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二十八章小比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小比開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第228章小比開始

當蕭雲溝通武碑后虛空中頓時泛起了一陣漣漪,光影閃爍他只覺自己似乎離開了那個神秘的空間,下一刻,一股清爽的氣息撲鼻而來,當眸光所及蕭雲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長橋上空。哈小說網

霧氣蠕動,蕭雲身子一輕落在了長橋上。

「也不知我在裡面呆了多久?」呼吸著那熟悉的空氣,蕭雲眸子微眯,眸光不由向著前方眺望而去,不過奇怪的是透過前方雲霧,他竟然沒有看到那應有的人影。

「人了?」蕭雲一愣,感到有著莫名其妙。

「難道都走了?」蕭雲嘆了口氣,自己也太不受待見了吧。

按理說進入這武道傳承崖的人關係著天元宗的發展,那些核心殿的長者都應該在這裡等候消息才是,可是現在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了,這和起初那些長者齊聚的模樣截然相反。

甩了甩頭蕭雲邁動著步伐慢悠悠的向著前方走去。

如今一個人在此,他也樂得悠閑。首發不死武尊228

在這校場中,張天龍此刻正無聊的在這裡獨自等候,他眸光不時向著一個方向瞅去顯得心不在焉的樣子,「核心殿弟子小比已經開始不久了,現在應該已經有結果了吧。」

「也不知道這次的師弟天賦如何?」張天龍喃喃自語。

驀地,他眼皮一跳,感覺到有著一股波動傳來。

「有人1張天龍當即眸光一轉,便是循著那股波動看去。

最後他的視線鎖定在了那山淵所在的方向。

在那裡一個少年正從長橋上踏步而上,邁入了那山腰的實地上。

「是蕭師弟1見得這少年,張天龍心中一喜,整個人感覺精神一震,「他沒有事1

蕭雲閑庭信步的走來,顯得很悠閑,根本沒有一絲不適的樣子。

「呵呵。」張天龍忍不住大笑了一聲,他在等候已久,也一度以為蕭雲陷入了魔障,就算出來多半也會損及根基,可現在看來,這少年哪有一絲被毀了根基的模樣啊!

不知為何,張天龍甚至感覺那少年身上多了一分莫名的韻味。

「是什麼韻味了?」張天龍眉頭緊鎖,雖然感覺蕭雲氣質有變,卻又難以說清變化在哪裡,在思索一翻后他仔細觀察而去,隨後眼瞳一縮,喃喃道,「他閑庭信步而來卻有著一種隱於雲霧與天地相合的感覺,這是一種自然道韻非一般人可有。」

「這是我的錯覺,還是他有所領悟?」這種細微的發現讓張天龍感到詫異。

因為仔細感應而去,那少年又似乎沒有什麼變化,就是隨意的邁步而來,很難判斷他到底是有所感悟,還是巧合在無意中有了這麼一種莫名的境界,卻並非自己所有。

「張師兄?」就在張天龍一臉疑『惑』的時候蕭雲驀地眸『露』驚訝,開口道。

「呵呵,蕭師弟你出來了。」張天龍一笑,連忙向著蕭雲走來。首發不死武尊228

「就你一個人在這?」蕭雲瞅了一眼那寬闊的校場,帶著幾分疑『惑』問道。

「這個……因為眾人等了太久,見你沒有出來,殿主等人就都先離開了。」張天龍訕訕一笑道。

「太久?」蕭雲一愣,道,「我在裡面呆了多久?」

「有足足五十七天了。」張天龍說道。

「什麼!五十七天了1聞言,蕭雲眉頭不由緊緊一皺。

五十七天,這次可是兩個月時間啊!

要是用這時間閉關,只怕自己已經踏入了真元後期小成境了吧?

這讓蕭雲感到有些肉痛。

「小子,你就得了吧。」吞天雀似知道蕭雲心中所想,當下鄙視道,「你在那武碑幻境裡面感悟了一絲奧義,等於凝聚了奧義種子,以後可以憑此生根發芽領悟真正的大道奧義。」

「這樣的機緣別人求都求不來,你還在這肉痛?」吞天雀一陣無語。

「那倒是,只是這次花的時間也太長了些。」聽得吞天雀這話,蕭雲這才霍然。

修為可以慢慢提升,可是這種天地奧義卻不是你想領悟就能領悟。

所以綜合算起來花這麼幾個的時間得以領悟真的不算虧。

「你也知道驚訝?」見蕭雲一副驚訝的表情,張天龍卻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在這期間可是急壞了他。

心中暗忖一句后,張天龍眉頭一挑帶著幾分怪異的眸光瞅向蕭雲,笑盈盈的問道,「蕭師弟,你在那裡面可有所收穫?」對此他充滿了好奇,瞧蕭雲現在這淡然的模樣,不應該一無所獲才是。

