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二十二章武道傳承之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武道傳承之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222章武道傳承之地

「不過也就是真元中期大成罷了。{請在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幾個青年嘴角一扯,淡淡的掃視了一眼蕭雲隨後便將眸光收回。

在這幾人的眸子中有著明顯的輕蔑之『色』浮現。

這些人都是核心殿躍龍峰的弟子,拜入天元宗核心殿已經一年有餘了。

對於他們來說,就算新秀峰的那些師弟天賦再好,也難以追上他們的步伐。

因為雙方之間不僅是修鍊上的差距,還有機遇。

不久后將是各大疆域的宗門弟子進入玄元戰場進行百宗大戰的時候。

一旦進入了玄元戰場,不管你能否在百宗大戰宗最後脫穎而出都意味著是一種機遇。首發不死武尊222

曾經有無數人在裡面獲得了機緣一飛衝天,成為了萬眾矚目的天之驕子。

而他們這些老弟子,因為修為的優勢顯然有著機會參加玄元戰常

至於蕭雲這批弟子,就算進入裡面也只是炮灰罷了。

那兩個踏入了半步元丹境的青年甚至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蕭雲,根本沒有將之放在眼中。

他們即將踏入元丹境,一旦邁入了這個境界,那將是魚躍龍門,真正有了在玄元戰場與人爭鋒的本錢,比起那些真元圓滿的修者不知要強多少,對於他們而言,一步領先,就將步步領先。

「真元圓滿,半步元丹。」蕭雲隨著張天龍飄然而落,還沒有到達那高台就感覺到了眾人的各種眸光,不過對於那些躍龍峰師兄的輕蔑,他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放在心上。

是蟲是龍需要時間來驗證,而不是靠口舌來證明。

「見過殿主,諸位副殿主。」張天龍落在高台上,向著姜殿主等人施禮。

蕭雲也是緊隨施禮。

姜殿主微微點頭,旋即將視線落在了蕭雲身上,眸中有著幾分期許浮現,笑道,「這次你獲得考核第一果然沒有讓老夫失望,此次武道傳承開啟,你們都有著機會去進行參悟,希望這次你能給我等帶來驚喜,呵呵,這可是難得的一次機緣啊1

「蕭雲定會用心參悟,絕不會辜負諸位長輩的期望。」蕭雲說道,語氣很堅定。

「後生可畏。」幾位長者點頭,撫須而笑。

「有此決心便好,不過你也不要強求。」姜殿主也是微微點頭,對蕭雲答覆頗為滿意,旋即他眸光一凝,帶著幾分肅然的語氣告誡道,「修鍊一道得隨心而為,不可強求,若是一味強求,只會陷入魔障,如此反而會使你墜落萬劫不復之地。」

「恩。」蕭雲點頭道,「蕭雲會謹記殿主的教誨。」對於這姜殿主他也是頗有好感。

這老者雖然沒有教他什麼,可那簡單的話語卻足以讓人受益一生。首發不死武尊222

「狂妄。」身後幾個真元圓滿境的修者卻是不由暗自冷哼一聲,對蕭雲剛才的話很不滿,什麼絕不會辜負諸位長輩的期望?你真以為自己擁有無暇武魂就可以參悟那些武學奧義嗎?

只是見姜殿主似乎對蕭雲頗為鍾愛,他們也不敢公然開口。

「既然諸位都已經到齊,那麼便前往那武道崖吧。」姜殿主眸光一凝向著眾人說道。

隨後他大手一動,一片光芒綻放開來,如同雲霧一般將眾人捲起,便是向著虛空遁去。

張天龍等人緊隨著遁飛而去。

核心殿的武道傳承之地,在核心峰旁邊的一片霧海當中。

那裡霧氣朦朧,一眼看去,簡直就好像是一個霧海,幾乎看不到任何事物。

幾乎在每個宗派都會武道傳承,一些前輩高人會將自己的感悟留在一些崖壁石碑上以供後人參悟,久而久之那些地方也就成為了這個門派的禁地,為眾多精英弟子嚮往的地方。

既然為禁地,所以這裡不是一般的人弟子可以貿然進入。

就算要觀摩也頂多是在外面遠遠觀看罷了。

不大一會,眾人就落在了核心峰的一處山腰上。

這裡已然被開闢成為了一片校場,修有樓台殿宇,四方霧氣繚繞,簡直就好像是天闕坐落在於虛空中,突然光影閃爍,霧氣涌動,蕭雲等人便帶到了此地飄然而落。

身子落地,前方霧氣席捲而來,一股清涼的氣息湧入心間,同時蕭雲也感到了一股晦澀的波動,那種波動好像與天地相合,隱約間蘊含著某種奧義讓人心神『迷』醉。

這片霧海名為天元霧海,曾經有著蓋世強者在這裡參悟到了無窮奧義。

「這就是核心殿的武道傳承之地嗎?」

「前方氣息飄渺,又蘊含無窮道韻,似乎很不凡啊1蕭雲旁邊幾位青年皆是眸『露』精光,雙眸中充滿了期許的味道,從前面的霧海中他們感應到了一種玄妙的波動。

甚至有人感覺若是自己能有所領悟,整個人的實力都將會發生質的蛻變。

「前方為武道傳承海,裡面有諸多傳承,不過卻皆會限時開啟,有的隔幾年才會被觸動,有的則十年也難得一見,你們有幸,此次開啟的將是一個修鍊雷道的前輩留下的奧義。」姜殿主向著眾人說道,「雷道奧義主攻伐,一旦有所領悟對戰力將有極大的提升。」

「雷道奧義?」眾人聞言,有人眉頭緊鎖,他們並沒有這種體質啊!

