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五十一章劍道天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劍道天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李天淮揚言要歐陽宗主給一個交代,霎時,大殿內的氣氛顯得莫名緊張了起來。

曹老殿主以及姜殿主眉頭緊鎖,眸中露出一絲不悅。

在那姜殿主眸中更多的則是一絲無奈。

這李天淮太強了,早在二十年前就名震南疆,是一個極為強勢的存在。

此人在年輕時曾經公然虜掠了海嵐宗一位天之驕女,在南疆引起了軒然大波。

為此海嵐宗有元嬰境強者出面,想要將之抹殺。

可惜這李天淮天賦異稟,為南海劍派重點培養的對象,一向強勢的南海劍派並沒有交出他,反而庇護,要撮合那位天之驕女與李天淮結合,最後導致被虜獲的女子自殺。

為此海嵐宗曾與南海劍派一戰。

只是南海劍派勢大,海嵐宗的強者最後只得咽下這口氣。

不久后李天淮以三十歲的年紀踏入了元嬰境,成為南海劍派乃至南疆年輕一代中翹楚,此後那海嵐宗更是無法奈何他了,也是如此,李天淮與南海劍派的人一個個囂張無比,為南疆各派頭疼的角色。

如今這李天淮親自出馬,揚言要天元宗交出蕭雲,此事只怕難以善了呢。

所以姜殿主在得知此事後一直憂心忡忡。

「現在也只有看宗主如何抉擇此事了。」姜殿主心中一嘆,眸光移動瞅向了殿台上的歐陽宗主,若是此尊願意護持蕭雲或許此事還有轉機,反之,若連宗主都要妥協那麼一切都完了。

對於蕭雲姜殿主還是頗為看重的,畢竟如此天才百年難得一見,若是就此夭折太可惜了。

曹老殿主老眼微眯。氣息內斂,可是眸中卻有著幾分不悅浮現,顯然對李天淮那種上門問罪。趾高氣揚的模樣很是厭惡,再者他也對蕭雲頗有好感。有意要培養此子。

只是有宗主在此,他也不好越俎代庖。

見李天淮問來,殿台上的歐陽宗主一臉淡笑,笑容溫和,深邃的眸子當中沒有泛起一絲漣漪,讓人看不清楚他的情緒波動,他眸光轉動,在瞅了一眼右首的幾個長老后。旋即眸子微眯,瞅向了左邊的李天淮,笑道,「呵呵,李劍主莫要著急,本座已經讓人去傳喚蕭雲,一切等他趕來在問個水落石出,在做定奪,你看如何?」

「問?」李天淮眉頭一挑,眸子精芒閃爍。如同有著一道劍芒掠過虛空,他語氣冷淡,道。「我孫兒手臂被斬,此為事實,況且還有十幾名南海劍派弟子作證,何須再問?」

「難道老夫之言還有假嗎?」他聲音冷厲,氣勢如劍,顯得咄咄逼人。

「不錯,若是歐陽宗主想要證人,我們還可去海嵐宗找人來對質。」在李天淮身側,一直沉默不語的李劍嵩驀地開口。他雙眸陰鷙,嘴角掀起一絲猙獰的冷意。

此時距離黑雲山脈一事已經有數月了。

這李劍嵩花了不小的力氣。終於是搞清了蕭雲的身份,知道他是核心殿的一個弟子。

本來李劍嵩早就想來尋仇。可是他爺爺在閉關,前幾天才出來,所以拖到了現在。

如今他爺爺親自出馬,別說一個小小的真元境弟子,就是那元丹境的長者也得乖乖交出,他可不相信天元宗會為了這麼一個弟子得罪南海劍派,天劍峰的劍主。

「是非曲直,本座自會斷定,哪輪到用你這小輩指手畫腳?」聽這李劍嵩開口,歐陽宗主眉頭一皺,雙眸中驀地有著一絲光芒閃爍,一股強大的壓迫隨之傾覆而下。

嗡!

李劍嵩只覺心神一顫,如遭雷擊,身形連退三步。

「嵩兒,不得無禮。」李天淮眉頭一挑,見歐陽宗主以勢攝人,心中頗為不滿,只是對方貴為一宗之主,他也不好拂了面子,當下只得呵斥了身邊的李劍嵩一句。

「不過我孫兒說得也有道理。」頓了頓,李天淮說道,「不管此事如何,老夫都希望能讓那蕭雲血債血償,不然要是讓世人知道我李天淮的孫子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人斷去一臂,老夫顏面何存?我想歐陽宗主也不會為了此事傷了你我兩宗的關係吧?」

這李天淮後面的話語略冷,甚至還帶著幾分威脅之意。

「呵呵,李劍主此言差矣。」歐陽宗主皮笑肉不笑,寬厚的手掌敲打著那王位,意味深長的笑道,「你有你的顏面,我天元宗也有天元宗的規矩,若是我的弟子冒犯在先,自當賠罪,可如若不然,此事只怕難以應允,畢竟我天元宗也是傳承千年的宗門,若是連自己的門人都護持不住,如何在南疆立足?以後還有誰敢拜入我門下?」

說道最後,歐陽宗主的語氣也是略顯冷硬。

作為一宗之主,豈容他人挑釁?

