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零二章嫉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嫉妒?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202章嫉妒?

海嵐宗的女弟子都很美,可是在這楊海芯的面前,簡直就成為了陪襯,根本不可與之相提並論,這女子身上似乎有著一種脫俗的氣質,如同仙子,不沾人間煙火。

這楊海芯就站在前方不遠處,隱約間,卻給人一種不可親近,似遠在千里的感覺。

在此刻,那四名男弟子完全呆了,眸光充滿了敬畏愣愣的盯著前方的少女。

那感覺似乎真的遇到了神女,只敢遠觀,不敢生出一絲褻瀆的心思。

顏詩妃很美,甚至比這楊海芯還要多幾分魅『惑』,還要『迷』人。

可是她少了那種不沾人間煙火的氣質。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美。

對於顏詩妃,那些弟子心中還有遐想,認為自己可以攀登。首發不死武尊202

可是這楊海芯卻不同,她如仙子,不可親近,所以那些男弟子只有遠觀的份。

「這女子倒是不凡。」蕭雲眸子微眯,從那楊海芯身上他甚至看到了一絲凌兮的影子。

這個女子肯定體質不凡,不然很難有著這種氣質。

「她美嗎?」見蕭雲也是在暗暗打量那楊海芯,顏詩妃眸子微眯似笑非笑的問道。

「美。」蕭雲順口答道。

「那你動心了嗎?」顏詩妃繼續問道。

「就算她美又如何?」蕭雲聳了聳肩,道,「縱使美人萬千,又怎麼比得上你我情比金堅呢。」說完,他沖那顏詩妃一笑,那手掌也是不經意的攬住了後者的柳腰。

美人再多,可是情投意合的又能有幾個?

所以對那楊海芯蕭雲並不以為意。

「別,這裡有人呢。」見蕭雲攬住自己,顏詩妃心中微喜,不過在想到這裡的場景后,連忙扭動著腰姿掙脫了出去,不過兩人這曖昧的舉動,卻是惹來旁邊那顏詩嫣連連白眼。

顏詩嫣似乎對此已經習以為常,都懶得再說什麼了。

呼!

當那楊海芯飄然落下的時候,那個山頭光芒閃爍,有著三個男子陸續飄然落下。

這三個男子也是穿著海藍『色』的服飾,顯然是海嵐宗的弟子。

「都有著真元圓滿境?」蕭雲眸子一凝,便是感應出了這幾人身上的氣息波動。首發不死武尊202

這幾人儀錶堂堂,眉宇間都有著幾分不凡的氣勢流『露』而出。

不過他們落下后都是落在那楊海芯的左右,一副追隨者的模樣。

「這三人也是我海嵐宗的天才弟子。」顏詩妃見蕭雲眸『露』好奇,當下解釋道。

「天賦到不錯,不過他們體內的真元似乎還不夠純粹,體質應該不如那楊海嵐。」蕭雲淡然一笑,這幾人也隨時可踏入半步元丹境了,不過相比楊海芯而言卻是差了許多。

據蕭雲估計,他們的靈體值大概也是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這樣的體質在各派中或許已經算是不凡了,可蕭雲身懷無暇武魂,自身更是有著什麼的本命武魂,自然也不會將這些人太放在心上,他要追求的目標那是天都域。

或許也只有那片大域才能找得真正的對手。

「見過楊師姐1顏月瑩帶著海嵐宗的弟子邁步向前,向著那楊海芯施禮。

顏詩妃嫣然一笑,也是邁動著蓮步向前。

蕭雲聳了聳肩,只得跟隨而去。

「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裡?」楊海芯眸光一動,掃向眾人,一股與生俱來的氣勢瀰漫開來,讓得這片虛空的氣勢都是為之一變,她就如一個高高在上的神女俯視著眾生。

「回楊師姐,我們在外圍遇到了妖獸襲擊,隨後又遭到了南海劍派弟子的偷襲……」顏月瑩上前一步,將白天發生的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遍,「好在遇到了天元宗的蕭師弟,不然結果難以預料。」

「李劍嵩?」聽得顏月瑩的敘述,那楊海芯那眉頭一挑,美眸中明顯有著幾分寒意浮現,「這南海劍派的人越來越囂張了竟然想虜獲我海嵐宗的弟子,簡直是欺人太甚。」

「看來他是那李天淮的後人。」楊海芯一臉冷厲,輕喝道,「哼,總有一天,我要橫掃南海劍派李姓這一脈1少女的話語很冷,語氣中卻充滿了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

沒有人敢質疑她話語中的可行『性』。

因為這楊海芯為海嵐宗當代的天才,百年難得一遇。

「這南海劍派囂張跋扈,是該敲打一翻了。」楊海芯身邊的一個青年眸光一閃,說道,「不過李天淮這一脈也的確很強,據說那李劍嵩的一位兄長李劍元覺醒了劍之武魂,武魂值為百分之六十九,比他的祖父李天淮的六十五還要強上幾分。」

「李劍元?」聽得這個名字,旁邊另外兩個男主眉頭皆是不由一皺。

「據說他已經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如今在閉關衝擊元丹境,一旦等他邁入元丹境,覺醒了劍之武魂本源,那實力必將大增,想要對付他們這一脈,只怕不容易。」

