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五十五章天都域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天都域使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55章天都域使

見得這驀然橫在身前的秦執事,邱玄嶸以及邱衷臉『色』都徹底陰沉了起來。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秦執事,你這話嚴重了吧。」邱玄嶸一臉陰沉,盯著那橫在身前的秦執事說道。

「嚴重了?」秦執事眉頭一彎,冷哼道,「這蕭雲已經奪得了冠位,將要成為我天元宗的重點培養對象,你卻要出手動他,這不是造反,是什麼?你有將門規放在眼裡嗎?」

「這蕭雲縱鳥行兇,殺我族人,豈能放過?」邱玄嶸厲聲道,「如今我們在身邊他還這麼猖狂,若是沒有長輩在,以後門內的弟子誰敢忤逆他?豈不是都要被他欺壓?」

「笑話。」秦執事厲聲道,「剛才明明是你族人要出手斬殺蕭雲,你們現在倒惡人先告狀了?可見你們平時是多麼的跋扈,我不管你有什麼後台,此事既然歸我管,你就休得放肆。」

說話時一股強大的氣勢從這秦執事身上擴散開來,壓迫得前方的虛空掀起了一陣漣漪,那邱玄嶸與邱衷臉『色』蒼白,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連連後退,那秦執事的修為儼然要比他們高深。

「不愧為元丹九重境的高手。」在這股氣勢的壓迫下附近的修者也是感到一陣心悸,元丹九重,每一重之間,實力都將有著莫大的差距,特別是踏入九重后,想在進一步都難如登天。

在天元宗,莫說元嬰境的修者,就連那些半步元嬰境的強者地位都極為尊崇。首發不死武尊155

便如那邱玄機,他便是半步元境的修者。

只要邁入了元嬰境,邱玄機就可以魚躍龍門成為真正的強者。

「秦執事,你是真的決意要護持這蕭雲了?」邱玄嶸一臉陰森,冷哼道。

「我身為負責風月國弟子考核的執事,自當有責任護持,此次脫穎而出的天才。」秦執事道。

「哼,你護得了他一時,你能護持他一世?」邱玄嶸一臉陰森,話語中儘是威脅之意,那意思再也明顯不過了,以後他還會找機會對付蕭雲,看他秦執事能怎麼樣。

「你……」聽得邱玄嶸此語,秦執事眉頭不由得緊緊一皺,卻又無可奈何。

這邱玄嶸的大哥邱玄機早就踏入了半不元嬰境,也不知什麼時候能一舉晉級元嬰,那地位遠遠不是他這個元丹九重的執事可比,所以他心中也是有著幾分顧忌。

誰讓他進幾年來一直沒有突破了?

聽得那邱玄嶸毫不掩飾的恐嚇,各族的修者眉頭都是緊緊一皺,不由為蕭雲擔憂了起來。

就算他成為天元宗弟子,那些長輩也總不能一直護著他吧?

「這個老匹夫,早晚要宰了他。」蕭雲眉頭緊鎖,眸中也是有著殺意隱『露』。

「有機會的。」吞天雀化為一隻小鳥落在蕭雲肩膀上道,「這老頭都好幾十歲了才元丹三重,很難在提升了,只要天爺實力在提升那麼一個境界,或者藉助你那吞天塔,定然可以滅了他。」

「吞天塔1想起此物,蕭雲眸子不由亮了起來,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這邱家太囂張了。」

「誰讓他們族中有人在天元宗是長老了。」各族的修者竊竊私議,心中雖然不滿,卻也只得在心中嘀咕,這邱家能在風月國如此囂張,大半的原因就是他們在天元宗有著一個長老。首發不死武尊155

要知道,在整個南疆元嬰境的強者都可成為一方掌教,開宗立派了。

那半步元嬰境已經算是強者了。

元嬰不出,誰與爭鋒?

這樣的強者誰又敢貿然得罪了?

在這個世界,沒有實力就得惹著點。

「我看他能活多久。」

「對,早晚要殺了這蕭雲。」邱家的人見那秦執事都啞然,一時變得更加囂張了起來。

不能明著動手,他們難道不可以暗地裡下手嗎?

這樣一來就算天元宗門規也奈何不了他們。

「放肆,身為宗派管事,竟如此公然恐嚇從王國挑選出來的弟子,這莫非是天元宗立下的規矩?難道你不知天都域有令,南疆各大宗派必須竭力培養天才子弟嗎?」就在眾人為此時,一聲冷喝聲如從九天傳出,音波滾滾將整片虛空都震得為之顫了一顫。

