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四十八章鐵血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鐵血手段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48章鐵血手段

炙熱的氣息席捲而來,如同火海傾覆而下,讓得整個奪冠台上的天才都不由心生驚恐,感覺自己似被火海淹沒,全身的肌肉都要被烤熟了,呼吸感覺無比困難,吸上一口都是炙熱的火流。

「這是火流1在這強大地氣流傾覆而下的剎那,就連真元境的袁銘,劉武隆等人都感到畏懼。

「好炙熱的火流1不僅是這些人,就連邱於浩也是一臉凝重,緊緊的盯著前方。

呼!

前方颶風肆虐,攪起陣陣火流,吹得眾人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不過隨著距離的接近還是有人發現了這火光到底是什麼事物,那不是隕石,竟然是一隻全身被火焰籠罩的巨鳥。

「天啦,竟然是一隻火鳥1有人發出驚呼,雙眸死死的盯著前方的虛空。

在那裡一隻火鳥展翅飛來,速度奇快,在虛空中留下一道火『色』的尾焰。

至此,所有都瞪大了眼睛,緊緊的盯著那道火光。首發不死武尊148

「上面還有一個人。」一個少年驚呼。

「怎麼我覺得那個人有些熟悉?」

這少年名為劉峻,曾經敗在蕭雲手下。

「還有人?」聞言,雲海商盟的袁銘眉頭一彎,似乎想起了什麼當即緊緊的盯著那火熱,突然眼睛一亮,道,「那不是蕭雲嗎?火鳥?他的確有著一個妖靈為鳥。」

當初蕭雲被袁笑埋伏,吞天雀曾經出手,此事少有人知道,可這袁銘還是知道的。

「蕭雲?」聽得這話,眾人都是一陣貸不是被邱於浩『逼』入了天忌絕淵了嗎?」

「是啊1附和聲不斷,眾人議論紛紛,「傳說天忌絕淵有著一種名為天忌之水的劇毒,當初連元丹境的強者都飲恨在這劇毒之下,蕭雲若墜入了當中豈有活命的道理?」

「他真的是蕭雲1就在眾人一臉狐疑的時候,那火鳥已然出現在了奪冠台前方不遠,上面的少年已經可以清晰可見,當瞧得少年的真容后,驚呼此起彼伏響徹天際,如那驚雷滾滾。

一時間,各族的修者都怔在了原地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真是蕭雲嗎?」

「他當初不是被『逼』入了天忌絕淵?」各族的修者驚疑不定。

這裡有許多人當初都在遠處看到了蕭雲被『逼』入天忌絕淵的一幕,為此還嘆息不已。

可這才多久?這少年竟然出現在此,還以這麼拉風的姿態出場,讓人感覺如夢似幻。

「莫非蕭雲當初根本沒有墜入絕淵?」

「蕭雲!真的是蕭雲1顏漠盯著前方,心情激動不已。首發不死武尊148

與此同時也在暗暗猜測蕭云為何能脫險,既然他有這火鳥在,想必不至於墜入絕淵吧?

而是他轉念一想,既然有這火鳥在,當初豈會被『逼』入絕境?

思來想去,顏漠依舊是想不到什麼結果。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旁邊的袁銘等人也是如此,都感到一臉不解。

不過很快,這些人就將煩人的問題拋在了腦後,那眼睛頓時一亮,將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邱於浩身上,既然現在這蕭雲強勢歸來,這冠位還有這邱於浩的份嗎?

答案很顯然是沒有。

單是那火鳥所釋放出的氣勢就足以碾壓在場所有的人了啊!

那邱於浩就算再厲害,又能如何?

感受著眾人投來的眸光邱於浩眼角不斷抽搐,那心情也感到有著幾分惶恐不安。

任他怎麼也想不到那個墜落絕淵的少年還能捲土重來。

最讓邱於浩驚訝的便是這隻火鳥了。

如此氣勢,似乎比真元圓滿境的修者還強,就算是他驅動萬獸也無濟於事了。

畢竟這鳥可是會飛啊!

「可這蕭雲之前為什麼沒有讓這火鳥出手?」邱於浩一臉狐疑,心中暗忖喃喃道,「難道他是怕違反這天元宗考核的規矩嗎?肯定是這樣,不然他豈會被我『逼』到絕境?」

想到這裡邱於浩那緊皺的眉頭終於是舒展了起來。

只要這少年還有所顧忌,他就還有應付的辦法。

奪冠台前火光一閃,吞天雀便是停在了虛空,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刺眼奪目,那炙熱的氣息讓人心驚肉跳,饒是如此,奪冠台上的的修者依舊是走上前去迎接那少年。

蕭雲的出現太震撼人心了,除了邱家的人,各族的修者都感到振奮不已,想這少年如何來一雪前恥,將那囂張跋扈的邱於浩給踩在腳下,特別是劉武隆,他臉上充滿了笑容。

剛才他還憋了一肚子氣,現在心情別提多開心了。

當吞天雀停在虛空后,它那背後的蕭雲身形一動,便是當空掠下,落在了奪冠台上。

少年衣袂飄飄,長發隨風舞動,那雙漆黑的眸子凌厲無比,似利刃一般可以洞穿虛空。

在此刻,這少年就如歸來的王者,要君臨天下,自有著一股不凡的氣勢,風采『迷』人。

那般氣勢讓人感到敬畏。

劉武隆以及顏家,雲海商盟的修者心情卻顯得更振奮了。

「蕭公子好1

「蕭兄1各族的少年走上去主動問好。

「呵呵,蕭兄,你沒事?」袁銘走上去,心情顯得頗為興奮。

「我沒事。」蕭雲簡單的答道,腳步不停,一步步向著前方邁去,雙眸緊緊的盯著邱於浩,如同玄鷹盯著獵物,隨時都要給予致命一擊,那種眸光竟然使得後者一陣心驚,根本不敢妄動。

