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七十六章給我跪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給我跪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76章給我跪下?

龍蛇一動,不等那鄭天偉將金紋絞這防禦功法完全凝聚成行就已經攻擊而來,那巨龍一動,直接是將一片金『色』的波紋擊潰,緊隨著那靈蛇一動緊緊的纏繞在鄭天偉身上。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砰!

金光潰散,一龍一蛇,簡直有著開山裂石之力,這般擊在鄭天偉身上直接將他給擊飛了出去,體內氣血翻滾,一口鮮血便是忍不住噴吐而出,長發凌『亂』,迎風舞動,顯得狼狽不已。

也是鄭天偉及時催動了金紋絞這防禦功法,不然非得受重傷不可。

咚!

鄭天偉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而後狠狠的摔落在地。

那落地之聲,很清脆,不是很響,卻如同驚雷一般響徹在眾人的耳際。

「這是怎麼回事?」首發不死武尊176

「鄭師兄敗了?」那兩名跟隨鄭天偉的少年一臉驚訝,『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兩人一人名為趙吉,有真元中期,大成的修為。

另外一人名為馮亮,有真元中期,小成的修為,以他們的眼力,按理說應該能看到剛才雙方交手的一切才是,可是偏偏連他們都不知那蕭雲怎麼就會佔據了上風。

「這不可能啊!鄭師兄的浮雲步奇快無比,配合著那玄金裂手,最適合近身攻擊了,他怎麼會失手?」那馮亮一臉疑『惑』,心中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蕭雲不僅避開了,還擊傷了鄭天偉?」

「他是怎麼做到的?」旁邊的王磊以及附近一些正在關注著此事的天才弟子都一臉錯愕,感到不可思議。

剛才所有的人都想著看蕭雲的笑話,就連那段靈兒也在為之擔憂,所以少有人會注意到蕭雲的細微的變化,其實他早就計算好了一切,鄭天偉的攻擊皆在蕭雲的掌控當中。

憑藉著強大的靈魂感知力,蕭雲完全可以越級一戰。

只是讓蕭雲沒有想到的是那鄭天偉竟然修有防禦類型的功法,自己剛才一擊只是讓他受了一點輕傷,還不足以讓他失去戰力,這倒顯得頗為棘手,否則這一擊足以一勞永逸。

受了蕭雲這一擊,鄭天偉也是感到所料未及,在心中驚訝的同時嘴角也是浮現出了一抹冷意,「哼,這小子的實力也不過如此,若是我早就做好了防禦,憑藉著《金紋絞》功法他根本傷不了我,剛才只是一時大意罷了,下次一定不能讓他好過。」

心中思忖一番后,鄭天偉將嘴角那溢出的血跡吐掉,旋即緩緩起身,眸中帶著幾分猙獰,盯著對面的蕭雲,道,「好小子,有一點門道,可惜你實力太低,且看老子怎麼陪你玩大的。」

冷哼一聲后鄭天偉掌心元氣繚繞,在那中指上的一個戒子上光芒一閃爍,驀地浮現出了一柄兵器,緊隨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也是在這片空氣當中瀰漫了開來。

這是一桿金『色』的長槍,能有七尺七寸長,上面刻有符文,形式古樸。

瞧這長槍當中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很顯然是一件法器。

「看搶。」鄭天偉手持長槍,整個人的氣勢驟變,那長發飛揚,在金槍上那燦燦的光芒照耀下顯得英姿勃發,隱約間在他身上有著一股凌厲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首發不死武尊176

在冷哼一聲后,鄭天偉手掌一震,那長槍上的光芒閃爍,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開始在槍尖彙集,在那股波動下,虛空都是為之微微一顫,槍尖似有著一股洞穿虛空的氣勢在積蓄。

金元九式之金槍貫空!

鄭天偉長槍一動,當空一震,一片金光綻放開來,如攪動出了一個金『色』的漩渦,那璀璨的光芒刺得人眼睛都無法睜開,下一刻,一道槍芒已然是洞穿了虛空刺向了蕭雲。

在出槍時那金『色』的光芒已是刺得人眼睛生疼,如今在配合這麼雷霆一擊,如此攻勢,簡直是讓人無力應付,未戰就已經敗了三分,在加上那法器的威力加持,這一槍威力之強足以橫掃真元中期的普通修者了,就算蕭雲也在此人出槍的時候皺了一下眉頭。

「法器1蕭雲眉頭一彎眸中浮現出一抹凝重,旋即身子一動,化為一道殘影,頗為驚險的避開了這一槍。

也是他靈魂力極強,就算不用眼睛都可以感知道那槍芒的軌跡,不然就是剛才那被金光一晃,影響視覺判斷的剎那就足以讓他陷入危機,被那鄭天偉一槍擊傷。

要知道,強者之戰就算是一息的遲鈍以及疏忽都能讓修者飲恨。

「又被躲開了?」鄭天偉眉頭緊緊一皺,「這小子的感知力怎麼如此強?」

要知道,他這一槍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達到了一個常人不可抵擋的境界一般的修者根本無法躲避,可這蕭雲卻顯得頗為輕巧的避開了,而且自己那槍芒所迸發出的罡風也沒能波及到他。

「哼,你能躲得了一時,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躲下去。」鄭天偉暗哼一句,當即便是開始施展浮雲步,身法一動,那長槍立即當空舞動,挑起一躲躲金花,向著那蕭雲擊去。

長槍裂空!

