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五十五章天元宗無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天元宗無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劍光一閃,氣勢凌人!

陸元這一劍太強了,勢不可擋,還可以摧人心神!

雷泰感到由心的無力,脊背都有著冷汗冒出,因為對方太強了。

這陸元領悟了劍意,遠遠不是他這個領悟一絲風雷真意的人可以相比。

一切奧義,領悟一絲摸到皮毛,已經頗為難得,很明顯這陸元已經有了自己的道。

雙方間註定了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長劍攜帶無上劍勢斬下,撕裂都似被撕裂了!

這一刻,雷泰陷入了險境,隨時有著殞落的跡象。

「雷師兄1天元宗的弟子驚呼,都為雷泰捏了一把汗。

按照如此氣勢,雷泰根本沒有抵擋之力,連躲避都很難。

「切磋?這是切磋嗎?」天元宗幾位長者發怒,不由冷哼了一聲。

先前那李天淮還刻意讓陸元留手,可現在看來對方明顯沒有留情。

「劍者,修的是勢!修的是意境!講究的是氣勢如虹,一劍出,斬盡一切阻礙1李天淮淡淡一笑說道,「只有一往無前,才能悟得劍道真意,成為一個真正的劍者。」

他這話語不知是回應天元宗的長者還是告誡身邊的陳劍及李劍嵩。

歐陽宗主一臉淡然,雙眸緊盯著前方,有著一種掌控一切的氣勢,似乎準備隨時出手。

劍勢滔天,不可抵擋,可雷泰只是略微心驚,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只見得他他手掌一動,光芒閃爍,出現了一個雷弧閃爍的雷盾。這盾牌驀地暴漲化為一個丈許高的盾牌橫在身前。

這盾牌符文閃爍,如同有雷弧在跳躍,化為了一個雷之氣旋。要淹沒天地。

呼!

雷網綻放開來,擋在雷泰身前。剛好將那凌厲的劍勢方才被抵擋下來。

破!

一聲冷哼聲落下,劍光一閃,幾乎是在那盾牌演化出來后,斬在了上面。

這一切都只是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

所有的修者都本住呼吸,因為這是決定勝敗的一擊!

卻見得長劍斬下,那盾牌一顫,那雷弧閃爍,想要將這長劍淹沒。可惜劍勢凌人,真的有著斬盡一切,一劍破萬法的氣勢,這一劍落下,那符文凝聚成的雷網氣旋當即潰散。

叮!

長劍趁勢而下,斬在了那盾牌上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驟然響起,悅耳動聽。

旋即,眾人便是看到那盾牌開始崩裂,符文被磨滅,暗淡了起來。

嗡!

一聲悶響傳出。那盾牌竟然生生的破裂開來,一股強大的劍勢緊隨著從那裂縫當中迸發而出,狠狠的衝擊在了雷泰的身上。他如同被無數利劍擊中,衣衫裂縫,留下一道道劍痕。

呼!

在這種衝擊力下,他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在雷泰倒飛而出去的時候,那盾牌徹底崩裂,化為兩片被一股巨力震飛於空。

與此同時,一柄長劍,攜帶著斬盡一切的氣勢落下!

砰!

劍芒驚人,斬在前方。而後落在那比賽台上,強大的劍意不可抵擋。差點讓這比賽台崩裂,那上面光芒閃爍。浮現出了一片符文,綻放出一陣光圈,方才將那劍意化解。

這是強者布下的陣紋,為的就是防護這比賽台。

劍芒潰散,陸元手持長劍飄然而落,他雙眸淡漠,冷冷的盯著前方。

在那裡,雷泰被一股猛烈的餘波席捲,震飛落地。

咚!

地面一顫,發出一聲悶響,雷泰頗為狼狽的落在比賽台下!

這一戰,他敗了!

呼!

雷泰雖敗,可是天元宗的弟子卻皆是舒了口氣。

眾人都是知道,若非雷泰在關鍵時刻祭出了一件法器,緩解了那陸元的劍勢,只怕此刻他已經飲恨於此,所以相比而言,現在這結果已經算是很好了,至少他還活著。

「還好,若不是我領悟了一絲武道真意,心智堅毅,不然早就飲恨於這一劍之下了。」雷泰深深吸了口氣,也是感到心有餘悸,那陸元太強大了,真的領悟了劍意,雙方差距太大,難以逾越。

「不過也好,若沒有這一戰我還不能認清自己,對於武道真意還存在疑惑,此次之後只要我在繼續參悟,定會再進一步,到那時候,也未嘗不能與這陸元一戰。」雷泰起身,瞅了一眼身上那破爛的衣服,以及身上的劍痕,眸光卻變得越發堅毅了起來。

「我敗了1雷泰抱拳,旋即就此離去,如今這副模樣怎麼也得換身衣服吧。

隨著雷泰的離去,演武場陷入了一片寂靜,天元宗的弟子露出滿臉苦澀。

連雷泰這樣的人物都敗了,他們何以一戰?

陸元淡淡的掃視了一眼四方,他也沒有多言,直接身形一動,掠回了那樓台側立於李天淮身邊。

似乎對於他而言整個天元宗都沒有人值得出手,若非李天淮吩咐,根本不屑一戰。

「呵呵,歐陽宗主,怎麼核心殿就只有這麼些弟子?」李天淮眯著眼睛一笑說道,「我聽聞宗主門下有幾個青年才俊,都天賦異稟,不如讓他們出來與我弟子切磋一翻如何?」

「讓宗主弟子出手?」聞言,姜殿主眼皮不由得一陣抽動。

宗主的弟子身份何等珍貴?

