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五十九章霸氣的公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霸氣的公主?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59章霸氣的公主?

就因為這血脈,短短几年時間羽瑤公主經歷了人生的人情冷暖。

也讓她的對外物看淡了許多,有一段時間甚至對生死都毫不在乎,對世間也沒有了留戀,也是蕭雲出現后羽瑤公主才重新多了一分期許,也僅僅是一分期許而已。

因為那時她也很難確信蕭雲是否能徹底替她將這毒清除。

可到了現在,血脈之力又開始復甦,那磅的力量讓她似乎看到了希望。

甚至羽瑤公主在此刻有著一種將要君臨天下,傲視九天的自信。

這是一種來自血脈的氣勢,讓她整個人氣質驟變。

似感受到了蕭雲滲入的武魂氣息被震退了出去,羽瑤公主心神一動,連芒試著以心法引導,控制那體內的血脈之力沒入那丹田內,化為了一種特殊的真元之力。

至此蕭雲也不在感受到了那股狂暴的力量。首發不死武尊159

「看來風族有著特殊的法門運轉這些血脈之力。」蕭雲暗忖一句,便開始繼續控制著武魂之力替羽瑤公主拔毒,要徹徹底底的將殘留在她體內的噬源天毒給抹除。

不然就算殘留一絲也會死灰復燃,引來不可預計的後果。

片刻后,當蕭雲確定在羽瑤公主體內沒有噬源天毒了,他才將武魂之力撤除。

呼!

蕭雲深吸了口氣,略微調息,那眸子便是緩緩睜開,沒有一絲不適。

而這時羽瑤公主則在暗自調息,凝聚體內的血脈之力。

這兩年來羽瑤公主體內真元被噬源天毒腐蝕,幾乎成為了一個凡人,如今初得血脈之力必須好生調整一下,不然會給身子帶來諸多的不便,在半個小時后,她睫『毛』挑動,眸子這才緩緩睜開,在那雙明亮的眸子當中似有彩光綻放,神采奕奕。

「公主此次擺脫惡毒以後必可翱翔九天,真是可喜可賀。」見羽瑤公主睜開了眸子,蕭雲微微一驚,前者那眸中光芒燦燦,似有神曦流轉,氣質驟變,簡直如仙神下凡,驚訝之下他訕訕一笑,表示祝賀,他知道羽瑤公主血脈非凡,此後必可一路高歌猛進成為蓋世強者。

「翱翔九天?」見蕭雲依舊是一副客氣的模樣,那黛眉不由微微一蹙,美眸中『露』出一抹憂傷,心中黯然神傷,「難道他一直以來都僅僅是因父皇之請才來替我拔毒嗎?」

放在整個風月國,羽瑤公主也是鳳『毛』麟角一般的絕世嬌人,就算有人可與之比美,也難有人如她這般高貴脫俗,就算她中毒后在皇城依舊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對她趨之若鶩。

可這蕭雲至始至終都顯得規規矩矩,甚至看也沒有多看一眼,讓她感到莫名的失落。

難道自己就真的那麼不堪人眼嗎?

「怎麼,七公主還有什麼顧忌?」見羽瑤公主那黯然神傷的模樣蕭雲卻是微微一怔,「如今你體內的噬源天毒已經完全解除,就算我以後不在風月國你也不用擔心了。」

「這個傻瓜,難道以為我是在擔心惡毒複發嗎?」羽瑤公子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心中暗忖,卻也是感到莫名的欣喜,不知為何她就是對這少年頗為喜歡。

「你後天就將前往天元宗,到時候也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你難道沒有別的要說嗎?」羽瑤公主睫『毛』微微上揚,眸光抬望著面前的少年,緊緊的將之凝視著低聲道。首發不死武尊159

「別的要說?」蕭雲一愣,不知道羽瑤公主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啊1羽瑤公主長吐了口氣,一副徹底被蕭雲打敗的模樣。

