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五十九章戰!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戰!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好。」歐陽宗主點頭,對蕭雲此舉頗為讚賞,隨後說道,「不過這陸元有著半步元丹境,只怕不是你所能敵,若是你們一戰還是略失公平。」他意有所指的瞅向了李天淮。

「呵呵,對付他何須用半步元丹境的修為?」陸元朗聲一笑,一股強大的自信從體內迸發而出,「我若出戰,自會壓制修為與其一個境界,若是超出了他的境界,便算我輸。」

「不錯。」李天淮點頭,道,「我的弟子為當世奇才,自可斬一切同級的存在。」

「你可有意見?」歐陽宗主瞅向了蕭雲,道,「這陸元乃是李劍主的得意弟子,劍勢無敵,曾力敗領悟了風雷奧義的雷泰,非常人可比,你想要取勝可沒有那麼容易。」

「弟子沒有意見。」蕭雲一臉正色,說道,「承蒙宗主厚愛,在此時竟然還庇護弟子,弟子就算不敵也當誓死一戰為自己殺出一條生路,若是貪生怕死,也不配宗主庇護。」

「好!如此那就這麼決定了。」歐陽塵微微點頭,對蕭雲充滿了讚賞。

身為武者,就應該有著這種無所畏懼的信念。

只有不懼,才有機會殺出一條血路。

戰!

一時間,樓台上的氣氛略微緩解。

「爺爺。」李劍嵩也是一喜,不過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瞅向了他爺爺。

當初他曾經動用了禁器,卻被蕭雲擊敗,很顯然此人遠遠比表面要簡單。

李天淮眸子微眯,領會其意,瞅向蕭雲意有所指的說道,「一戰可以。不過得各憑自己的實力,不得藉助外人之力,否則也就沒有必要一戰了。所以你好自為之。」

「我自會憑藉自己的實力一戰。」蕭雲眸露堅毅,說道。

「恩。」歐陽宗主點頭。道,「既然如此,本座也希望令弟子能以相同的境界一戰。」

「自然如此。」李天淮淡淡的說的。

這陸元為他得意的弟子,就算是壓制境界也足以橫掃同級的天才了。

所以在李天淮認為讓蕭雲與之一戰幾乎就是讓此人送死。

既然如此,他也沒有必要大動干戈了。

畢竟南海劍派縱使很強,卻也還沒有達到可以獨霸南疆的地步。

如今天元宗和海嵐宗走的可是很近,一旦雙方聯手對南海劍派而言也將壓迫巨大。

「那麼便一戰吧。」蕭雲眸光一凝,體內血液在翻滾。整個人戰意凜然。

這李天淮的威迫並沒有讓他產生畏懼,心中反而有著一股強大的戰意被激發。

如今他實力不夠,不能與元嬰境強者爭鋒,可是他卻可以和這李天淮的弟子一戰。

這一戰,他要一雪前恥,讓人知道他蕭雲並非隨意可捏殺的對象。

「呵呵,好1陸元朗聲一笑,一股強大的氣勢迸發而出。

「對付他何必讓你出手?」陳劍邁步而出,說道,「不如先讓我與之一戰如何?」

「你?」陸元眉頭一彎。

「讓我先與之切磋一翻也沒有什麼不可。」陳劍眉頭挑動。眸光一閃,帶著幾分凌厲的氣勢瞅向蕭雲,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倒想看看這核心殿新秀有什麼能耐?」

「隨時奉陪1蕭雲戰意凜然,長發無風自動,充滿了戰意。

「你們先切磋一翻也可。」歐陽宗主開口,他也想先看看這蕭雲的實力。

「請1陳劍做出手勢。

蕭雲也不客氣,縱身一躍飄然落地,旋即幾個兔起鶻落便向著前方的一座比賽台掠去。

那陳劍緊隨而去。

如今日沉西山,殘陽照耀,揮灑下一片絢麗柔和的晚霞。

在比賽台上,兩個青年對立。雙眸中皆有著一股凌人的氣勢瀰漫開來。

陳劍才年方十六,卻已經有了真元圓滿境的修為。還領悟了一絲劍勢,為天之驕子。

蕭雲已過十七。可拜入天元宗不過半年,可以說起步很晚,如今修為為真元後期小成,可是卻早就名動天元,有著一戰真元圓滿的戰力,被公認為核心殿當代的奇才。

如今兩人對立,將要一戰,讓人期待。

「現在距離上次小比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也不知這蕭師兄實力提升到了什麼境界?」

「這陳劍天賦不錯,劍勢凌人,是個勁敵1

「蕭師兄也不錯,應該可以與其爭鋒1天元宗核心殿的弟子眸露期待,都希望蕭雲能贏。

剛才雖然雷泰取勝,可是畢竟他年紀略大,勝了也會讓人說勝之不武。

現在蕭雲是新入門弟子,若是能打敗陳劍就完全不是一個意義了。

到時候誰敢說天元宗無人?

