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一十二章共享蕭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共享蕭雲?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叮!

在火光消散后,一柄金光燦燦的寶刀落地,聲音清脆,驚呆了所有的人。

「許閆愧人了?」黃江鶴雙眸一怔,盯著前方,露出滿臉茫然。

前方火光已經消散,可是哪裡還有那那許閆愧的人影啊!

那裡只剩下一柄散發著燦燦光芒的長刀,以及一個如同山嶽一般屹立的偉岸少年!

「就這麼將許閆愧解決了?」就連楊海芯也是一怔,露出幾分詫異,瞅向蕭雲時眸中泛起了陣陣漣漪,似多了幾分欣賞,又似多了幾分折服,總之這素來冷硬的神女此刻終於是動心了。

要知道,剛才她還在為蕭雲擔心,提醒他出手抵擋,可是眨眼間,那強大得連她都頭疼的許閆愧就這麼煙消雲散了,這種反差實在太大,楊海芯心中也不能平靜。

「難道說這蕭雲已經有了一戰元丹境的實力?」海嵐宗另外兩個真元圓滿境的男子心中皆是一震,在相視一眼后都帶著滿臉的敬畏向著前方的蕭雲打量而去。

那表情簡直就好像在看著一個怪胎。

「天元宗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這麼恐怖的弟子?」眾人心中詫異不已。

「蕭師兄真厲害。」

「可惜他已經名草有主了。」蕭雲頃刻就抹殺了許閆愧讓得海嵐宗那些女弟子都快花痴了,一個個眸波流轉,露出滿臉迷戀,她們幾次遇險都是這個少年最後挺身而出,力挽狂瀾,若是自己有這麼一個優秀的伴侶在身邊,何須擔心這些問題?

「呵呵,詩妃姐姐,我們商量一下。不如你將這蕭師兄讓給我好了。」一個女弟子盈盈一笑,根本不顧什麼面子,那美眸眨動。在帶著幾分花痴瞅了一眼蕭雲后瞅向了顏詩妃。

「哎呦,你這也太貪心了吧。」旁邊一個身材火熱的女弟子扭動著腰子走到顏詩妃身邊道。「詩妃妹妹,我看這樣,不如你我共侍蕭師弟,如何?你放心我不會霸佔他的。」

「這怎麼能少了我們呢?」

一時間,幾位女弟子嘰嘰喳喳,根本不顧現在的局面,向著顏詩妃說道。

這讓旁邊的幾位海嵐宗男子一臉羨慕。

這些女弟子平日里素來高傲,他們想要追求都難。顯得頗為冷硬,如冰山美人。

可是現在了?

這些貌美如花的嬌人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爭搶一個少年?

這叫什麼事情啊!

甚至有幾個女弟子還直言不諱的願意幾女共享。

這簡直就是讓人羨慕死了啊!

這些女子個個天賦不凡,氣質出眾,放在外面絕對是傾國傾城的存在。

可現在怎麼感覺像似那花巷裡的姑娘放蕩不羈了?

是這人變了,還是世道變了?

海嵐宗的幾個男子一時感覺暈頭轉向,好像天地都要變了。

「我去,老天,要不要這樣打擊人啊1眾人心中悲呼,嘴角儘是苦澀的笑容。

「嘿嘿,你們有本事自己去找他啊1面對這些師姐妹的調侃。顏詩妃卻是淡淡一笑。

「呵呵,詩妃姐姐別裝了,我們都知道。這蕭師弟是妻管嚴,沒有你開口允許他怎麼好意思和我們好呢。」一個女弟子盈盈一笑,顯得頗為豪放,那美眸眨動是秋波蕩漾,向著蕭雲瞅去。

如今她是越看越覺得這個少年舉世難得。

「哼,我不同意,你們在說我可翻臉了。」顏詩嫣卻不像顏詩妃那麼淡定,她撅著嘴長長的睫毛揚起,惡狠狠的向著身邊的那幾個師姐瞅去。瞧那模樣儘是一副捍衛自己男人的架勢。

「呵呵,詩嫣妹妹。你這是幹什麼呢,有好男人別藏著埃大家是好姐妹得共享才是。」一個師姐笑道,「這不,你和你姐姐不就是共享嗎?」這師姐笑得頗為玩味。

如今這些人也是知道了這小丫頭的心思。

「哼,我就是不同意。」顏詩嫣很堅定的說道,語氣顯得頗為霸道。

「你們都別鬧了,堂堂的海嵐宗新秀弟子卻在這裡搶一個男人,這成何體統。」顏月瑩玉臉帶寒,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對於這群姐妹她也是感到頗為無語。

這裡不僅有幾個男同門,旁邊還有幾十個散修了。

怎麼這些妮子都一個個將別人當成了空氣?

有必要這麼花痴嗎?