隨後她美眸眨動,盯著那少年看了一會,突然眸光一凝,似下了極大的決心輕抿著嘴唇說道,「蕭公子你拜入天元宗,想必會參加那玄元戰場的百宗大戰吧?」

其實昨天羽瑤公主就和蕭雲提及了天都域,後者對此也表示了很強大的興趣。

不過今天她卻是想趁此問個明白。

聽得羽瑤公主問來,蕭雲眸光也是不由一凝道,「我不僅要參加玄元戰場的百宗大戰,還要憑此踏入天都域,那裡才是我的最終目的,無論如何我都會踏入天都域。」

說到最後蕭雲忍不住重申了一次必入天都域,似乎要將這個目標深深的烙印在腦海。

「我就知道你志不在南疆。」聽得蕭雲這擲地有聲的話語,羽瑤公主盈盈一笑,伸了伸一個懶腰,玉手輕捋額前的一縷青絲,那模樣風情萬種,讓得蕭雲都微微一怔。

隨後羽瑤公主媚眼眨動,眼波流轉,長長的睫『毛』顫了顫,凝視著面前的蕭雲道,「我美嗎?」

羽瑤公主吐氣如蘭,輕聲低語,那天籟之音飄『盪』,直入人心神,這就好像是情人的細語,聽后讓得整個人的神經細胞都是驀地放鬆了起來,似要沉浸在那柔情當中。

「羽瑤公主天生麗質,貌若天仙,不是凡人可比,豈能用美字來形容?」蕭雲在心中對羽瑤公也是暗暗一贊,略有好感,這的確是一個絕美的女子,擁有著不凡的氣質。

真要比起來,也只有凌兮才可與之相提並論。

凌是兮一種飄然若仙的氣質,可這羽瑤公主卻如九天神女,高不可攀。

雙方無論是氣質還是容易可謂都在伯仲之間。

只是羽瑤公主卻顯得較為溫柔,那低聲細語,讓人的心神都要沉淪當中下去了。

可以肯定,要是羽瑤公主以如此低聲細語隨意對皇城一個青年才俊吩咐一句那人真的會為她去赴湯蹈火,饒是蕭雲心智堅定,也對這少女的不凡氣質與那柔語泛起了幾分漣漪。

不過卻也僅僅如此,他還沒有達到頭腦一熱就為這羽瑤公主卻赴湯蹈火的地步。

「那你喜歡我么?」對於蕭雲的回答,羽瑤公主似乎頗為滿意,她鳳眼微眯似笑非笑的將前者盯著,那眼波中充滿了挑釁的味道,不知不覺她與蕭雲的距離也拉近了一步。

雙方口中呵出的一口氣都可以拂到對方臉上,在這種距離提起這話題頗為曖昧。

感受著羽瑤公主口中的吐出的那抹香氣,蕭雲神經不由繃緊了起來,心跳也在莫名加速,同時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這羽瑤公主到底想要幹什麼?是故意拿我開涮嗎?」

然而就在蕭雲遲疑之際,那羽瑤公主卻是盈盈一笑,又向前邁出了一步。

這時候兩人幾乎沒有什麼距離了,連心跳聲都可以清晰聽到。

對方的體香散發而出被吸入蕭雲體內,他不由屏住呼吸,雙眸流轉不知該如何是好。

兩人的距離太近了,在那處子體有的體香,以及面前少女那略帶挑釁的眸光刺激下蕭雲都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在沸騰,一股邪火直衝頭頂,讓得他整個人都亢奮了起來。

「她到底要幹什麼?」蕭雲強行壓住那種要將面前女子辦了的衝動不斷沉思。

這會是陰謀嗎?

應該不是啊!

啵!

也就在蕭雲思緒萬千猜測羽瑤公主在此舉何意時,突然有著一片柔軟向著他的臉頰湊來,肌膚上感覺到了一絲濕軟,隨後他全身如同有著電流劃過整個人身子都是不由感到舒爽無比。

「她親了我一口?」蕭雲眉頭一彎,眸光流轉,不由瞪大了眼睛向著面前的少女瞅去。

羽瑤公主頗為霸氣的在蕭雲臉上親了一口,那朱唇與後者的臉頰一觸即收。

卻見得羽瑤公主腳步錯開,連退兩步,此刻那張絕美的容顏上正掛在一抹狡黠的笑容。

這少女似乎正在暗暗為自己的偷襲成功感到得意呢。

「呃,是被偷襲了。」在見到羽瑤公主那一臉狡黠的模樣后,蕭雲心中不由感到有些鬱悶,有著一種被佔了便宜的感覺,再說了,要偷襲也該是他去偷襲才對啊!

蕭雲眼皮一翻,暗暗瞥了一眼羽瑤公主,心中對後者的舉動依舊感到莫名其妙。

她喜歡上了我嗎?

不應該啊!

蕭雲雖然覺得自己英俊不凡,可還沒有達到人見人愛的地步吧?

這羽瑤公主也不是凡人,豈會這麼輕易就喜歡自己?

要知道,他們認識才不久,交流也少,可遠遠還沒有達到這地步的趨勢啊!

「哼,木頭。」見蕭雲那愣在原地的樣子,羽瑤公主不由抿著嘴,顯得頗為不忿,旋即她眸光上揚,凝視著面前的少年道,「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就是認定你了,就算你前往天都域,我也不會放過你,嘻嘻,你可得別拈花惹草,不然我可不會客氣。」

羽瑤公主話語很霸氣,嘴角微微翹起,玉手緊握成拳,哪裡還有著平時的冷艷高貴?

這明顯就是一個刁蠻霸氣的公主啊!

聽到這話語蕭雲頓時大跌眼鏡,心都被震了一震,「這羽瑤公主是在向我表白嗎?」

這讓他暗暗竊喜。

羽瑤公主不論是容顏還是身材,都堪稱絕『色』,加上那不凡的氣質,更是人間少有,能坐擁這種美女可謂是幾輩子才修來的福氣,不過這七公主後面那句話卻讓他眼皮微微一跳。

這公主不好伺候啊!

要知道,蕭雲去天都域不僅是尋父,還有一些私人的事情也想去處理。

那就是他要向那凌兮證明,他蕭雲絕不比別人差,終究有一天,要讓這少女對自己傾心,最終成為他的女人,既然兩人已經發生了關係,又豈能容許別人染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