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二十三章死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死了嗎?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223章死了嗎?

啊!

慘叫聲響起,這個男子雙眸睜得老大,緊緊的盯著前方,又看著自己胸腹間的那個洞,雙眸儘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然後整個人在一股強大的波動下直接化為了一片血霧!

血肉濺灑,落在眾人的身上,使人頓覺噁心。

「死了嗎?」剩下幾人都眸『露』驚恐,一臉彷徨的盯著前方,臉『色』都煞白了起來。

一個真元圓滿境的高手竟然被一拳轟成了渣!

呼!

那幾個準備前進的青年都不由倒吸了口涼氣,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個青衫男子眸光一凝,踏步上前,步子落在了長橋之上一股恐怖的氣機鎖定了所有的人,那氣勢讓得幾位真元後期圓滿的修者都是一陣心驚,另外一個新秀峰的真元後期修者更是連忙後退。首發不死武尊223

「哪裡逃1青衫男子語氣冰冷,一拳轟出,如同星矢劃過天際將那個少年一拳轟碎。

砰!

又是血光綻放,那種腥氣瀰漫開來讓人心驚膽戰。

這人太強了,普通的一拳卻讓人退無可退。

隨後他眸光一轉又盯上了另外幾人。

轟!

又是一道拳光閃爍,一片耀眼的光芒綻放開來,刺得人眼睛都是生疼。

「啊1慘叫傳出,有人被擊殺。

「怎麼會這樣?」躍龍峰的幾位青年大叫,一臉惶恐,驚駭下連忙後退,想要逃離。

可是但凡逃跑的人都被率先抹殺。

「不對,不對。」蕭雲因為剛才有所停頓,尚且在最後面,當他看到前方的那一幕,心中開始也是驚訝無比,可是仔細觀察下來,那個青衫男子太不對勁了,不像是一個人。

這人氣勢很強,可是卻沒有一絲人應有的生機,就連那表情也很僵硬。

「誰也不能擋我前去參悟雷道傳承。」就在蕭雲心中疑『惑』之際,那雷泰卻是眸光一沉,雙眸似有雷光閃爍,在那個青衫男子殺來時,他也是一拳轟出,拳芒閃爍似有雷弧跳躍。

砰!

他竟然與那青衫男子迎擊了一記。首發不死武尊223

這還是第一個鎮定下來與青衫男子主動迎擊的人。

其它的人都在恐懼下選擇逃跑,還有人幾人想遁飛離開,卻被轟殺。

可雷泰並沒有選擇逃跑,如此舉動讓蕭雲對此人不由多高了一眼。

從這些細節來看足以說明這雷泰心智是何等的堅毅。

可是沒有意外,這雷泰依舊是被轟成了渣。

「一樣死了?」剩下兩人心中驚恐,另外一個半步元丹境的修者也慌了。

雷泰戰力尚且比他強,可就是這樣的人物都不堪一擊,他又豈能活命?

驚恐下,他連忙選擇遁飛此地。

轟!

拳芒閃爍,奇快無比,如同一顆星矢劃過天際,當它與那個遁逃而去的男子接觸時,一片血光綻放開來,如同煙火一般絢麗,只是那種腥氣,卻讓人感到一陣心寒。

「怎麼會這樣?」另外一個男子直接是嚇得癱軟了起來。

青衫男子就如一個殺神,一拳轟出必將有一人飲恨於此。

十個修者眨眼間就只剩下蕭雲了。

至始至終蕭雲都沒有選擇退避,他在靜靜的觀察著那個青衫男子。

憑藉著過人的靈魂力蕭雲察覺到了許多外人不可發現的細節。

比如每個人被轟殺后,前方的虛空會泛起一陣漣漪,如同禁制被觸動顯得很玄妙。

再者,這裡既然是天元宗的武道傳承之地,怎麼會有人出來滅殺宗門的核心弟子?

這十人就算在核心殿也是佼佼者一般的存在,每一個人都潛力無限,有著成為天元宗中流砥柱的底蘊,若是這些人都殞落在此,豈不是給天元宗帶來巨大的損失?