不過她眼角餘光瞅向前方那少年時,心中也是微微一動,眸子中泛起了一絲異彩。

不得不承認,這蕭雲的確優秀,在整個海嵐宗也難以找到這樣的一個男子了。

也怪不得這些丫頭都心海蕩漾了。

面對身邊這些聲音,蕭雲卻是顯得頗為淡然,他手掌一拂將那柄落在地上的長刀捲起。

「這刀應該是用元丹圓滿境妖獸的骨骼,配上一些特殊的精金煉製而成,算是一件偽靈器。」吞天雀的聲音傳來,「可惜,這靈器需要相應的血脈催動,與你並不響合。」

「這倒無所謂。」蕭雲淡淡一笑,傳音道,「這法器等級不錯,我可以憑此在宗門內兌換一些相應的法器,或者是靈藥,這樣已經足以。」說完,他就將這法器攝入了吞天塔內。

除此外,地上還有一個儲物戒,是那許閆愧死後留下,也被蕭雲給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后蕭雲才眸光一動,瞅向了前方。

在那裡一群散修皆是眸露忌憚的將蕭雲盯著。

更甚者一些實力略低的修者直接被嚇尿了,一個個瑟瑟發抖。

剛才那一幕幾乎讓得這些人永生難望。

本來以為他們老大就要得手了,哪知這個少年會那麼恐怖,周身綻放出耀眼的火光,似曜日爆炸了開來,刺得人眸子生疼,等他們睜開眸子時。他們的老大已經化為了灰燼。

如今瞧得那落地的天狼妖刀以及那個儲物戒,任誰都知道,他們老大真的化為了灰燼。

這只是一瞬息間的事情啊!

一個堪比元丹境的修者就這麼殞落了!

而且還是殞落在一個十七歲的少年手中。這樣的結果任誰都沒有料到。

「這些人怎麼處理?」黃江鶴走了上來,問向蕭雲。

「你們看著辦吧。」蕭雲淡淡的瞅了一眼那些人。隨後說道。

那些人實力都不錯,有幾個真元圓滿境的強者,不過相比而言比起海嵐宗卻差了許多。

因為蕭雲也看到了楊海芯竭力出手的一幕,那戰力也是無限接近元丹境一重了。

「那麼都殺了吧。」楊海芯眸光一冷,說道。

「不,求求你們,就放了我們吧。」那些散修眸露驚恐,連忙求饒。

如今他們的老大都殞落了。眾人已經失去了主心骨,再也沒有了戰意。

「放了你們?」黃江鶴眸光一冷說道,「剛才你們還不是想虜獲我們海嵐宗的弟子嗎?」剛才這些散修得勢,一個個顯得頗為囂張,想要凌辱那些嬌人,然後在滅口。

如今大勢扭轉,豈能放過這些人?

「結陣!殺1楊海芯眸光一凝,喝道。

「是1聽到了這命令聲,那些剛才還嘰嘰喳喳,一副花痴的女弟子頓時一臉寒霜。眸中寒光閃爍,青絲飛揚時顯得英姿颯爽,對於那些散修她們也是恨到了骨子裡。

不難想象。剛才若不是蕭雲及時出手她們將會淪落到怎麼凄慘的地步。

也是這樣她們對蕭雲除了愛慕,也有著說不出的感激。

只是眨眼,這些女弟子就排列成陣,然後組合了起來,伴隨著碧光閃爍,一個陣法也是隨之演化而出,濃郁的真元如同灌頂一般注入楊海芯頭頂,然後完全被引入那海心月輪裡面。

海心月輪被催動,綻放出一片碧波。如同大海破空出現,一輪碧月懸浮當中。

那種浩瀚的波動瀰漫開來。讓人真的有著一種面臨大海的感覺,有重重駭浪在翻滾。

蕭雲在旁邊感應。對這個陣法以及那海心月輪這件法器也是感到有些好奇。

這法器的威力明顯沒有完全催動出來,不難想象,若是將當中的威力盡數施展開來那威力或許真的能與元丹境修者抗衡了,也是如此,才會需要這麼多人一起加持能量。

感受著這股氣勢,那些散修一個個心慌了,有人馬上潰逃,也有人無奈下出水抵擋。

刷!

一道月光斬下,伴隨著浩瀚的海潮,簡直如同碧海升月,那氣勢讓人心驚。

海波一動,便是將十幾名真元境修者淹沒,沒有了許閆愧坐鎮,就算那些真元圓滿境的修者也不堪一擊,只是瞬息,一個個修者被震飛出去,口中鮮血吐出身受重傷。

殺!

這時楊海芯才獨自出手,殺向了眾人。

那黃江鶴身如水中之鶴,驀地騰飛而起,當即就截殺了幾個潰逃的散修。

這慘戰鬥幾乎沒有一絲懸念,蕭雲也沒有插手,很快就得以落幕。

洞窟內血流一地,氣息略顯濃重,不過海嵐宗的弟子卻是一臉冷厲,並沒有太多表情。

經過這次歷練,就連顏詩嫣也知道了自己必須變強才能保護自己,何況別人了。

當那些散修解決完畢后,眾人也算鬆了口氣都將眸光彙集在前方的水潭當中。

在那裡有著一股濃郁的冥氣瀰漫,就連剛才那種恐怖的波動都無法將之完全震潰。

因為水潭中幾乎有著冥氣源源不斷的瀰漫開來。

在這裡生長著許多的摩羅冥果,就算在場每個人一人一顆都足夠了。

楊海芯清眸掃視一眼四方,隨後道,「我們立即將這些摩羅冥果都摘下,免得遲了生變。」

「是1眾人帶著滿臉歡喜,應承一聲后,便立即向著那水潭附近走去。

這可是她們來此的目的啊!

如今經過重重危險,終於是要獲得自己的果實了。

這激動的情緒難以言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