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一百九十六章橫生枝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橫生枝節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196章橫生枝節

此刻蕭雲可謂是心急如焚,全部的心思都落在了那個嬌媚動人的女子身上。哈小說網

如今距離蕭雲離開紫雲郡城已有半年,期間他經歷了不少風波,可沒有哪一次讓他這麼心急如焚,他整個人都快癲狂了起來,到了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心中是多麼在意這個女子。

在向前遁去的同時,蕭雲也一直關注著那裡的動靜。

嗡!

就在那黑雲冥獸的巨爪落下時,那片虛空突然一顫,有著一片紫『色』的光芒閃爍而出。

「這是什麼?」感應到那股莫名出現的光芒蕭雲微微一陣錯愕,不由竭力將心神釋放出去,以更清晰的關注著那裡的每一個細微的波動,他的心撲通狂跳似乎已經到了嗓子眼裡。

呼!

也在那片紫『色』的光芒閃爍出來的時候,一根紫『色』的枝條便是洞穿了虛空與黑雲冥獸的巨爪發出了猛烈的交鋒,一聲悶響也是隨之響徹出來,整個虛空為之一顫。首發不死武尊196

「抵擋了下來?」海嵐宗的弟子也是一臉驚訝。

待得眾人定睛一看,那黑雲冥獸竟然被震退了丈許。

「哎呀,小紫好疼。」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以不可察覺的波動從顏詩妃的識海內傳出。

若是仔細看去,她那眉心紫光閃爍,剛才有著一根紫『色』的枝條閃爍而出。

「小紫!是那小傢伙。」蕭雲以心神感知,赫然將那小傢伙的呼痛聲給收入了心神。

「哈哈,我怎麼就忘記了這小傢伙了。」在驚訝之時,蕭雲也是不由一陣狂喜。

那枝條赫然就是紫藤蔓了。

有這小傢伙在,倒是能在危機時刻替詩妃姐姐解決一些危險了。

這讓蕭雲暗暗鬆了口氣。

「不好,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向此趕來。」就在蕭雲一臉欣喜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波動驀地向著他們這裡襲來,那氣勢如同天穹傾覆而下,讓得正在飛行的吞天雀身子都是一顫。

「是元丹境的強者?」蕭雲眉頭緊鎖,「該死的,怎麼會出現這種強大的存在?」

雖然顏詩妃的危機暫時解除,可情況依舊不容樂觀,怎容許別人阻止他前進的速度?

「是一頭妖禽。」吞天雀放緩了飛行速度,開始低空而行,它雙眸如火冷冷的盯著前方。

在哪裡一隻長著黑『色』翎羽的巨禽正向此飛來。

「你是何人?竟然敢攜元丹境座駕闖我黑雲澗領地,難道你不知道我黑雲山脈與各大宗派早有協議,元丹境以上的強者不可來此冒犯嗎?你們這是要撕毀協議不成?」那巨禽為一隻黑羽雕,雙翼烏光閃爍,如同鐵羽,它雙翼振動時似能撕裂虛空。首發不死武尊196

這巨雕雙翼展開能有七米長,它盤旋而來停在了蕭雲的前方,雙眸冷冽充滿了敵意。

「這巨禽竟然口吐人語。」蕭雲心中微驚。

「妖獸踏入了元丹境后已然通靈,可以說人語了。」吞天雀淡淡的說道。

隨後它一臉不悅,展翅而飛,與那巨禽對立。

「小黑鳥,給天爺滾,不然休怪老子不客氣。」吞天雀斜瞥著那隻黑雕,眸子火光閃爍,一股烈焰似要噴吐而出,強大的氣勢向著前方席捲而去,將整片天際都震得一顫。

在這一刻,黑雲澗的妖獸都是一陣心悸,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威壓。

特別是那些飛禽,不斷啼鳴,驚慌失措,『露』出滿臉惶恐。

就連那些襲擊顏詩妃等人的那些妖獸也被這股氣勢給震住了。

「好強大的氣勢,莫非是元丹境強者?」附近的人皆是一震,不由循聲望去。

「真是天助我也,諸位師妹,一起滅殺這些妖獸。」海嵐宗一位踏入了真元後期的師姐,手持長劍,呼喝一聲便是向著那些被震懾得心靈戰慄的妖獸殺去,想趁此扭轉局勢。

「這氣勢……」那黑雕身子一顫,一股來自血脈的壓迫讓它心神都是一陣戰慄。

「這是上古血脈?」黑雕眸『露』驚恐,盯著吞天雀,喃喃道。

「還不滾?」吞天雀眸光冷冽,根本沒有將那黑雕放在眼裡。

這黑雕也不過只有元丹一重巔峰境,就算境界略高,卻絕不是吞天雀的對手。

不過這片山脈顯然也不止一頭元丹境的妖獸,若是貿然出手,也會引來麻煩。

「只是大人,你即為上古神禽的後裔怎麼會屈服於這個人類成為坐騎?」那黑雕眸光閃爍,帶著幾分狐疑問道,他瞅向蕭雲時眸『露』冷厲,似乎想要幫助吞天雀擺脫束縛。

「我去你二大爺的。」見這黑鳥以為自己被束縛,淪為了坐騎,吞天雀頓時氣得滿腦門子黑線,它怒視著那黑雕,眼皮一翻,呵斥道,「這是我兄弟,他娘的什麼坐騎?」

「兄弟?」黑雕一臉詫異,心道,「一個真元境的人類小子也配成為這位大爺的兄弟?在這位大爺身上我可是感應到了一種上古神禽才有的氣勢,如此神禽怎麼會甘願和人類稱兄道弟?」