「呵呵,果然是雷道奧義,看來我這次一定會有所收穫。」不過當中有一個青年卻是眸『露』精光,顯得頗為興奮,此人骨骼強壯,眉『毛』很濃,雙朴凶爬墜饃了福凌厲無比,讓人不敢與之凝視,已然達到了半步元丹境,實力遠遠超過了常人。

此人名為,雷泰,擁有著雷靈體,靈值達到了百分之五十一。

這種靈體以及修為,在躍龍峰在也是拔尖的存在了。

「體質只是一個外相,你們需要領悟的是內在的道與理,若是被外相『迷』『惑』一輩子也別想堪破武道奧義,當然,若是體質對應了武道傳承,能感悟奧義的機會將更加的大些。」姜殿主的話如醍醐灌頂,使得眾人皆是醒悟,不在被那傳承的外相困惱。

「好了,你們開始進入裡面吧。」見眾人恢復了神『色』,姜殿主微微點頭,旋即大手一拂,前方霧海消散,一個似貫通了天地的橋樑便是出現在了前方那山淵霧海當中。

這橋樑霧氣朦朧,仔細看去,依稀可以發現盡頭似乎有著一面山崖呈現。

「那就是武道傳承崖嗎?」眾人眼睛一亮,當即便是向著前方的橋樑邁步而去。

蕭雲也踏步長橋上,向著前方一步步走去。

這長橋完全橫跨在山淵與崖壁之間,身處當中,周身都是朦朧的霧氣,眸光所及難以看清楚十米外的事物,在這長橋上不知不覺給人心中帶來一種極為不安的錯覺。

十個人向著前方不斷走去,眨眼間就走過了有百米距離。

終於,前方霧氣散開出現了一片高聳於雲霧中的崖壁。

這崖壁很寬闊,下方是一個校場,上面有石碑,劍碑……每個巨碑高達百丈,如同利刃聳立於雲霄,在上面或刻有劍痕或留下了一些文字,都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這些石碑相隔很遠,各自在一個獨立的區域。

「這就是天元宗的武道傳承之崖嗎?」眾人心驚,沒有想到有這麼多的武道碑。

「這裡一共有八面武道碑,可是都氣息內斂,很難溝通。」蕭雲將意念向前感應而去,卻發現那些武道碑氣息內斂,甚至所很薄弱了起來,心神沉浸當中就如進入了一個空『盪』『盪』的虛空。

「這是怎麼回事?」這讓他感到詫異。

「這些人修為太低,留下的武道意境不能長存下去,所以裡面的一絲殘留氣息內斂,只會在某些特定的時候才蘇醒,這也就是剛才那姜殿主口中所說的傳承開啟了。」吞天雀說道,「這南疆偏僻,天元宗能有著底蘊也算不錯,這次你抓住機會吧。」

「原來如此。」聽到吞天雀所言,蕭雲這才恍然。

所謂的傳承其實是前人留下的一絲武道意境,隨著歲月的流逝那氣息終究是要散去。

「也是這天元宗在此設下了禁制,不然這些武道意念早就存留很少了。」吞天雀說道。

不過在前方有著一面巨大的石碑,上面光芒閃爍,似有著雷弧在跳躍,一股凌厲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震人心魄,那種凌厲及霸道,似乎連天穹都要為之戰慄。

「這就是此次開啟的武道碑?」蕭雲心中微微一動,在這面武道碑上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戰意,那種意境讓人敬佩,又有著一絲畏懼,不難想象這該是何等人物所留。

也就在蕭雲暗自沉『吟』時,前面那些弟子,已經迫不及待的從長橋跨出要登入那武道崖。

嗡!

就在第一個人要踏入前方山崖下的武道場時,一片光幕驀地泛起,眾人只覺眼前一晃,隨後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將這片虛空籠罩,緊隨著裡面光影浮現,一個青年踏步而出。

呼!

這是一個身穿青衫的男子,儀錶堂堂,他如同從遠古虛空踏出,雙眸凌厲如刃,一拳轟出,虛空都為之顫抖,滾滾霧氣翻滾,恐怖的氣息籠罩著所有準備上前的男子。

「好強大的氣勢,已經達到了元丹境。」眾人心中皆是一驚,沒有想到有這麼強大的人物出現,竟然殺向了他們,這一拳轟出似乎蘊含著無上奧義根本不可抵擋。

「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讓人感到詫異,這不是武道傳承之地嗎?

「這是怎麼回事?」蕭雲也是愣,感覺到自己完全被一股莫名的氣息所籠罩。

嗡!

也就在這時,那個率先踏上武道場的男子只覺眼前光芒閃爍一道拳芒已然轟來。

砰!

一聲巨響傳出,那個男子竟然是被一拳給洞穿了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