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五十二章質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質問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52章質問

「抱歉,是我一時衝動。」見秦執事出面,邱玄嶸這次將那氣勢逐漸收斂轉而說道,「只是此事關係甚大,若不追究下去,只怕將難以服眾,以後各族的子弟也不敢將自己的後輩子弟送來參加考核,不嚴懲這蕭雲將有損我天元宗的發展。」

「我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秦執事一臉冷厲,喝道。

「不敢,我也是為天天宗著想罷了。」邱玄嶸眼睛抽搐,雖然心中有所不悅卻還是忍了下來,不過那口中的話語依舊略顯冷硬,一開口就將天元宗扣下,以此提醒這秦執事。

秦執事淡淡的瞥了一眼那邱玄嶸,也不在多言,旋即眸光一凝,瞅向了下方的蕭雲,道,「邱家那些四十七人都被你所殺了?」秦執事話語並不嚴厲,語氣顯得很溫和。

「恩。」蕭雲點頭。

「什麼!你這個孽障,竟然殺了我邱家四十七名少年天才。」

「你這個該千刀萬剮的傢伙,還我兒命來。」邱家的長者聞言,一個個狀若瘋狂,好像猛虎一樣就要撲出去將那蕭雲給活生生吞了,平常都是他們邱家的人欺負別人,哪裡有這麼慘過啊?全場氣氛驟變。

「肅靜1秦執事眉頭一彎,眸光凌厲如刀鋒,落在那些人的身上,使人一陣生疼,眾人才略微恢復了幾分怒火,不過饒是如此邱玄崇等邱家的長者還是一臉陰沉盯著前方。首發不死武尊152

「秦執事,此子殺我邱家四十七人,你可一定要將他正法,不然何以服眾怒?」邱玄崇雙眸中充滿了殺意,他為邱家玄字輩的長者也是邱家當代的掌權者,與那邱玄嶸是同輩,只是那些人都踏入元丹境,或沒有在邱家,所以這些俗事交給了他。

旁邊的邱家長者都是連連附和。

「本座已經說過,我自有斷定,你們稍安勿躁。」秦執事臉『色』略顯不悅,沉聲道。

「那我們靜聽秦執事的決斷。」邱玄崇冷聲道。

那高台上的邱玄嶸也是一臉陰沉,不過並沒有在開口了。

他相信這秦執事在大膽也不敢包庇蕭雲。

畢竟一個執事在天元宗地位也是有限,還達不到隻手遮天的地步。

邱家可是有長老在天元宗啊!

那才是真正說得上話的大人物。

「你為何殺邱家的人?」秦執事臉『色』依舊是一臉溫和,瞅向蕭雲,因為後者那淡然的模樣很顯然是有著幾分底氣,不然不會如此,在他看來這少年應該不是魯莽之輩。

「原因很簡單。」蕭雲眉頭微動,眸光上揚與那秦執事的眸光相迎,擲地有聲的說道,「因為邱家不僅強行給他們的後輩子弟服用純元丹提升至真元境以此來謀害我,還賜予了邱於浩,以及邱明浩兩人法器,在天元獵場圍殺我,既然他們如此處心積慮的要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他們?」

「諸位,以為了?」

說到這裡,蕭雲眸光環視四方,從高台上那些長者身上一一掃過。

「什麼,邱於浩等人手持法器圍殺你?」

聞言,高台上的長者臉『色』驟變,『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你說的可都是真的?」首發不死武尊152

不僅如此,就連不遠處其它氏族的長者也是帶著滿臉詫異的表情將蕭雲給盯著。

「顏真,顏漠兄弟可以作證。」蕭雲說道,「當初邱於浩圍殺我時,他們正好在常」

「可有此事?」秦執事眸光先是一冷,只是那心跳卻在加速,瞅向蕭雲時心中有著幾分莫名的興奮,若真是如此,那這少年該有多麼恐怖,連手持法器的真元境修者都不是他的對手嗎?

而且還不止一人。

旁邊那些天元宗的管事都是被震了一震,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之前那詫異的表情不是因為震怒,而是感到驚訝,被這個少年的底蘊給震了一震,若他所言屬實那是何等的逆天?

全場一時間一片靜寂,眾人屏住呼吸都將視線落在了顏真以及顏漠兄弟身上。

此刻似乎到了揭曉謎底的時刻,氣氛格外的緊張。

「不錯,那邱於浩與邱明浩都動用了法器圍殺蕭雲,我們兄弟不敵被邱於浩給擒拿了下來,最後因為他們有所顧忌才放了我兄弟二人,不過只是轉眼間,邱於浩就拿出了一個驅獸骨笛,驅動著千百頭妖獸向著蕭雲殺去……最後『逼』得他墜落了絕淵。」顏漠一字一句的向著眾人將此事道來,每當說到邱於浩時他眸中就有著寒意浮現,那種很意,那種表情絕不是裝得出來,讓旁邊的人聽起來似乎也更加真切了。

甚至有人依稀可以想象到那千百頭妖獸怒吼的模樣。

「最後邱於浩等人皆被蕭兄所殺。」不大一會,顏真就將此事簡單的說了一遍。

說到這裡,全場的人都對此事的經過有了一個大概了解。

呼!