「他覺醒了劍之武魂又如何?」楊海芯眸光一冷,斜瞥了身邊的幾個男子說道,「難道你們就這麼沒有志氣,懼怕了他這一脈嗎?」這話語中明顯帶著幾分不悅。

「呵呵,豈會,豈會。」旁邊幾個男子訕訕一笑,不敢多說。

顏月瑩等人更是不敢『插』話。

眾人都知道為何這楊海芯會這麼痛恨南海劍派的李姓那一脈。

因為早在數十年前,楊海芯一位天賦不凡的族人便是被那李天淮給虜去便凌辱了。

「這位蕭師弟是天元宗的人?」見眾人不語,楊海芯眸光一動,瞅向了蕭雲。

「正是。」蕭雲微微抱拳,沒有太多的表示。

「此次多謝你出手相助,這份情我海嵐宗必將銘記。」楊海芯依舊是一臉冷淡。

「這倒不用了。」蕭雲淡淡一笑,說道,「我出手也不是為了別人。」

「哦。」楊海芯眸光一轉,瞅向了蕭雲身邊的顏詩妃,一切皆以明了,隨後也不多說。

她旁邊的那三位青年卻是眸光一動,帶著幾分不善瞅向了蕭雲。

「這小子莫非真的和顏詩妃是情侶關係?」這讓他們心生嫉妒。

雖說他們一直追隨著楊海芯,對其有著愛慕之意,可這些人心中也是知道後者自視甚高,莫說他們,就算放眼整個南疆五大宗派之中都少有人可以入得了其法眼,所以退而求其次,他們多少也留了幾分心思在海嵐宗另外一個大美人顏詩妃身上。

不過顏詩妃看似嬌媚妖嬈,似唾手可得,可是真接近起來,比那楊海芯冷硬也不差多少。

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得手。

如今見到蕭雲與顏詩妃關係密切,心中自然生出了幾分恨意。

「呵呵,既然那李劍嵩為真元後期修者,還催動了禁器,蕭師弟怎能擊敗他?」當中一個青年一步踏出,嘴角『露』笑,可是身上卻有著一股強大的氣勢迸發而出。

這舉動明顯是在挑釁蕭雲。

旁邊另外兩個青年眸子微眯也是似笑非笑的將蕭雲盯著。

很顯然,這些人都不相信蕭雲有這能力。

仔細感應而去,這蕭雲也不過真元初期巔峰,就算能越級而戰,也不會那麼強悍吧?

感受著這幾人那挑釁的眸光,蕭雲眸子微眯,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沒有一點畏懼的意思。

「閣下是在懷疑我的實力?」蕭雲也是一步邁出,出現在了那顏月瑩身前,似笑非笑的將那個青年盯著,對於這種自以為是的人他並沒有什麼好感,所以也沒有客氣的意思。

「這小子竟然絲毫不懼怕我的氣勢?」那黃江鶴眸光一凝,心中略感驚訝,以他真元圓滿境的氣勢足以震懾住那以下的修者了,可這個少年竟然不僅敢與他凝視,還嘴角『露』笑。

「難道他真有這實力,還是故作如此?」這黃江鶴心中略微遲疑,隨後展顏一笑道,「呵呵,我對天元宗的師兄弟也是神交已久,如今與你有緣所以想切磋一翻,不知蕭師弟可願賜教?」

「賜教?」蕭雲眸光一凝,有著些許冷意浮現,對方這是明顯的挑釁,要讓自己出醜了,畢竟他才只是真元初期巔峰境,兩人的實力相差,一目了然,這種情況下挑戰,能有什麼目的?

特別是還當著顏詩妃的面來挑釁蕭雲。

這不是想當眾打臉,要讓蕭雲難堪嗎?

「這小子那麼囂張,讓天爺一巴掌把他拍死算了。」吞天塔內,吞天雀兇狠的說道。

蕭雲眸光略冷,也想給那傢伙一點教訓,到了現在,他已經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黃師兄你這是何意?」那楊海芯眸光一冷,喝道,「天元宗與我海嵐宗歷來修好,這蕭師弟如今又出手救了我海嵐宗的人,你如此冒犯,莫不是想壞了天元宗與海嵐宗的關係?」

「呵呵,楊師妹這話嚴重了,我只是想試試他的修為罷了。」那黃江鶴攤了攤手掌,旋即嘴角一扯瞅向蕭雲笑道,「蕭師弟,若有機會我們在切磋?」隨後他便退了下去,眸中儘是輕挑的味道。

「隨時奉陪。」蕭雲聳了聳肩,淡淡的說道。

「這小子還蠻囂張的嗎?」旁邊另外兩位真元圓滿境的修者眉頭挑動,冷哼道。

對於這幾人的挑釁,蕭雲幾乎無視。

若是他們要玩也頗為樂意奉陪。

「好了,我們今天先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在前往那黑雲澗。」楊海芯眸光環視眾人,說道,「如今各派的人已經彙集於此,都意在黑雲窟中的寶物,所以我們必須恢復到最佳狀態。」

「是1海嵐宗的弟子皆點頭應道。

「各派的弟子都來了嗎?」蕭雲淡淡一笑,對此並沒有太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