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七十八章烈焰破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烈焰破浪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78章烈焰破浪

任何武學的入門都極為重要,不可懈怠,豈能這麼輕易就衝擊經絡成功?

「經絡已經衝擊成功了?」鄭天偉眉頭一皺,眸中也是『露』出一抹驚訝,這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不過也僅僅是如此,就算經絡成功又如何,武學的精髓豈是那麼容易掌握的?

鄭天偉手持著法器,眉頭一挑,根本不懼蕭雲。哈小說網

「接下來,就讓我與你一戰吧。」經絡衝擊成功,蕭雲信心大增,當即身前光影閃爍,一桿長戟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這長戟一片赤紅,好像是火焰在燃燒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

仔細看去,戟身殘破,上面布滿著鱗片一般的紋路,有著一股古樸的氣息瀰漫開來。

這長戟方一出現,附近的空氣都有著微妙的變化,開始躁動了起來。

附近的王磊等人感覺到呼吸一窒,隱約間似有著一股無形的壓迫向著自己傾覆而下。

這一刻所有的人眼瞳都是驟然一縮,緊緊的盯著蕭雲手中的那殘戟。首發不死武尊178

「這是法器?」馮亮一臉狐疑,驚訝道。

「這是從哪裡淘來的破銅爛鐵?」李吉眉頭緊皺,被那殘戟的氣勢給震了一震,從那殘戟的氣息來看絕對不凡,可是在瞧得那殘戟紋路斷裂,就連那戟刃都缺了一個口子,一副鋒芒不在的模樣后,他很快便搖了搖頭,這樣的冰刃還算是法器嗎?

「一件殘器?」就連旁邊的王磊和周平也怔住了,「蕭師兄是想以這殘器應付那鄭天偉的法器嗎?」這讓他們感覺有些不切實際。

雖說蕭雲這殘戟氣勢不凡,可上面的紋路已經壞了,難以發揮出法器應有的威力,如何和那鄭天偉手中那件完好的法器抗衡,法器就算是缺損一點都將影響威力的迸發啊!

「蕭師兄。」旁邊的段靈兒美眸眨動,精緻的俏臉上有著淚水滑落。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蕭雲竟然會為了自己不惜動用一件『殘器』與人決戰。

這得多深厚的情義才會讓人如此啊!

段靈兒貝齒緊抿著嘴唇,霧氣朦朧的眸子上揚,盯著那少年,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情愫,似要深深的將他給烙印在腦海,在這個以武為尊一切以利益為前提的世界,只怕也只有這少年會如此待她吧。

對於段靈兒這心思變化,蕭雲倒並不知道,他手掌緊緊的握著那殘戟開始暗暗運轉體內的真火,試著將之導入戟內,只有真火能順利的導入戟內才可以將那天炎五式的威力發揮出來。

至於這殘戟,赫然是當初蕭雲在那天炎遺府所得的天炎戟了。

「你想用這殘戟與我一戰?」鄭天偉瞅了一眼蕭雲手中那殘戟,先前也是被那股氣勢給震了一震,不過在發現那赤戟符文斷裂,已經嚴重受損后也就沒有了顧慮。

鄭天偉自己就擁有法器,自然知道法器的一些簡單原理。

法器首先取材很重要,可以決定法器的品質,可是最為重要的還是上面刻篆的符文,這才是法器的關鍵所在,若是法器的符文磨損或者斷裂過於嚴重,法器的威力也將驟降。

蕭雲這赤戟很顯然已經殘破的快成廢品了,豈能與他一戰?

「廢話少說,你出手吧。」蕭雲也不多說,眸光一凝,腦海中有著一副畫面閃爍。首發不死武尊178

那是天炎五式中的第一式。

「狂妄無知,看槍1鄭天偉眸光一凝,手持長槍,整個人縱身一躍就以極為狂霸的姿態向著蕭雲攻去,金元九式只是在頃刻間就被他使出了九式,槍影重疊,攪動起一片金『色』的光紋肆虐開來,簡直如同驚濤駭浪一般傾覆而下要將蕭雲淹沒。

本來這鄭天偉在修為上就比蕭雲高,如今手持法器這般狂猛出手,那氣勢就足以讓得那真元初期的修者退避三尺,所以他才會以這狂霸的姿態強勢出手,不過這在蕭雲眼裡看來卻是愚蠢至極。

因為這鄭天偉縱身一躍,固然氣勢凌人,可是卻空門大『露』,將自己的胸腹等幾處要害都『露』給了敵人,只有破掉他那重重攻擊,就足以給予他沉重的打擊了。

蕭雲眸子微眯心裡計算著那一道道槍芒的軌跡,以及那些攻擊的薄弱之處,表情顯得頗為淡定。

「這小子又來這招?」蕭雲這淡定的模樣卻是讓得旁邊的李吉與馮亮差點吐血。

這兩人依稀記得就在鄭天偉首次出手的時候這蕭雲就是這樣臨危不『亂』,還讓他們譏諷了一翻,結果卻是出其不意的將鄭天偉給擊飛了,『逼』得他使出了法器,強勢出手。

此次故伎重演,馮亮等人雖然對鄭天偉頗具信心,卻也不敢在譏諷那蕭雲了。

誰知道那小子會不會又搞出什麼名堂?

