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九十一章勢不可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勢不可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91章勢不可擋

在蕭雲指尖,紫『色』的火元不斷凝聚,宛若一根紫『色』的利刃,透發這一股凌厲的氣息。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火元指,一指碎虛空!

蕭雲一步邁出后那食指猛的輕點虛空,只見得那紫芒閃爍,如一道星芒洞穿了虛空,頃刻就與那漫天的火掌撞擊,那紫芒只是略微停頓便是以極為蠻橫的姿態洞穿了那火掌。

嗡!

當紫芒洞穿火掌后,虛空一顫,泛起陣陣漣漪,蕭雲步伐邁開,右手連點虛空,紫芒閃爍,將一道道火掌擊潰,生生的從那片如同火雲一般的掌影當中撕裂出了一個道路。

在撕裂出一個道路后,蕭雲雙手牽引,一個紫『色』的法印已是被凝聚而成。

這赫然是那門爆發力極強的武學,烈焰崩了。

這烈焰崩是以真火凝聚壓縮成印,裡面灌輸了一絲意念,只有如此才能修成這法印,相比火元指,這烈焰崩修鍊起來遠遠要困難的多了,因為將自己的意念灌輸入武學當中可不是一般人能辦到啊!首發不死武尊191

不過蕭雲有著修鍊火焰狂獅印的經驗,這烈焰崩學起來也就得心應手,很快就煉成了。

這烈焰崩法印震『盪』虛空,強大的波動將那片火光都給震散了,那種波動讓得附近的人一陣心驚,只覺得自己身處在火海,一時間蕭雲與陸炎風兩人也重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這波動是烈焰崩?」陸炎風眸光驚訝,沒有想到蕭雲那麼輕易就擊潰了自己的攻擊,殺出了一條路,還凝聚出了那極為強大的武學『烈焰崩』,身具火靈體的他可是深知這武學的強悍啊!

倉促下陸炎風手掌牽引,當即也是演化出一個火元凝聚成的法印猛地當空迎去。

砰!

烈焰崩猛的爆炸開來,氣浪滔天,那紫『色』的火炎如同駭浪一般向著四方肆虐而去。

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竟將那陸炎風的法印一舉擊潰,那紫『色』的真火更是將他的真火徹底淹沒,化為了虛無,蕭雲的紫炎真火之精純遠遠不是這隻有百分之三十七靈體值的陸炎風可比。

火浪席捲而來,那股炙熱的波動就連那陸炎風也是感到心悸,遠遠不是自己能抵擋,那身子一顫,被震飛了七米之遠,也是他本身就具備火靈體,法訣引動就將那股火流吸收轉化,不然給得給震得五臟六腑受傷不可。

饒是如此,那股火流也是他花費了不少力氣才得以化解。

咚咚!

最終陸炎風連退六步,這才穩住了身形,那每一步落下都傳出一聲巨響。

「好強大的真火,你這是火靈體還是武魂?」陸炎風穩住身形,眉頭一皺便是帶著滿臉驚訝將前方的那個少年盯著,只見得那蕭雲此刻身形只是微微一顫,僅僅退了四步而已。

也就是說在這次交鋒中,蕭雲竟然還略深一籌。

「這是怎麼回事?」火元峰的修者『露』出滿臉驚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陸炎風可是貨真價實的真元後期修者,本身還身具火靈體,若不是他覬覦火元峰的傳承,以他的天賦足以進入核心殿了,就是這樣的存在,竟然會在這場交鋒中落入下風?首發不死武尊191

「這蕭雲也太牛了吧。」如今的情況就連那顏真與顏漠兄弟等人也是被震了震。

眾人心中驚訝得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剛才蕭雲可是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出手的啊!

誰都知道他擁有真火,而且是紫『色』的,當初就曾經見過他以此煉丹。

「呵呵,你不知道吧,蕭師兄可是擁有無暇火之武魂。」見蕭雲佔據了一絲上風那虎頭虎腦的王磊擾了擾頭憨厚一笑,心中對蕭雲佩服不由,暗忖道,「蕭師兄真是太牛叉了。」

「無暇火之武魂?」聞言,陸炎風整個人臉『色』徹底陰沉了,雙眸略顯茫然失落,如墜落了冰窟,眸光瞅向蕭雲時有羨慕,也有嫉妒,他眸光閃爍,口中不停喃喃自語,「無暇武魂,無暇武魂,難怪那真火會如此力量,連我體內的火元也不堪一擊,原來他擁有無暇武魂。」

「什麼!他擁有無暇武魂?」聽得這話,那火元峰的弟子都瞪大了眼睛『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這是真的嗎?無暇武魂,如此體質在整個南疆也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了,他怎麼能有無暇武魂?」

這種體質太難得了,讓得眾人心中一時掀起了驚濤駭浪,再也沒有人敢輕視這個少年。

要知道,那陸炎風只是擁有火靈體百分之三十七的靈體值就被火元峰列外重點培養的對象,那邱雨楓擁有火靈體百分之三十九的靈體值更是被稱為天之驕子,為眾人所巴結。

可面前這蕭雲竟是無暇火之武魂!

