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一十一章力挽狂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力挽狂瀾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浩瀚的靈魂波動傾覆而下,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震,如遭雷擊。

也就是在此刻,那許閆愧的心神一顫,手中將要落下的刀芒也是停頓了下來。

呼!

楊海芯深吸了口氣,趁著這個空隙穩住身形,腳步如浮雲向後漂移十米,避開了那驚險的一擊,此後她那芳心依舊是忍不住一陣狂跳,為之心驚,高聳的飽滿不斷聳動。

剛才這一擊太危險了,那許閆愧的實力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

半步元丹境的修者本來就已經接近元丹境了,如今這許閆愧動用武魂之力融合妖刀,激發了當中的血脈之力,如此一擊,已經足以堪比那元丹境一重強者的一擊了。

「好強大的靈魂震懾力。」這時許閆愧卻是心神一顫,如被鐵鎚轟擊,眸中露出一抹驚訝,那強大的靈魂力讓他感到畏懼,似有著神靈降臨,讓得他的身子都為之顫抖了起來,不過此人實力極強,最終穩住了心神,眸光一姆繳ㄊ佣去。

也就在許閆愧眸光掃向四方時,一股炙熱的波動驀地瀰漫開來,一股火炎凝聚成的法印猛的向著他轟擊而來,只是瞬息,那個法印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距離不過兩米。

許閆愧眸光一閃,驀地發現了不遠處有著一個少年也緊隨著向著自己掠來。

很顯然,剛才就是這個少年搞的鬼。

「你這是找死。」許閆愧眸光猙獰,反手一刀,就要向著那法印斬去。

砰!

那知不等他及時出手,那火印猛的爆炸了開來,一股恐怖的波動肆虐開來將他給震飛數米。

咚咚!

許閆愧身子連連後退,體內氣血翻滾。一股炙熱的氣流向著他肆虐而來似要將他籠罩,焚為虛無,驚慌下。許閆愧連忙運作真元,這才將那股炙熱的氣流給抵擋了下來。

饒是如此。他嘴角依舊是有著一口鮮血吐出。

「老大,你怎麼了?」見得自家老大竟然被人擊退,那些散修一個個眸露驚訝連忙迎了上去,同時那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驚恐之色,剛才那股莫名的壓迫讓他們感到一陣心悸。

「沒事。」許閆愧眸光一凝,淡淡的道了一句,隨後眸光上揚,瞅向了前方。

在那裡。一個少年巍然而立,正冷冷的將他給盯著。

「剛才是這少年出手救下的那楊海芯?」這些散修皆是眸露詫異。

看這個少年也不過十七歲罷了,怎麼有這鐘戰力?

剛才他們老大可是力敗海嵐宗全部弟子啊!

直到這一刻,那海嵐宗的弟子也是恢復過了神色。

那些剛才還一臉悲傷,為楊海芯擔憂的幾名男子在瞧得後者安然無恙后,那顆心也是徹底放了下來。

眾人心中的神女終是安然,也算是一種欣慰。

雖然不能擁有,可是能看著這個女子,這些人已經感到很滿意了。

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眾人都是帶著滿臉詫異的光芒向前走去。那裡似有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屹立,這讓她們感到有些狐疑,特別是黃江鶴以及另外兩個真元後期圓滿境的天才。他們張大了嘴巴,想要開口驚呼,卻久久難以將那話語說出來,心中有的只是震撼。

「那是蕭雲嗎?」終於,稍許后一聲詫異聲響了起來。

「是蕭師兄1有女子美眸露出迷戀之色。

直到此刻,黃江鶴眉頭一彎,深深吸了口氣,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少年的身影他再也熟悉不過了,只是有些難以相信這個事實罷了。

剛才他們全力出手。都沒有得到許閆愧一擊,這少年又怎麼能力挽狂瀾了?

這讓人感到詫異。

很顯然。這突然出現的少年正是蕭雲了。

「月瑩姐,你們沒事吧。」就在眾人詫異時。顏詩妃姐妹也是奔掠至那海嵐宗弟子群。

「沒事,就是一點輕傷,還好你們來了。」見得顏詩妃姐妹趕來,顏月瑩深深舒了口氣,眉頭舒展,似乎只要蕭雲在,一切問題都可迎刃而解,旁邊另外一些貌美如花的師姐妹也是鬆了口氣。

這些人之前就見識過蕭雲的實力,後者當初能力敵那李劍嵩,想必也可以和這許閆愧爭鋒了,不過旁邊的黃江鶴以及楊海芯等人心中有的卻只是驚訝以及震撼。

直到現在,他們才開始相信當初顏月瑩所說的事情屬實。

「小子,你是海嵐宗的人?」許閆愧眉頭緊鎖,面前突然出現的少年讓他感到有著一絲不安,這少年看似年紀輕輕,可是眉宇間顯得很淡然,甚至有著幾分冷厲浮現。

這很顯然不是一個真元初期境修者應該有的表情。

他許閆愧可是貨真價實的半步元丹境的修者,一般人豈能這樣淡然的面對他?

