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一十七章驚動四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驚動四野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啊!啊1隨著一縷縷魂識被吞噬,血睛冥蛟發出慘叫聲,此時它才知道自己做出了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惶恐下連忙想要彙集心神,哪知那碧光綻放,似隔絕了空間,它根本無法彙集魂識。

「天啦,本座到底是惹了一個什麼樣的妖孽啊1血睛冥蛟不斷慘叫,發出陣陣哀嚎,它曾經也是一方強者,縱橫天地,遇到了無數天才,卻是沒有遇到這麼一個怪物。

這個小子識海內先是有火炎武魂,還有植物武魂,綻放出那上古十毒之一的天忌之水。

如今這碧綠的植物似乎也很恐怖,蘊含著大道奧義。

呼!

蕭雲的識海內,碧光一閃,最後逐漸內斂,化為一個魂環懸浮在了那顆碧樹上。

那血睛冥蛟的魂靈徹底被蕭雲給吞噬。

此刻的本命武魂在吞噬了血睛冥蛟的魂靈后,氣息變得渾厚了起來,它似乎陷入了沉寂,要慢慢煉化那些吞噬而來的精元,蕭雲隱約感覺裡面的一種莫名的意識也在增強。

或許不用多久這本命武魂就可以誕生出一個意識體了。

這讓蕭雲感到好奇,同時也有些期許。

自己的識海內在誕生出一個意識體,那會是怎麼一個情況呢?

略微沉吟,蕭雲便將心神撤回了體內。

「小雲子,你可得給天爺爭氣啊1

「你要是這麼死了,可太對不起天爺了。」外面,吞天雀還在喃喃自語。

「我去你二大爺的,你沒事詛咒我幹什麼?」蕭雲心神才退出識海就聽到了吞天雀不斷嘀咕,當下眼皮一翻忍不住笑罵了一句,不過瞧得後者那一臉哀傷的模樣他心中也是微微一喜。

總算這死鳥還有點良心。

「詐屍啊1見到蕭雲開口。吞天雀渾身都打了一個激靈,滿臉怪異的將前者盯著。

「你才詐屍了。」蕭雲一陣無語,這臭鳥口中就沒有一句好話。

「你沒事?」吞天雀仔細打量了一翻蕭雲問道。

「當然沒事。」蕭雲說道。

「原來沒事。害得天爺被傷心了一常」吞天雀連翻白眼,道。「這冥元果就我自己吃了算了。」

說完,它爪子一動,準備將留下的幾顆冥元果吞下。

「死鳥,你還敢說,若不是你冒冒失失去,竟然去動那魂冥果,會有這事情?」蕭雲一臉鄙夷,旋即眼睛一亮。驚呼道,「這就是冥元果嗎?似乎真的比摩羅冥果還好,這就當成是給我的利息吧。」說完他一把將吞天雀那幾顆冥元果搶了過來。

「這對活寶。」不遠處,饒是那如同仙子一般不食人間煙火的楊海芯也是不由對這一人一鳥感到無語,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談論這些?不過瞧得蕭雲安然無恙后,她芳心也是一喜。

「蕭師弟,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微微一笑,楊海芯旋即開口道。

蕭雲將冥元果收好,隨後一臉凝重道。「恩,我們必須馬上離開。」

呼!

也就在這時,在前方的祭壇上依稀可以感覺到有著一股波動瀰漫開來。

「不好。那傢伙又要蘇醒了。」吞天雀打了一個哆嗦,身子一動,化為一隻巨鳥,「快走,剛才這傢伙只是釋放出了一縷心神,要是這次在出手,那後果可就難料了。」

蕭雲也不遲疑,躍入吞天雀背上,化為一道火光便向著前方遁去。

「刷1

吞天雀巨爪一動。直接將那封印撕裂,然後遁出了這片空間。

楊海芯也是緊隨而去。

「走這裡。」楊海芯似乎知道一條出口。輕喝一聲,帶領著吞天雀向外遁去。

「師姐。發生什麼事情了?」在遁出不久后,眾人就遇到了海嵐宗的弟子。

「快撤。」楊海芯玉手一拂,碧光閃爍,將那些師姐妹都捲入了蓮台上立即向外遁出。

到了現在她是連一息時間也不敢耽擱。

呼!

幾個呼吸間,眾人就遁到了一個洞口。

「吼1

然而就在這時候,整個洞窟一顫,一聲咆哮猛地響徹開來。

轟隆!

