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二十四章雷雨觀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雷雨觀道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224章雷雨觀道

劫雲凝聚,那個修者儼然是在準備渡劫。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渡劫代表著一個修者逆天改命,踏入了一個超凡脫俗的境界。

只有凝聚元嬰方才會引來天劫。

元丹境的修者也僅僅是引來一些異象罷了。

只見劫雲一動,發出一聲巨響,虛空中雷弧閃爍,當頭便向著那個青衫男子辟下。

天雷落下,聲勢浩『盪』,擁有著不可抵擋的氣勢。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在奪天地之造化,一旦結成元嬰,人的壽元將大增,所以上天才會行天劫之罰,以此考驗人心,渡過天劫便算是奪得了天地造化踏上了正在的修行之路。

若是渡劫失敗,輕則重傷,重則身殞道消。首發不死武尊224

此刻天劫落下,那青衫男子驀地站起,那長發舞動,雙手一動,當空便是轟向了那劫雷,似要與天爭高,那氣勢讓人敬畏,在天劫之下,他不斷出手,無所畏懼。

蕭雲在旁邊觀看,卻似身臨其境,可以感受到那種氣勢。

天劫很強,劫雷之力玄妙無比似蘊含著大道法則,在行雷罰的時候也在淬鍊人身。

那青衫男子很不凡,可終究是凡軀,在雷劫下終是受傷了,似乎隨時都要殞落。

放眼望去,可以看見他身上傷痕纍纍,白骨森然,上面甚至能見到雷弧在閃爍。

「這天劫真的恐怖啊1蕭雲感到一陣心驚,現在才明白為何元嬰境修者會稀少了。

只怕許多人都飲恨在了這天劫之下。

修鍊一道在外出歷練,出入那些古時有著無窮兇險,在修鍊一途中更是劫數重重。

想要踏入巔峰太難了。

瞬間,蕭雲對修鍊一道不知不覺多了幾分敬畏之心,覺得自己應該珍惜大好情景,把握一切機會,只有這樣才能在以後的種種危險劫數中安然渡過,解決一次次危險。

不然終究是一場空。

劫雲還在,那青衫男子氣息已經很弱了,似乎不堪一擊,一個元丹境修者都可秒殺他,可是他並沒有放棄,雙眸猩紅,有著一股無謂的氣勢,他長發飛揚整個人的氣勢驟然飆升。

「來吧!天劫又如何?我便是要與天爭高,奪天地之造化1這青衫男子如同瘋狂了一般仰天狂嘯要與天劫爭鋒,在他那雙眸子當中,有的不僅是一抹瘋狂還是一股無謂的信念。

轟!

最後一道天劫落下,將之轟得氣息潰散,血花綻放,可是他卻並沒有倒下,雙眸中反而似有著一種明悟,隨後劫雲散去,他體內骨骼晶瑩,氣息在不斷的恢復。首發不死武尊224

這是最後一道雷擊,此人終於渡劫成功。

「想逆天,真的太難了。」望著那傷痕纍纍氣息孱弱的青衫男子,蕭雲心中感慨。

「那是自然。」吞天雀說道,「元嬰九重,需經歷九九天劫,每一次天劫威力都將倍增,想要渡過艱難無比,許多人就是殞落在天劫之下,甚至有人畏懼天劫生生的壓制修為,不敢突破,怕的就是在天劫下殞落,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握渡過下一個天劫。」

「九九天劫?」蕭雲深吸了口氣。

「天道之威真的不可抗衡嗎?」稍許后,蕭雲心中疑『惑』,若真是如此,何必修鍊?

修者不是就應該有著一顆無畏之心嗎?

慢慢的,他那顆有些動搖的心又開始堅定了起來。

蕭雲眸光一凝,瞅向了那個青衫男子,看到此人時他就像是看到了一個榜樣。

因為剛才在天劫之下,連蕭雲都認為這男子要渡劫失敗了,可是此人憑藉自己那顆無畏之心硬是熬過了天劫最後一擊,如此可見,並非不能逆天而行,缺的只是毅力。

若有心,人定勝天!

隱約間蕭雲那顆對巔峰武道追求的心越發堅定了起來。

心中無懼,才能勇往直前。

就在蕭雲心念電轉的時候,這片虛空驀地泛起一陣漣漪,眼前的畫面又是一變。

這是一個雷雨天氣,虛空中烏雲壓頂,整個天地都顯得異常的壓抑,那股波動讓人感覺心悶,可就在天氣下在一座山巔中有著一個青衫男子迎風而立,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的虛空。

「他這是要幹什麼?」蕭雲眸『露』詫異,因為這男子根本不像是在渡劫。

瞧這烏雲的氣息明顯是正常的自然天氣,不是天劫凝聚。

在仔細感應而去,這青衫男子很顯然已經不是元嬰一重修為那麼簡單了。

「修鍊一道,雖是逆天,卻也是在修習天地奧義,一切大道法則皆可為修者所用,今天我秦川就要心中那無上武道真意1青衫男子雙眸緊緊的盯著虛空,在感悟當中的一股氣息,他整個人都似要融入那天地氣勢當中,想要感悟天地法則。

「他要在雷雨天感悟天地法則?」蕭雲內心掀起了一陣波瀾,不過想想這青衫男子說的話也有著幾分道理,修鍊一道,本就是在追求武道巔峰,可是天地萬法皆為一源,源自天地。

如今從天地自然法則中尋求突破也未曾不是一個辦法。

只是這種想法太危險了!