所以,他並沒有急著出手,而是詢問了起來。

「不是。」蕭雲淡淡的說道。

「呵呵,既然如此,此事能否作罷?」那許閆愧一笑道,「待我解決了海嵐宗的人,這裡的摩羅元果你我平分,如何?」剛才那股靈魂震懾力讓他感到忌憚所以打算以此拉攏蕭雲。

「和你平分?」蕭雲眉頭一彎,說道,「我為什麼要和你平分?」

「你這是什麼意思?」許閆愧眸光一凝,道,「剛才你能得手不過是偷襲罷了,若真要一戰,你也未必能討得了好處,何況你還不是海嵐宗的弟子,何必為了他們犯險?」

「第一,我雖然不是海嵐宗的弟子,可是我地女人是海嵐宗的弟子。」蕭雲凝視著那許閆愧,一字一句的說道,「第二,我與你一戰,談何犯險?殺你,不過是頃刻之間的事情罷了。」

「看在你也不惜以身犯險才來到這裡。就此離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蕭雲的話語很冷,讓得許閆愧的臉色徹底陰沉了起來。

不過。海嵐宗的弟子心中卻是一喜。

特別是顏詩妃,心中感動一陣甜蜜。

蕭雲剛才那句我的女人是海嵐宗的弟子讓她甚是滿足。

「小子。你未免太狂妄了吧。」許閆愧眸光流轉,在打量了一眼蕭雲后,臉色一沉,道,「你也不過真元初期境罷了,就算有什麼秘術不凡,可我已有了防備,你豈能得手。」

「這麼說你是不想退走了。」蕭雲眸光一冷。說道。

「那是。」許閆愧冷哼道,「我許閆愧自出道以來,還從來沒有退過,豈會被你這個毛頭小子唬住,今天我倒,你到底如何頃刻間殺我,哼,你若不行,不僅是你,你的女人也要遭殃。」

冰冷的話語落下。許閆愧心神一動,那長刀光芒閃爍,一股古老的氣息波動頓時如同潮水一般席捲而出。他識海深處,似有一尊狼影湧現而出,當即與那長刀相合。

魂與刀合!

一時間,許閆愧整個人氣勢暴漲,他手持長刀,便向著蕭雲殺來。

仔細看去,可以發現在這許閆愧周身還有著光紋閃爍,將他緊緊護祝

這是為了防備靈魂被侵入。

「魂與刀合!倒有著幾分玄妙的意境。」蕭雲眸子微眯,靈識釋放出來。感應著這股波動,莫名間。他似有著一絲領悟,好像抓到了什麼。可是卻還感覺差了那麼一點。

「蕭師弟小心,他這攻擊極為強悍,足以堪比元丹一重的修者。」見蕭雲眸子微眯一副在感悟什麼的模樣,楊海芯眉頭緊鎖,連忙開口提醒,旁邊的黃江鶴等人卻是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力。

「這小子,在搞什麼鬼?」

「這個時候是感悟的時機嗎?」那幾個真元圓滿境的修著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他們還指望這蕭雲解圍了呢。

可這小子似乎要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了啊!

「這小子真是坑爹啊1黃江鶴心中悲呼,一臉苦澀。

不過顏月瑩等人卻一點也不著急,在幾天前更驚險的一幕她們都見過了,早就有了免疫力,現在對蕭雲已經有了一種盲目的信任,幾個女子甚至驚呼後者此時簡直是帥呆了。

臨危不亂,誰人與之堪比?

「呵呵,這個時候你既然在感悟?真不知該說你是狂妄,還是傻到家了。」那縱身殺來的許閆愧更是忍不住放聲大笑,他身子似一頭天狼騰飛而來,又似一柄長刀撕裂蒼穹,頃刻就出現在了蕭雲頭頂。

只需半個呼吸,他就可以將蕭雲斬殺。

「這……」這讓楊海芯都是不由屏住呼吸,清澈的眸子中儘是緊張的神色玉手緊握了起來。

「狂妄?」這時蕭雲突然眸子一揚,從那狀態中清醒了過來,旋即只見他手掌一動,一片火光綻放開來,這火光如同烈日幫璀璨耀眼,方一綻放開來,刺眼的光芒就充斥著整個洞窟。

緊隨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便是席捲開來。

這波動竟然比元丹一重境還要強悍。

「這波動有些熟悉1許閆愧心中一驚,雙眸死死的盯著下方的蕭雲,腦海中有著千萬個念頭閃爍,驀地他眸露恍然,眼瞳一縮,失聲驚呼道,「在幾天前,對,就在幾天前那黑雲澗外圍突然有著一股極大的波動稍縱即逝,那波動就與此一樣。」

「莫非那人就是你?」想到這裡,許閆愧身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眸中儘是驚恐。

「你知道的太晚了。」蕭雲眸光一凝,那火光當中,似有著一隻利爪撕裂虛空,一把就將那許閆愧給抓住,然後那利爪一動,就如扭著一隻小鳥將這一個半步元丹境的修者捏碎。

呼!

火光一閃,這許閆愧就被焚為虛無。

「他娘的,一個半步元丹境的修者也敢囂張?」那火光消散,吞天雀不忿的喃喃一句,頓時沒入了吞塔內,這洞窟中炙熱的氣息逐漸消散,一切如常,誰也沒有發現它的出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