當這咆哮聲響徹開來后,山巒顫抖,洞窟在搖晃,巨石崩落,整個石窟似乎隨時都要坍塌,一股恐怖的波動也是從那腹部席捲而出,那種波動讓得海嵐宗的弟子靈魂都是一震。

「好可怕的波動。」

「師姐,在裡面到底有著什麼恐怖的存在?」海嵐宗的弟子大驚失色,連忙問道。

「那是一個禁忌一般的存在,意念一動連元嬰境的修著都可輕易抹殺。」楊海芯說道。

「什麼!一個意念就可以抹殺元嬰境的修著?」這人海嵐宗的那些弟子皆是臉色一變,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不過在感覺到那洞窟中不斷席捲而來的波動后,眾人也在沒有了懷疑。

因為那股波動太恐怖了。

「我的一縷心神被抹滅了?」在那祭壇中,冥氣翻滾,氣浪驚天,一股恐怖的波動震得整個山脈都在顫動,如同有著一尊蟄伏千萬年的洪荒古獸蘇醒,那種波動頓時瀰漫四方。

祭壇中那百丈長的血睛冥蛟那緊閉的眸子似微微睜開了起來。

這是一雙赤紅的眸子,裡面似乎有著血海在翻滾,那眸光攝人心魄,似可洞穿天地。

在這一刻,整個黑雲山脈群鳥驚飛,妖獸匍匐,皆是被一股恐怖的氣勢所攝。

就連那些隱匿在山脈深處的強大存在也是被驚醒。

「好恐怖的波動,難道是那位尊者蘇醒了?」在山脈中,一尊大妖騰飛而起掃視四方。

「該死的,誰去惹了那尊禁忌般的存在?」許多大妖遁出,一臉忌憚。

不難想象,這是一尊多麼強大的存在。

不僅這些大妖被驚醒。就連黑雲山脈外圍的修者也是感受到了這股壓迫。

那氣勢就如同是洪流一般肆虐開來,整個山脈都泛起了一陣漣漪。

「好恐怖的波動,是超越元嬰境的強者嗎?」一些在山脈外面等候那些歷練弟子的元丹境者皆是感到心神一顫。如被天神盯住,靈魂都有著一種要潰散的錯覺。

「好恐怖的波動。撤1在山脈中,一個腳踏飛劍的修者臉色一沉,連忙掉頭。

「朔叔,你怎麼撤退了?」這個修者飛劍上還有一個斷臂少年,他眉頭緊鎖問道,「我們各大宗派不是和黑雲山脈的妖修有過協議,元丹境以上的修者皆不可出手嗎?」

若是蕭雲在此,一定可以認出這少年正是南海劍派的李劍嵩。

「那氣勢太強了。不是一般的修者可有,我們貿然闖入山脈中福禍難料,還是退走好。」這朔叔一臉凝重,說道,「那氣勢比起你祖父還恐怖,只怕連他來了這裡也得退避三尺。」

「這麼強?」李劍嵩眉頭緊鎖,其實他也感覺到了那股氣勢的恐怖,只是他心有不不甘。

這次來黑雲山脈竟然被人斷去了一臂,好不容易在調養好傷勢,找來宗門強者準備要報仇雪恨。豈能甘心就這麼退走?所以他心中還是想繼續前進去將那少年抹殺。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何必著急?」那朔叔說道,「只要你記住了那個人的模樣。憑藉你祖父的能量,難道還不能將他揪出來嗎?只要他在南疆,就不怕找不出。」

「若為了此人去冒險,反而不值得。」在這朔叔看來,他們想要殺一個人簡直是易如反掌,根本沒有必要為此去犯險,所以掉頭就走,眨眼間遁出了黑雲山脈。

「也是。」李劍嵩微微點頭,旋即眸光一冷道。「就讓這小子在多活些時間希望他沒有死在黑雲山脈。」

……

「擁有生命武魂,還有天忌之水!可惜。而今本座實力不在,尚且需要時間恢復元神。不可妄動,不然被那些傢伙知道了本座的存在,必將引來災難,這小子,算你走運,以後若有機會再找你算賬。」洞窟內,那血睛冥蛟掃視了一眼四方,隨後嘆息一口氣,眼皮垂落體內的波動逐漸內斂。

它的實力太強了,一旦出手必將驚動四野,要是惹來了一些強者可就麻煩了。

對於南疆的人它自然不怕。

怕的是別的大域來人,將此事稟告了上去。

此刻,吞天雀載著蕭雲剛遁出了黑雲澗的所在。

「媽呀,還好這傢伙沒有出來。」吞天雀身子一顫,剛才差點沒有被那道眸光給殺死。

蕭雲也是一陣心驚,饒是遁出了很遠,可他依舊感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機鎖定了自己。

那血睛冥蛟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是一尊蓋世強者,若是一旦出世必可攪起一片風雲。

「你不是說它死了嗎?怎麼還有這實力?」蕭雲問向吞天雀。

「這傢伙受了傷,在沉寂,故而將氣息收斂,是怕被人發覺。」吞天雀說道,「也是如此,它才沒有出來,還好,不然要是這傢伙出來,天爺只怕也得交代在這裡了。」

「它還怕被人發覺?」這讓蕭雲感到詫異。

如此存在,誰可與之爭鋒?

「這個世間的強者多了去,誰敢說自己天下無敵?」吞天雀翻了翻白眼,說道,「以後你便會知道這片天地是何等的大,自己是多麼的渺小,不過我看你這小子福大命大,應該有這機會。」

蕭雲深吸了口氣,在經歷了此事後他也是知道了天外有天這個道理。

在以前,天都域那名使者是他見過的最強者,高不可攀。

可如今看來,只怕是那天都域的使者面對這尊血睛冥蛟也不夠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