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九十三章反掠奪積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反掠奪積分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93章反掠奪積分

「你哪只狗眼看到了我作弊?」蕭雲那冰冷的聲音打破了這方才平靜的山坳。

霎時,那些正討好陸炎風的火元峰弟子都是眉頭一皺,循聲望來。

「這蕭雲竟然沒事?」

在見到了蕭雲氣『色』依舊,還一副中氣十足的樣子火元峰的人不由感到一陣心驚。

「這也太彪悍了吧,連陸師兄都受了重傷,這隻有真元初期的蕭雲怎麼一點事也沒有?」

「難道這蕭雲才是真元後期,陸師兄是真元初期?」如此差距太不可思議了,讓人有著一種顛倒錯位的感覺。

火元峰的人眸『露』忌憚,對那邁步走來的蕭雲充滿了畏懼。

連真元後期境的陸炎風都慘敗了,誰還可與之一戰?首發不死武尊193

「蕭雲,你這是想幹什麼?」見蕭雲氣勢洶洶的走來邱雨楓眉頭緊鎖,連忙喝道。

「我想幹什麼?」蕭雲眸光一凝,掃視著眾人,道,「如今我已經戰勝了陸炎風,你們是不是得按照剛才的協議將各自的積分交出來?」那話語中充滿了毋庸置疑的味道。

「什麼!積分?」聽得此言,火元峰的人徹底慌張了,「邱師兄現在該怎麼辦?」

這積分對於他們來說也頗為重要,因為火元峰不止這批弟子,想要獲得更多的資源都必須在這次任務中脫穎而出才是,在天元宗任何峰系對於弟子的考核都很公平。

「蕭雲,你這次已經作弊,你若還敢仗勢欺人,掠奪同門的積分,我一定會稟告長老,到時候就算你是核心殿的弟子也一樣要受到處罰,天元宗可不會縱容你這種藐視門規的弟子。」邱雨楓眼皮連跳,不過他還算鎮定依舊是一臉冷硬帶著幾分威脅的語氣說道。

「我看你真是腦殘得沒救了。」蕭雲搖了搖頭,走到了邱雨楓等人三丈之外,一股強大的氣勢驀地從他身上迸發而出,「你們若在不交出積分,那我就只有動手了。」

見蕭雲走去,那段靈兒,王磊以及周平等幾位沒有受傷的修者紛紛跟隨而來。

眾人皆是將氣勢催動到了極限,一副準備隨時出戰的模樣。

「你……」見到蕭雲這氣勢洶洶的模樣,邱雨楓眉頭緊鎖,他知道前者向來手段凌厲,要是在作遲疑只怕真會引起一戰,雖說他們在人數上略佔優勢,可沒有一個能與蕭雲爭鋒的人又能如何?

一個強者足以主宰整個局勢了。

「邱師兄。」旁邊的修者都投來詢問的眸光。

「好,蕭雲算你狠,這次我們輸了。」邱雨楓略微沉『吟』,當即便是手掌一翻出現了一個腰牌,上面有著積分浮現,顯示為二百八十七,如此數目也算是不錯了。

「將腰牌扔來。」蕭雲沉聲道。

邱雨楓眉頭緊鎖便是將那腰牌擲向蕭雲。

蕭雲手掌一拂將之捲入手中,然後自己的腰牌浮現催動裡面的陣紋立即便是將邱雨楓腰牌中的積分給盡數吸收,然後他這才將腰牌還給對方,見到邱雨楓都送出了積分,旁邊的人也只有如此了。首發不死武尊193

一時蕭雲就取來了十塊腰牌。

「你們將裡面的積分分了吧。」蕭雲將那些腰牌遞給身邊的段靈兒以及顏真等人。

「恩。」見蕭雲如此慷慨,顏真等人一臉興奮,開始平分裡面的積分。

這讓得火元峰的弟子看得是一臉肉痛。

在將這些積分掠取完畢后,才將腰牌歸還。

「我們可以走了吧。」邱雨楓黑著臉說道。

「慢。」蕭雲眸光一凝道,「陸炎風,你的腰牌了。」

陸炎風皺眉也將腰牌取出。

「三百二十積分,不錯。」在拿到陸炎風的腰牌后,蕭雲又增加了三百多積分,如此一來他的積分都近千了,想必在整個核心殿的新弟子當中也少有人可與之堪比了。

「我們可以走了吧。」火元峰的人問道。

蕭雲淡淡一笑,一步步向前『逼』近。

「你還想幹什麼?」蕭雲這舉動讓得火元峰的弟子心中一驚,畏懼不已。

蕭雲並沒有理會眾人,只是眸光一動,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碎石堆里。

在那裡有著一桿長槍,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

「我的赤炎槍1見蕭雲將視線落在了自己的法器上,陸炎風眼角抽動感到一絲不安。

果然,下一刻蕭雲手掌一動,一股真元席捲而出當即就是將那赤炎槍給捲入了手中。

「不錯,這柄法器應該達到了低級中品的程度,又是火屬『性』的法器,可惜不是戟。」蕭雲將長槍攝入掌心,打量了一翻后喃喃道,「不過,我也可以憑藉這法器去兌換一柄戟形法器。」

本來他還想考核完畢后憑藉自己的積分點去兌換一件法器,如今有了這件法器也就不用浪費那積分點了,用法器,一樣可以兌換相應的法器,以及別的靈『葯』物品。

有這好東西蕭雲自然不會放過。

「不!這是我的法器,你怎能拿去?」見蕭雲取走了赤炎槍,陸炎風強忍著傷勢失聲驚呼,那雙眸子中儘是焦急以及悔恨,他幹麼要為了討好邱雨楓來招惹這個煞星啊!