可是蕭雲並沒有雷靈體,想要參悟當中的奧義太難了。

「僥倖有所感悟。」蕭雲攤了攤手掌一笑。

「有所感悟?」張天龍眼皮一跳,道,「真的?」

「恩。」蕭雲點了點頭道,「秦川前輩為天縱之才,可惜我修為不夠尚且不能完全領悟當中的武道真意,還需要一步步來,不過只要生命不止修鍊不息我相信終能超越前人的腳步。」

「秦川前輩。」張天龍眼睛一亮,喃喃道,「看來他真的有所收穫。」

雖然他沒有參悟過這武道傳承,可是也知道這武碑是何人所留。

如今蕭雲開口點出了這位前輩想來不會有假。

再者,這種事情也無需作假,不然終究有『露』陷的時候。

以張天龍對蕭雲的了解後者也不像是那種打腫臉充胖子的人。

對於張天龍的驚訝表情蕭雲並沒有在意,他眸光一揚,問道,「其他人了?」

「呵呵,其他人早就出來了。」張天龍一笑說道。

「都出來了?」蕭雲眉頭一彎,原來自己是最後一個出來的。

頓了頓,蕭雲繼續問道,「有幾個人在裡面有所收穫?」

「只有一人。」張天龍說道,「那便是雷泰。」

「雷泰。」蕭雲喃喃自語,道,「想來也只有他了。」

當初面對那青衫男子的攻擊,也只有那雷泰無所畏懼,出手一戰。

這種無懼與那位秦川的『道』有著幾分契合,相對而言獲得感悟的機會也大些。

「對了,今天是核心殿小比的時候,你趕快去參加小比。」突然,張天龍眸光一亮,說道,「這小比對你們來說頗為重要,你若是能在裡面脫穎而出一旦得到宗門的認可,那獲得的資源以及待遇都將會比別人高,如此一來你成長的速度將更快。」

「小比。」蕭雲心中一動,對此他在入門時就已經聽說了。

事實上,上次去歷練就是為了這小比做鋪墊。

只要在歷練時獲得了好成績,得到了更多的資源,在小比時才有機會脫穎而出。

「我現在去還來得及嗎?」蕭雲問道。

「應該來得及。」張天龍說道,「畢竟你是因為進入了武道傳承地才會耽擱此事。」

「那就好。」蕭雲鬆了口氣,他一心想在門內脫穎而出以獲得前往玄元戰場的資格,自然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提升自己待遇的機會,所以對這次小比他也是很看重。

「事不宜遲,我們立即動身。」張天龍祭出法劍載著蕭雲便向著那比賽之地遁去。

在此時,核心殿的那處演武場,已經是熱鬧非凡,一片喧囂聲直入雲霄。

在這裡彙集了各峰的弟子,此刻都在關注著場中那精彩的比賽。

這次考核是整個天元宗的考核,不僅核心殿的弟子會進行一場小比,展開排位賽。

從各峰中脫穎而出的弟子也會來這核心殿參加比賽。

事實上在幾天前天元宗各峰的弟子就已經開始進行了比賽,但凡是在各峰中獲得前十的新入門弟子都可以加入核心殿,如果他們想要得到更好的資源,那就得在各方這些挑選出來的天才中脫穎而出。

也就是說核心殿的演武場將進行幾場比賽。

第一就是新秀峰蕭雲那批十八名弟子進行排位賽。

第二則是鄭天偉為代表的天秀苑那批弟子進行排位賽。

然後蕭雲這批弟子也可以挑戰鄭天偉那批弟子,以此獲得更高的名額。

其次就是天元宗,那金木水火土五峰挑選出來的五十名弟子展開他們的排位賽。

這些人不會參與核心殿弟子的挑戰。

因為雙方體質不一潛力有區別,就算那五峰挑選出來的弟子一時修為高上一截也只是說明他現在修為較高罷了,天元宗看的不是一時的實力,而是這個弟子的潛力。

此時比賽已經進行得熱火朝天,三個演武台,已經將要決出最終的排位了。

在一個高台上有十八個位子,代表著十八個排位,此時坐在第一的赫然就是那陳鋒。

在陳鋒身邊依次坐著王磊,段靈兒,周平。

這兩個月來他們提升極快,加上手中的法器比常人高一個等級,遠遠不是一般人可比。

「這次真是天助我也,那蕭雲竟然沒有來參加小比,現在我為第一,已經可以得到諸多賞賜了,若我再挑戰早天秀苑那群弟子成功,核心殿的長者都會對我刮目相看。」陳鋒坐在第一的位置上淡淡的掃視了一眼身邊的那些師弟,隨後便將眸光落在了另外一處高台上。

在那裡是新秀峰,天秀苑的弟子。

那裡現在一共有五十八人,因為鄭天偉等人在黑雲窟殞落。

如今陳鋒已經踏入了真元後期,修為的差距已經與這些人逐漸拉小,已有了一戰之力。

「若是那蕭雲真的走火入魔淪為廢人就好了。」陳鋒心中嘀咕道。

在新秀苑蕭雲幾次都壓陳鋒一頭,使之都有了一種莫名的不安。

對於別人陳鋒並不畏懼,唯獨忌憚蕭雲。

不知覺中蕭雲已經成為了他的夢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