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四十七章奪冠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奪冠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47章奪冠台

清晨,當一縷光芒透過天元獵場的封印折『射』而下的時候,山巔上的蕭雲已經來到了山下。書哈哈小 說網

「積分三千九,排行第一1望著手中的積分牌,蕭雲雙眸微眯,旋即眺望遠方,「現在該去奪冠台了,順便看看那些邱家人的蹤跡,只要遇到,但凡參加圍殺我的人,一個不留。」

在下山後蕭雲就斬殺了幾頭妖獸,確定自己的積分穩定第一后也就不打算在耽擱了。

「有天爺在,他們一個也跑不了。」吞天雀雙眸一凝,如一個火『色』氣旋在閃爍,它雙翅展開能有七米長,上面都是炙熱的火焰似可焚裂虛空,蕭雲卻是一躍而上,這些火炎受吞天雀控制,根本不會傷他。

此刻在天元獵場深處,一個高達十丈的高台上,一股浩瀚古樸的氣息從高台上瀰漫開來,如同山流席捲,給人一種不可抵擋的氣勢,這赫然就是天元獵場深處的奪冠台了。

在奪冠台邊緣處,特地築有一個冠台,在上面置有一個金光燦燦的冠位。

這冠位被符文所籠罩,是天元宗特地留下的禁制,想要坐享冠位,每個修者必須動用出堪比真元境修者的一擊,連續攻擊那符文三次,禁制才會破開,這也是衡量一個人實力的標準。

若是不能擊潰那禁制,就算你第一時間來此也不能獲得冠位。首發不死武尊147

而這三擊也正好讓別人有了阻止的時間。

如此一來冠位的爭奪相對來說也要激烈得多了。

此刻在冠位的前方,正有著各族的少年在裡面廝殺。

這些人中,有雲海商盟的人,也有劉氏以及周家的人,都是各大氏族的人率先來此。

眾人正混戰在一起,都想要殺出一條血路,踏上前方的冠位。

只要獲得了這冠位,便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

其他人則是以積分排位。

在此時,也可以成為積分掠奪戰的**,因為這是角逐積分排行的最後時刻了。

此刻袁銘正與幾位劉家的天才在大戰。

幾人皆是真元境的強者,這般出手,罡風肆虐,氣勢凌人,先天境的修者根本就不敢近前一步,深怕被那種恐怖的餘波傷及自己,至於一些小氏族的真元境強者,也無法靠近那冠台。

小氏族中的真元境修者難得一見,可風月國那幾個大族中基本都有兩位真元境強者。

甚至那劉家還有著三人,在數量上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砰!

一聲巨響傳出袁銘與袁濤兩人的身形都是猛的一顫,被劉家子弟給擊退了丈許。

「呵呵,袁銘,袁濤,這冠位註定是我劉武隆所得,你們就別想染指了。」劉家的一個身材高大,眉目凌厲的少年眉頭一挑,淡淡的瞥了一眼那踉蹌而退的袁家兄弟,當即便是向前邁出不步,雙手牽引,一個巨大的氣旋浮現,使得前方的袁濤身形一顫。首發不死武尊147

天漩手!

劉武隆嘴角一扯,『露』出一絲獰笑,就在那股強大的牽引力讓得袁濤身形一顫時,一隻大手從那氣旋當中探出,簡直如同那怒海當中的巨龍怒卷而出,猛的擊在了後者身上。

這一擊一氣呵成,使得原本就身形踉蹌的袁濤連抵擋的機會都沒有,眼睜睜的看著一隻巨手落在自己的胸膛上,隨後一聲悶響傳出,骨骼都斷裂了兩根,體內氣血翻滾,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袁濤狼狽落地,口中還吐出一口鮮血。

「袁濤1旁邊的袁銘眉頭緊皺,連忙跑到了袁濤身邊,將後者攙扶了起來。

袁濤臉『色』略顯蒼白,儼然受了不輕的傷。

「呵呵,你們還是呆在一邊吧。」將袁濤擊傷后,那劉武隆一笑,大步邁開便向著前方的冠台走去,在他身邊有著兩位真元境的修者護持,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勢,很顯然是打算阻止旁人來襲。

至此旁邊各族的修者皺眉,在這裡只有劉家有三名真元境修者,他們想要勝出太難了。

可要相互合作也難,畢竟都想獲得這冠位,難免一戰,若是為此聯手殺了劉家的真元境修者將得不償失,因為誰都不知道冠位會落哪個人身上,要是因此引來了劉家的怒火就不值了。

「武隆兄,慢1就在劉武隆向著那冠台走去時,一道冷冽的聲音驀地響起。

「是邱於浩1聽得這聲音,整個冠台上的少年臉『色』都是不由得一變。

「邱於浩1袁銘等人眉頭緊鎖,循聲望去,在瞧得那個從台階上一步步登入奪冠台的少年後,他們的眸光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就在昨天,他們得到了消息,邱於浩動用驅獸骨笛將蕭雲『逼』入了天忌絕淵,那個原本被袁家所看好的少年就此殞落了。

雲海商盟對蕭雲可是寄予了莫大的希望啊!