「南海劍派,天劍峰,陳劍!修為真元後期圓滿。」陳劍嘴角開闔一字一句的說道。

「天元宗,核心殿,蕭雲1蕭雲說道。

「你修為多少?似在真元後期小成?可要壓制在小成境?」陳劍瞥向蕭雲頗為自負的說道。

「不用,你全力出手便可,因為我,不僅僅是真元後期小成。」蕭雲一臉淡然,他心神一動,一股磅的氣勢便是從體內迸發而出,這是來自紫炎武魂的氣勢,有著真元後期巔峰之境。

「好炙熱的氣息?」陳劍眉頭一彎,「你擁有火靈體還是武魂?」

「武魂。」蕭雲也沒有什麼好隱瞞,要贏就要贏得對方心服口服。

「好,那我就見識見市奶觳諾惱攪Α!背陸m光一閃,一股劍意不斷凝聚,他衣袍舞動,整個人突然變得凌厲無比了起來,在手心一柄碧紋長劍也是隨之浮現。

呼!

當這長劍出現的剎那,一股強大的劍勢如同劍海一般向著蕭雲衝擊而去。

「劍勢?」蕭雲略微感應,便摸清了對方的底蘊,旋即他雙眸一眯,心神清靈陷入了一個莫名的境界。他的身子微微一顫,變得略顯虛無縹緲,如同在感應天地自然。

「一絲韻味?還是意境?」陳劍微微一怔。發覺了蕭雲的變化。

「哼,我劍之勢。可破一切桎梏,任你領悟什麼意境,道韻也是枉然。」陳劍眸光一凝,長劍光芒閃爍一股劍勢開始凝聚,旋即他雙眸一閃,向著前方的蕭雲喝道,「看劍1

話語落下,他長劍一動。

劍貫長空!

陳劍一劍刺出。如同一道驚鴻洞穿了虛空,直取前方。

這一劍看似普通卻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勢』,似可破盡一切桎梏。

在配合那驚人的速度,這一擊簡直堪稱完美,絕不是一般的修者可抵擋。

陳劍為了一雪前恥從拾信心,這一擊他也是全力以赴。

一劍刺出光光綻放,他整個人都似化為了一柄劍,銳不可當。

「劍勢不凡,可是想以此對付我卻不夠。」蕭雲身若融入虛空,可掌控一切脈動。那一劍看似很快,可是這一劍所造成的所有波動,以及劍勢的凝聚都被他了如指掌。

長劍刺來。蕭雲的身形隨風而動只在原地留下了一到殘影。

刷!

陳劍的長劍緊隨著刺來,可是前方空洞,只是一個虛影,讓得他劍勢不穩。

「好快的身形竟然躲過了我這一劍1陳劍心中一驚,他長劍一頓,連忙收住劍勢。

在他驚訝時一股炙熱的波動傳出。

「偷襲?」陳劍眸光一閃,洞察力極強,向著旁邊瞅去,便是發現了蕭雲。

我為天炎!

蕭雲出現在陳劍左側。他手持著天炎戟,猛的出手。

刷!

天炎戟一動。上面紫炎繚繞,如同那綻放的煙花。絢麗奪目。

隨後只見得蕭雲身影虛幻,如同一個影子化為了一道天炎,斬向了陳劍!

天炎,人影,戟影,三者不停閃爍,虛虛實實,擁有著一股莫名的韻味。

這一次蕭雲將這一式施展出來,比對付趙政時儼然多了幾分韻味。

之前那一式還不夠凝實,太過飄渺,意境明顯還不夠穩固,所以威力不強。

當初若不是有著戰武魂之力加持蕭雲根本無法憑此戰勝趙政。

可這一次不一樣,在經過火道傳承殿後,蕭雲的紫炎武魂不僅提升到了真元後期巔峰,而且還堅定了道心,穩固了自己的感悟,對這一式我為天炎又多了幾分理解。

可以說,這一式才是真正的我為天炎,在意境上有了莫大的蛻變。

何為天炎?

有狂霸之氣勢,能淹沒大地,可焚山煮海,天炎所過之處萬物皆滅。

這就是天炎!

蕭雲在火道傳承海中悟道,徹底領悟了這當中的奧義。

當這一擊落下,一股強大的氣勢傾覆而下,火光綻放,炙熱的波動瀰漫開來有著一股焚盡萬物的氣勢,那長戟落下卻又有著一種斬盡一切的霸氣,如此氣勢連陳劍眉頭都是一皺。

這氣勢還似擁有雷霆的那種韻味。

在這種氣勢下,他那劍勢顯得那麼的脆弱,似乎不堪一擊。

「怎麼可能,這傢伙怎麼有這麼強大的氣勢?」陳劍心中一震,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這陳劍能領悟劍勢已經算是天才,在南海劍派天劍峰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在敗給雷泰后他歸結於對方踏入了半步元丹境憑此可以多領悟一絲天地奧義。

所以他是輸在境界上。

此次與蕭雲一戰陳劍就是為了找回信心。

可是現在這蕭雲只有真元小成境,如今他卻展現出這等氣勢,讓陳劍備受打擊。

「不!我劍之勢可破萬法。」陳劍眸光一凝,很快就恢復氣勢,長劍一動劍光綻放如有一道耀眼的驚鴻,當即便是向著那紫光閃爍的天炎戟迎擊而去,要斬盡這阻礙。

叮!

長劍與天炎戟相交,劍勢與天炎之勢展開交鋒,在虛空震蕩出一股恐怖的波動。

那氣勢迸發而出,泛起陣陣漣漪,當中那股勢瀰漫開來,震人心魄。

未完待續