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五十七章斷其雙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斷其雙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姜殿主此言一出,全場氣氛略顯凝重。

「元嬰境強者?」蕭雲眉頭緊鎖,也知道了此事的嚴重性。

頓了頓蕭雲問道,「那宗門是什麼意思?」

「宗主起初極力庇護,等著你來講出事情的來龍去脈,若是錯不在你就打算庇護。」姜殿主說道,「可是現在情況有些變化,那李天淮帶來了兩個弟子,都為天縱奇才,橫掃了核心殿的精英弟子,如今宗主也是無法拖下去了,所以讓我前來請你。」

「橫掃了整個核心殿的精英弟子?」蕭雲一怔,沒有想到南海劍派的人如此厲害。

「那麼說,宗門是要交出我了?」隨後蕭雲眸子微眯,瞅向姜殿主。

從這話中之意,他已經能猜出如今的局勢。

既然開始有心庇護拖延,可現在卻來請他出關,這種微妙的變化已經說明了許多問題。

「哎。」姜殿主嘆了口氣道,「現在你的生死就得看你自己了。」

「看我自己?」蕭雲眸露疑惑。

「你若展現出了足夠的天賦,讓宗主動心,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姜殿主語重心長的說道,「可是想要讓宗主不惜以得罪南海劍派為代價庇護你,你所展現的天賦必須驚人。」

「最少也得壓過那李天淮的兩個弟子。」姜殿主嘆息,似乎覺得此事太難。

那陳劍還好說,憑藉蕭雲的天賦或許可以一戰。

畢竟當初蕭雲和趙政一戰已經展現出了不凡的天賦。

可是想要與那陸元一爭高下,那太難了。

這陸元不僅領悟了劍意,自身還有著半步元丹境的修為,雙方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展現出驚人的天賦?」蕭雲眸子微眯,從姜殿主的眼中他也看出了那李天淮的弟子肯定不凡。不然這位準元嬰境的強者絕不后在知道他的天賦后還露出這種凝重的表情。

「看來這次我得竭力一戰了。」蕭雲心中暗忖,表情略顯肅然。

這是他入宗門以來遇到的一次最大的危機,如同山嶽壓頂。差點讓他透不過氣。

畢竟那是一尊元嬰境強者要他的命。

若是本宗的或許還可以調協,可是別派人士。只怕那人也不會輕易對天元宗妥協。

「蕭雲,你也別太擔心了。」一直沒有說話的秦執事突然開口,問道,「只要此事過錯不在你,此事一切還有迴旋的餘地,你且先將這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的說一遍。」

「恩。」見秦執事一臉慈祥,蕭雲聳了聳肩也就將在黑雲山脈的事情說了出來。

「為了救人?」當聽得蕭雲的敘說后,幾位長者皆是眉頭微微一皺。

「真是紅顏禍水啊1有人微微搖頭。一臉嘆息。

蕭雲卻是淡然一笑。

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修鍊何用?

武者,便應該快意恩仇,仗劍殺敵,若是畏畏縮縮如何能成為強者?

「這麼說來此事也並不是你的過錯。」聽到蕭雲此話,秦執事卻是微微點頭略鬆了口氣。

此事蕭雲算是自衛,一切都堂堂正正,沒有什麼可說。

「只怕那李天淮不會管誰是誰非。」姜殿主卻是搖了搖頭一臉凝重,隨後他眸光一凝,說道。「你也別太過擔憂了,我等會竭力勸說宗主力保你,畢竟你是我核心殿的天才。為此次入門弟子中的第一人,怎麼說也是代表了這代弟子,豈能隨意被人抹殺?」

「不錯。」曾峰主也是開口道,「我們現在一起去主峰吧。」

「好。」蕭雲道,「我便隨你們一起去。」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什麼好畏懼的了。

一切盡人事,聽天命!

天元宗主峰!

李天淮等人已經靜候多時,如今天色已晚,快要接近黃昏了。

「歐陽宗主。貴宗的辦事效率似乎不怎麼樣啊?」李天淮眼皮一挑,瞅向旁邊的歐陽宗主道。「莫非是你下面的人敷衍了事?還是故意在拖延?若是如此,你的命令似乎不怎麼管用啊1

李天淮這話說得很平淡。可是那眸子當中卻有著一股無形的氣勢瀰漫開來。

那氣勢如劍,讓得附近的空氣都多了幾分凌厲的味道。

很顯然,等了那麼久,現在也該是他展露氣勢的時候了。

先禮後兵,如今該兵了!

就算他現在出手,也有借口了。

「因為蕭雲身出禁地,要請他出來得費些手腳。」歐陽宗主淡淡的說道。

「禁地?」李天淮眸光一凝道,「若是在等半個小時他還不出來,那麼老夫只得請自去請了。」

歐陽宗主眉頭微皺,也沒有多言,他眸光瞅向四方,心中也是略感疑惑。

「怎麼還沒有來?」

如今距離他讓姜殿主去火元峰已經快有半個小時了,怎麼還沒有動靜?

「難道他正在悟道,所以姜殿主沒有打擾?」想到這裡,歐陽宗主眸中露出一絲複雜的光芒,那當中有著一絲期許,卻也有一絲為難,這麼多年來,已經很久沒有遇到如此讓他糾結的事情了。

咻!

