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二十六章戰武魂覺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戰武魂覺醒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226章戰武魂覺醒

「這……這是戰武魂?」望著那莫名出現的虛影,蕭雲心神都被震了一震,體內的血『液』在不斷翻滾,如同掀起了驚濤駭浪,一股狂喜的情緒在他的心中不斷噴涌而出。

戰武魂!

為蕭家的傳承武魂,紫雲郡城的蕭家百年來也只出了蕭戰天這麼一個人。

蕭雲身為蕭戰天之子,本來眾人都以為他會繼承父親的武魂,可惜在當初武魂覺醒儀式中,他覺醒了武魂,卻不是戰武魂,而是一個小樹一般的武魂,這讓蕭家的人大失所望。

好在覺醒武魂后蕭雲修鍊速度極快才一掃蕭家人的陰霾。

哪知天有不測之風雲,在蕭雲覺醒武魂后不久,修為一直停滯不前使之成為了蕭家乃至整個紫雲郡城的一個笑料,雖然蕭雲對此事很少提及,可心中依舊是有著幾分不甘。

如今他識海內這虛影雖然很模糊,可是和蕭家留下的古籍記載幾乎一致。

這就是戰武魂的雛形。首發不死武尊226

再者,根據心神感應,蕭雲也發現那虛影當中有著一股凜冽的戰意,那種戰意讓人感到熱血沸騰,似乎有著一股莫名的力量要湧入心中,在這種力量的加持下可提升人的戰力。

這就是戰武魂的好處。

戰武魂傳承值越高,提升人的戰力幅度就會越大。

「這戰武魂雖然很模糊,略顯虛弱,能發揮出來的戰力應該有限,不過能覺醒出來已經是萬幸,相信以後還會有成長的空間。」蕭雲感應了一翻識海內的戰武魂后喃喃道。

本來人的武魂一般是在六歲到十二歲這個階段覺醒,一旦過了這個年紀就很難覺醒了,蕭雲對此本來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如今既然覺醒了他已經欣喜若狂,豈會嫌棄這武魂的虛弱了?

「我為什麼會覺醒戰武魂?」在平息了心中的興奮后,蕭雲開始暗暗思索了起來。

「難道是因為那種戰意?」驀地,蕭雲想起了自己剛才的狀態。

「應該是這樣,肯定是這戰意間產生了共鳴才會激發我體內的血脈。」略微沉『吟』蕭雲暗自覺得應該是如此,隨後他眸光一動,繼續觀望那虛空中還在與天雷大戰的秦川。

在秦川的戰意感染下,他體內的血脈逐漸沸騰,一股血脈之勢被激發出來。

莫名間那股氣息沒入了識海被那戰武魂吸收,使之強大了那麼一絲絲。

可這效果很小,他體內的那種血脈很快就沉寂了下去。

一個人的血脈覺醒有限,想要再次開發當中的潛力就必須等到徹底覺醒武魂本源。

可蕭雲卻感覺到了戰武魂的不凡,似乎對戰意的感悟越深,血脈中的戰意就會被激發出來,從而使武魂提升,只是蕭雲此刻並沒有真的感悟那種戰意,只是被感染罷了。

所以這種效果很微弱。

可這卻給蕭雲帶來了希望。首發不死武尊226

「只要我在這一道上有所領悟,以後這戰武魂肯定會不斷的強大起來。」蕭雲眸光變得越發堅定了起來,他似乎看到了一條通往強者的大門正在向自己慢慢敞開。

根據吞天雀所言,戰武魂為上古十大武魂排行第七,若是真的堪破當中奧義甚至可與第六,甚至第五的武魂一爭高下,可以想象這是一種何等強大的武魂,這讓人振奮。

何況蕭雲識海內還有著生命武魂。

一旦這兩個武魂全部成長起來肯定會頗為驚人。

只是這需要時間,還需要一定的氣運。

因為武魂傳承值很重要。

若是傳承值不夠,終究難以大成。

蕭雲現在對這兩個武魂一無所知,也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潛力。

所以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只有不斷的努力修鍊提升自己,才能攀上巔峰。

「小子,你剛才體內氣息翻滾,戰意滔天,如有著遠古血脈在覺醒,這是怎麼回事?」吞天雀以心神傳音問道,「莫非是你的戰武魂開始覺醒了?」它語氣顯得有些好奇。

蕭雲只是會心一笑。

「真覺醒了?」見此,吞天雀一愣,眼皮一翻,表情顯得頗為古怪,「身具兩大上古武魂,要是這小子的武魂能大成,以後或許真的可以與之上古前三的武魂爭鋒了。」

一想起蕭雲有可能與那些蓋世天驕爭鋒的可能,吞天雀就感到莫名的興奮。

蕭雲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武魂覺醒了就可以天下無敵。

他平息心情后開始繼續感悟,『摸』索。

嗡!

這時天地恢復清明,秦川與雷爭鋒,氣勢蓋天,最後如同一尊神明飄然落于山巔。

「這才是我的道。」青衫迎風舞動,這男子雙眸睥睨天下,似有著一種莫名的韻味。

最後,光影閃爍,那青衫男子消散。

在蕭雲的眼前,只有一面雷弧閃爍的武碑,在上面有著一股無上氣勢瀰漫開來。

武道傳承!