「你的法器?」蕭雲眉頭一彎,道,「剛才你竭力出手就是想要掠奪我的法器,既然如此,我何必對你留情,是你們說的,在執行宗門這種考核任務時同門可以進行掠奪積分以及法器,所以這法器從此後就是我的了,你就算稟告宗門也無用。」

蕭雲話語冷厲,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陸炎風氣極,口中鮮血噴出,一臉蒼白,他無力的說道,「可是你已經有法器了啊1

「你們不是已經有積分了嗎?可為什麼還要掠奪我們的積分與法器?」蕭雲反問道,「我蕭雲從不主動招惹人,可是若有人犯我,我絕不會手下留情,所以這是你自找的。」

「滾,不然我就出手了。」蕭雲喝道。

對於這些敵人他絕不會手軟。

「蕭雲你記著,我與你沒完1陸炎風眸光陰森,冷哼道:「我大哥陸展風可是核心殿的老弟子,早就已經踏入了真元後期境,你敢掠奪我的積分法器,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只要這陸炎風與蕭雲結仇了,此事也算是有所收穫。」邱雨楓眸光流轉暗忖道。

對於陸炎風的威脅,蕭雲並沒有放在心上,他不想惹麻煩,可是從來不怕麻煩。

不過在瞧得邱雨楓等人離去后留下的那抹怨毒的光芒后,蕭雲的眸光不由得一寒。

「若有機會必須解決此人。」蕭雲心中暗忖,他知道自己與邱家的恩怨並沒有結束,對方遲早還會找麻煩,只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公然除去那邱雨楓。

畢竟天元宗有門規,此次一戰動靜太大,根本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隨著火元峰的人離去的時候,在不遠處的山巔,有著一群修者正向此俯視而來。

「那個人就是蕭雲嗎?」山巔上,一個青年眸如玄鷹,閃爍著一道金光,緊緊的盯著下方那處山坳的蕭雲,那雙眸子中似乎掠過一抹詫異之『色』,如此年紀便有這戰力讓人驚訝。

在旁邊,赫然有著幾名少年跟隨。

若仔細看去,當中有一人正是核心殿新秀峰的弟子鄭天偉。

那跟隨鄭天偉的李吉以及馮亮也在當中。

除此外還兩名核心殿新秀峰的弟子。

「正是蕭雲。」鄭天偉眉頭緊鎖,咬著牙說道,「沒有想到才半個月不見這小子竟然已經可戰真元後期的修者了,真是太沒有天理了,哥,你要不要出手教訓他一下?」

剛才一戰的情況都被鄭天偉收到了眼中。

本來鄭天偉還想突破到真元後期在去教訓那蕭雲,哪知還不等自己踏入這個境界人家就已經可是完敗真元後期的修者了,瞧這模樣,至少也得達到真元後期小成才能穩勝者小子。

所以現在鄭天偉也只能希望自己的大哥鄭天翔出手了。

「他既為無暇武魂,那戰力自然不可以常理判斷。」鄭天翔卻是一臉淡然在瞅了一眼那山坳中的蕭雲后,嘴角『露』笑道,「他也不過是真元初期罷了,何必急著一時對付?」

「可是要讓他在成長下去可就很難對付他了啊1鄭天偉有些焦急的說道。

正是因為這蕭雲境界低,所以他才著急。

這蕭雲在真元初期就有如此恐怖的戰力,要是讓他在提升一下,是不是可以戰真元後期小成乃至大成的修者了?真倒了那時候自己只怕就再也不能出當初的那口惡氣了。

「目光短淺的傢伙。」見自己弟弟如此焦急的模樣,鄭天翔眸光一凝,斜瞥了鄭天偉一眼,道,「此次我請你來這黑雲山脈深處是為了前往那黑雲澗,那裡可是有著大機遇,你怎麼就如此不開竅了?只顧著這些小恩怨,卻忘記了根本,如何能成大器?」

被鄭天翔那麼一瞪,鄭天偉也不敢多說了。

「那黑雲澗中的摩羅靈果百年才成熟一次,我們絕不可因此有所耽擱。」

「畢竟此次的競爭對手可不少,許多人都知道了此事,我們要是去遲了一步就不好了。」

「這摩羅冥果有著洗筋伐髓的神效,比那洗髓丹還好,一旦得到,我便有機會在短時間內踏入半步元丹境。」鄭天翔繼續道,「憑此我還可以衝擊元丹境,爭取參加玄元戰場前十的名額。」

「真到了那時候,還怕無法對付這蕭雲嗎?」說話時鄭天翔眸光一冷,視線落在了下方山坳中的蕭雲身上,「你是我弟弟,就算在不濟也不是別人可以輕易欺負,所以這個口氣,我會幫你出的。」

「多謝大哥。」聽到了鄭天翔此言,鄭天偉那緊皺的眉頭終於是舒展了起來,嘴角間浮現出一抹笑意,那瞅向下方蕭雲的眸光也變得冷冽了起來,如今有了他大哥這句話,何愁不能一雪前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