頓時,全場各族的修者皆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那瞅向蕭雲的眸光變得越發怪異了起來,更多的則是深深的忌憚,實在難以想象,一個先天圓滿境的少年竟然有這等實力!

憑藉一人之力連斬數名真元境的修者,這還是人嗎?

「他到底是怎麼取勝的?」眾人心中都充滿了疑『惑』。

就連那高台上那秦執事,袁熔等管事聽完顏漠的敘述后也是一陣心驚。

「這真是一個絕世天才啊1許多管事都深吸了一口氣,那瞅向蕭雲的眸光變得越發火熱了起來,這種戰力就算是放在那些提前被收入了天元宗內的天才中也難得一見。

何況這蕭雲還擁有極強的煉丹天賦。

一個丹武雙修的天才,就算在天元宗也是極為稀罕啊!

這種人物的前途不可限量,誰能堪比?

「敢問諸位,如果是你被別人如此處心積慮圍殺,可還會心慈手軟留那些人一命?」見得全場一片靜寂,蕭雲眉頭一動,眸光掃向四方,繼續問道。

「不會,要是我非得殺他全族不可。」

「邱家欺人太甚了。」立即有人出聲高呼。

大部分人都是連連搖頭,這種仇已經不可化解,還手下留情,不是傻瓜是什麼?

不過也有人沉默不語,不敢得罪邱家。

「這只是你們的一面之詞罷了。」邱玄崇眼皮直跳,開口喝道。

「一面之詞?」蕭雲冷哼,「看到此事的人,何止一人?」

話語落下,蕭雲的眸光向著身邊的人一一掃視而過。

那意思很清楚,在等候這些人作證。

「你們當中可還有人願意作證?」秦執事會意,立即向著眾人掃視而去。

「放心,在這裡沒有人敢動你們,再者,身為武者,若是畏首畏尾,如何成為一個強者,我看也不必拜入天元宗了,還是呆在這風月國比較安全,強者的世界可更殘忍。「最後他還隱晦的威脅了起來。

「你……」見秦執事如此威『逼』利誘,邱玄嶸等人的臉『色』卻一個個都陰森了起來。

只是這秦執事句句在理,他們也奈何不了。

「我可以作證。」馬上有人開口,這人是劉武隆,「我不僅看過邱於浩以驅獸骨笛對付蕭雲,還使用了一柄長槍法器及一個巨鍾,這些法器都厲害無比,豈是常人可有?」

「不錯,我也可以作證。」

「邱家不顧規矩,賜下法器給族人處心積慮的要謀殺蕭雲,如今被反殺也是罪有應得。」

一時間各族的少年都紛紛開口,特別是顏氏家族的人,聲『色』俱厲,說起那些事來,恨不得要將邱於浩在殺一次,顯得憤怒,整個校場的氣氛頓時被點燃了起來。

邱家的長者一個個臉皮直跳,氣得牙關緊咬,怎奈那些開口的少年家族實力不弱,他們也只得暗自在心中怒罵,不好撕破臉皮,不然憑藉他們邱家還無法應付幾個家族。

劉家,雲海商盟,顏家哪個家族的實力比邱家差多少?

「好了。」秦執事擺了擺手,眾人才安靜了下來。

「如今事情已經清楚了,你們邱家違反規則在先,還有什麼話可說?」秦執事一臉冷厲,眸光瞅向了邱家的那些長者,最後有意無意的瞅向了身邊的邱玄嶸與邱衷。

「邱家太過分了。」旁邊的管事也是一臉冷厲道,「這次考核是公平競爭,怎能如此了?」

邱玄嶸等人眉頭緊鎖,心中有怒火,卻難以發泄,臉『色』都被憋紅了起來。

此事他們邱家沒有佔據道理,一切都是枉然。

「這些事情老夫並不知道,不過既然諸位都說蕭雲殺了手持法器的邱於浩等人,那麼他又是憑什麼做到的?他被『逼』入了絕淵又怎麼沒有殞落?莫非他也動用了法器?」邱玄嶸一臉陰曆,心中暗自咬牙,恨此次沒有除去蕭雲之際,又使出了一個狠招。

「我有沒有使用法器關你們何事?」蕭雲眸光一凝,道,「我出身寒門,去參加深處的考核已經是不公,我就算有法器也是憑藉自己的本事得來,更何況誰見過我動用法器?」

秦執事眸光一動,掃向眾人。

「沒有。」顏真等人都是搖頭道,「就算有也是從邱明浩手中奪來的。」

秦執事旋即瞅向了別人。

那些都是搖頭,他們的確沒有看到蕭雲是怎麼出手的。

因為滅神之矛一出,所有人心神都陷入了獃滯。

也就只有邱於浩看到了真實模樣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