蕭雲眸子一眯,心中瞭然。

這是那秦川將自己的感悟過程烙印在了此碑當中以供後人參悟。

在看了這個過程后,蕭雲心中的思路逐漸清晰,他開始盤膝在巨碑下,細細體會剛才的一切,好將之消化,最後找到自己的路,雖然他已經明白了秦川最後所領悟的意境。

可這畢竟是別人的意境,你懂了,卻未必能化為己用。

不到那個境界很難將之真正的融合。

就如你知道那個道理,可真要實踐出來卻會發現錯漏百出一樣。

蕭雲閉目凝神,腦海里閃爍出剛才的一幕幕,開始領悟。

時間悄然流逝,蕭雲完全沒有了時間觀念一心在悟道。

在外面,那些等待的修者卻有些著急了。

「都過了一個月,怎麼還沒有動靜?」核心殿一些執事也開始眉頭微皺。

「沒有動靜說明是好事。」經過一翻等待,姜殿主反而淡定了起來。

「恩。」旁邊有人點頭道,「的確是如此,這兩人肯定是有所領悟,才會遲遲未出。」

「可是也有可能是心神陷入了魔障,不得歸返啊1有人擔憂道。

聽得此言,那些長者都是一臉凝重,眉頭都緊鎖了起來。

若真是如此,就等於折損了一名天才啊!

嗡!

在眾人一臉凝重時,前方雲霧滾動,一個青年驀地出現在了長橋。

這青年眸光深邃,氣息內斂,隱約間有著一股無形的氣勢,他眉宇凌厲卻斂去了鋒芒,整個人氣質驟變,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這青年赫然就是那雷泰了。

呼!

雷泰深吸了口氣,雙眸微動,回望著身後的光幕,心中不甚唏噓。

這次他被武碑帶入了一個莫名的空間,有所領悟。

根據判斷,自己能進入那個空間和出手硬撼那青衫男子有著莫大的關係。

只有不懼困難,壓迫堅持心中的信念才能得到那武碑的認可。

在深吸了口氣后,他步伐邁動,開始走向了對面的山腰。

「是雷泰1

「他出來了1霧氣中人影走來,讓得那些正在暗自擔憂的長者眼睛一亮眸『露』狂喜。

「瞧他那氣息似乎有所收穫,應該是在那傳承碑中領悟了奧義。」

「這雷泰擁有雷靈體,加上本身悟『性』極高,理應有所領悟才是。」那些長者紛紛點頭,憑藉他們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雷泰與之前判若兩人,有了一個質的飛升。

「雷師兄出來了1

「他整個人氣質驟變,似有所收穫啊1

「看來這核心殿以後是雷師兄的天下了1一陣驚呼聲也是從那些弟子群中嘩然響起。

這雷泰本就是半步元丹境,大有著機會在近期踏入元丹境,若是得到了武道傳承,或許真的少有人可與之堪比了,一時所有的人瞅向著雷泰時眸中都多了幾分敬畏。

雖然在核心殿的都是天才,可天才也有強弱之分,很顯然雷泰是那少數強者之一。

雷泰氣定神閑,一步步走向前去,顯得頗為淡然,對於外人那些羨慕的以及追捧並沒有『露』出太多的波瀾,經過此次參悟,他有所收穫,整個人的眼界也為之一變。

相比那位前輩,他需要努力的地方還太多了。

所以他並沒有被外人的追捧所『迷』『惑』心智,就此自大。

當雷泰從長橋踏步于山淵后,姜殿主眸子眯成一條縫隙,那雙老眼當中閃爍著期許的光芒,問道,「你可獲得了一絲那武道真意?」雖然感覺到了這青年的氣質變化,可姜殿主心中依舊忐忑。

畢竟只有從此人口中說出才能最終得以確定。

不然一切都是虛的。

「弟子有幸得到一絲感悟。」雷泰抬頭,嘆息道,「不過,那秦川前輩實為天人,弟子尚且無法到達那個境界,還需要不斷努力,不斷驗證以及感悟,才能夠在進一步。」

「恩。」聞言,姜殿主心中欣喜不已,瞅向雷泰時更是多了幾分滿意,他點頭說道,「你有此覺悟,至少證明沒有被眼前的所獲給蒙蔽,只要用心悟道必能有所收穫。」

「敢問那秦川前輩可還在世?」雷泰點了點頭,旋即眸子微抬,開口問道。

自從見識了那武道真意后,他對那位前輩不由多了幾分嚮往,希望可以當面請教。

「秦川為我天元宗一代奇才。」姜殿主說道,「他當年曾經參加了玄元戰場的百宗大戰,雖然沒有脫穎而出卻也有所收穫,在歸來后實力突飛猛進,僅僅是在二十齣頭便踏入了元嬰境,只是南疆這片地域太過狹小,不足以讓他在進一步所以他離開了南疆。」

「離開了南疆?」雷泰眸中『露』出一抹失落。

「算起來,秦川離開南疆如今已經有十五年了吧。」姜殿主眸中『露』出沉『吟』之『色』喃喃道。

「十五年1雷泰眼睛一亮,道,「如此說來,他應該還在世上。」這讓他感到興奮,甚至有著一種要去尋找這個前輩的衝動,對於他來說,此人就是一個明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