這是天元宗未來宗主的人選,不可冒犯。

可現在這李天淮竟然要讓門下的弟子與之切磋,這簡直就是對天元宗的輕蔑。

這李天淮為南海劍派天劍峰的劍主,也相當於核心殿的殿主。

一個劍主與宗主的身份本就有著天壤之別。

這兩人的弟子切磋,不是欺天元宗無人嗎?

「呵呵,本座門下的弟子皆在閉關,只怕難有空暇出來一戰,只是一場切磋罷了,就如小孩子過家家。我們這些長輩何必如此在意?。」歐陽宗主淡淡一笑說道,「我天元宗近來得了一株南海星蘭,為南疆奇葩。在夜間可綻放出燦燦星光,不如去觀賞一翻如何?」

「南海星蘭?」李劍主眉頭一挑。說道,「老夫一生只追求劍道巔峰,對這些風雅之事並不感興趣,這賞花就免了,卻不知那蕭云何時出來?」

「我想讓我們這麼多長輩等一個後輩弟子,傳出去於貴宗的名聲也不好吧。」說道後面,他語氣略顯冷淡,有著一種逼迫的味道。

「呵呵。不用多久,那蕭雲應該就將出來了。」歐陽宗主訕訕一笑,旋即瞅向旁邊的姜殿主道,「去,進入那傳承禁地將蕭雲請來,我天元宗也不能失了待客之道。」

「可是他還在參悟……」姜殿主眉頭緊鎖道。

歐陽宗主擺了擺手手,不願意多說。

姜殿主嘆息一聲,知道歐陽宗主也是無力在拖延,只得起身親自前往火元峰。

望著那離去的姜殿主,歐陽宗主心中也只有苦澀一笑。

如今人家派出兩個弟子就挑了他們核心殿。已然是在警告天元宗。

若是在耽擱下去難免這李天淮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同時歐陽塵也感覺到了南海劍派的強大。

天元宗還是弱了些,只有和海嵐宗聯手才可以遏制此派。

「海嵐宗。」想到這裡,歐陽宗主才微微鬆了口氣。海嵐宗和南海劍派勢不兩立,也是如此,縱使南海劍派勢大,卻也還不敢對天元宗如何,因為一旦這兩派聯手,他們也將頭疼。

見姜殿主離去,李天淮眸子掠過一絲得意,由始至終這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他相信憑藉南海劍派的底蘊,足以震懾天元宗了。

到時候那歐陽塵自然會將蕭雲被乖乖交出。

李劍嵩嘴角也是隨之掀起一絲獰笑。在他認為到了現在,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蕭雲?敢與我作對。老子要讓你生不如死。」李劍嵩心中冷哼,「若有機會遇見海嵐宗那群娘們老子非得乾死她們不可。丫的,害得老子斷去了一臂,簡直是豈有此理。」

……

火元峰,曾峰主依舊在等候,秦執事也早就趕來了此地。

不過在他們焦急等候時,姜殿主也隨之出現。

「怎麼了?」見姜殿主趕來,曾峰主和秦執事等人皆是感到一絲不安。

「宗主讓我來請蕭雲。」姜殿主眉頭緊鎖,露出一臉苦澀。

「什麼!請蕭雲?」這讓曾峰主感到一絲不妙道,「難道宗主是要交出蕭雲了嗎?」

「李天淮很強勢,此次故意讓兩名弟子出手,橫掃了我核心殿的精英弟子,這意思很明顯,他是想以此震懾我天元宗,若是此事在拖下去,或許就是他親自出手了。」姜殿主說道,「就算宗主想庇護蕭雲只怕也難了。」

「那怎麼辦?」曾峰主皺眉道,「這蕭雲可是我天元宗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豈能交出?」

「這一切得看蕭雲自己的造化。」姜殿主說道。

「什麼意思?」曾峰主不解的問道。

旁邊的秦執事也是眸露詢問。

「若是他能表現出足夠的天賦,讓宗主動心,此事自然好說。」姜殿主眸子微眯說道,「宗主也是一個愛才之人,從開始的態度來看他還是想庇護蕭雲,現在也只是無奈。」

「也是,不然此事也不會拖那麼久了。」秦執事微微點頭。

「我們真的要去將他請出來嗎?」曾峰主眉頭緊鎖說道,「他現在或許正在悟道啊1

悟道!

對於任何修者來說都是神聖不可打擾的事情,否則會影響他成敗!

有時候或許就是差那麼一妙的詩句,就可以讓人頓悟,

「在等半個小時吧。」姜殿主略微沉吟,隨後說道。

他也不想因此打擾了蕭雲。

在傳承殿內,此時的蕭雲還盤膝在那天炎池內。

只是此時那天炎池內的天炎已近乾枯。

呼!

池內最後一縷天炎被蕭雲引入體內,在天炎神鎧訣的演化下化為了一個符文融入眉心。

「天炎神鎧訣,淬體已成1當這個符文融入眉心后,蕭雲那緊閉的眸子猛地睜開,眼瞳當中火光閃爍,似乎也有著符文融入當中,如今的他整個人氣質一變。

若是仔細看去,可以發現他的根骨晶瑩剔透,已然超凡。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