在那台階上,邱於浩帶領著四十三名邱家少年,一步步走來,一股強大的戾氣從眾人身上瀰漫開,那氣勢使得全場的修者都不寒而慄,這裡大半的人幾乎都聽說了蕭雲的事情。

一想起這邱於浩的心狠手辣,眾人心頭就是一顫。

在此刻奪冠台上所有的少年都停止了爭鬥,雙眸愣愣的盯著邱於浩。

那模樣就好像盯著一個暴君,眸中的畏不言而喻。

「邱於浩1劉武隆循聲望去,眉頭也是緊緊一皺,邱於浩走來,身邊還有著四名真元境修者,雖說這些人多半都是憑藉丹『葯』強行踏入了真元境,可也不容小覷。

最讓人忌憚的是這邱於浩手中還擁有著法器。

「武隆兄,我想這冠位,你也就不要染指了吧。」邱於浩雙眸微眯,嘴角帶笑,聲音很柔和,讓人感覺如沐春風,他一步步的向前走,附近的人都不自覺的主動讓出一條道路。

望著那臉『露』溫和笑容的少年,劉武隆眼睛不由一陣抽搐,他自然是知道這邱於浩的陰狠,可是如今冠位就在眼前豈能退縮,一旦退縮,他可就失去了一次機緣啊!

要知道,在這考核中獲得冠位就可以得到天元宗的重點培養。

「看來你是不願意退了?」邱於浩眸光一沉,「那好,你我便來一戰。」

說完他手掌一翻,一桿長槍驀地出現在手。

「法器1劉武隆眉頭緊鎖道,「你以法器出手,只怕已經觸犯了這考核的規矩吧。」

「呵呵,天元宗考核的確有規矩,不得以長輩賜下的兵器出手角逐冠位,可這柄玄元槍,是我一次外出歷練時從古修者身上所得,屬於我自己的寶物,所以並不違背這規矩。」邱於浩眸子微眯,說道,「若是武隆兄要一戰,我可不會留情的。」

「哼,什麼是歷練得來,我看多半是唬人。」

「肯定是,你看他們的架勢就知道了,為了對付蕭雲讓幾位先天圓滿境的天才強者突破至真元境,就連那邱明浩都有一件法器,怎麼我們以前就沒有聽說他們有法器了?」劉家的少年一臉不忿,紛紛議論了起來,只要是明眼人就知道邱於浩在說謊。

可惜這些事情難以考證,誰能確定這是邱家的長者賜下的法器了?

對於附近那些少年的議論聲,邱於浩視若無睹,掌心真元流轉,注入了那長槍當中,上面的符文開始扭轉,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開始從槍中擴散開來,那股波動讓得附近的修者心神都是一顫。

「這法器的氣勢真強1劉家兩位真元境的少年皺眉,『露』出滿臉凝重。

劉武隆臉『色』陰晴不定,那柄法器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讓得他感到了忌憚。

「怎麼樣,你可還要一戰?」邱於浩似笑非笑的問道。

「邱於浩,你狠,不過此事不會就此作罷,我一定會稟告天元宗的執事,你們邱家想隻手遮天還沒有那麼容易。」劉武隆眼皮抽動,在咬了咬牙后衣袖拂動帶著幾位族人就此退開。

「呵呵,就算你稟告了天元宗,結果也是一樣。」邱於浩咧嘴一笑,旋即一步步向前走,「你們沒有證據,誰能奈何我?只要我獲得了天元宗的培養,一樣可以成為強者。」

望著前方的冠位邱於浩心情舒暢無比,將沒有得到蕭雲的寶物的鬱悶盡數一掃而空。

「禁制嗎?對於我來說,如若無物。」邱於浩來到那冠台下,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喃喃道,在他旁邊幾位邱家的真元境少年護持在側,一副要阻止別人的模樣。

「哎,可惜,竟然被他奪得了冠位。」

到了現在各族的真元境修者也只有嘆息了。

「這事一定不能就此罷休。」顏家的人緊隨著邱於浩登入奪冠台,見得此幕顏漠與顏真兄弟皆是眸光一凝,拳頭緊緊握了起來,心中感動頗為不忿,為蕭雲感到不平。

此時,邱於浩運轉體內真元,一拳就向著那冠台上的禁制轟去。

砰!

一拳轟出,泛起了一陣漣漪,那禁制光芒明顯暗淡了幾分。

見此邱於浩嘴角一挑,只要在轟擊兩次,冠位就到手了。

旁邊各族的修者則是滿臉不忿,憋著一肚子悶氣。

「慢1也就在邱於浩準備轟擊第二拳時,一道冷厲的聲音驟然響徹天劫。

這音波低沉,卻震『盪』天際,隱約間有著一股莫名的威勢讓得眾人心神都是一顫。

「是誰?」全場的人心神一震,不由循聲望去。

就連那準備向著冠位禁制擊出第二拳的邱於浩也是被那突然傳來的聲音給震了一震。

「會是誰?」邱於浩臉『色』一沉,當即便是偏過頭循聲望去,那音波讓他感到有些不安。

咻!

在一道道眸光的注視下,在奪冠台前方的一處虛空中一道火光如同隕石一般向此急速『射』來,緊隨著,一股炙熱的氣流好像是山洪一般傾覆而下,籠罩了整個奪冠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