歐陽宗主此言顯然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聽到這裡,李天淮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那雙眸中劍光閃爍不定,如那利刃似乎隨時準備出鞘,卻又被他生生的壓制了下來,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盤,不到最後他也不會撕破臉皮。

「那歐陽宗主是何意?」李天淮眸光略冷,斜瞥著殿台上的歐陽宗主問道。

「等蕭雲出來,言明此事來龍去脈,再做定奪。」歐陽宗主一字一句的說道。

在他的身上依稀有著一股毋庸置疑的氣勢瀰漫而出。

「看來宗主的熱血依舊未冷。」見得歐陽宗主態度強硬,曹老殿主及姜殿主都是微微點頭,暗自鬆了口氣,只要有這宗主支持,那麼他們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此事的來龍去脈到底如何了。

「既然如此,老夫便在此等候。」李天淮語氣也是略顯冷淡,不過他心中也無懼,此次來天元宗,他只是帶了兩個門下弟子,以及李劍嵩這個孫子。並沒有邀請一個南海劍派的強者來此。

這倒不是他怕了天元宗。

相反的是他強勢到了極點,早就將蕭雲當成了死人。

不管天元宗庇護還是不庇護這蕭雲,他都要此子死!

話語落下。李天淮眸子一眯,便開始閉目凝神。

見這李天淮這模樣。那姜殿主眉頭卻是緊緊一皺。

這李天淮是出了名的霸氣,囂張,此時他不在多言,不代表在退步,反而是暴風雨將要來臨的徵兆,因為他知道多說無益,將會直接採取行動,那後果非人所能控制。

曾經也有這麼一個列子。這李天淮的弟子被傷,他愣是當著一個元嬰境強者的面將那傷人者給抹殺,那種囂張狂妄的姿態讓人髮指,可在這種狂妄的背後他也有著相應的實力。

這李天淮覺醒了劍武魂,擁有著百分之六十五的傳承值。

劍者,鋒也,銳也!

傳言劍道天才,領悟無上劍意,能一劍破萬法!

這李天淮不僅覺醒了劍武魂,自身對劍道的領悟在整個南疆也是屈指可數。

他曾經在元丹九重境便憑藉一手劍術。力斬半步元嬰境的強者,以此名震南疆。

如今數十年過去,他的劍術達到什麼境界。沒有人知道。

可是不難看出,如今的他更強了。

也是如此,那曹老殿主及姜殿主才會這樣的憂心忡忡。

在火元峰,曾殿主六名管事依舊在等候,不過幾位管事卻已經離開了。

此時距離火元峰這傳承禁地開始已經一個月有餘了,可是那蕭雲還沒有出來。

那梁君宇等人都紛紛在十天前出來,如此局面讓人不由響起了核心殿武道崖一事。

所以這些人也覺得沒有必要等下去。

那邱衷卻是急壞了,因為邱雨楓還沒有出來,很顯然是遇到了不測。

他可不相信邱雨楓有這麼大的機緣。

更重要的是他心中感動不安。那是來自血脈的一種直覺。

邱雨楓出事了!

呼!

也就在這些人焦急等候時,這片赤崖突然光芒閃爍。一個長者向此遁來。

此人正是那曾經將蕭雲引入門的秦執事。

秦執事飄然落地,眸光掠動。帶著滿臉愁容,旋即向著那赤崖邊的曾峰主等人走去。

「秦執事,你怎麼來了?」見到秦執事急沖沖的走來,曾峰主微微一怔。

旁邊幾個長者也是滿臉詫異,因為在秦執事的臉上他們看到了滿臉憂愁。

很顯然發生了什麼大事。

一時間,眾人都眸露詢問之意瞅向了秦執事。

「蕭雲了?他還沒有出來?」走到眾人身邊,秦執事也沒有回答,直接焦急的問道。

「沒有。」曾峰主說道,「怎麼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恩。」秦執事點頭,道,「南海劍派來人,揚言要我們交出蕭雲……」

他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

「什麼1聞言,曾峰主眉頭緊鎖,道,「那李天淮親自來此,事情真的不妙啊1

另外幾個管事也是滿臉優心,似乎對李天淮之名有所忌憚。

「這蕭雲斷了李天淮孫子一臂?」旁邊的邱衷聞言,眉頭一彎,嘴角浮現幾分獰笑心中暗忖道,「如此最好,有李天淮出面,誰還能保住他?就算他是核心殿新秀第一又如何?這可是兩宗大事,一個處理不好就將引發大戰,就算是宗主也得掂量掂量當中的利弊。」

「蕭雲啊蕭雲,你狂妄放縱,如今終於要栽了吧,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我看這次你還如何扭轉局勢?」邱衷心中狂喜,一時間竟然將邱雨楓的安危也忘記了,巴不得馬上見到蕭雲遇難。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