「蕭兄,太好了,我們還以為你殞落在了天忌絕淵,如今你沒有事情真是老天有眼啊1顏漠和顏真走了上去,旁邊那些顏家的少年也帶著滿臉激動,向著蕭雲問好。

「僥倖未死。」蕭雲淡淡一笑,向著眾人示意,旋即走到了邱家那些少年的身前。

至於劉武隆,顏真,袁銘等各族的天才少年則站立在旁邊,冷冷的盯著邱於浩。

再次見到蕭雲后,眾人感覺這個少年氣質驟變,似乎變得有些高深莫測了起來。

這些人根本就不擔心蕭雲無法對付邱於浩,反而等著看邱於浩的笑話。

剛才邱於浩太囂張了,引起了眾怒。

本來奪冠是憑藉各自的實力爭奪,你贏了眾人無話可說,可邱家長者竟然賜下法器,這就違反了規則,讓人不滿,可是卻又無可奈何,此刻有蕭雲出面,各族的修者心中都高興無比。

蕭雲在邱家那些少年的身前停了下來,雙眸凌厲,如刀子一般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

這眸光如刀鋒落在身上,眾人感覺自己的心底都生起了一股寒意。

「好,很好,四十四人,一個不少,一個不多。」蕭雲盯著這些少年,一臉冷峻,低語道。

「你……你想幹什麼?」聽得蕭雲這喃喃之語,邱家的少年一個個感到驚懼,為首的幾人眸光閃躲,顫顫巍巍的說道,仔細看去,他們的大腿都在發抖,對蕭雲畏懼到了極點。

當初蕭雲可是連殺幾個真元境修者,給邱家的少年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現在他王者歸來,是否會更強了?

「我想幹什麼?」蕭雲嘴角掀起一絲冰冷的弧度,凝視眾人,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自然是來報仇雪恨,你們處心積慮的要將我斬殺於此,既然如此,我焉能罷手?」

「報仇雪恨?」聽得此言,邱家的修者身子都是不由縮了縮,連退幾步,眸光瞅向了那還處在冠台旁邊的邱於浩,如今也只有這少年能夠力挽狂瀾對付蕭雲了。

「蕭雲,你竟然乘坐靈獸來此,明顯就是違反了天元宗考核的規則,你還是速速將你那靈獸遣出去,不然你憑此就算奪得冠位也不算數,如此你一樣不能過得天元宗對你的考核。」邱於浩一步邁步,眸光冰冷盯著前方的蕭雲一字一句的說道。

他儼然認為了蕭雲當初沒有催動吞天雀是因為怕觸犯規矩,想以此威脅。

「違反考核規則?」蕭雲眉頭一彎,眸中儘是寒意閃爍,他冷冷的盯著邱於浩,道,「你邱家為了對付我不僅強行替幾位先天圓滿境的修者提升到真元境的修為,還賜下了種法器,你們既然不遵守規則,我蕭雲又何必守,再者,對付你根本不用吞天出手。」

「不用吞天出手?」邱於浩先是一愣,隨後恍然,「你是說你要以你自己的實力出手?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可不許反悔。」只要那隻火鳥不出手,他自信還是可以勉強應付蕭雲。

至少可以自己暫時拖住他,讓邱家其它人獲得冠位,這樣一來,蕭雲一樣將受到懲罰。

「反悔?」蕭雲眸光一冷,笑道,「邱於浩,你以為今天你還有活命的機會嗎?今天不僅是你,只要是當初參加了圍殺我蕭雲的人都得死,所以你們準備受死吧。」

這話語冰冷,充滿了殺意,那死字還沒有落下,蕭雲一步便是邁了出去。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隨之從蕭雲的識海內傾覆而下。

浩瀚的靈魂波動席捲而出,頗為強勢的向著邱家的少年鎮壓而下,那些先天境圓滿的修者只覺心神一顫,就是失去了知覺,一些實力弱小的直接靈魂潰散就此殞落。

而後,蕭雲手持著邱明浩留下的寒銘劍,便向著那些失去了知覺的邱家少年殺去。

刷刷!

劍光閃爍,只是眨眼間就有著幾名先天境的邱家少年被斬殺。

鮮血染空,妖艷奪目,使得所有的人都不由愣在了原地,『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

「原來這蕭雲真的是來一雪前恥,要斬盡一切仇敵的啊1各族的少年心中驚訝,眸光『迷』蒙,怔怔的盯著前方,似乎思緒還沒有轉過彎來,因為蕭雲出手太快了,太突兀了。

這般鐵血手段讓人驚訝。

「蕭雲,你敢1一聲驚呼聲傳出,此刻邱於浩剛將那巨鍾催動法器催動起來,暗自吩咐了一聲旁邊的四個真元境的少年去奪去冠位,好以此破壞蕭雲的考核,因為天元宗的執事說了,只有獲得冠位才可以赦免蕭雲的罪,哪只這蕭雲二話不說竟然大開殺戒了起來。

以此看來,他來此的目的根本不是奪冠位那麼簡單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