驀地,遠處虛空傳來一陣破空聲,一道流光劃過天際便向此遁來。

「來了1見得這流光遁來,樓台上的幾位長者眼睛都是一亮。

曹老殿主眸露期許。

歐陽宗主也是眸子微眯,向著那流光凝視而去,似乎對那未曾謀面的青年也充滿了好奇。

不過,在旁邊邱玄機卻是眸露冷意,雙眸如刃冷冷的掃向前方虛空。

此次他一直在側,沒有發表一絲看法,卻不代表他沒有態度。

實際上在心中邱玄機是巴不得蕭雲被李天淮處死。

只是此事關乎天元宗的顏面,所以他也不好開口。

虛空中,光影一頓,姜殿主與幾位長者漫步虛空向著那樓台飄然落下。

蕭雲也緊隨著飄然落下。

「李劍嵩?」蕭雲身子還沒有落地。眸光流轉,便是看到了那一道熟悉的人影。

李劍嵩此刻也是冷冷的盯著蕭雲,雙眸中有著幾分猙獰浮現。他眉頭一揚瞅向蕭雲,頗具挑釁的味道。那意思似乎在對蕭雲說:小子,敢得罪我,這次你死定了!

蕭雲淡淡的瞅了一眼李劍嵩,視線便落在了旁邊的李天淮,陸元,陳劍等人身上。

至此,他眸中才浮現出一抹凝重。

「好強的劍勢1蕭雲眸子微眯,在這幾人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凌厲的劍勢。

他靈識極大。可以看到許多微弱的波動。

如今感應而去,在這三人身邊似乎可以看到有著一股無窮的劍意瀰漫。

這些劍意就如同佛陀的護體神光,有著萬法不侵,抵擋一切的能力。

在這種劍意下他的靈識都是感到一陣驚懼,連忙收了回來。

那陳劍與陸元還好,雖有劍意繚繞,卻還不足以讓他驚懼,可是那李天淮身上的劍意太強了,似乎只要他一個意念,那無形的劍意就可以迸發而出。殺敵於無形。

「元嬰境修者果然強大。」蕭雲帶著幾分沉重,飄然落地。

「稟宗主,蕭雲帶來了1姜殿主率先上前。向著樓台中心端坐的歐陽宗主施禮。

「恩。」歐陽宗主微微點頭,眸光卻是落在了蕭雲的身上,在暗暗打量著這個青年。

旁邊另外一個長老,以及邱玄機也在打量著蕭雲。

他們對蕭雲早就有所耳聞,卻未見一面,如今相見自然忍不住多看一眼。

傳聞這可是天元宗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天才。

無暇武魂,如此體質就連宗主的弟子也不曾擁有。

李天淮眸光如劍,也在打量蕭雲,在見了一眼這青年後。他眸光一閃略露詫異。

似乎他發現了這個青年不凡。

旁邊的陸元也是帶著幾分好奇的眸光瞅向蕭雲。

能讓歐陽宗主如此拖延,想著法子庇護的青年豈會等閑?

身為天才的他對這種人特為好奇。

「蕭雲。快來見過宗主。」在稟告了歐陽宗主后姜殿主轉身,瞅向蕭雲介紹道。「這位是大長老,這是邱長老,這位是曹老殿主。」至於在瞅到那李天淮時他卻頓了一頓沒有介紹。

皆是仇人,也沒有必要介紹了。

畢竟這李天淮可是要來取蕭雲性命的人。

「核心殿,新秀峰弟子蕭雲拜見宗主。」蕭雲邁步向前,在給歐陽宗主施禮后又拜見了大長老與邱玄機,只是在瞅向邱玄機時,他從對方的眼色當中看出了幾分冷意。

對此蕭雲瞭然,他與邱家的恩恩怨怨可是已經不可化解了。

這邱玄機自然不會給自己好臉色。

「蕭雲,這位是南海劍派天劍峰的劍主,李天淮,那位其孫李劍嵩,聽聞你斷了其孫一臂,可有此事?」在蕭雲個諸位施禮后,歐陽宗主一臉正色,瞅想旁邊幾人,說道。

「弟子的確斷其一臂。」蕭雲說道,「不過此事實屬這李劍嵩罪有應得,非弟子之過。」

「哦?」歐陽宗主眸子一眯,說道,「你且將事情的經過說來。」

「是1蕭雲一臉肅然,將當初的事情詳細的敘述出來。

對此,李天淮眸子微眯,似乎並不在意誰是誰非。

「就是這樣,弟子為救人,才不得已出手。」蕭雲說道。

聽完蕭雲的敘說,歐陽宗主似乎微微鬆了口氣。

「李劍主,若依蕭雲此言,此事的確過在令孫,蕭雲也只是一時衝動才會出手誤傷令孫,我看此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歐陽宗主瞅向李天淮說道,「卻不知令孫,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補充?」李天淮眉頭一彎,眸露凌厲道,「老夫只知道現在的事實是我孫斷了一臂,莫非歐陽宗主真要庇護這兇手不成?若是如此,可真是叫人寒心,將有損貴宗之名。」

「我南海劍派為南疆五宗之首,只怕門中的人知道此事也難以咽下這口氣。」李天淮眸光凌厲,冷視著蕭雲,一字一句的說道,「這青年既然犯了錯,便當受到懲罰,老夫也不刁難歐陽宗主,只需斷其雙臂,在廢其修為便可,如此也警示世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