「這鄭天偉一口真元用盡,正是換氣的時候,該出手了。」也就在此時,蕭雲眼睛一亮,手中長戟一動,在腦海中一副畫面浮現,然後他的長戟如同那畫面的小人一樣舞動了起來。

烈焰破浪!

長戟一動,幾乎與蕭雲腦海中的那個畫面舞動的一模一樣。

卻見得那長戟斬裂虛空,戟刃上火光閃爍,一道烈焰迸發而出,以一股破浪裂空的氣勢向著前方斬去,那火焰所及之處,金光開始潰散,如同那大海中的波浪被烈焰給焚荊

烈焰漫天,那鄭天偉連續使出的金元九式就如同驚濤駭浪,有著淹沒一切的氣勢,那一道道槍芒就如同駭浪中的雷霆,不時閃爍而出,要給予敵人致命的攻擊。

只是在氣勢洶洶的一擊,在那烈焰之下卻是氣勢驟降,炙熱的火流似可焚盡一切,那些金『色』的元氣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焚化,在那火熱的開道下,烈焰如刃生生的撕裂出了一個口子,將一道道槍芒給擊潰,那激烈的碰撞讓得虛空都顫抖了起來。

砰!

卻見得金光一顫,一道槍芒被擊潰,蕭雲手持長戟,真的如同破浪而行,那長戟裂空,以不可抵擋的氣勢向著那前方的鄭天偉斬去,那招式,氣勢幾乎都與那天炎五式中那第一式所畫的圖紙一樣,在配合這鄭天偉的攻擊,倒真的有著幾分烈焰破浪的味道。

一道火光閃爍,卻是破開了鄭天偉的金元九式,殺向了他本人。

呼!

火光未至,那股炙熱的氣流,以及那道利刃一般的烈焰所攜帶的氣勢卻讓人心驚。

「好強的氣勢。」鄭天偉心頭一跳,眸子緊緊盯著前方『露』出一臉驚訝,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的攻擊會如此強大,只是一瞬息,竟將他的金元九式給破了這怎麼可能?

他可是手持法器,還是真元中期大成的修者啊!

然而,來不及鄭天偉多想,蕭雲已經破開了『巨浪』持戟殺來。

刷!

長戟斬來,那戟刃上有著一道三尺長的烈焰吞吐,如同是火刃斬向鄭天偉的肩膀。

鄭天偉眸光一沉,不敢託大,連忙持槍橫抵擋。

鏘!

槍戟交擊,在虛空中碰撞出耀眼的光芒,清脆的響聲震人心魄,吸引了附近一道道眸光。

眾人心驚,還沒有明白蕭雲是如何殺出一條路,兩人卻已經硬撼上了。

呼!

火光四『射』,虛空猛的一顫,紫『色』的火光將那金『色』全部淹沒,然而眾人便是看到那鄭天偉身形一顫,整個人被一股強大的衝擊力給掀飛了出去,嘴角一口鮮血吐出。

咚咚!

鄭天偉竭力運轉真元,以卸去那股餘波,可是在落地時依舊是被那股強悍的衝擊力震得在地面滑出七丈才,最後幾個踉蹌,在地面留下一個個三寸深的腳印才穩住身形。

在他的前方,有著腳掌所留下的長長痕。

「他這一擊怎麼會那麼強?」鄭天偉雙眸略顯暗淡,體內氣血在翻滾,他雙眸愣愣的盯著前方,那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口中喃喃道,「難道他修鍊了一門天階武學?也不對,這一式似地階武學,絕不是天階,莫非那殘器對這一招威力有所加持?」

「那殘器?」驀地,鄭天偉眸光一動,緊緊的盯著對面那件殘器。

「看來這天炎戟縱使殘缺了也不是一般的法器可比。」見到自己一擊就破了鄭天偉的攻勢,蕭雲心中微喜,這不僅和他精確的計算能力有關與這天炎戟也有著莫大的關係。

他可以感覺到,動用這天炎戟施展天炎五式能夠將這套武學的威力盡數施展出來。

「鄭天偉,接招。」剛才這一擊讓蕭雲戰意迸發,他腳掌向前邁出一步,便是手持長戟向著那鄭天偉攻了過去,這一次,依舊是天炎五式當中的第一式,烈焰破浪。

刷!

長戟一動,紫炎閃爍,如同一條火龍從戟中撲出,張牙舞爪,向著前方撕裂而去。

這一次似乎又多了一絲『破浪』的感覺。

「他這一擊的意境似乎多了一分?」見得蕭雲繼續出手,鄭天偉一臉凝重不敢在拖大,手掌長一動,金光綻放,便是迎擊而去,剛才就是因為他太大意了才會被打得措手不及。

鏘鏘!

槍影和戟影交鋒,發出鏗鏘之聲,兩道身影不停交錯,戰得可謂是熱火朝天。

一時間,兩人已經交手幾十次,蕭雲每次出手氣勢都將有所增加。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得附近的人看得可謂是瞠目結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