若是他去了火元峰豈不是要被當成老祖宗一樣供奉著?

無暇武魂可不是那些非純靈體能相提並論的啊!

這種天才莫說在天元宗,就是放在整個南疆也是個大宗派所爭搶的對象。

咕嚕!

火元峰弟子眸光流轉,瞅向蕭雲時都不由咽了咽口水,此刻他們才明白剛才譏諷,呵斥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這種人物絕對已經被天元宗高層所看中,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為了邱雨楓得罪他值得嗎?」一時間眾人心中轉過了千百個念頭已經開始後悔。

火元峰許多人搖頭,心中卻只有苦澀。

「無暇武魂,就算你有無暇武魂又如何?」那失魂落魄的陸炎風驀地眸『露』寒意,眸子中有著幾分猙獰浮現,他邪惡的盯著蕭雲,冷哼道,「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又能如何?你修為不過真元初期,如何與我相提並論,今天我就要將你踩在腳下。」

一聲冷喝聲響起后,這陸炎風驀地手掌一翻,身前火光閃爍,出現了一柄長槍。

這是一柄持紅『色』的長槍,上面刻有波浪一般的火『色』紋路,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當這股波動散發出來,整個山坳的氣息變得莫名的凌厲炙熱了起來。

那些火流呼嘯,隱約似乎可割裂人的臉皮。

「這是法器1見到這長槍,那顏漠等人眉頭皆是一皺。

「雖然剛才蕭雲略佔上風,可他畢竟修為不足,如今陸師兄手持法器出戰應該還有勝算。」邱雨楓在旁邊暗暗估算,蕭雲那真火的威力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讓他略感不安,不過在見到陸炎風使出法器,一副要一戰到底的模樣,他這才鬆了口氣。

若是此次不能打擊這蕭雲,以後等他成長起來就更麻煩了。

「要是陸師兄能傷了他就更好了。」邱雨楓暗自思量,「只要他受傷,耽擱那麼一兩個月的修鍊時間,就算核心殿的長者在偏袒他也無法改變在局勢,呵呵,在這期間,別的人足以超越他了啊1

「法器?」見到那陸炎風使出法器,蕭雲嘴角掀起一絲冷意,眉頭挑動,笑道,「難道你以為只有你才有法器嗎?」說完,他身前赤光閃爍,那天炎殘戟便是被抓在掌心。

「這小子也有法器?」邱雨楓眉頭一皺,「難道是核心殿破例提前賜給了他一件法器?」

這讓他感到一陣不安。

「不對,這是一件殘器。」驀地,邱雨楓眼睛一亮發現了蕭雲手中那法器有缺,「可為什麼這殘器散發出來的氣勢依舊如此晦澀,當中似乎有著一股超越法器的靈威。」

「難道這是一件靈器?」想到這裡邱雨楓的心都差點要沉了下來。

「希望這殘器的威力難以發揮出來吧。」最後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殘器?好強大的威勢,難道是靈器?」那陸炎風卻是眼睛一亮,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了起來,雙眸中有著一抹貪婪之『色』在不斷的攀爬而升,「若是我奪得了這殘器,然後加以修復,以後同級中誰人可與我爭鋒?呵呵,這次真是天助我也啊1

「在歷練中不僅可以掠奪積分,還可以爭奪對手中的寶物,我就算奪了這殘器宗門的人也奈何不了我,就算蕭雲是核心殿的弟子不也得暗自門規辦事嗎?」

想到這裡,他的貪念更加深了。

「呵呵,蕭雲看槍。」陸炎風一臉猙獰,手持著長槍,當空一震,隨著一股炙熱的火流從那槍身迸發而出后,他整個人縱身一月,簡直如同天縱神人,持槍殺來。

槍芒裂天,如同火河捲動天際,那耀眼的光芒籠罩四方,陸炎風長袍舞動周身被火光繚繞,虛空如有著霞光綻放,他一槍洞穿虛空,似穿過了一片霞光,出現在蕭雲的面前。

那姿態飄逸如神!

烈焰槍訣,炎河縱天!

陸炎風一聲冷哼,長發飛揚,當即便是發出了一道道猛烈的攻擊,那槍芒貫空,化為一片天網,將蕭雲完全封死,恐怖的波動瀰漫開來,讓得整個山坳的虛空都是泛起陣陣漣漪。

如今他以法器全力出手,這等攻擊氣勢驚人,足以橫掃任何真元後期以下的修者了。

「竟然還覬覦上了我的天炎戟,好,今天我就和你竭力一戰,教訓一下你這個狂妄之徒。」見那陸炎風竟然竭力出手,眸『露』貪婪,一副要來掠奪自己手中寶戟的模樣,蕭雲身上的氣勢也是徹底爆發了起來,他身上紫光綻放,長發舞動,被渲染成了紫『色』。

天炎五式!

蕭雲腳掌一動,當即便是手持著天炎戟向前殺去。

烈焰破浪!

一戟斬出,一道紫『色』的長芒便是斬裂前方的重重光幕,那烈焰之刃簡直勢不可擋一舉將前方撕裂出一個口子,然後只見得蕭雲如同那下山的猛獸,一步邁步持戟殺向了陸炎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