕭雲點了點頭,他的天賦極高,缺的只是資源罷了,只要有足夠的資源一定可以突飛猛進,到時候自然不用畏懼別人了,現在吞天雀恢復了幾分實力,也算多了幾分底蘊。

「小子,你現在在幹什麼?」驀地,吞天雀眸光一凝,儼然是將靈識釋放了出去,感受到了外面的一切,「怎麼外面有著一股氣息,似乎連天爺的靈識都要腐蝕。」

「咦!那是什麼植物?」吞天雀感到驚訝不已,滿臉霧水。

「這是天忌絕淵,據說有著天忌之水,奇毒無比,剛才那毒『液』則是那青『色』的植物散發而出,它到底是什麼靈物我卻是不知道了。」蕭雲也將心神釋放了出去說道。

「天忌之水?」吞天雀一臉驚訝,「這可是上古十種奇水排行第七的劇毒之物啊1

「這裡怎麼會有這奇毒?」吞天雀疑『惑』不已。

「上古十毒?」蕭雲眸子微眯,倒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咦,那是你武魂?」突然,吞天雀又是一驚,道,「你的武魂竟然可以壓制這株青蘭,天啦,你小子到底擁有著什麼武魂?怎麼會那麼奇怪,難道是上古十強武魂之一的某種?」

除此之外吞天雀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武魂會如此厲害了。

「上古十強武魂之一?」蕭雲翻了翻白眼道,「這個我也不知道。」

不過此刻蕭雲也是鬆了一口氣,因為現在武魂將識海裡面的那個魂環催動了出來,竟然將那青蘭徹底鎮壓,在那符文的閃爍下,青蘭不斷縮小,儼然有著要將之收下的模樣。

「看來這武魂還是有著幾分能耐。」見此蕭雲心中暗忖,剛才之所以會出現意外是因為武魂只是憑藉本身的能力演化出了一個魂環應對,並不是識海那懸浮在武魂之樹上面的真正魂環,所以威力不足,如今它全力出手,終於是將那青蘭給拿下了。

雖然解除了隱患,蕭雲也是詫異,這武魂到底想幹什麼了?

嗡!

蕭雲的武魂將那青蘭給包裹,向著他的身前攝來,然後發出一聲顫鳴似乎有所指引。

「你要我融合這青蘭?」蕭雲一怔,問道。

武魂顫鳴,一根枝條頗為人『性』化的點了點頭。

「融合它?」蕭雲眉頭微微一皺,雙眸仔細打量著那被『逼』光所籠罩的青蘭。

如今這青蘭已經不能傷到蕭雲了,可是卻並沒有被完全制服,就連他的武魂也只是暫時封住了對方罷了,在那碧光當中那青蘭還在反抗,綻放一片片青『色』的光紋,想要逃脫。

這還是青蘭魂環沒有徹底形成,只是一個雛形,不然想必連蕭雲的武魂都不能輕易鎮壓,特別是前者那衍生出的毒『液』讓得蕭雲頗為忌憚,這樣一個極端危險,還有一絲靈『性』的東西,如何去融合?

可是武魂在顫鳴,似乎在催促蕭雲。

「怎麼還有那麼靈『性』化的武魂?」在吞天塔內的吞天雀也頗為奇怪,不由帶著幾分好奇,靈識透過那碧光向著那被束縛的青蘭打量而去,由於有著蕭雲那武魂綻放出的符文抵擋,它那靈識並沒有被腐蝕,很清晰的看到了那株青蘭的真實面目。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吞天雀又是一驚。

「他娘的,這是噬天珠啊1吞天雀驚呼,眸子都快突出來了,「這珠青蘭竟然扎在在噬天珠裡面孕育而生,怪不得如此逆天,能散發出那等恐怖天忌之水,可惜這噬天珠的符文殘缺,已經算是個廢物,不然這青蘭肯定會更加逆天,絕不是你的武魂可敵。」

「什麼!噬天珠?」蕭雲一怔,有些詫異的說道,「是這青蘭下面的那顆珠子嗎?」

「恩。」吞天雀點了點頭,道,「小子,你的武魂是想讓你掌控這寶物啊1

「掌控這寶物?」蕭雲眸子一眯,開始仔細打量那顆珠,既然連吞天雀都為此大驚失『色』,『露』出一臉驚訝,這肯定是一顆難得的珠子,「怪不得我一開始也感覺這珠子不凡。」

「這珠子有什麼不凡之處嗎?」蕭雲問道。

「這噬天珠是一顆毒珠,為上古至尊留下神物,據說裡面擁有天下至毒之水可腐地噬天,故而被稱為噬天珠,雖然這珠子如今已經殘缺,可假以時日,若是能將之修復,一樣可以發出當中的神效。」吞天雀一臉正『色』,說道,「這株青蘭竟然紮根於噬天珠,想必有些淵源,若是你將之融合,或許可成為這顆珠子的主人,以後能堪大用。」

「裡面有著腐地噬天的劇毒之水?這麼厲害?」蕭雲一怔,被吞天雀的話說得心神一震。

「那是自然。」吞天雀道,「說起來你的武魂也是不凡,竟然也能感知道神物的存在,會讓你將它融合,若是成長起來應該也會極為恐怖,真是想不通,你這小子哪來的這等機緣?」

「呵呵,或許是我人品好吧。」蕭雲眯著眼睛,訕訕一笑道。

這次若不是被邱於浩『逼』入這絕淵,他又豈能遇到這種神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