這讓它感到狐疑。

要知道,擁有上古血脈的妖族極為傲慢,一向自視甚高,絕不會輕易向人類屈服。

「那這位大爺,你來這黑雲山脈是為何呢?」黑雕沉『吟』一翻,隨後小心翼翼的問道,「在這黑雲山脈深處還有許多的元丹境強者,他們都不允許人類的元丹境進入裡面,若這少年進入裡面只怕會有麻煩,而且我看您的狀態也有些不穩定,只怕會有強者生出賊心。」

雖然吞天雀血脈強大,卻也只能震懾一些元丹兩三重的妖獸。

要是遇到了那些元丹四重,五重及以上的妖獸那後果就不妙了。

特別是一些火鳥一類的妖禽,只怕都會迫不及待的要將之拿下,吞其妖靈壯大幾身。

「天爺自有分寸。」吞天雀道,「你退下便是。」

「是1這黑雕略微沉『吟』,也不在多問,當即身影一動,就此離去。

它起初對吞天雀也有幾分想法,不過在感受到對方的那股來自血脈的壓迫后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妖族是一個血脈等級極為嚴重的氏族。

那些擁有高等血脈的強者,就算是那氣勢迸發出來都足以使低等血脈的妖族靈魂戰慄。

試問,若連心神都戰慄了,還如何一戰?

除非你修為高過對方許多,不然兩者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相對而言吞天雀這種血脈壓迫對於人類卻是少了許多。

也就是說吞天雀憑藉自己的血脈氣勢以及神通可戰元丹三重的禽類妖獸,可是若遇到人類修者也就僅僅只能戰元丹二重的前者,這就是血脈壓迫所帶來的差距。

「我們走。」那黑雕退走後,吞天雀逐漸收斂了氣息化為一道虹光便向前方虛空遁去。

「那元丹境強者會不會來這黑雲澗?」

「放心,元丹境修者不可踏入黑雲澗這片區域。」

「不錯,元丹境強者又不需要這摩羅冥果,豈會來此?」吞天雀突然爆發出的那股氣勢讓得黑雲澗附近的修者心中留下了一個陰影,許多人一臉擔憂,不過也有人並不以為意。

這氣勢來的突然,消失的也快,只是瞬息海嵐宗的修者就趁此斬了六頭妖獸。

「這次輕鬆多了。」顏詩妃等人微微鬆了口氣。

刷刷!

就在她們鬆了一口氣時,只見得虛空中光影閃爍,有著幾到劍光向此斬下。

「呵呵,海嵐宗的師妹別怕,我南海劍派的弟子特來助你們斬殺這些妖獸。」當劍光落下時,一道笑聲也是在這片林間響徹開來,只見得不遠處的一個山坡上一個個修者向此掠下。

當中還有兩人手訣引動,便是御使著一柄法劍,向著那黑雲冥獸斬來。

噗!

劍光閃爍,只是眨眼間就有著八頭黑雲冥獸被斬殺。

「御劍術1

「這是法劍1見此,海嵐宗的修者臉『色』皆是一變。

顏詩妃眉頭也是微微鎖起,眸光瞅向了那幾個不速之客。

南海劍派,為南疆五宗之首,向來霸道無比,與海嵐宗關係也不怎麼和睦。

此次他們怎麼會好心出手相助?

驚疑下,海嵐宗的修者紛紛彙集在一起,『露』出一臉戒備的意思。

而這時,那群黑雲冥獸被斬殺大半,其餘的也是落慌而逃。

黑雲冥獸擅長的是偷襲以及速度,可是在這南海劍派的法劍之下根本無所遁形。

所以這些妖獸也不敢久戰,立即撤退。

呼!

前方人影閃爍,兩個身穿金『色』長袍的男子便是飄然落下。

這兩人束髮戴冠,顯得俊逸不凡,他們法訣引導,劍光閃爍那兩柄法劍便是嗖的一聲『插』入那腰間的劍鞘之內,在他們的身後還有著十一名年約十七的少年緊隨而來。

為首的兩人皆有飛行法劍,至於身後的十一個少年卻只有普通的法劍以及玄兵。

饒是如此,這陣勢已經比海嵐宗要氣派多了。

海嵐宗這裡一共有十九名弟子,當中女子十五人,男子四人,可手持法器的僅僅是五人罷了,可以想象,那海南劍派底蘊是何等的雄厚,就算是低級法劍也是威力不凡啊!

那為首的兩人更是不凡,一個有著真元中期巔峰境,一個擁有真元後期境。

憑藉他們手中那可以飛行的法劍,戰力無疑將遠勝常人。

「呵呵,諸位師妹可曾受傷?」李劍嵩身穿淡金『色』長袍,他劍眉入鬢,儀錶堂堂,顯得英俊不凡,他收起法劍后,嘴角掀起一抹淡笑,旋即向著前方那海嵐宗的弟子走去。

這李劍嵩對於海嵐宗弟子的戒備模樣視若無睹,步伐邁動時眸光流轉在那些女弟子身上一掃而過,隨後眸中精光一閃,『露』出一絲驚艷的光芒,當即視線便定格在一個女子身上。

那女子赫然是顏詩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