金槍破浪!

金元卷空!

……

鄭天偉鎖定蕭雲,長槍舞動,幾乎是眨眼間就將那金元九式給施展了一遍。

金元九式為金元氣凝聚成的攻伐手段。

金者銳利也!

這每一槍都威力不凡,上,中,下三盤一起攻擊,讓得蕭雲幾乎是避無可避。

在這種狂猛的攻擊下,蕭雲就算是憑藉著靈魂力可以感知鄭天偉那凌厲的攻擊也變得有些捉襟見肘了起來,只見得他的身影在那槍影下不停挪動,顯得狼狽不已。

龍蛇擺尾!

火雲掌!

火焰狂獅印!

蕭雲施展出各種武學,以抵擋那凌厲的槍芒,卻也難以全身而退。

這法器太強了,加上鄭天偉有著真元中期大成的境界,根本不是蕭雲可敵。

「這真元中期境的修者動用法器,威力太強大了,我若是不動用滅神之矛只怕將難以取勝。」蕭雲在抵擋那些槍芒時心中不由暗自沉『吟』,開始尋思著應敵之策。

當初他與邱於浩一戰完全得益於滅神之矛輔助,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有所不同,他不能輕易動用這底牌,不然將會泄『露』這個秘密,如此一來別人有了防備,滅神之矛就很難達到出奇制勝的效果了。

畢竟這裡是天元宗,他和鄭天偉一戰只算切磋,不能將他滅殺,不然會引起高層震怒。

這點分寸蕭雲還是知道的。

「該怎麼辦了?」蕭雲心中不停思索。

刷!

突然一道槍芒閃爍,向著蕭雲的心脈洞穿而來。

「好快。」蕭雲眉頭一皺,因為剛才一時分神,竟差點沒有提前感應到這一擊,情急之下他身子一矮,腳掌下真元流轉,連忙向著旁邊滑了過去,饒是如此那右肩依舊是被一道槍芒所攜帶的勁氣划傷,衣服破裂,一股血流當即就是染紅了衣衫。

「呵呵,我看你往哪躲》」見蕭雲被擊傷,鄭天偉呵呵一笑,顯得興奮不已。

剛才他幾乎是全力出手,理應不出十招就將這蕭雲拿下才是,可對方似乎總是能未卜先知,巧妙的避開那一次次凌厲的攻擊,這讓鄭天偉鬱悶不已,這次得手總算是一個好的開始了。

「我這金元槍為低級中品法器,威力不凡,哈哈,蕭雲,我看你還能抵擋我幾次攻擊。」鄭天偉眸光一凝,腳步一動,如踏著浮雲,似要隨風而去,那長槍一動當即攪動起幾道光芒,封鎖了蕭雲左右的退路,那出手之快,下手之狠辣簡直讓人看得心驚。

「這蕭師兄還能應付下來嗎?」旁邊的段靈兒黛眉緊鎖,玉手緊緊握起顯得緊張不已,雖說蕭雲還沒有大礙,可從剛才的交鋒來看他根本沒有什麼手段與那鄭天偉爭鋒。

畢竟這鄭天偉高出蕭雲一個小境界,手中還有著一柄法器,雙方的差距不可逾越。

「看來這蕭雲也不過如此,只是反應比較快罷了。」馮亮與李吉嘴角一扯『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這樣的人物就算是他們出手也一樣可以拿下,何足掛齒?無暇武魂也不過如此。

「看來也沒有好畏懼這蕭雲了。」遠處一些修者心中暗忖,只要自己修為比這蕭雲高一樣不用怕他,到時候若是有機會獲得什麼高級的法器到底誰會忌憚誰還不一定呢。

「他這法器太強了,不行,我必須破了他這法器。」面對那鄭天偉的攻擊蕭雲眸光一凝,心思一轉,馬上就有了決策,當下他心神一動,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便是從識海內席捲而出。

這靈魂波動很強,卻也很隱晦,完全被蕭雲凝聚了起來,向著那鄭天偉急速欺近。

「呵呵,給我跪下。」這時鄭天偉看到了蕭雲的一處破綻,他身形一躍,手持長槍,便是當空破下,那目標直取他的肩膀,打算以力壓泰山之勢『逼』得蕭雲跪伏於地。

長槍光芒閃爍,好像一件神兵,在鄭天偉的金元氣的催動下儼然將這柄法器的威力盡數發揮了出來,只是就在那一剎那,那光芒突然微微一頓,鄭天偉感覺到了一股晦澀的波動。

「這是什麼壓迫?」靈魂力還沒有侵入腦海,鄭天偉就感覺到心神一顫。

驚駭下他連忙凝聚心神,緊守靈台,與此同時周身真元流轉,化為一片片金『色』的波紋護住全身,這赫然是那金紋絞,為防禦功法,若是煉至大成可以化為一件金衣鎧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