這時雷雲滾動,有著雷霆從虛空中劈下。

轟!

雷鳴響徹開來,虛空都在顫抖,大地在搖晃,隨後大雨傾盆而下,刺眼的雷霆攜帶無上天威當空劈下,讓得萬獸蟄伏,發出哀鳴,可這青衫男子卻在雨中感悟體會那股天威。

轟轟!

隨著一道雷霆落下,天空中頓時巨響不斷,雷霆如同電蛇在舞動,又如蜘網一般籠罩虛空,那股無上氣勢,讓得蕭雲都感到一陣心悸,天威不可測,如今的他還真沒有與天威爭鋒的能力。

青衫男子秦川在雷雨中不斷感悟,那堅毅的臉皮上竟然沒有一絲波瀾,未被天威所攝。

如此氣魄,讓人敬服。

「這才是真的人物。」蕭雲心中感慨,儘力撇去心中的那股畏懼。

在和此人相比下他覺得自己太渺小了,還有著許多的不足。

要知道,他只是一個旁觀者,縱使眼前雷霆萬道也不會落在身上,可心中卻有懼。

這說明他的心『性』還不夠,需要提升。

不過蕭雲並沒有氣餒,人就是需要不斷成長,不可能哪個人一生下來就有此氣魄。

這需要一個過程。

平息下心中的情緒后,蕭雲繼續觀看。

轟!

山巔中雷霆落下,終於是有著一道天雷劃過雲層向著秦川辟下。

「來了。」也就在那雷光閃爍時,這秦川身子一動,竟然避開了那雷霆的一擊。

那速度太快了,只是在地上留下一個殘影,蕭雲看去,甚至還以為他被雷霆劈中了。

可是待得雷光消散,在旁邊發現了青衫男子后,他才知道對方已然避開。

「雷霆極快,幾乎達到了急速,可是天地自然之力,皆有是有跡可循,雷霆落下時,雲層有動,虛空也會產生悸動,只要靜心觀察,以身融入天地自然當中自可掌握這規律。」避開這一擊后,青衫男子秦川喃喃自語,似乎在總結自己所得的感悟。

「一切有跡可循?」蕭雲微微一怔,也在細細咀嚼這男子口中的話語。

然後他也是仔細觀察那天地波動,以此加以驗證。

稍許后,他的確發現了雷霆落下時虛空的確會有波動。

可是想要在這天威中掌控這波動太難了。

在天威之下人的心神都在戰慄,還如何保持心態,以心神融入那天地自然中?

這不僅需要修為,還需要有著極大的魄力以及對天地的感悟。

雷霆不斷閃爍,那青衫男子還在繼續感悟,蕭雲也試著以心感悟融入那男子說的境界。

轟!

雷霆落下,勢不可擋,一座山巔都被擊碎了,有著無數巨石滾落。

「雷霆一擊……以雷霆之勢,配合無上偉力,可摧山斷岳。」秦川眸子一凝,似又有所悟,開始喃喃自語,旋即他眸光一動,雙手間元氣凝聚演化為一柄元氣利刃。

他身子一動,穿梭在雨中當空便是向著一處山巒發出凌厲一擊。

一擊之下山巒崩碎,如同雷霆一擊。

一擊之後他繼續觀那雷雨落下,不斷感悟。

眼前的一幕幕落在眼中,也給了蕭雲莫大的啟發。

那個青衫男子就如同一個老師,在以身教導他。

在這空間中使得蕭雲感同身受,能夠更好的驗證自己的所想所得。

不知不覺,蕭雲完全融入了這片空間,一心只想感悟這天地奧義。

而在蕭雲感悟這些的時候,外面已經過了有十天了。

哇!

在武碑下,一個少年口中吐了一口精血,雙眸一翻,差點沒有暈死過去。

「這武道奧義竟然如此難參悟?」這少年為新秀峰的弟子,已經踏入了真元後期。

嘆息了口氣,此人平息體內氣息,頗為狼狽的轉身離去。

前方武碑氣息浩瀚,可是他以心神溝通,竟然很難參悟出什麼,反而在強行參悟下,心神受創差點沒有毀到了根基,驚駭下此人再也不敢參悟了,不然將得不償失。

此刻,在那山腰長橋那片校場,核心殿的幾位長者雙眸緊緊的凝視著前方眸『露』期許。

「失敗了?」當這個青年從武道傳承崖走出,眾人見得他眸光暗淡一臉狼狽的模樣后心中皆是感到一陣失落,這已經是第三個失敗的人,若是不出意外這一兩天,還會有人出來。

過了兩天,又有三人失敗,帶著滿臉疲倦,從武道傳承崖走出。

這些人走出后,經過一番詢問,都沒有收穫。

「哎,已經是六人了。」核心殿的長者皆是連連嘆息。

雖然眾人心中都知道想要參悟武道奧義沒有那麼容易,可多少抱著幾分念想。

如今見那些天才少年一個個以失敗告終,難免不會有著幾分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