伴隨著那滾滾音波,一股無形的氣息波動也是席捲開來,將整片虛空籠罩。

眾人心驚,感覺似乎有著一片天穹傾覆而下,心神皆是一顫,全身癱軟無力差點沒有跪伏在地,就連那些元丹境的強者也是一個個感到心驚肉跳,雙眸中『露』出驚懼之意。

「好恐怖的氣勢,是元嬰境的強者嗎?」

隨後,眾人皆抬頭循聲望去。

邱玄嶸心頭也是一跳,帶著滿臉驚訝的眸光瞅向前方虛空。

卻見得在那裡,一個身穿長袍的男子正踏空而來,他雙眸深邃,如同星辰一般閃爍著燦燦光芒,那張剛毅的臉龐上表情略顯冷酷,此刻正冷冷的盯著那邱玄嶸兩人。

當這中年男子出現的剎那,所有的人都將眸光彙集在了他的身上,就連那秦執事眼瞳也是驟然一縮,『露』出驚訝的神『色』,因為此人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就連他都感到心驚。

這男子年紀不大,也就三十歲的模樣,他凌空信步而來,充滿了一股不可抗拒的氣勢。

「您是天都域使者?」秦執事眸光一動,緊盯著那踏空而來的男子,驚呼道。

「天都域使者?」各族的修者皆驚,待得仔細一看,驀然發現那男子的衣襟處有著一個特質的徽章,上面赫然著天都二字,這兩個字不大,卻有著一股莫名的氣勢瀰漫開來。

這是天都域使者特有的服飾,一般人無法仿照,在南疆也沒有人敢冒充天域的使者。

莫少鍾踏空而來,以俯視的姿態落在了秦執事等人所在的那片虛空。

「恩。」莫少鍾微微點頭,表示默認,隨後他眸光一凝,眸中寒芒閃爍,視線落在了邱玄嶸身上,「你可是天元宗的人?」這話語中充滿了質問的味道,音波瀰漫,讓人幾乎窒息。

「小人正是天元宗的管事1被著天都域的使者如此盯著,邱玄嶸額頭冷汗直冒,連忙恭敬的答道。

在天都域使者的面前,邱玄嶸根本不敢有著一絲囂張。

莫說他大哥邱玄機這位半不元嬰的強者,就是天元宗的宗主也不敢得罪這使者。

這可是代表著天都域巡視南疆的使者,若是對其不敬,無疑是等於對天都域不境,若是引起了那裡的大人物動怒,隨便派一個強者出來都可讓天元宗就此從南疆除名。

何況這使者明顯就有著元嬰境的修為,誰敢不敬?

「你既是天元宗管事,何來的膽子對這種天才弟子動手?」莫少鍾一臉冷厲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天都域為何要開啟玄元戰場,讓南疆的天才少年進入裡面去參加百宗之戰嗎?」

「知道,小人知道。」邱玄嶸眼皮直跳,額頭都有著汗珠留下,他自然知道天都域為何開啟玄元戰場,那是想挑選出南疆的真正天才,以此招入那天都域,注入鮮血的血『液』。

實際上,南疆各大宗派每隔幾年都被指定派去多少天才少年去玄元戰場參加天都域所舉行的百宗大戰,若是達不到指定的人數,甚至會有使者來問責這個宗門。

當然,若是哪個宗門的弟子在百宗大戰中脫穎而出,最終獲得了踏入天都域的資格也將會得到相應的賞賜,那些賞賜對於各大宗派的人也是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

當中有武學以及丹道秘術,靈器,符紋刻篆,等等秘術賜下。

若是哪個宗派得到了強大的賞賜,能使宗門整體實力得以提升。

甚至一些發掘出那些弟子的長者也可以得到賞賜,有著機會突破桎梏更進一步。

這也是秦執事為何會如此護持蕭雲的原因。

「你既然知道,那為何還犯?」莫少鍾眸光一凝,質問道。

「這是小人一時衝動,還望域使恕罪1邱玄嶸嚇得腿腳都哆嗦了起來,連忙作揖道。

旁邊的邱衷也是連忙躬身求饒。

「知罪便好。」莫少鍾眸光一凝,衣袖拂動,一片流光掠過,如利劍斬裂虛空,那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簡直就如同閃電,才看到光芒出現,下一刻已經落在了邱玄嶸兩人身上。

邱玄嶸以及邱衷兩人身形一顫,如被利劍斬中,一股凌厲的勁氣侵入體內將他們的經脈都斬斷了不少,那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飛而去,最後落在了下方的高台上。

砰!

一聲巨響傳出,那高台都被邱玄嶸兩人給震的一顫,有著裂紋蔓延開來,旁邊幾位天元宗長者一陣心悸,差點被那股餘波給震傷,皆呆在了原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天都域的使者實力太強了,連他們都沒有看到那一擊是如何落下的。

如此恐怖的實力讓人忌憚。

那高台下方各族的長者更是噤若寒蟬,一個個皆屏住了呼吸滿臉敬畏的仰視著虛空。

噗!

邱玄嶸與邱衷兩個人口中吐出一口鮮血,氣息驟降,一副受傷頗重的模樣。

莫少鍾出手之狠,比上次風皇還重,這邱玄嶸兩人沒有一個月的調息是很難痊癒了。

「若有下次,定斬不赦。」莫少鐘聲音冰冷,話語中充滿了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