所以蕭雲覺得此事沒有那麼簡單。

在連續擊斃了幾人後那青衫男子眸光一轉又鎖定了蕭雲。

「既然要戰便一戰吧。」蕭雲眸光一凝,向前一步邁出,整個人身上有著一股無所畏懼的氣勢,他眸光一凝,並沒有動用靈魂力,只是雙手牽引以紫炎真火凝聚了一個法櫻

而這時那青衫男子已經一拳向蕭雲轟擊而來。

「我不相信你是真人,就算你是真人,又如何?」蕭雲眸光一閃,烈焰崩便是被推了出去。

如今蕭雲的紫炎武魂已經達到了真元後期的威力,這烈焰崩威力之大更是可以抗衡真元後期小成的修者了,只是在那青衫男子一拳之下,這法印猛的崩碎化為了點點星光。

而後蕭雲感覺呼吸一窒,一股浩瀚的拳風便是向著他傾覆而下。

這拳風無比強悍,似可湮滅一切,大有著摧毀萬物的氣勢。

「這一拳中似乎蘊含著某種意境之勢?」蕭雲眸子微眯,在那拳風傾覆而下的時候他心神一動,竟然有著一種要融入那意境當中的感覺,他對這意境很迫切,想要將之抓祝

當初他在風月國皇宮參悟那巨碑時就有著那麼一絲明悟,卻又沒有抓住什麼。

而後在黑雲窟與那許閆愧大戰時也有著一絲感覺,卻又還差了一點什麼。

如今這拳風一來,他的心都在跳,沒有畏懼,只有一種想要抓住那意境的衝動。

莫名的,前方的氣勢驟然消散,竟然似乎真的要和蕭雲融合。

「這是怎麼回事?」蕭雲一愣,他感覺到整個虛空都是一顫,泛起了一陣漣漪。

旋即,他眼前一亮,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巨碑下。

這巨碑很大,能有百丈高,上面有著雷弧閃爍,散發出一股攝人的波動。

若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這個巨碑和當初蕭雲在那傳承武道崖當中的一個巨碑相似。

蕭雲向著四方掃視而去,驀地發現自己似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

這裡只有這個巨碑,先前他看到的巨碑以及那崖壁都已經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蕭雲感到一陣悵然,有些莫名其妙。

「剛才那一切應該只是一個幻境,為陣法營造而出。」吞天雀的聲音傳入蕭雲心神。

「陣法營造而出?」蕭雲眸子微眯,他早就有所預料,只是還沒有得到確定不敢妄語,如今看來應該是這樣沒錯了,「那麼說這裡應該和那個雷之傳承有著一定的關係了?」

他抬頭看去,前方那巨碑雷弧閃爍,想必就是那傳承沒錯了。

「那麼其他人了?」蕭雲心中狐疑,如果是幻象其它人應該也沒有殞落才是。

……

此刻在武道傳承崖那片虛空,光芒閃爍,有著一個個修者驀地出現在一面巨碑之下。

這巨碑雷弧閃爍,散發出一股恐怖的威壓瀰漫開來。

在這巨碑附近,還有著一個個氣息內斂的石碑。

「我沒有事?」一個青年落地,雙眸『露』出滿意驚訝。

「這是武道傳承場地?」那幾位被轟成渣的青年一臉驚訝,自己剛才明明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可現在卻完好無缺,幾乎連一點傷勢都沒有,眼前那股強大的壓迫帶來的震懾,也似在證明他們安然無恙。

「難道剛才是幻境?」眾人心中疑『惑』。

一眨眼,就有八個人出現在了雷道傳承碑下。

「活著真好1至此,眾人皆是鬆了一口氣。

「咦,那雷泰師兄了?」突然有人眼睛一亮,發現雷泰並沒有在這裡。

「他去哪裡了?」眾人面面相覷,『露』出一臉詫異,等了幾個呼吸也沒有看到雷泰的身影。

「蕭雲也不在。」稍後,又有人驚呼,發現蕭雲也不在這裡。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他們不在這麼?」這讓眾人感到一陣莫名其妙。

特別是當中一人,剛才他明明看到了雷泰也被轟殺了啊!

也就在眾人心中詫異的時候,那雷道傳承武碑突然光芒閃爍,在那虛空似有烏雲彙集。

「是傳承要開啟了1

「據說得以心感應才能參悟當中的奧義。」見此,那些也人管不了那麼多了連忙在傳承武碑下盤膝而坐,連忙閉目凝神想要以心神去感應那武碑當中所蘊含的奧義。

對於他們來說參悟這武道奧義才是正事。

嗡!

蕭雲所在的那片陌生空間,也開始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有動靜了。」蕭雲心神一動試著將靈識向著四方瀰漫開來以此感應這片空間的波動,哪知他的心神才散發出來,前方那巨碑雷弧一閃,就泛起了一陣漣漪,那巨碑驀地消散在前。

「巨碑不見了?」蕭雲一愣,不等他多想,前方畫面一變,有著一個山巔出現在前。

那是一面巨崖,一個青衫男子此刻正迎著山巔而立。

「這青衫男子正是剛才出手那人1蕭雲心中一驚,認出了這個男子。

「他在幹什麼?」見得此人出現在了那山巔,他微微一怔,眸中『露』出好奇之『色』。

呼!呼!

卻見得這個男子頭頂雲霧繚繞,一股晦澀的波動在不斷的彙集。

隨著那雲霧不斷彙集,最後化為一團巨大的劫雲,一股恐怖的天威傾覆而下讓得萬物皆寂,一種來自靈魂的壓迫使得蕭雲的靈魂都是一震,心中感動一絲莫名的畏懼。

這是人與生俱來對天威的一種畏懼。

「這是天威1蕭雲眼瞳驟然一縮,緊緊的盯著前方虛空,當初吞天雀渡劫時就是這種天威。

只是那次相聚太遠,蕭雲還無法切身感受,如今他就在這天威的傾覆而下那種壓迫讓他整個人渾身都不自在,有著一種命運被人捏著,不可抗拒的感覺,這感覺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莫名間給人一種想要打破這壓迫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